Tibet Travel

自助游攻略 游记

桃源天堂 香格里拉,瞬间消失的地平线

作者:海瓜子

  这是一条我从没走过的路,这是一条通往天堂的路。

  新霜初降的十月,怀着对姆斯希尔顿《失去了的地平线》天堂—香格里拉的景仰,我踏上这雪域高原。



  随着1937年希尔顿的《失去了的地平线》被拍成电影,这片神奇的土地和它的名字再次家喻户晓。于是招引得半个多世纪以来无数探险家、旅游者、考古者、甚至淘金者纷纷寻找这个似乎是虚幻中的地方,而几乎忘了那只是一部虚构小说的地名。香格里拉的确切意思有多种说法,如:“心中的日月。”“你好,朋友。”“通往圣洁之地”等。而我更愿意把它引申成我们所熟悉的那个“乌托邦”似的词语—世外桃源!即天堂。

  然而,在西方人眼中充满神秘色彩,“亦真亦幻”的香格里拉是否真的存在过呢?要回答这个问题,也只好请求对藏经有所研究的学者或考古专家了。“据藏经记载,确实有一个佛教中被认为是超越一切佛陀所看见的净土,称为‘香巴拉王国’,它是释迦牟尼圆寂前指认的,它隐藏在西藏北方雪山深处的某个隐秘地方,整个王国被双层雪山环抱,有八个呈莲花瓣状的区域,那是人们生活的天堂,中央又耸立着内环的雪山,这里是香巴拉国王居住的地方。这里的景色超凡脱俗,这儿的居民有着超凡的智慧,人们丰衣足食,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入香巴拉,只有心智打开的人才有这种幸运”。也许我是幸运的,沿着这条我从没走过的路,这条通往天堂的路,我终于踏上这片神奇的天堂。

  十月的天堂,新霜早已来临,经了霜的草原,成片的大朝奶草(俗称狼毒)红了,红得像火,红得耀眼,红得令人心醉。当我由丽江,虎跳峡踏上小中甸这块神奇的土地时,我却被眼前这一片片红的似火的草原深深地振撼了,明澈的阳光,蓝而净的天空,白而洁的白云。宽阔的草原,雄伟的雪山,自由自在的牛羊,悠闲自得的牧人,恬淡静美的藏式小屋,一切的一切就是在天堂也许也未必能这般的惬意。

  有人说,谁要是到了云南而没有去过香格里拉,谁就不能说是真正领略了云南无比奇妙的自然风光。1997年9月14日21时30分,一道新闻冲击波传遍了中外,全世界成千上万人寻找了半个多世纪的世外桃源“香格里拉”被确认在中国云南迪庆。这一消息又一次轰动了环宇,于是,中外成千上万的人络绎不绝来迪庆“朝圣”。雄伟神圣的大雪山和壮观的冰川,蓝月亮的峡谷,雪水潺潺,草青花繁,土沃禾旺,一日之中能感验到春夏秋冬。开阔的阳光地带,依山建有古堡群似金碧辉煌的喇嘛寺等等,无不令人神往。

  由小中甸向北走大约驱车一个多小时,我们便到了迪庆的中甸这片神圣的天堂净土,天堂给人的是诱惑、是陶醉,是欲行还驻的眷恋。蓝天、白云、山峰、森林、草原、幽谷、碧泉、天池、寺庙、帐篷、牦牛、牧歌、青稞架,建于雄伟的大山夹中间的石头房,仰头看不见山顶的大山,惊涛拍岸,涛声如雷的江流……多色彩主体组合成了天堂的诗天画地,散发着浓浓的酥油香和人情味。

  迪庆,藏语意为“吉祥如意的地方。”属青藏高原南延部分。又属于横断山脉西南腹地,地势北高南低,境内三山夹两江,即梅里雪山山脉、云岭雪山山脉、中甸雪山山脉,其间有澜仓江,金沙江自北而南贯穿合流,境内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山峰有211座。全州平均海拔3380米,海拔在3000米以上的地域占全州总面积的53﹪,是云南省海拔最高的政区。从迪庆前往金沙江第一湾有153公里,一路高山峡谷,峰回路转。



  奔子栏茶马古道的必经之地,神秘、险奇的景观,留下人类数千年活动的遗迹,表现了人类在近乎险恶而又充满魅力的大自然面前强大的生存能力。一路上的险奇,一路上透过车窗仰望立于大山半山腰藏民的石头房,我在凝想,这样的环境,不要说是人类,就是人类的祖先猿猴,要生存于此地也是极为困难的,然而,三三两两,几座石头房,几块参差不齐的梯田,却展现了一种超自然的神奇,这些也许又是天堂的一个神秘所在。

  汽车在蜿蜒的山间公路上行走,跨过进入奔子栏的大桥,在这空朦的峡谷里,只有江水奔流的滔声。而我的思绪却还在山谷间的石头房停留,我不知道这些居住石头房的祖先们,当年是处于何种心态选址定居于此,是为了躲避官俯或强人的威胁、压迫,才隐居于此,还是高山峡谷神奇的诱惑,还是纯脆是一种宗教的虔诚……

  难怪詹姆斯·希尔顿把这里说成香巴拉,让成千上万的崇尚世外天堂的人魂不守舍、魂牵梦绕地来此寻找天堂。排除社会的原因,石头房的居住者的心理与行为构成,反映了一种萎缩的心态。这种心态,绝不是 进取的,有张力的,而是退缩、躲避和防御的,是精神与气质上的自我困禁。这种悲剧性的心态,必然是导致悲剧性的选择和悲剧性的结果。

  尽管石头房的主人人人长寿;没有罪恶,也无士兵、警察;人于自然和谐,与世无争、和平恬静,然而这种无争和恬静的环境对于一个需要心灵释放者来说,我想也只能是小住而非久留,久留也许是一种隐性的萎缩。哪怕是岁月的时光展转到21世纪,国家的再大扶贫投入,再大的希望工程,对于这些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三三两两的石头房的主人们也无具一事。我想:一个民族要彻底摆脱贫困,首先得改善赖于生存的环境,移民的办法我想对于处于恶劣生存状态环境的人们来说无疑是一种最好的办法。这无论是从生态环境,还是民族发展来说都应该是一个最伟大的事业。

  走过三三两两的石头房,我们到了东竹林寺,噶丹·东竹林寺,原名冲冲错岗衮,始建于公元1574年左右,本为藏传佛教噶举派寺院,清康熙十三年,与德钦林、红坡羊八井林同时被藏传佛教格鲁派兼并,改宗格鲁派,清康熙十五年,五世达赖赐寺名为噶丹·东竹林,属格鲁派大规模兴建的康区十三林之一,经大规模兴建扩建后,东竹林寺成为德钦县境内格鲁派三大寺中规模最大的寺院,成为康南地区宗教文化活动的中心之一。

  清康熙年间的东竹林寺,名声远扬。再加上康熙皇帝的赏赐关照,五世达赖期间的扩建,也多由国库赐银,当时寺内建成了能容纳两千人的经堂大殿,大殿建筑和陈设引人注目。大殿正中的铜瓦殿内金光灿烂的五座镀金宝鼎佛光闪烁,还有强巴佛殿,护法殿,白伞盖母殿,如来殿,佛塔殿,藏书院,印经院,万万咒轮,斋戒堂等等设于大殿内,使大殿气势和威力显而易见,大殿周围环绕着8所活佛静室和300多所僧舍魏巍壮观。


  这次我所到达的东竹林寺已是文革大毁之后,1985年,迪庆州人民政俯和中甸县人民政俯拨款重建后的东竹林寺。凝望这大山中依然不乏庄严神圣而又金碧辉煌的圣殿,我有一种说不出的不安,位于金沙江大峡谷深处的寺庙,中国政治的渗透力仍然无孔不入,遥想着多次被毁的东竹林寺,我心如止水,艰难的茶马古道,路可以被泥石流冲断,教育(知识)可以被阻隔,政治却可以像风雨一样点滴不漏地吹遍神州大地。在这里我不是唾弃政治,而只是想说出埋藏自己心中的对宗教文化的一种认识,那种血腥和野蛮是悖离人性的,是与文明对立的。

  离开东竹林寺,东竹林寺老僧人的泣诉似乎还回响在我的耳旁,我在想,宗教应是一种特殊的思想、文化、精神现象,汇集各种宗教的基本观点,大致也是忍让、随缘、慈悲、宽厚、平和、容忍、博爱,本质上是谦卑的软弱的,退怯的。这也是在失去信仰,或者宗教派别之争中,寺庙时时被毁的因素之一吧。但尽管如此,人类总有大彻大悟之时,人类对文明之旅的追求寻找,其实就是生命之旅,人性之旅,灵魂之旅的追寻。

  寻找天堂的足迹又被一片血染的草甸,碧蓝的湖给诱惑了。天堂般的纳帕海不是海且“丰水期”只有半年,因此,她是一个季节性的高山湖泊。我到纳帕海是今年的十月,十月的纳帕海是黑颈鹤的故乡,成群的黑颈鹤和蓝天,白云,碧湖,血染的草甸形成美丽的画卷,人入其中,尤如在画中。如果是每年的五六月,那么纳帕海更是美若仙景,各种野花竞相开放,争奇斗妍,放眼望去,茫茫草原,芳草萋萋,牛羊成群,帏幄点点,一派塞外的草原美景,使人心胸顿感觉开阔,情绪酣畅盎然,虽然我去的时间是十月,但天堂的美已经深深地振憾了我。



  由于海水的退缩,大片的草原呈现给了秋,秋的依拉草原红的似火,黄的成锦缎,时隐时现的牛羊衬着蓝天,高原特有的青稞架已卸去了丰实的收获,稳稳地立在草地上,人们悠然于湖边,谛听着风声和牧铃声。仿佛使人进入天堂牧歌式的旷野,如黛的远山脚下,房屋点点,依拉草原此时此刻如同一位安静的少女,高贵、静美,真分不清是在欣赏一幅画,还是自己就在画中。

  可是这美丽的另一面,近来却让我惶惑不安,刚刚寻找到的天堂眨眼间似乎就要消失,消失得如同失去的地平线,让人久久的怀想,看着这一切,我不敢多想,但眼前依拉草原被开发的地带,牧草消失,呈现给我的却是满眼的黄泥,这人间的天堂如果再不引起人们的注意和保护,也许香格里拉只能永远地藏在希尔顿的消失的地平线中了,面对这些我的心是沉甸甸的。

Travel Notes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2:08:03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