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自助旅游

和妻子骑单车带着爱犬的西部流浪记(续2_


第三章 艰辛的路途 毅力与体能的磨练

从八道班到垭口只有八、九公里,越往上骑树木越少越低矮,渐渐地四周青青的草,星星点点的小花消失了,满目尽是赭红色的干土赭红色的乱石,偶见一两块地衣匍匐在地上顽强地展示它的绿色。我们到了红拉山的垭口,这是我们沿滇藏线进藏以来,第一次骑上海拔接近雪线的高山,虽然只是垭口不是峰顶,也足以自豪,为以后翻过更高的山峰增添了勇气和信心。

我和妻子登上路旁的一个高坡,肩并肩地极目四周。此时,天际无涯心也无涯。

我们把阿强喊过来对他说:今天翻这山只是往后行走生活里的一碟小菜,将来到了拉萨,你就是咱中国狗辈们的英雄!

阿强吐着长舌急速地呼吸着,回头看了一下刚才上来的路,然后昂首注视着前方的天际——

歇了一会后,妻子在前面扶着车把,我弯腰抱起阿强把他放在车尾的木筐里乖仔,坐,趴下。简单的单词发音,阿强能很快听明白并一丝不苟地执行。

骑上单车任由地心吸引力的牵拉,我们动能加势能飞速地往山下冲。这214滇藏路名字的含义是——啊,腰颠死颠脏路,车轱辘撞在一个坑上马上反弹蹦起来,紧接着落在下一个坑上,如此反反复复,终于势能耗完了,我们到了山下。停下来歇口气,把阿强抱下来,让大家身上的内脏重新返回正常位置,检查一下单车各部件,OK,上路。

往前骑不远,越过一道山梁,下去一拐弯,眼前是另一番天地。清澈的溪流两岸垂柳,一旁是公路另一旁是缓缓的大平坝,坝上初熟的青稞田翠绿间浮着柠檬黄,阡陌间大树旁一两座农舍藏在绿荫下。

溪对岸独木桥下,一个洗衣服的妇女抬头淡淡的瞧了我们一眼。

美好的景色总是不长久,骑了长长一大段路后。头上一块乌云遮天闭日地迎着我们过来,接着一个山坡也迎着我们过来,身旁可爱的溪流与我们挥手而别。继续向前,前面还有更美丽的景色,一路上我们都这样鼓励自己。山坡越骑越陡,头上的乌云越来越厚,随着一声轰鸣,天上的水库终于崩堤了。浇吧,没关系,农夫喜欢雨水,天下的人包括我们要吃饭,照相机包装保护的很好,不用担心淋不着。

浑浊的水流哗啦哗啦地从山坡上淌下来,我们使劲地迎上去。阿强泡在暴雨中,豆大的雨点密集地打在他的脸上,他不时使劲地摇甩着脑袋,他是要把雨水甩掉还是对暴雨不满和无奈?

这山坡好长,长的跟这雨水一样没完没了。越过一道山梁又一道山梁,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口越来越干,头越来越晕,腿越来越软,肚里肠子轰隆轰隆的跟雷声一样响。迷迷糊糊地蹬上一个小平坝,路旁一个木头房子前的棚子下,站满了躲雨的人。我们赶过去,车子靠着木棚的柱子,把阿强牵到一旁,掀开雨衣深深地透一口气。我们的摸样太狼狈了,他们象看猴子那样瞧着我俩。一个大姐轻轻地拍了一下我肩膀,示意要我进房子里。我从房门探头进去,哦,里面是一个小卖部,还有一个大大的藏式铁炉。这时才发现,我们的衣服全湿透了,身体又冷又饿,于是走进小卖部。店老板还没反应过来,我们已一屁股坐到炉子旁,每人各买了一个碗装方便面,向店老板要开水泡,他还递给我们两个玻璃杯,不愧为生意人,真周到。填了一下肚子,衣服也烤干了,再买几根火腿肠给阿强吃。别了,店老板送给我们一句:下去不到二十公里就是芒康。由于下雨四周雾茫茫的,我们已骑到山坡的最高处还不知道。

傍晚的芒康县城,细雨蒙胧路灯蒙胧。我们推着自行车带着阿强在这小城里转来转去,好不容易才找到肯接受阿强的旅店。这旅店叫“云南会馆”,负责人“很给面子”的腾出他的杂物房,要了我们三十块钱,仍给一张大纸皮,接着转身又仍下一句“狗睡这上面,别把我的房间弄脏了。”

安顿好,锁上门,带阿强到街上,一家三口美美的干了一顿四川火锅。

自从阿强可以在单车尾的木筐里坐卧铺以后,我们的行进速度加快了很多。出芒康后,若遇路况较好的平路或轻度爬坡,阿强仍趴在木筐里,我们以平均20公里的时速骑行。一路无风无雨,路旁尽是秃山头,偶见一两个小村,顽皮的小孩老远看见我们就跑到路心冲着我们叫喊,我们快速地从他们身边一闪而过。一次遇上更顽皮的小孩向我们扔石头,“当”的一声一块石子砸中阿强的不锈钢饭盆。

夜宿东达山脚,天亮起程才发现这东达山风景如画,山下奇花异草孱孱流水,山上湛蓝的天空下茵茵绿草间百花争艳,羊群如朵朵白云在山腰飘浮。此时身体已适应高原骑车运动,且上山的公路也不陡,我们一整个白天边走边玩过足了摄瘾。

中午路过一牧民帐篷,一位大妈走到路边拦住我们,她张开嘴巴指着牙齿再做出很痛苦的样子。遇着我,她运气来了,我们马上停下来,仔细看一下,判断是急性牙髓炎。这好办,取点棉花掺些驱风油塞进牙洞里。大妈站起来不停地点头哈腰,我们正要离开。这时从附近的帐篷跑出好几个妇女,她们牵儿带女的把我们围住,有的指着眼睛有的指着胸口有的指着肚子。天啊,我呆了一下。妻子拿出眼药水逐一帮她们滴上,剩下的眼药水交给她们比划着如何如何使用,再送些消炎药给她们,她们一起笑着叽叽嘎嘎。

我们走着玩着,不知不觉在黄昏时才到垭口。路旁竖着一个大牌子,写着这里海拔5000多米。此时太阳下去了,气温也下去了,我们站在狂风怒号的垭口,匆匆拍了几张照片,骑上单车疯狂地往下冲。

山这边的公路弯多路陡,单车在坑洼间不停地蹦跳着手都被颠麻了,几乎握不住车把。这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尽快在天黑前赶到山下,找到扎营处,在这高寒陡峭的山上熬夜,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下滑的速度很快,天黑得更快。这晚月闭星藏,伸手不见五指,万幸没风没雨。我凭着头灯照在路上的一点灰亮,不断地高声叫喊指引紧跟后面的妻子。在几道急拐弯处我摔倒了,有两次还把妻子也拌倒,只万幸没有摔到悬崖下。

渐渐地感觉两耳耳膜的张力明显减小,我知道这是海拔下降较快将到山脚了。眼前仍是四周一片漆黑的下坡路,路的右下方不断地传来轰隆隆的急流声陪伴我们骑了很长的一段直路。逐渐,路的坡度减小了,山谷也慢慢开阔并反射着夜空的微亮。我们减慢速度,两眼不断搜索路旁有否能扎营的地方。

晚上9点多,发现路的右前方好象有座建筑物,走近前看,还有院子。妻子和阿强留在路旁,我提着长刀亮着头灯独自下去院子里。这是一个废弃不久的道班驻地,房间都没上锁,里面还是很好的木地板,抬头看电灯头空空的。妻子不放心地在路边呼喊我。“放心吧,没人,今晚我们就住这。”我边说着边走出院子回到她身边。

我们在一个背风的房子安顿下来,打开行李,拿出液化气炉,奶粉、麦片、干肉,嘿,这院子还有蓄水池,真是照顾周到。

阿强可能在木筐里被颠的厉害,胃口不太好,只吃了几口又走回他的岗位,警惕地注视着外面的一切。

这晚我们睡的地方比一路过来所住过的任何一家旅馆都好得多,在很好的木地板上铺着柔软的防潮垫,钻在温暖松软的睡袋里四周宁静的只有我们轻轻的呼吸声。

由于有阿强的警戒,我们不管睡在那里,精神都彻底地放松,身体得以最充分的休息,体能得以恢复,第二天又精神抖擞地上路。一切都因为有阿强。

昨夜饭后洗漱完,我和太太边写日记边开玩笑说:“在这了无人烟的荒山野岭,怎会有这麽大这麽好的院子房间空着?会不会象《聊斋》里写的...我们睡到半夜,给一阵阴风吹醒,眼前甚麽房子院子都没有了,身边一圈地围着群鬼魅瞧着我们狞笑。”

“那我们阿强呢,我要阿强把鬼魅一个个咬过来,给我们拿火烤着吃。”妻子轻轻地笑着再补一句“要是烤得香的话,不给你吃。”

我无语,认输了。

妻子就这样的性格,你越恐吓她她越强硬。

很清晰地记得那晚做梦:阿强变成一头豹子,他嘴巴叼着一个精灵在香香地吃着....

出了废弃道班的院子,踏上公路。眼前的一切让我们精神饱满,晨曦下四周满目葱茏,虽树木不多,但山坡上公路旁如茵的绿草撒满千姿百色的小花。此时的景致此刻的心情与昨夜摸黑赶路时那景况那心情相比,可谓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顺着长长的下坡路骑行约一个多小时,路过一个美丽的小村,东达村。这里离左贡县城只有四十来公里,路况好风光更好。当天下午三点,我们轻松地到了左贡县城。

那晚从东达山冲下来的时候,几次摔跤的原因就是每当急拐弯,可能由于颠簸和车子倾斜度较大,阿强就在木筐里站起来想调整体位,他这一动造成车子突然的剧烈摇晃,车把的方向也同时瞬间失控。好险啊,从此,我们给阿强加了"安全带"。

每到一个县城都要上邮局提钱,我们是用邮政蓄储本,身上不敢带太多的现款。而一位老哥的钱只存大银行,到了西藏就不方便了。那天我们在左贡县城的邮局出来,一辆摩托车开到我身旁停下,车手摘下头盔问我:这里有没有工商银行?这位老哥一开口即涌出一连串的粤式“布冬瓜”,看他的摩托车是125的豪爵,车牌是广东江门地区,车后座一大驮的行李挤着一个MM。我用广东话跟他调侃说“工商银行的房子在这还没建起来。” “你,,,.你们是那里的?” 我的广东话让他愣了好半天才说出话来。我们很佩服他俩,他们从广东江门市出来将近两个月了,边走边玩,穿过广西、贵州、云南,也是走214国道入西藏刚从东达山下来。他说他的摩托车质量还好,一路上没有给他添一点麻烦,唯一麻烦的是他们只带着工商银行的本子和卡。我安慰他“这也好,可以省点钱嘛。”此时,摩托车和自行车的区别是四个小时后,他俩在八宿县吃晚饭,而我们要两天多的时间才到八宿县。

帮达在交通上是一个很重要的小镇,若从北面昌都下来,这里是214与318国道的汇合点,象我们从左贡方向来,这里是214与318国道的分叉处。至此,我们结束了沿214国道的旅行踏上318国道。这个小镇还是昌都机场的所在地,据说是目前我国海拔最高的军民用机场,但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沿路两旁拥挤着大小高低参差的灰头土脸的房子,再有一个大兵站。此外,没有能让我们可以跟机场联想起来的象点样子的东西。对于旅游者来说,这里吃住都有很方便,口味和住店随你挑。

从帮达出发翻过叶拉山到八宿,我们住在八宿武装部招待所。

八宿县城比左贡略大一点,但环境卫生好得多感觉也没那麽乱。我们下午三点多进城,找了好几家旅馆都不满意,路旁一个杂货店的老板娘指着对面的县武装部说里面可以住。我们推车过去问,房价从一百块到二十块,军官看过我们的身份证后力荐一百块的给我们“那是高级首长下来地方视察工作用的房子。”“万一首长来了怎麽办?”“你们能住几天?” 军官问,我们当然想当一回首长,只是钱包当不起。二十五块的二十四小时也有热水洗澡,好,那就要二十五块的,“哎,怎麽要我们五十快?”哦,我们是两个人,还好阿强不加收。

曾经有人问我到西藏开的是甚麽车?我答“我们开的是环保型零油耗,单引擎双缸前风冷后水冷的敞蓬越野车”“有这样的车子吗?”“有,骑单车嘛,心脏是单引擎,两条腿是左右两个缸,前面吹风是风冷,背后冒汗是水冷。”

在这漫长的路上真正考验一个人的意志和毅力,并非来自所谓的艰苦、困难、累。而是长途骑车这每天必须做的单一的运动,不可能今天不骑了,去打球看电影、去泡吧。刚开始几天还满怀激情,但现实不是每天都风和日丽路旁无尽的如画风光,有可能几天都在荒无人烟的秃山头上秃山沟里象蚂蚁那样爬。这就是孤独、寂寞、单调、枯燥,这一切还要一点不变地日复一日不断重复,这才是真正折磨人。你若有如此经历的话,或有同感。回想起来,一句话:怕,很怕。

说是这麽说,我们认为这才有挑战性。


(东达山上送药给藏民)


(东达山下的东达村)


(白茫雪山藏文学校门口旁)


(将要下坡了,阿强急切地爬上单车尾要坐卧铺)


(路遇塌方)

西藏自助旅游-Tibet FIT Travel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4:27:48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