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自助旅游

我的西藏情结-一篇反映自游人心态的游记



见到小叶在吃土豆,才惊觉肚子早已饥肠漉漉,于是放下那捆干柴,狼吞虎咽般吃了好几个,不知是饥饿,还是土豆本来就好吃,那土豆带着泥土的清香哪!忍不住又馋嘴了好一会。转转今天变得很精神,大概是早上打的点滴发挥了作用,病似乎好了,一人主持着煮晚餐,听她说今晚要炒菜,煮米饭给我们吃。我们一阵开心。于是我也张罗着帮忙洗菜,冯豪、小叶在忙着生火,很少烧柴吧!冒着浓烟,搞得转转捂着鼻子,为了躲浓烟,团团转。老布在另一头切着午餐肉跟土豆丝。我过去老布那边把切好的肉丝和土豆丝递给转转。两边奔跑了好几趟。转转那边等得急了,老布还在慢条斯理,像小孩玩泥沙般。我在傍催促,他边切边说:“我很喜欢切东西,更喜欢煮东西吃,很有意思。”我心想:“唉!他那自我陶醉的个性又来了。”细看,却发现他切土豆丝方法不太合理,忍不住给了他一些意见。他却很认真地按我的方法去切,这是他最大的优点;乐于去接受别人的批评。

糊弄了半天,终于煮好了晚餐,天也黑了下来。老黄他们已从错木老师家回来了。冯豪生起一堆苒火,开始大家都是围着苒火吃饭,后来却是因受不了浓烟的呛鼻,都坐到一边去了。许是今天爬山原因,大家很累了吧,吃饭时没人再说笑话了。吃得很专心。摆在地面的菜粘上了不少漫天纷飞的灰尘。但大家都不当回事,照样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送。这种环境下我们是没有拒绝任何食物的理由。

饭后,大家都把防潮垫和睡袋布置好。找了半天,我也没找到自己的防潮垫。记得饭前就找过几次了,以为等晚上大家都拿走了就会剩下自己的。结果现在却还是不见踪影。想来应该是留在车上了吧,于是请求冯豪帮忙上车寻找,他却认为全部的行理都御了下来。车上肯定没有了。因而拒绝我的请求。但总要找到防潮垫我才能睡觉呀!问了其他同伴,也没人拿错。记得早上装车时,我的防潮垫和行理分离了,当时我正想绑在一起,冯豪大声说:“没关系”。然后把我的防潮垫扔了上车顶。想来只有他最清楚了。再次恳求他帮忙上车找找。不知为什么,好像谁开罪了他似的,就是不答应,最后干脆倒气地说:“要找你自己找去!”听他那样妄自尊大,不瞅不睬模样,我心里一下子来了气;做男人怎能这样呢?行理一直是他装的车,少了东西当然找他了。女孩子哪来那么大的力气解那绳子?不禁又想起中午搭帐篷时,他把防风绳拉到行道中间去,害得舞风摔倒了两次,见那情形,当时我建议他把绳子移开一边来。免得还有其他人拌倒。也许是他搭得辛苦吧!那时他斗气地说:“不移了,不长眼睛看路的,摔倒了活该。”说出那么没人情味的话,当时我就说了他的不是。没想到现在又故态重演了,我不禁怒气直冲大脑,倔强的个性一下子又涌现出来,啪!的一声,扔掉手中的东西,大吼:“他妈的,我自己来!直冲向吉普车,去解那捆绑行理的绳子,舞风和橙橙见状跑了过来帮冯豪解析,说是他太累了,不是有意的。心头的火烧得正旺盛呢!对她们两个不作理睬,拼命解绳子,老黄也走了过来,说要帮我解绳子,我心里狂燥着,不由得对他大吼:“走开”。搞得老黄哭笑不得,又说:“我是来帮你的,为什么叫我走开啊?”后来老布也过来了,问我怎么啦?为什么那么怒气?我这人就是这种脾气,火一旦烧起来,是六亲不认了。所以也不去理会老布的关心。想:“男人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就不相信我做不到。”解了绳子,爬上车顶,(从此以后,我都是自己上车顶找东西了)找遍了也不见我的防潮垫。只好下来。捆好了绳子,恨恨地回到帐篷,不禁委屈地哭泣起来。冯豪的冷漠令第一次令我觉得世情的冷淡。拿起剩下的最后一个很肮脏的防潮垫。三两下就铺好了。这时小罗也过来了,在傍拼命为冯豪解析。跟我讲道理,我并不作回答。

激动了好一会,等自己终于平静下来时,不禁自问:“是我不对吗?”细想,又觉得自己是冲动了一些,也许是冯豪做的东西太多太累了才会这样吧,尽管他不对,但也可理解。又想,还要一起走好长的路呢!何必把气氛搞僵了?于是,收起泪水,又回到苒火堆,对冯豪说了声对不起。舞风见状笑着说:“不生气了?你刚才样子好吓人哪!”老黄也插嘴说:“是啊!我刚才明明是好心帮你,却被你大吼,你脾气好臭啊!

想想刚才也不该那样对别人。于是又对老黄道了歉。

冯豪还是不太开心地回了他的帐篷。似乎还带着气。苒火堆傍只剩下我、舞风、橙橙和老黄。几个人围着火堆聊天。刚刚发完脾气的我,还是带着点情绪,似感慨万千,又有点失落!几个人烧着火,有一答没一答地乱侃。后来好像又谈到了冯豪,说他其实这些天很勤劳,最辛苦了,却还是常常给公公骂得狗血淋头。也怪可怜的。意思是说我刚才不应对他发脾气。听他们一说,我也就原谅了冯豪。

老布来回跑了好几趟,不知瞎忙着什么,最后手上拿着一把斧头过来了,脸上透着兴奋。说是今晚他要守夜,会睡在车上,如果听到什么动静,就会用手上的斧头对付。看他那样子,恨不得晚上能碰上野兽,好来个“人兽大战。”过把瘾。说完他的斧头,老布又抱来一大捆柴,开始一根根地往火堆里送,很专心地。看来火堆里又有什么时候东西吸引他了?原来他觉得看着木柴变成火焰那一刹很动人。老布说今晚要把那堆柴烧完才会睡去。看那架势,能烧很久呢!

老黄在一旁和女朋友不停地传着短信。想着他明天要开车,我们催他早点睡,他却说不累,还拍着胸膛让我们相信他开车的技术。我们却甚是担心,觉得他太不负责任了。一路上的路都很危险,稍有什么差错,后果都不堪想象。

舞风拿出她的酒独酌起来。我和老布闲聊了一会。就懒洋洋地躺在薄膜上,仰望夜空,天空没有星星,感觉漆黑一团,但听着山溪的流水,听着小虫细语,也舒服万分。不觉中,就要睡去,舞风见我躺下,催我回帐篷睡去,免得受凉,想想也是,就回帐篷睡觉了,至于老布和舞风他们,不知后来呆到深夜几点。

这一天的经历难忘。

往定结县的路上85日)

我们下一站是要去定日的珠穆朗玛峰,离开亚东不多久,那种茂盛的山林、浓郁的江南风光慢慢消失。很快,熟悉的荒山又映入眼帘。只不过这种荒无人烟与之前见到的又不相同。这条路上,没见有其它车辆,因为很多的车和游客都是经日喀则取道去定日的。而我们是要穿越无人区经过定结县,再到定日县。这是很大的一个挑战。路都不宽,两旁的山似几千万年前的死山般,几乎不长草,乱石很多。这种地方让我想起电影《指环王》里的一些景象。感觉随时会有恐龙出没。

开始时,大家都拼命睡觉,没人愿意讲话,后来公公也觉得闷吧!突然说起了昨晚半夜三更发生的事情。好像是半夜时分,守夜的老布觉得公公的车老是挡住他的视线,于是跑去开动了公公的车要倒车。(老布好像是在很久以前在深圳开过一小时的车,之后是一直没开过了。)他一开动车,警惕的公公马上就醒了,第一感觉是有人偷了他的车,惊慌失措地伸出头来。大声问:“是谁?要干什么?老布跳下车来,若无其事地说:“没事,我在倒车。”说完也不再理会目瞪口呆的公公,又去巡逻去了。公公当时却倒抽了一口冷气;因为公公的帐篷紧靠在车头的前面,不熟开车的老布有什么差错的话,随时都会撞到公公的帐篷。随时都会从公公身上压过去,冲向傍边的山溪。说到这时,公公嘲讽地说:“天,我昨晚差点要走一趟鬼门关了。”我们听了不禁哈哈大笑!笑得我脸部肌肉几乎要僵硬。又觉得老布的行为真是怪异。守夜守得那样投入。却不知“危险”为何物。

大约下午五时多,我们的车已经进入了一大片空旷的草原,远处是一排排的雪山,草原上路很平也很多,我们的车常常要停下来研究该走哪一条路。不时地还要趟过一些小河溪。有些小水滩倒影着蓝天、白云。远处的雪山被日光照得闪亮。这一路的风景令我们着迷,老布不禁又发出感叹:“好浪漫啊!”虽然同样是雪山、草原,但加上错纵交横的小河流,三三两两的水滩,开阔的平野,似乎还保留着开天辟地以来的模样,这景色偏偏退却荒芜,增添了几分妩媚,此时此刻此景我觉得我的词汇是多么的空泛,无法形容她的那种美丽。只觉身在其中,心胸一下子开阔起来,又觉有一股力量让人振奋。远处的小山丘奇形怪状,草地的枯绿与天穹的深蓝相衬成彩。我们拿起相机,无论从哪个角度拍摄都是一幅美丽的画。

这时,我们发现前方的云朵有点异常,云似瀑布般直往下泻,透过日落,发着异彩。舞风惊呼:“一米阳光啊”其实我一直不知什么是“一米阳光”。给她一嚷心中也就有了概念。凭经验,我觉得前方应该在下雨。吴老师拿起摄影机把过程录了下来。靠近那云彩时,大家却又不觉得是下雨。公公见状,又冷嘲了我一番。

车子在经过一条水沟时,我们这台车挂在坎上了,加了四驱也不见效。坐在后面的我们一阵惊慌,生怕车子往后倒引起翻车。老黄那边的车停了下来,冯豪他们跑过来帮忙推车。老黄建议我们先小心地下车,以便减轻车身的重量。男孩儿们全部下去全力推车。终于把车推了上去。

天已经黑了下来,只能看见大家的黑影。有的同伴打开了头灯。小叶的荧光衣照得透亮。远远看去,只见衣服,不见头部。我拿起相机,拍摄了一幅无头照。乌黑中,飘着一件橙色衣。一眼看去,确是吓人。老黄那边的人建议找地方扎营,明天早起可以感受这里的美景。但我们这台车的人认为四周太空旷,风太大,不适宜扎营。尽管景色挠人,但我们还是不能留下,于是仍然继续摸黑前进


(亚东边境的晚餐)

西藏自助旅游-Tibet FIT Travel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4:27:49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