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自助旅游

九月藏行(一)—进藏及第一群驴友


一. 发酵

每一次每一次的旅行回来后,总要待上好长时间,似乎要让那些薄雾般的纷杂记忆在时间里发酵成可以清晰掌握的记忆实体之后,才能在空闲的时候以文字来描述它,这其间,作为攻略的要素差不多都被蒸发了,留下的只是一些场景----无论何时何地想起,依旧感同身受般的仿佛掉入旧日时空。所以充满计划能力的我,总是眼睁睁看着本来该是一篇对后行者有参考价值的游记被写成一篇象开着无轨电车的抒情散文,不得不认识到自己:太不认真了!

二.火车上

想起两年前同样背着大包捏着火车票,等待着去西宁的火车,结果在火车站等了一宿都没等到,早上才知铁轨在发大水中被冲垮了。于是只能又背着大包回家,一腔豪情化为世事荒谬。两年后再次拷贝自己,这次没卡在中间,背着大包顺利登上这列火车。

火车上,我的同伴S已经行李放妥,她来送行的母亲笑咪咪的和我们告别,丝毫看不出有何担忧模样,只是我有些担忧的看着兴奋的S,行李众多,斜挎包不离身,火车卧铺是何模样今日第一次见识,最远飞过西安,对此次行程在地图上的确切走向茫然不知。哦,S,你太不象一头“驴”了!正想着,马上上来了几头旗帜鲜明的“驴”,是穿着小背心的“色驴”,我对S说:看,我们的同伴!S不置可否,而我象吃了安慰剂一样。

三.摄影四人组

“高原的阳光请再赐予我黑色的肌肤”的老大(回来后其MSN上的名字),彼时肌肤还很白。老大名叫张峰,“就是张望山峰的意思”,他们说。范昀,魁梧,有一张非常有意思的脸,怎么说好呢,让人何时何地一见到他就想笑的那种。俞斐和金弋舟,当时看不出是兄妹还是情侣,后来才知道是夫妻,实在不太象夫妻呢。

S和我已经在他们面前来回过几次,以期得到同类的注意,于是我们就认识了,同一节车厢30小时行程,认识是势必的。在他们的幽默之下,我们几乎快乐无比,不久,S就想跟着他们的路线走了,西宁十天包车到拉萨。S不知盐湖,大小柴旦,长江源到底是什么,S说她对青海比对西藏有兴趣,但我估计她对青海这两个字比对西藏这两个字有兴趣而已。只有一点是对的,跟着他们,更有吸引力更有安全感。

要不要包车呢?正在犹豫,首先是预算,不想还没进藏,预算已用去不少。还有一个原因,不想一上火车就改变原定计划。我打算马不停蹄的奔赴西藏!

茫茫青藏线!

心中的西藏!

高原的阳光!

四.西宁

一到西宁就开始鼻腔里有血丝,干燥的程度使衣服失去了原来的质感而变得粗糙。住在紧邻水井巷一家乏善可陈的旅馆。西宁随处可吃到的酸奶,虽然都是同一地方批发过来的,不过味道不错,饱了口福。

西宁小吃很多,也都吃了,但总觉得没找对地方似的,路过菜市时,我在惊叹,菜市上的东西不便宜啊,西红柿三元一斤,萝卜还是白菜的四元一斤。不过再定睛看去,原来是西红柿三斤一元,别的四斤一元!不可想象的便宜啊,十一期间上海的鸡毛菜可是七元一斤呢,在上海吃点草都这么贵!

五.塔尔寺

第二日去了喜爱人文的S一直想去的地方,塔尔寺。我们两人拼车到了那里后,首先看到的是那四位比我们先到的“色驴”们。看着他们头戴一样的帽子,身穿一样的背心,专心地摆弄他们的装备,长枪短炮对着塔尔寺前的那一溜我看了第一眼不想看第二眼的白塔。摄影师的眼光就是和常人不同!

S有导游证,于是进了寺院去增长知识去了。我拿着我的海鸥,四处晃荡看看有没有好的自然风光,不期然走到山坡上的一寺院,挂着横幅: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首届高级学衔班毕业考试第一考场,走近一看,喇嘛辩经!被考者坐在前面正中,提问者手舞足蹈拍掌提问,时而引起哄堂大笑。看得我直乐。看到快结束的时候于是坐在寺院内的石凳上休息,在塔尔寺的那天天蓝得出奇,考试出来的喇嘛们的红衣在阳光下也鲜艳无比。

六.青海湖

离开上海的第四日的早晨,包车驶向下一站:德令哈,一个有着异族风采的地名。

出西宁不远,天边那一抹天蓝的湖水以她漂亮的颜色诱惑着我们。近处是笔直公路,远处是收割完的灿灿农田,更远处,便是那传说中的青海湖。这三个字:青,海,湖,以及它在中国版图上那一圈青蓝的模样,无不散发着浓郁的梦幻色彩。曾经在上地理课的时候便感到那是所能到达的最远的美丽浪漫之地。只是近些年来不再如此认为,神秘的西部,广袤的西部被蚕食般的开发,还有什么美丽浪漫的地方到不了呢。如果不是因为包车,青海湖是我行将舍弃的一处。

但是离她越来越近了,直至开上了环青海湖公路,不一会儿,我们集体要求停车拍照。摄影同伴们开始装机试镜。走到湖边去看看吧,我这么想着,趁着他们拍摄作业才刚开始,于是急急的奔向湖边,好长的距离才到了湖边,站在湖边,仿佛同时站在地理位置和梦想空间中的某个点上。伸手触及的是青海湖的湖水,清清的,微波荡漾着轻拂岸石,近处还有好些牦牛饮水。

中午到了景区外沿吃饭,大伙儿忙着在邮局寄明信片。“青海湖边,蓝天白云”好象写了简短的两句这样的话寄出去了。想必千里之外的人收到这张盖着青海湖邮戳的明信片,依然能够在梦想空间里遥想着青海湖。

一路沿着湖行驶,有一处油菜花还未谢,那是特意种的留着圈地摄影收钱的。哈!似乎青海湖必要配着油菜花。为了旅游经济,非得种一片反季节存活着的油菜花。被开发的地方不免如此,你存在此处必须要有目的。

七.盐湖

下午五点光景到了茶卡盐湖,废弃的工场,锈损的铁轨,地上卤水汪汪,阳光已经隐在日霭里变得虚弱无力,茶卡盐湖,连着天,一片灰白。

逗留了会儿,觉得无什么可拍的了,于是继续赶路,天渐暗,此时,往德令哈的路变得漫漫其修远兮。

很晚到的德令哈,很晚吃的晚饭,旷野外的星空一进城市便消失不见。进房后,和S,我的步伐不一致的同伴起了争执。无论从时间金钱路线装备个性和身体状况各方面来说,如此包车非我所愿,只是一时迁就而勉强同意,但是现在我后悔了!箭在弦上,由于方面偏离而变得茫然。争执一会儿就平静下来,我想这无损于我们多年的友谊。事实上S和我都是过分固执过分独立的人。临睡前,我已决定。

八.包车第二日

清早的天气,预示着今天难以见到太阳,赶赴小柴旦湖的途中开始下起雨来了,配合着两边满目疮痍沙化的山丘,实在提不起兴致。

由于司机也没去过小柴旦湖,一路有些周折。“那个湖就是小柴旦湖。”当遇上当地人时被如此告知。“啊?!”老大的语气里颇有失望,就是我们刚路过的那个湖,在这个阴雨天,摄影团们无法辨认也无法相信那个湖就是杂志上他们见的美仑美奂的小柴旦湖。“要去吗?”老大问,“不要去了吧,”他又接着说:“去了也看不到什么。”在他们而言,更多的是摄影高于旅游。“都已到了,就去湖边看看嘛。”我这么想着却并没说出口,既然这么远的赶来看小柴旦湖,不能因为今天天不好她显得不美你就不去看她,每个湖有她独特的地方,要站在湖边才能感受到。不过,不在我的范围之内,也没想着非去不可。

阴雨天,一路奔向格尔木。

在车上,我和老大说了我的计划,到了格尔木我就直接长途车到拉萨,等他们长江源出来后,再去纳木措会合。让我先消失到拉萨去吧。我还问了S,跟我走还是跟着他们走,S决定继续包车。

就这样,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很不够意思的把别人抛下的走开,但是违背自己意愿一路包车下去,勉勉强强的也不是个事。是呀,明日下午就会真正的站在拉萨的天空下了,沉郁的心情不由一扫而光。

西藏自助旅游-Tibet FIT Travel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4:27:49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