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自助旅游

9月-10月西藏行(二)--流水帐形式


9月30日,一早起来,村长家的小姑娘就帮我打来了洗脸水,虽然脸盆很脏,又是冷水,但是人家一片心意。我本来不准备洗脸的,还是找来毛巾,随便擦了下。这个小姑娘很可爱的,自己很小的人却经常背了个小婴儿(村长的女儿)。我还发现我们的帐篷边的屋檐下的床是小姑娘和另一个18左右的大姑娘(不知道是不是村长的妹妹)一起睡觉的地方。而那个搭出来的屋顶下居然是村长的父亲和母亲睡觉的地方。难道他们喜欢露天睡觉??但是村长却好象是住在房间里的。藏民的风俗看来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啊。早上村长又热情的邀请我们吃早饭,居然是饭哦,下饭的菜是炒土豆和炒米线。第一次早上吃干饭,感觉真有点怪异。

由于老范嚷嚷着今天要走,我们请村长帮忙用拖拉机送我们。村长说今天他们有很多活,明天休息拖拉机才能送我们去然乌。于是我们决定让老范想办法到外面公路上找车去然乌,然后再从然乌找车来接我们。我们三个则空手去爬冰川。和老范约好了,我们下午2.00回来,他无论找到车还是没有找到车也回来。我和金终于将此次出行前新买的登山杖用上了(原本准备去冰塔林和冈轮波齐转山用的),不用背包真是轻松啊,我们一路快行到了下村,我说要找找向导,我始终觉得并不是老范昨天进去的那条路,而是有另一条路通进去。按照老范的说法,要从河谷里走,但是昨天我们碰到的藏族青年和小孩却是从树林里出来的,而且告诉我们路在树林里。问题就是我们昨天爬山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什么路。

于是,我拼命的看有没有村民在门口,看到昨天的那两个藏族小孩正坐在一个木桩上面。我们去问路,他们笑着不回答,哎还是语言不通。不过我们手指冰川的方向他们看懂了,也不知怎么的,他们和我们一起走了起来,原来是要为我们带路哦!不管怎么说我喜欢这里的藏民,原始而又单纯,即使两个孩子也很热情的帮助你。一路上,要过独木桥,他们就为我扶住摇晃的独木桥。两个孩子的精力真是充沛,我们是一步一个脚印,而他们却是一会跑前,一会飞后,说是飞一点不夸张,他们就这样嗖一下从溪边飞到溪对岸,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到了那片金黄的树林里面,我们和他们一起拍照留念,他们居然很害羞,可惜语言不通没有留下他们的名字和地址,不然把照片给他们寄过去。

原来树林里真的有一条上山的小径,只不过掩盖在满地的落叶之中,没有当地人带领绝对找不到,我想即使去第二次没有这两个孩子我们也无法找到那条路。其实所谓的路是当地人走多了才形成的,依然是要翻过我们昨天没有翻过的这座山,但不是像我们昨天一样直上直下,而是斜插着盘上去,沿着山脊梁行走,巧妙地饶到了另一边,那边又恰巧是这座山和另一座山相交的地方,因此路很好走。我们才用了一小时就走到了冰湖边。到了那里才发现我们翻越的这座山应该是终渍拢。这里反而看不到冰川了,要看除非再爬前面的那座冰渍拢,我们休息了一下继续前进。

翻过这一座后面又是一座,虽然离冰川越来越近,但是近了反而看不见了。除非爬上前面最高的地方去看,听老范说他就爬到那里的。我们继续前行,路越来越难走,碎石坡,大石堆,而这下面就是冰,其实我们已经在冰川上了,我们正努力爬向的目标是冰川的冰舌。两个孩子轻巧的像两个岩羊,在这样路上反而比在平地走的还快。

张走在最前面,我在后面休息,接着金和孩子先回来了,说前面危险,而且这样的山坡一座连着一座,估计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看到冰川的冰舌,想到了和老范约定的时间,我们决定先撤退到冰湖那里。用对讲机通知了张。过了一会张回来了,却要我们给他导航,原来乱石堆的路非常难认,他已经不认得上去的那条路了,也不知道走的这条路下面是什么。

在冰湖边休息的时候我把巧克力拿出来分给2个孩子,他们显然很喜欢这个味道,很快吃完了,想想我们没有带干粮,也害小朋友和我们一起饿肚子,真有点过意不去。于是把我和金衣服上的口哨拿下来送给他们,他们拿在手上,新鲜的很,使劲的吹着。过了会我发现一个小朋友不吹了,一研究,原来他顽皮,把里面的一个小零件弄掉了,那个口哨哑了。看他一脸难受的样子,我们又把张的那个也给了他。

小朋友真是尽忠职守,一直带我们翻越了有金色树林的那座山也没有离开,仍然一个跟着张,另一个跟着我和金,带着我们走出去。一直到他们的村子到了,才和我们挥手告别。我们走远了,还听得到他们的口哨声,看来他们很喜欢这个玩具。到村长家发现老范还没有回来,一问村长才知道老范快12点才出去找车的,算算时间肯定不会这么早回来。今天村长家很热闹,做了很多菜放在桌上,不知道是招待我们还是什么,我只知道明天是国庆了,看来藏民也过国庆节的。过一会村长家又来了好多人,好象是他们家的亲戚。我们不好意思坐在里面,就坐在他们平台的长凳上。像接受阅兵一样接受他家亲戚好奇的目光,并且用傻笑来回应他们的吃吃的笑。想起了村长昨天向我要药的事情,我又找了很多药出来,让大姑娘把村长叫了出来,我把药给他并告诉他这个是什么那个怎么吃,他只傻傻的笑,也不知道听懂没有。后来我又索性把包里的哈达找了出来送给大姑娘,忽然想想还有什么想送给小姑娘,哎,我当时的感觉是什么都想送给他们。现在想想也难怪在珠峰时扎西会拼命向我们索要张的头灯和我们的对讲机,另一个藏民问金要他的手套,其实他们这些习惯可能就是给我们弄出来的。

下午17:30的时候,老范回来了,竟然弄到了车子。车子真是破的可以,一个司机还有一个加水工,再加上我们四个人9个包,把车子挤的满满的。张坐最后和行李在一起,他戏称自己付了同样的钱却坐行李舱,老范是头等舱,而我和金则是经济舱。可是这经济舱也不怎么好受啊!两个人的位置硬是挤了三个人,这一路上要停下来加水七次,加水工加水时我还要不停的让他。在我不停的念叨嗡嘛呢叭呢哄祈求各路神仙保佑的时候,我们的车子终于安全到达然乌湖。

先看到瓦村,我们又是一阵激动,觉得这个在然乌湖和公路边的村庄也别有一种情趣。接着我们又被然乌湖的美感染了,觉得这里也是一个好地方。我想经过了二十多天的折腾,我是一直在高原上看到粗犷的草原,雄伟的雪山,神秘的湖泊,未免有点审美疲劳。突然在这里看到秀美如江南的湖泊,遍山绿色的秀气群山时,一下子刺激了眼细胞的神经,从而生发出此处最佳的感叹。然乌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镇,从镇的这头走到那头大概不用十分钟。川藏公路穿镇而过,似乎这里只是一个过往的驿站。

我们住在青年旅馆,20/人。这家似乎是镇上生意最好的人家,老板说晚上8:00肯定有洗澡,我也就开始幻想自己又一次与水亲密接触的喜悦(自从格尔木洗澡后,我就一直不被允许洗澡)。由于这家店的生意太好,于是我们决定去另找饭店。我们找到一家四川人开的店坐下,点菜是没有菜谱,去厨房看着菜点的。吃完饭回到青年旅馆,老板还在饭堂里招呼食客,他说洗澡要到9:00以后。我感到身上一阵发痒,忍了多日没有发作的痒细胞全部向我进攻。于是我嚷嚷着今天一定要洗澡,不洗不行。他们几个都说我作,哎,可是他们没有尝到20天不洗澡,且常常捂着汗的感觉,要是尝到了就不会这么说了。终于在晚上9:30的时候金说可以去洗澡了,于是便喜滋滋的去浴室,谁知道竟然放出来的是蒸汽。放了很久还是如此,哎,二十多天的污垢居然是用蒸汽洗掉的,这到是我最特别的一番经历。

10月1日,早晨和金去湖边拍照,无意中发现金的相机皮腔竟然有点漏光,心里想着前面拍的那些照片不晓得有没有坏掉,不由的胸闷起来。早饭在一家不知名的饭店吃的,一人一碗雪菜肉丝面,8.00一碗,每个人都吃得底朝天,比起近一个月来早上的粥和馒头,这顿早饭简直是此行的第二顿美味早餐(第一顿是德令哈的豆浆油条)。在然乌找车可真是困难,这里的车一般都是人家包的越野车,或者飞驰而过的大卡车。终于我们在街上看到一辆小长安,又拼了个搭车的东北人(一个五十多的老头,一个人来西藏玩,准备川藏北线回成都)一起去八宿,一个多小时后到达八宿,车费一共200元5个人。在一个修车场里,我在太阳下看管行李,他们三个出去找车。东北人倒马上就找到车了,他搭一个4500的车队去昌都,只要100.00。听说这里搭车去昌都比较方便,但是走川藏南线的车就少,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车少且要价高的原因。因为路实在不大好走。大概半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一辆面的,430/元,没有开出几步,司机又塞上来一个人,虽然我们是包车,但是又不知道司机和他什么关系,也不好问。那人是个藏族小伙子,明显是在现代化教育下成长起来的,衣着时髦,会说汉语,且能说很多流行酷语。打扮一下搞不好还是个帅哥呢。在八宿我们把所有的户外装备(帐篷、睡袋、冲锋裤、羽绒服)都邮寄回家,邮局真是能赚钱,这次又花了我139.00。下午19:30我们到达了左汞,住在左贡宾馆,估计是全城最好的,70元一间标房。这里居然全城停水,很多店家都是自己挑的山水,因此我们的旅馆也就没有水洗澡(由于这个原因,服务员还退给我们一人5.00,算是对不能洗澡的弥补)。晚饭为了庆祝国庆在一个小饭馆里比较奢侈的点了些菜,共花费100多元。

10月2日,早上金和张在街上拦到了一辆返回成都的轻型卡车,四人带行李一共1500.00。司机都是成都人,话不多,开车很猛,颠的我们个个屁股又疼又酸。路上停车修了2次车,在我的印象里,这次出门我们找的几乎所有的车,都发生过这样那样的毛病。停车修车的时间累积起来估计要超过1天的时间。中午司机停车修车的地方似乎还是个住宿地,饭店的菜也不贵。我们把剩下的真空包装的牛肉和鸡拿出来与司机一起分享(本来准备在米堆的第二个晚上吃的)。虽然是搭车,但是司机人还可以,路上我们要求停车拍照他都一一答应。我们没有错过彩虹(此生见过最美的双彩虹,没有错过金沙江大桥,没有错过澜沧江大峡谷。总之,我们像包车一样要求司机在每个景色绝美的地方停车。这一天,在金沙江大桥上我们彻底告别了西藏,踏上了四川境内(金沙江大桥是四川和西藏的分界)。由于路上停留太多,导致我们没有到巴塘天已经黑了。虽然走夜路对我们来说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是在大卡车上走夜路却是让人感到有些糁。终于,远远看见了巴塘的美丽灯光,我们欢呼着。但司机却没有在县城停留,他直接把我们开到了县城外一公里的一个修车场。估计这里是所有开长途的司机住宿停留的地方,有小饭店提供饭菜,我想价钱可能和中午吃饭的地方是差不多的吧。司机的意思是第二天一早5:00出发,因此让我们和他住一个地方,他起来就能叫醒我们。虽然没有住到县城,有一点小小的心理落差,但是司机的话也是对的。(他急着赶路,据他说从巴塘到理塘的这段路曾经出现过强盗,还杀了个司机,因此他要在下午前赶到理塘)老范却不乐意了,因为这里没有洗澡,他一心想住在县城里面。由于他突然爆发了出来,我们都没有料到他会这样嚷嚷(有点无组织啊),只能看着他和司机闹僵。金想平息争吵,建议司机送我们去县城,明天一早再来接我们,司机不肯。情况陷入僵局,司机不愿意再带我们了,只能眼看着这辆车和我们无缘。我们和司机结帐,500.00。然后我和张去外面路上找车,运气还真不错,找到一辆和夏利差不多的车,司机答应跑二趟带我们去县城。于是,我和老范留下来看行李,金和张先带一部分行李过去。他们走后,我去住宿的房间观察了一下,房间还是蛮干净的,有很多跑长途的司机在饭店里吃饭,还有一个大大的休息室可以看电视。我们的卡车司机已经看不到人影,不晓得在那里休息去了。一场风波虽然化解了,但是明天我们又要陷入重新找车的困境。大概半小时后,金和夏利司机来找我们了,把我们带到县政府办的招待所。25/人,这里条件还可以,但是洗澡却差了点,房间里没有洗澡,因为龙头是坏的。公共浴室只有一个龙头,而且是男的洗好女的洗,且和女厕所在一起,臭烘烘的。看来老范有点得不偿失哦!

10月3日,巴塘的早晨下着小雨,我们终于找到一辆车,很小的面包车,塞的满满的,到雅江要价800.00,真贵。一路上风光也不怎么样,可能下雨的原因吧。我想着前面卡车司机说的强盗的事情,一直很紧张,不过这个司机说现在没有了,有强盗是很久以前的事情。巴塘到理塘的路有一段可真烂,简直可比中尼公路。我们的车子终于在一阵喘息声中停了下来,我已经习以为常的事情又发生了,车子坏了。不过这次最惨,司机修了快2个小时也没有修好。据说是油门线坏,好不容易找到一根,又找不到合适的工具换上去。好不容易换上去之后却发现也是坏的,油门踩下去之后回弹不上来。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我们几个都作好了可能要在这辆车上过夜的思想准备。谁想到司机突出奇招,他找来一根绳子,绑在油门上面,然后他一手拉着油门,一手拨动方向盘开着我们向理塘前进。最叫人佩服的是,他还能抽空抽烟,吃饼干。不过后来路上的高原草原风光到是不错,可惜下雨天,无法拍摄照片。理塘又名高原高城,据说他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县城。我们住在一家私人开设的旅馆20/人,住下后发现,电视仅有中央一台,而且模糊不清,问老板,告诉我们全城都是如此。(呵呵,已经第三次碰到全城出状况了)理塘是去稻城的必经之路,街上停满了4500,到处是背包客,听说因为国庆的原因这几天特别热闹。晚上,我们的司机告诉我们他的车没有修好,因为这里也没有油门线,他不能再送我们去下一站,不过他为我们找了一个司机送我们去下面的路程。我们和他结帐500.00,并约了那个司机过来,和他谈好从理塘直接送我们去康定550.00。

10月4日,由于昨天把车子的事情搞定了,所以早上很笃定的起床,上车,从此后和早上团团转到处找车的日子彻底告别啦。司机是一个老师傅,车也开的很稳,好象这辆车是我们出来唯一一辆不需要停车修一下的车。和昨天的担惊受怕全然不同,看来好日子是越来越近啦。经过新都桥我们停车吃午饭,在一家小饭馆里吃了顿极其难吃的红油抄手。新都桥是个非常成熟的旅游区,且又是四方交汇的交通要道,因此热闹的很。游客多是四川人,估计是成都或者重庆过来玩的,真羡慕他们就住在四川,能玩的地方这么多。新都桥摄影家的天堂的条幅到处都挂着,有点夸张哦。这里海拔低,入秋晚,数叶都还是绿色的,因此给我的感觉并不怎么样。不知道再晚2个星期来,是否会让人惊艳。遗憾的是,在高尔寺山口我们没有看到贡嘎山,在翻越折多山口时雾很大,也没有看见贡嘎。看来以后要专门来一次四川看看贡嘎。一路下山,我们就到了四川甘孜的首府康定。那首著名的溜溜歌就是写的这里,这里也是我们离开拉萨后见到的最繁华的地方。由于繁华和旅游区的原因,国庆期间这里的住宿狂贵,有一家不怎么样的旅馆居然开价260.00一间房。我们找到家私人旅馆,在居民区里,其实是自家的商品房改建的,可能原先是四房二厅的房子吧,现在都隔成了一间间的小房间,仅有的一间四人房被我们要了。这里离马路远,我猜,可能就我们几个住在他们家里吧,30/人。房间安定下来后我们去长途汽车站买了明天到成都的长途车票,120.00/人。晚上在康定闲逛,发现这里的房地产居然还做的不错,大型户外看板,促销活动,居然还看到一辆久违了的广告车。

10月5日,一早坐上了去成都的大巴,随着路上天气的越来越阴沉,意识到我们已经完全告别了雪山、湖泊、羊群、牛群、阳光和淳朴的藏民,心情也越发的低沉。车过二郎山隧道后,连大山也离开了我们,我彻底的告别了高原,来到了平原。接下来的一路一马平川,空气中的含氧量也越来越高了,但兴致却高不起来,总觉得心里有份留恋与牵挂。随着大渡河的渐渐远离,成都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下午2:00左右,我们的车子驶进了成都,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城市人,马路上一个又一个的广告牌,城市生活又回到了我们面前。金开玩笑说这里的空气让他有醉氧的感觉,一直在犯迷糊。我们住马瑞卡旅馆,标准房138.00,这是我们出来到现在最奢侈,最豪华的旅馆,但总觉得不如住八郎学那么舒服与惬意。下午去武候祠旁的锦里吃小吃,这里类似于城隍庙,人太多,东西也贵。晚饭吃的是重庆孔亮火锅,四个人146.00,感觉也不怎么样,出门的时候发现门口排队啊,难道成都人觉得这个特别好吃??店门口乌压压的全部是排队等号的人,场面壮观。饭店还提供茶水和瓜子,人情味十足啊。美中不足的是地上铺满了瓜子壳。

10月6日,今天一整天在琢磨成都有些什么好吃的,买了一张美食地图,觉得一天才吃3顿怎么行。早饭在文殊院边上的小店里吃的,我和金张一人吃了碗担担面,味道不错,就是少了点。接着又去吃了龙眼包子,不好吃,有点徒有虚名。又去家乐福买了很多土特产,全部是牛肉干。逛累了就回旅馆休息,腐败啊!中午去菜根香吃饭,价格不菲,味道也好。虽然我们没有点辣的,也算是顿川菜吧。共花费230.00,出来最贵的一顿哦!下午慕名去九眼桥附近的茶馆,希望能看到老成都摆龙门阵的场面。却失望的发现沿街的茶馆太少,且和传说中不同了,很多都是新开的,想象中的木桌藤椅积了老垢的茶壶提这鸟笼的老头都没有看到。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因时间而拉大,成都已经太现代化啦!我们随便找了个沿河的茶馆,花了8.00一个人,枯燥无味的坐了一个小时,终于无聊到只能回旅馆睡觉。由于午饭吃的晚,大家都没有饥饿的感觉,看来吃5顿的豪言只能作罢了。在成都的最后一顿饭是快9:00时随便找了个小饭馆随便点了些什么就草草结束了。

10月7日,一早8:30的飞机,因此我,金、张6:30就起床出发了。老范则准备跟随旅游团去九寨沟游玩。和老范匆匆告别后我们赶到了机场,上了飞机后意识到又要回归工作——下班——工作的循环往复中,不由有些郁闷。整整一个月了,心也越来越野,突然要收回来还真不好受。下了飞机,我们此次的西藏之行也划上了一个句号,虽然遗憾还是存在,但是路上的惊喜也是有的。下一次旅程不知何时起航!

全文完


(布达拉宫)


(布达拉宫2)


(白居寺)

西藏自助旅游-Tibet FIT Travel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4:28:10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