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自助旅游

六个梦的游记:前生、今世、来生


六个梦的游记:前生、今世、来生

文/韩天暖

梦见前生,是在1996年夏天一个日子里,那年从山东的家回陕西一个小城镇,去办理父亲医疗费用的申领事宜。

那小城是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它藏在西安以北,黄土高原以南的大山里。

车子钻进深山,越爬越高,而温度越来越凉爽。

我原来的家就在小城的一个叫“南阳坡”的山坡上,房子是早先父亲和他的朋友们盖的,小学快毕业的时候,我们家搬进了楼房,将那个有着两棵大杨树和满院喇叭花的可爱院落,卖给了我们的一个山东老乡--袁叔一家人。

我这次去,就是住在袁叔家。

袁叔家的大儿子和我是同学、他和袁叔的二儿子都出门打工去了,老三在家,而且已经长成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了,他的名字叫军保。

我们的房子袁叔已经翻盖了,并在院里新盖了一间房子,我就和保军住在这个房子里。

故乡的天空依然、山水依然,只是童年的伙伴大都找寻不见了,小时的邻居在想象中甚至有隔世的感觉,很多人的面庞在想象不能够清晰显现,只是他们的名字在脑海中依旧清晰。

小城的夜晚是宁静的,听得到蛐蛐叫,那是我从小入梦的琴声。

那晚,我做了一个很神奇的梦。

梦开始的时候,我不是人。

我是一个四肢着地的动物,像麒麟,但没有它那么粗壮,像狗,但又比狗高大。

我的内心很恐慌,似乎是犯了什么错误,空中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追捕我,而我在逃。

但那种力量来的太快,只一瞬间,我被一道闪电击中。那一瞬间,我的骨骼雪白,全身透亮,罪恶感在那闪电击中的瞬间消失了。

下一个画面中,我已是人型,半倚在一个平顶房的红砖墙脚,内心平和之极。

天空湛蓝,大地伸向远方。

忽然,地平线上缓缓升起一团白云,如同蒲扇那么大,圆圆的,很轻盈,划过整个天空,消失在我倚靠的房子背后。

云团还在升起,等距离的成串升起,划过天空......

这个梦一定是我前世转生的写照,我当时就这么想,并且多年之后越来越坚信:上辈子,我曾经是一只神兽。

可是我做了什么事情?以至于要逃离天庭,又在雷电中浴火重生?

我小时候,受的是最正统的无神论教育,从来不相信人有什么前生后世的,但冥冥之中,那些神奇的梦境总会在某一个时刻告诉我什么。

大约是自陕西回来之后的两三个月吧,在山东的家里,一个夜里,睡梦中我突然听到脑海中一声炸雷,然后一团热流从头顶的百会穴钻进了我的身体,并且顺势而下,一瞬间,从脚底的涌泉穴钻了出去。

“师傅给我灌顶呢!”我的内心突然涌出这么一句话,象是我的自言自语,又象是画外音。

旅游或者佛家的书中经常读到“灌顶”这个词,知道它是师傅在至关重要的关头为自己的亲传弟子以一种无上的开视和引导。给弟子打开智慧、施加能量的最重要的一种手段。

可我的师傅是谁?他在哪里?

2003年和04年秋季的时候,我去了云南的丽江、轳沽湖、香格里拉、梅里雪山、西双版纳、及缅甸等很多地方。那圣洁的雪山、静谧的湖水、那飘荡的经幡、无言的玛尼石、那衣着褴褛却满脸幸福的朝拜者、那远离尘嚣、隐身闭关的修行者,都让我有一种内心深处的认同和感动,难道,在我的生命中早已埋下了佛缘?

第三个神奇的梦是大约是在2004年冬季某个日子做的。

那是一个地下的幽暗通道,石砌的墙和地面,我应该是带着一些人去旅游归来,他们掉队了,我就在前面慢慢的走。

接近通道的尽头是一间约有十多平方米的房间,房间有台阶一阶阶通往外面,外面稍亮一些,估计上去应该是地面了。

这间屋子还有一个侧门,门两边各有两个一尺见方的石墩,高出地面有十几公分的样子,顶面是斜坡的,上面刻着一些文字,不知写的是什么。

但同时,我内心却接受到了这样一种信息:这四个石墩是罗汉的果位,如果我想要,就可以得到这个位置

但在梦中,我的内心是清楚的,在佛家的学说中,罗汉的位置是比较低的,它的上面是菩萨,菩萨的上面是佛。

所以,我没有动心,而是从那道门走了出去。

顺着台阶一阶阶上来,就到了地面。

地面很开阔,首先看到的是在右侧50米开外,在一米左右高的石墙里面是一面巨大的海,波光粼粼,直到天际。

随后我又看到水面上方有一双巨大的打开手掌,正如电视上佛和菩萨的莲花掌,我想起了大连星海广场的展开的“天书”,但这莲花掌显然要巨大的多。

在一种极静的氛围中,正面前方又出现了一座奇异的山,山上满是树,葱茏叠翠,但光线在神奇的变化,那些树瞬间变得金灿灿的了。

“日照金山!”我心里突然喊出这句话。

传说中:雪山是藏区八大神山之首,它终年被云遮雾绕,常人难得一见其面目,尤其是当早晨云雾散开,日光照射在梅里十三峰的景色更是被人传为仙境。

可惜,在我2003年秋季朝拜梅里雪山时,虽然看到了云缝中若隐若现的梅里雪山主峰卡瓦格博,却无缘看到日照金山的景色。

此刻,却在梦中相遇。

缓过神来,我连忙取出照相机对着神山拍照,心里却想:神山或许是拍不出来。

连续拍了不少张,赶紧向来时的地下室方向跑去,心中还想:不知能不能洗的出来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咔”的一声,坏了!相机后盖开了一条缝。

我连忙把相机后盖按回去,可是结局已经注定,那卷胶卷什么也没有照出来。

梦醒来,有些发呆。

在床上躺着,回味刚才的每一个画面,仍是清晰无比。

记得在香格里拉松赞林寺有108棵柱子的大殿里,我因喜欢那些柱子,喜欢那座光线幽幽暗暗,酥油灯闪闪烁烁的神秘殿堂,曾拿着数码相机趁僧人们不备,偷偷的拍摄过照片,但后来回到北京,所有的数码照片都拷贝到电脑后,却没有看到一张在寺庙殿堂内拍的照片。

还有,我在缅甸境内,曾拍过释迦牟尼的塑像,释迦牟尼站在山顶,手指西方,为芸芸众生指点迷津。但所有这尊佛像的照片后来也没有再找到。

其它所有的都在,而在我心中最神圣的那些却无从寻找,仿佛我从来没有拍摄过它们似的。。。。。。

第四个梦是这样的,我梦到我站在一个不太大的被山环绕的湖边,对岸有一个二三十岁的男子,身边还有一个不大的男孩。

在梦中,我是认识那男子和男孩的,不过梦醒后想不起来是谁了。

那男子手里抓着一根细细的绳子,他猛然把绳子提起来,绳子下端拴着一只小鸟,那人把小鸟提扔到高处,等它下落时,又去用手拍打它,可怜的小鸟扑打着翅膀,鸟毛纷纷散落。

这人好坏,我这么想着,突然意识到我身边也有一只鸟,回身看去,果然,身旁这只鸟,侧面冲着我,看上去更像一只鸡,它的一只腿上被勒了一道铁丝,铁丝勒的很紧,已经陷入它的皮肉中。

我赶紧把把到铁丝给它解开,这时,那鸟的侧面突然幻化出一张女人的脸。

给那只鸟解下铁丝的那一刻,我曾想,我救了这只鸟,它一定会感激我的。

这个梦揭示了我的姻缘,我的妻子将是梦中出现的那个女人。这段姻缘,是她来报恩的。

最喜欢的是第五个梦,因为我梦到了天堂。

这个梦大约是2004年的夏天做的,那时住在北京西直门内大街。

梦到的天堂是360度的,在远远的天际呈带状显现,所有颜色都是蓝色的,深深浅浅的蓝,极柔和、极纯净的蓝。有海洋、船只,有行人,有山有树,一切都是静静的,宛如墙上的画。

我静静的看着,一动不动,心里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因为我知道,一旦我动了念头,哪怕是一点点的欢喜心,就会让眼前的一切逃离。

醒的时候,来自心灵的语言告诉我:我梦到了天堂。

不是任何人都会相信有天堂,正如同年少时的我一样。

但现在我相信,因为它总是在我快要迷失的时候提示我它的存在。

但通往天堂的路好漫长,好艰难。

第六个梦是“天堂之路”,我梦到我走在极高极高的山脊上,两边都是极陡的山坡,深不可测,而终点―――最高峰还在我的前方很远处,那里云雾缭绕,云雾之上应该是天堂所在。

天空萧瑟,我的脚下万峰林立,而在右侧方很远很远的那个山谷低地,是红尘的所在,我熟悉的人们都在那里生活,那里被称作人间。

我很孤独,但我没有丝毫的退缩,因为我知道,我走的是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我离终点很远,但我离人间更远。

我曾做过不少这样的梦,画面极美,颜色特纯净,这些梦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一方面我确实在睡梦中,是梦中的主角,另一方面又是一个旁观者,我又极清醒,清醒到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看着梦里的一幕一幕,甚至会提醒自己,静静的看,不要动杂念,不要惊扰了那些画面逃离。

多数的梦都平淡无奇,只有这样的梦被我珍惜,所有的梦都支离破碎,唯有这样的梦却完整清晰。

佛书中有过类似的说法,那种逻辑特别清晰、画面特别清楚的梦,一定是和自己的过去或者未来有关的。

那么,梦境已经揭示了我的前生、今世和未来的一角。

如此想来,我在上初中时候就开始的自发的打坐,一定是缘自内心对某种呼唤的应答了。

平时,总爱往西藏云南跑,总会被那里感动,不论多累多疲惫,心灵总会在那里浴火重生。

每次回来,总会写点东西,给朋友们分享,唯有这些梦,很少给人提起。

但我终于把它如实的写了出来,没有一言一语的虚假,看到的人们,看了就看了,想什么就是什么,我不需要听到任何的评价。因为我知道,我的梦是真的。

路还很远,文章总要有个完,今天是05年的平安夜了,愿世间所有的生灵都吉祥平安。

“前世不是人,

今生坠红尘,

来生路途远,

天堂入烟云。”

天暖于北京

2005年12月24日

西藏自助旅游-Tibet FIT Travel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4:28:13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