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旅行游记

梦回西藏——一个朋友的西藏阿里游记(三)

  #19

  10.22,10.23扎达-帕羊,帕羊-定日:回程路,历险开始

  小祝走了,路上搭了辆车到狮泉河,剩下我们四人继续走。一整天几乎都是在赶路,很晚才到帕羊,住在一间极其简陋的地方。屋内没有电,屋外成群野狗在狂叫,把小桌子堵在门口,担心野狗会不会冲进屋子,心里很害怕,整晚竖着耳朵在听狗叫;小孙闹肚子,跑了N次厕所,天不亮,大家逃一般的离开了帕羊,又开始赶路了。

  上半天从帕羊赶到萨嘎,下半天从萨嘎赶到定日,赶了12个小时的路,路上的风景还是那么美。小孙因前一晚闹肚子,今天一路昏睡,大家都挺安静的,怕吵着小孙。萨嘎到定日的路很难走,晚上9:30才赶到定日。

  #20

  10.24定日-珠峰:车坏珠峰脚下

  老高和小孙因为阿里之前刚游过珠峰,所以此次就在定日等我们,五号两年前去过一次珠峰,这次顺便再去一趟。

  买了门票,65元/人,我们上路了,开到进山路口,听说又要买车子进山费,每个轮子100元,要400。为了逃票,我们从新路开到老路,哪知道,老路也有把关的,几经商讨,对方都不肯妥协,为了不耽误时间,最后谈好先把扎西的驾照押在这里,回来时拿了驾照补票。

  进山后的路实在太难行了,淌着结冰的河水,车子不小心陷到冰河里,下车调整了车轮,用上四驱,才艰难的开了出来;大大小小的石头,像是河滩滩涂,颠得我们左右摇摆;上坡的碎石路,又松又滑,还不时的拐弯。太要命了,能遇上的坏路这里都有,就像电视上的山地越野。扎西说他喜欢开在这种地方,有难度才够劲。

  一辆孤伶伶的车开在群山之间,周围都是巨大的山,偶尔才能看见一辆过往的车。翻过了山头,开在了下坡的路上。开着开着,眼看着一个轮胎在前方滚动,突然反应过来,啊!那是我们的轮胎,我们叫了起来。原来车子整个右后轮连实心轴一块儿掉了下来,只见滚着滚着就滚下了山坡滚到了河里。

  扎西停下车,和五号俩冲下山坡,我坐在车上等着,心想应该没事儿,把轮胎捡上来,安上就可以了。等了快半小时,两人怎么还没上来,我下车去到山坡边向下望,轮胎掉到河的中间,扎西脱了鞋,挽起裤腿,站在河中央,用力想把轮子拖上来。见这情况,我赶紧下去帮忙,碎石山坡,又陡又滑,好容易下到底,他们又让我上去看着车子,找找有没有绳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了山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心脏难受得不得了,半天感觉都缓不过气来。

  在车上搜了半天,什么绳子之类的东西也没有,再跑到山坡边,扎西已经把轮子推到了河边,正在和五号挪着轮胎,很吃力的样子,再过一会儿去看时,太让人吃惊了,五号竟然扛着轮胎在河边艰难地走着,一路上他文文弱弱,又高原反应的,此时竟能扛着轮胎走?

  轮胎被扛到山坡脚下,他们在用力的拖着,想把轮胎拖上山坡。我想这回我能帮上忙吧,帮他们一起拖。一脚踩下去,碎石纷纷向下滑,不敢对着他俩头顶向下走,怕落下的石子砸到他们,拐着弯滑到了山底。可是山坡太陡,轮胎实在太重,而且扎西已经冻得没力了,很久才挪了一小点儿,真让人感到绝望。五号让我赶紧上去,找过路的人帮忙,看有没有藏民,给他们钱。我着急找人,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山坡。

  刚才还有几辆上山的车路过,怎么这会儿一辆也没了,下午这个时候下山的很少,一般去珠峰都是上午下山;之前附近好像还有几个藏民,现在一个影儿都没有了。等了很久,才见到一个骑摩托车上山的藏民。我焦急地拦住了他,让他帮帮忙。他一看我们的车轮都没了,很着急地样子,问:“怎么了?人都哪去了?”我指了指山下,说,人都在下面呢。他马上跑到山边,向下一望,原来人都还活着,他说,好,好,我下去帮他们。太感动人了,二话不说,脱下外衣,就下去了。

  幸好有他帮手,三个人这才把轮胎给搬了上来。我拿着DV记录着这不寻常的片段,扎西在把湿衣服换下来,那藏民在清理砂石,搬来很多大石头,在想办法把车垫起来,五号坐在地上,半天哼不出气儿来,使出了混身的大力气才勉强对着镜头挥了挥两根手指。一会儿又开始打磨轴承上的接口,大家忙活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就绪到可以安装轮胎的状态。只是接口处已经摔得太重,要把轴承拿到修理店打磨好后才能安装。

  扎西在央求着那位藏民,载他下山,修理零件,只是天色已晚,已经很冷了,那藏民不想下山。只听着扎西不断地说着一句话,那意思应该是求求你帮帮忙之类的话。那藏民还是不错,最终载着扎西下山了。

  扎西刚才下水捞轮胎时,已经把腿上的裤子都搞湿了,现在只穿了一条牛仔裤,那么低的气温,我们心里都很难受,帽子围巾手套口罩都给扎西戴上了,裹严了,这才目送着摩托车走远。

  6:15扎西离去,我们估计怎么也要三个小时来回,本来高原上日落是很晚的,可是我们坏车的地方恰巧在大山的阴影之中,早早的已经没有阳光了,又一次深刻地体会到高原上没有阳光的痛苦。我和五号坐在车里,气温逐渐在下降,拿出测温表,车内温度隔一会儿降一度,一直从12度降到4度9,每降一度,我们都觉得好恐怖。更紧张的是五号同志,因为他知道他的两个成都朋友,支援可可西里时,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儿的地方车坏了,一人出去找救兵,回来时另一人已经冻死在车上了。

  他一会儿说,利用这个时间,补写日记吧,几天没写了。我拿出小本子,写了几页就写完了,可他拿出一大本子,写了很多很多还在写,直到天色太暗才收起来。然后又拿出walkman,要不听听音乐吧。他在尽量使气氛轻松点儿,我哪有心思听音乐,只是眼巴巴的盯着车头上的电子表,看着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心里想着这么冷的天,坐在车里的人都冻成这样,缩成一团,那穿得那么少的人还坐着摩托车,那该多冷啊,真可怜啊扎西。

  天完全黑了,气温越来越低,我拿出睡袋盖在腿上。我们又冷又饿,已经一天没吃饭了,幸亏五号还有点儿余粮,几块巧克力,这回可派上用场了。他在那儿说:“转山时幸亏让你们拿上两盒巧克力,那不都派上用场了?这一盒我藏了起来,死活没敢拿出来,一拿出来准给你在路上又分了。”确实如此,幸亏他留了点儿后手,还是他有经验。

  突然看见后车镜反出一束光茫,“扎西回来了!”我高兴的嚷着,嘣的一声,扎西骑着摩托车一头撞在车尾。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10:45了,他去了四个半小时。我和五号太开心了,见到扎西好像就看见了希望,见到我们扎西也很开心。顿时,车里的气氛又热烈了起来,我们互相诉说着当时的心情和感受。那是激动人心的一幕。

  满以为今晚可以把车修好,然后开车到容布寺,今晚住那儿,可是修了半天还是接不上。五号在下面给扎西打着手电筒,我在车上坐着等,最终还是决定放弃,等天亮了,再修。今晚,我们要在车上过夜。

  漫长而寒冷的夜晚,让我又一次期待着太阳快点出来。实在太难熬了,全身藏在睡袋里,穿着羽绒服,戴着厚厚的帽子,口罩手套,全身都缩成一团,已经尽量避免头部碰到车门的金属部分,可还是能感觉得到冷嗖嗖的风。车里的温度已经零下七八度了,口罩都变成湿的了,什么时候才能天亮呢,我们期待着……

  10.25珠峰修车

  天好容易亮了,我们商量着,等会儿碰上什么车拦什么车,先到蓉布寺吃点早餐,然后再带些下来给扎西,顺便看看有没有会修车的人帮忙修车。

  #21

  结果我们拦到一辆马车。我裹着睡袋,和五号坐在马车上,一颠一颠的,马一跑快,我们就面临着要掉下来的危险。我还是没有忘记要用DV记录下这个时刻,边解说边拍摄,搞得前面的藏民开心的在笑,露出一口非常不整齐的大牙。

  我们叫了一壶酥油茶,两个蛋饼,很美味,第一顿我们就吃了很多,哪知一整天下来我们都是吃这个。边烤火边和那些藏民聊起来,他们是在珠峰附近做马帮生意的,听说了我们的事情后,他们都挺热心的,有个看似头目的人,对另一个人说,你开车送他们下去,顺便帮帮修车。

  五号留在上面,拍照片拍DV,我和那藏民下山了,提着一壶热乎乎的酥油茶和蛋饼。我要给他车钱,他硬是不收,那我只好多说几句谢谢的话了。开到坏车的地方,他们交流了几句,扎西吃着饭,那藏民钻到车子下面看了看,搞了半天,叽哩咕噜的说了一通,又开着车走了。扎西说,那人上去另找一个能修的人下来。藏民真不错。

  不一会儿,那个马帮的头目开着车载着另一个藏民下来,问了半天,又钻车底了。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这中间,昨晚骑摩托车的那个藏民也来了,大家互相地商量着,帮手搞这搞那;不一会儿,又来两个藏民,扎西昨晚骑摩托车回来时,车胎漏气了,这两个藏民一个帮手补车胎,一个准备修好后帮他骑下山的。人来人往的,场面挺热烈,看的人都觉得心里暖暖的。藏民挺淳朴挺热心的,说钻车底就钻车底,扎西身上穿的棉衣和毛裤是昨晚修车部里藏民身上的,看扎西穿得太少主动给他穿上的。我在一旁感动着。

  一辆车在旁边停了下来,那人下车问了问情况,钻到车下面看过后,先走了。回过头把车上的人送到珠峰脚下后又回来了,参与到修车的行列之中。其他几个藏民补完车胎的,回上边了,送摩托车的已经骑着走了,昨晚骑摩托车的那个也走了,又修理调试了很长时间,车子终于修好了。已经是下午四五点钟了。

  车子终于开上路了,上山送了茶壶,道了谢后,我们开始下山了。虽然耽误了一点时间,受了点苦,可是我们心里暖暖的,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那份人情味儿。这是最难得的。

  下山路我们改走新路,比起老路,路况要好得多。走到一个新老路的分叉处,想起还要到老路进山口去拿扎西的驾照,车子又走上老路了。扎西之前从未走过这条路,天色也渐暗,路又是那么的难走,山中有个小村子,路上有归家的藏民和马匹,我们一边打听着路一边开车,就这样摸着黑,在大山中转悠。天色完全黑了,心里有点恐惧,担心迷路开不出去。开到一处三叉路口,扎西也不知该往哪开了,恁直觉吧,我们选择了中间的一条路。还好,没有选择错误,终于开出了大山。开在了平坦的路上,感觉好像是在来时的路上。

  气氛有点轻松了,远处看到了村落的灯光,看到希望了,手机也有信号了,说明我们离人群不远了。刚高兴不久,扎西就说,不好,车轮不使劲了,可能要坏了。车子在一处平坦宽阔的地方再也走不动了,我们又惨了,现在是晚上九点多钟。

  怎么办呢,这里有手机信号,说明离村子不远,五号和扎西俩决定走出去找救援,让我在车上等着。给我把车门都锁上了,开着暖气和车前大灯,他们俩走了。

  四周一片漆黑,我在车里和朋友家人发着短信,一抬头手机灯光照出一个人头,吓死我了,一看是自己在车窗上的头影,再也不敢抬头了,只是低头写短信。

  老高和小孙在定日县里等着我们,应该今天下午回到县城,现在都这么晚了,我们还没回去。由于先前五号给老高电话时,误把老路山口的小村庄说成仲巴了,使得老高小孙误会。发来短信打来电话,质问我们跑去哪里玩了,把车给搞坏了,责怪我们太过分了。误会啊。

  许久,收到五号的短信,他们到小村上,找到一辆车,等一会儿过来接我出去。让我准备好。心里有些担心,怕他们记不住回来的路,找不到我怎么办,所以车前大灯一直开着,把车内暖气给关了,怕浪费能源。

  就这样等着,隐约中看到远处有一闪灯光,心想,可能是他们回来了,再有十来分钟应该就到这儿了。灯光忽闪忽弱,一下又看不见了,过了很久很久,车才开过来。车上还多了几个人,一个藏民今晚就睡车上,给我们看车。拿了背包,坐上车离开了。

  找来的破车,四面透风,坐在车里,冻得脚冰凉冰凉。司机好像还喝了酒,回定日县的路上,是那么漫长,我们死盯着前方,手一直紧握着头顶的把手。

  到定日县,已经是半夜两点多了。回到旅馆,老高和小孙已经睡下,床位满了,我们三个不得不再找旅馆。已经疲惫不堪,就直接去到白坝镇上的珠峰宾馆。房间挺贵,找了个最便宜的,还要八十。饿着肚子,吃了几块奶糖,算是晚餐。

  #22

  10.26白坝镇等待修车配件

  一大清早,扎西就到处找汽配店买配件,跑遍了所有的店,都没有能配上的。他让朋友在拉萨买好配件,连夜开车送过来,明天一早会到这儿。然后又去定日县找老高和小孙解释情况,他俩很生气,同意等但是这两天要扎西赔偿。

  太疲惫了,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找到一间川菜馆,点了三个菜,三碗面,敲着碗筷,让老板快点做,嚷嚷着我们就快饿死了。如狼似虎的把饭菜吃得很干净,太满足了。

  饭后散个步,宁静的白坝镇,小的可爱,温暖的阳光晒着我们,这里没有喧闹的吵杂声,一切那么安静惬意。已经奔走了这么多天,偶尔停下来,享受悠闲的时光。川菜馆旁有间茶馆,安安静静的,没有客人。我们三人,叫上一壶尼泊尔甜茶,晒着暖暖的太阳,打着扑克,享受着那个悠闲愉快的下午。

  10.28回到拉萨

  藏家羊圈里的羊都标着记号,晚上就挤在一起睡;院子里的藏鸡也好漂亮,我们早餐吃的鸡蛋就是她的,藏鸡蛋小小的,味道很好,我多吃了几个;一只小小的牦牛,白色的,头上扎着一朵大红花,样子好可爱;那只大黑狗昨晚整夜叫不停,现在乖乖的趴在那儿也不出声了,床上的小猫咪,也是又活泼又可爱。

  #23

  吃过丰盛的早餐,和小村里的孩子大人们道别,随车所带的食物都分给他们了。我边拍DV边说,我们六个人,变成五个人,又变成三个人,现在,我们三人要回拉萨了!

  天气格外晴朗,心情格外灿烂,感觉已经走出霉运笼罩的乌云了。一路上,把音乐开得大大声,车子开得飞快,脚下的公路那么好,感觉太棒了,我们三人扯着嗓子没完没了地唱,没完没了地笑。

  直到嗓子都冒烟了。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回到拉萨》这首歌唱得那么高兴,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心都快跳出来了,太开心了,镜头对着五号,他兴奋地喊着:就要回拉萨了!我还未尽兴,忙着说,再来一遍,然后他又冲着镜头表情夸张大声地说:就要回拉萨了!我们异口同声地模仿着周星驰搞笑的声音说:汪财!(汪财是我们的经典口头语)三个人都哈哈大笑着。

  回程路上太不顺了,与去程截然不同。去时一路,没有一点儿耽误,除了换过一个轮胎,也只用了二十分钟而已。而回程,几乎是一路逃难似的回来。扎西说,应该是去的时候,撞死的那条黑狗惹的麻烦。去程路上,一只黑狗趴在路中一个小土堆下,车子开到跟前时才可以看到,而当时已经来不及刹车,那狗也没有躲,把保险杠都给撞弯了一块儿。撞过之后扎西有念经超度,可能是它缠着不放吧。有点儿悬。

  晚上回到拉萨,去火锅店大吃一通,庆祝平安回来。路上就想好要先来几斤鱼头,再来些羊肉其他的,我们竟然吃了399元,和五号同志每人分了200元,太腐败了。老高和小孙的车费问题,经过一番努力也解决了。

  6.拉萨拜佛感恩:各大寺庙朝拜献哈达,添酥油

  同旅馆一对深圳来的夫妇,也是刚从阿里回来,傍晚我们在亚宾馆对面的布达拉风情餐厅,吃饭喝茶聊天,交流着旅途上的故事。听说我们在回程路上这么多问题,还是平安回来,他们觉得西藏这地方确实有些神秘,应该背后有些神灵在护佑着我们,所以建议到各大寺庙拜佛感恩。

  第二天送走了五号,我便开始转布达拉宫了,转了三圈,跟随着转经的藏民一起,嘴里念着六字真言,心里想着感谢保佑,感觉很好。之后几天,分别又去了哲蚌寺,色拉寺,大昭寺。每次都是在寺院门口买上哈达,一壶酥油,跟随着藏民后边,挨个殿堂学着他们的样子睦头,献哈达,添酥油,放一点钱。

  老高曾三闯大昭寺都被保安给揪出来,而这几天,我没有想逃票,很虔诚的想来朝拜,只是跟着藏民就进去了,心想可能现在已经晒得看起来跟藏民差不多了吧。听五号说,在拉萨寺庙逃票的办法,就是一手拿哈达,一手拿勺子酥油,跟在藏民后面,保准百试百应。也许是吧。

  #24

  7.林芝,昌都地区

  从拉萨到八一,波密,然乌,八宿,邦达到昌都,一路景色很美。八一至波密,排龙沟景色迷人;波密到然乌,一派瑞士风光,大峡谷景色;然乌湖静得像幅画;然乌到八宿,西藏高原风光;八宿到邦达,怒江峡谷,景色象极扎达土林;邦达到昌都,类似四川高山坝子风光,各有千秋。

  那么美丽的风光,却也不能更大地吸引我,一直以为是自己改变了口味,喜欢上阿里的那种苍凉美,后来才明白,其实是因为,生命本来是风景的灵魂,没有故事的旅行是没有灵魂的旅行。

  走到昌都了,明天就要离开西藏进四川了(我的线路是川藏北线出,川藏南线的四川部分,稻城四姑娘山康定一线已经走过了),心中一想起明天就要离开西藏,下次再踏上这片神秘大地不知又要何时,心中百般不愿,毅然决定,我要回拉萨。

  拉萨是高高在上的圣地,呆在拉萨就像在天上,离开拉萨下高原,感觉像是又要跌到凡间,回到现实中。虽然拉萨现在已是逐渐商业化,可相比之下,感觉还是非常不同。

  就这样又从昌都坐了一整天车到波密,从波密回八一,八一又连夜回到拉萨,心中那份喜悦,是狂喜,激动的喜悦,又回到拉萨了,感到那么亲切。远远地望到拉萨的灯光,这才露出了舒心的笑容。肚子一阵咕噜噜的响,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盘算着旅馆前有一个烤羊肉串的,先叫上十块钱的羊肉串,再到旅馆楼下的成都小吃店叫上个青椒肉丝面,回到旅馆放下行李,下楼我就可以吃了,心里美滋滋的,如愿以偿了。

  #25

  8.拉萨的悠闲时光

  在拉萨的日子,是晒着太阳到处闲荡的日子。经常都是睡到快中午,下楼吃点东西,先到大昭寺转三圈,再去书屋看书,买几本喜欢的书。

  每天下午都会找一茶馆,还天天换一不同的,叫上一壶拉萨甜茶,晒着太阳,喝着甜茶,细细的读着书,日子太享受了。累了之后,再出去随意的散散步,约几个路上的旅友,聊聊天,吃吃东西,日子太过好了。

  记得有一条发给朋友的短信:“在书屋里蹭书看,蹭得太久,不好意思,便买了下来。拎着书,就一晃一晃的来到布达拉宫对面的广场公园,找一舒服的地儿,晒着太阳,看着书,吃着小麻花,偶尔抬起头来欣赏一下眼前的布宫,日子太美了。”真把远方的朋友给羡慕死了。确实,这样的日子在现实生活中太难得了,这份轻松的心情。

  #26

  9.离开西藏

  是时候要走了,下午去军航买了一张到成都的机票。收拾准备好行李,明早就要离开。

  一大早,六点多钟,天还未亮,坐上了去机场的车子,看着沿路的山,天空,想着就要离开西藏了,心里面翻腾着,回想着自己第一天进藏时的感觉,一幕一幕,像本书一样,一页页地翻过:那第一眼西藏的天空,那湛蓝清澈没有一丝杂云的蓝天……(完)

  “别忘了你是谁,要骑着马儿上高原”,父亲的意思是:人要高瞻无瞩,应当走出生活里的山谷与阴影,进入一望无际的高原,然后沉浸在那儿的阳光里,让灵魂翱翔,让风吹拂头发,让内心充满伟大的梦想,让生命生活和蜕变的热情恣意奔放。

  ------摘自哈佛大学校长所著一篇文章

  (清风车友会)

  

  

  

  

  

  

  

  

  

  

  

  

  

  

  

晓月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2:38:28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