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旅行游记

西藏游记——阿里门坎

  从拉孜到仲巴

  在日喀则认真考虑过是否进阿里的事。如果说去拉萨、珠峰是心仪多年的话,阿里纳入俺视线只是最近几个月的事。一是对这边的路线路况极不熟悉,二是去了阿里还要折返拉萨想想就有些气馁。西藏在地理位置上已是中国的死角,阿里又是西藏的死角,再好的地方也耐不住走那么长的回头路哦。这些年写阿里的游记渐多,绝大部份都是北线去玩了神山又原路返回的,要不就是走南线或大北线,没看过走新藏线的。余大侠日记写的是从狮泉河到萨嘎,走昆仑山那段没见着。

  昆仑山上的新藏线在老茶的头脑里一直就是走坦克的纯军用线,你一老百姓没事不要去乱闯的禁区。

  有伙牛人去跑了一趟回来,把路线、技术装备要领简单一说,俺豁然开朗,对,就从阿里进新疆,新疆我还从来没去过呢,哈哈,回头路的问题解决了!

  剩下的问题是找个车伴,网上没找到,八朗学、吉日也没找到。

  八月份,外地人,孤车进阿里,西藏的朋友们都说太玄,使不得,怎么都得有个伴。再不就雇个常跑阿里的驾驶员一起去,我觉得何至于此。追上哈罗德倒是个伴,但能碰得上吗?就算碰上了俺的野狼日行千里,他的狂潮日行才六百也不好玩。

  咳嗽发展很迅猛,昨晚在诊所医生要求先挂三天吊瓶,我知道,在西藏得了感冒不好好治会出人命的,但还是只打了一支小针就开溜了。

  珠峰一趟,又是迷路又是坏了电瓶,俺们还有多少劫难呢?

  进不进阿里,这是一个问题。

  不去,折返回拉萨城,海拔只有3600米,治病打针玩几天后,再去纳木湖,然后顺着铺满柏油的青藏公路紧跑两天就算回到内地了。滇、川、青藏线你都走完了,该满足了。

  去,那就所有问题自已扛!

  我与阿鹏对视,都没有放弃的意思。

  盼盼犹豫,她一开始就没有去阿里的计划,女生都是冲着拉萨来西藏的,盼盼来西藏的目标更特别一点,她准备一边在布达拉宫广场溜达一边打手机给所有朋友,特别是那些曾用同样方法气过盼盼小姐的人,哼哼哼哼哼。就在不到一个月前,盼盼小姐深夜打电话给俺气急败坏地质问我们到底走不走,说着说着就哭了,我说什么事呢,原来是受了如此刺激。后来一同走过滇川藏,又一同到了珠峰,现在她当然最希望我们走青藏线回去。做为班主任,她有五十多个学生马上要开学,一边是阿里,一边是天职,美女非常犹豫。

  老茶以为师道之所以尊严,就在一个“信”字。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无信何立?掼出一通大道理不容她再有犹豫。其实这丫头心里好想再在拉萨赖几天,正好就坡下驴。

  分手时嘻嘻哈哈又怅然若失。

  走吧,孤车俺们也要进阿里,没这点精神还来走什么江湖!如果不是路途条件极恶劣需要彼此照应,俺更喜欢独旅天下。

  从日喀则再返拉孜已经下午五点了,相当于内地的三点左右。用路边餐馆里的电话通知家里,进阿里啦至少有十天联系不上别着急更别报警。

  拉孜县城很小,就是夹着公路的几排房子,特产是藏刀,属管制刀具,但是个店都卖。又买了一只油桶,加上原来的六只桶,35x7=245升,车上主副油箱都加满是140升,带385升油走阿里应该没问题了。

  今晚准备走哪算哪,从地图看萨嘎以前还不是无人区。

  拉孜是新藏线的终点,从新疆叶城到这里公路里程2300公里(按走南线计)。出拉孜县城在检查站分道,318线(中尼公路)左转去定日、珠峰、樟木。219线(新藏公路)直行从拉孜大桥过雅鲁藏布江去昂仁、阿里,柏油路从此中断。

  到昂仁路都算好走,县城还得岔进去一段。在路口加油站把全部油桶卸下来加油,这里只有90号油,设施粗犷简陋,加油枪、流量计全无,一根大管子从土坯屋里塞出来,先放到一桶里计量后再加到车上,我们加的都是35升的标准桶,好计量。

  原计划是到萨嘎再把油桶加满备齐,不放心把宝全押在萨嘎,就提前在昂仁加了。

  加满油的桶不敢再装在车顶行李架,全部直立装进了后舱,昂仁出去十公里不到,全车弥漫着呛人的汽油味,一检查七个桶里有三只在渗油,好危险,幸好我俩都不抽烟。

  找了个路边小饭馆停下来补漏,歇脚的司机说用稀肥皂或“哥俩好”试试,刚巧车上带有“哥俩好”强力胶水,调好后没合适工具就直接用手去糊,弄得一双黑手几天都洗不干净,觉得当了次西藏农奴。

  补过的油桶还在微渗,为透气只好一直不关车窗,第二天漏桶的油都加进了油箱。教训:买油桶时要装油试一试。

  饭馆老板说前面二十公里处翻了辆大货车,让我们带点东西给出事的司机,几盒热饭菜、一暖壶水,一条烟。翻车不算严重,典型的过弯道时重心过高而侧倾翻覆,车子横在路心,装货的纸箱和袋子堆了一路。周边地势较开阔,我们的车还能从路基下绕过。司机收到东西时表情平淡,在这条人迹罕有的路上人们的互相帮助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

  傍晚,近乎透明的阴蓝色天幕,衬着远近山峦,显得非常诡谲,这也是世界屋脊特有的景色。

  路边一小屋边停有三辆丰田62和一辆东风卡车,刚出拉孜时我们超越过这支车队,在昂仁加油时被反超,这是去阿里的旅游团队,东风卡是专门拉给养和油料的,他们天一黑就歇下了,劝我们也不要赶夜路,店小人多,觉得路好走我们就没歇下,继续赶路。

  天完全黑了,跟着一辆邮车走了几十里后它停下不走了,前面是一条约有七十米宽的河,水流不急,看不出这河水深浅和新鲜车辙印。上游的河面较宽,间或露出浅滩沙洲,借着月光我自以为是地瞄了一条浅滩较多的路线,朝着上游方向一头扎入河里,斜刺里在浅滩沙洲间走了几百米,总有一条泛着鳞光的深流横在前面,一点不见变浅,车子停在河心沙洲定睛一看,发现即使侥幸涉过了深流,岸沿全是没有滩地的陡坎,车子根本没法登陆。

  正发楞间,下游传来马达轰鸣,远远看着两部大车一前一后过了河,那部邮车原来是在等后来的伙伴一起过河。盯着渐渐模糊的车尾灯,有些傻了,下河时根本没想还要折回去,没记路,一轰油门踉踉跄跄就冲过来了,现在还能原路找回去?

  让阿鹏套上长水靴下车打灯探路,小心跟着他一点点摸回公路。

  心里寻摸着刚才那两辆车走的路线,嘴里念叨着“彼能往,我亦能往也”硬着头皮直冲过了河心,再沿着新鲜的车辙印爬上了对岸。之后如法炮制又过了几条小河。

  看来“渡口总在河流的较窄处”和“两点之间直线最近”是普遍真理。

  晚10点半抵小镇桑桑,在镇外碰到的第一家藏式旅店住下,20元一铺。

  进镇找晚饭吃的,发现镇里食宿服务点较多。桑桑属昂仁县,一条向北的干道串连起昂仁县北部的达若、措迈、贡久布乡,本身又是219线拉孜到萨嘎间一个重要的食宿点。

  初次驱车进阿里,需要认真读资料做“功课”。行前拉孜到萨嘎这一段除了公路图,文字资料一概没有细查找,在拉孜听饭馆老板说起从萨嘎过来的车走了五天时也没在意,总觉得险不过滇藏川藏线吧。当时一门心思是如何应付萨嘎以后“无人区”可能的迷路断粮的凶险。

  从桑桑开始的14道班到17道班的几十公里的峡谷道路最为凶险,塌方滑坡等地质灾害频繁,每年8月,河流涨水、雨水浸泡将这段道路弄得支离破碎,车辆挣扎泥淖河流中,进退两难。有经验的跑长途司机在8月出车时,要带上尽可能多的吃穿用品。

  “除了老婆不带,什么家当都得带上”,如此经典的名言竟然就出自这段路。它是险不过滇藏川藏,但难和烂绝对是出了名。

  次晨出桑桑镇不远,碰上这么一幕。

  清晨的桑桑河渡口,涨了水的河面近两百米宽,河边停了一溜当地货车,几个司机袖手站在河边,就等着看哪个大侠先过了,好随后跟进。

  一个穿藏袍的少年登上我的车踏板,“10块钱,我,带你过去”。看看冰寒蓼峭的河面,开价倒也公道。

  我仔细看着他歪戴鸭舌帽下那张稚气未尽的脸,“你敢保证?”

  “敢”。

  “怎么保证?”

  “过不了,不收钱。”

  “陷河里怎么办?”

  “……”,他显然不适应汉人的复杂思维。

  同样的话,男孩肯定跟那几台东风康明斯上的牛仔们也来过。他们此时正围在我车旁,大声议论着4500的超凡动力和越野性能,我探出头看看他们,迎来牛仔们一片热切又暧昧的眼光,分明在说:哥们,你这么好的车,先过吧,全亏你啦。

  我KAO!

  冒险犯难的勇气我有,但今天真不敢做这个试验品。一个最简单的事实,这些大东风都守在河边不敢妄动,凭经验论车型都轮不着我犯楞去打头阵,若让这孩子带到河中央淹熄了火那就玩瞎了,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谁捞咱们?

  敢问哪位牛仔出门带100米的牵引绳的?反正我只带了10米。

  后来的解决方案是大家凑钱,请围观的藏民站到河水里当路标,条件谈完付钱,河两岸20多个藏民们纷纷趟水下河,约10米站一个人,这事他们做起来很默契,看来是有所准备。我缓缓从他们身边驶过,其它车也依次过了河。少年所言不虚,河水最深处只淹没了轮子,我有些后悔。

  少年也做了“路标”,但他能分到的那份钱有限。给他拍了照片,一个神气活现的藏族少年。他懂得怎么把桑桑河涨水价值最大化,可惜他碰上的是一伙没胆色的冒牌西部牛仔,边上还有一群虎视耽耽的同族竞争对手,有限的利润给摊薄了。

  翻过4926m的切拉山口,公路下到多雄藏布峡谷,所幸没遇到太烂的路,过了17道班进入草原地带,路就好走多了,平且直。沙土路时好时坏,有的路段车速居然能开到90码。也有看似小沟却暗伏杀机的,在涉过一处被洪水冲毁的公路时,刚一入水,车头就猛然下沉,河水一下淹过引擎盖,漫进车窗,顾不上衣湿,把紧方向猛轰油门,挂着四驱的“野狼”拖泥带水猛窜上对岸。这类经历在阿里地区碰到不少,渐渐有了操作经验,但每次过后还是一身冷汗。

  总的说这一段没遇到大麻烦,丰田4500似乎就是为对付这样的烂路而造的,底盘扎实、马力强劲,挂上四驱过烂泥淖只要把稳方向避开大坑,动力根本不用操心,就象在开坦克。

  沿途景色非常不错,旱獭野兔在路边出没,走几十公里没有人烟村落,朝阳下蓝天白云衬着雪山、牧场水草丰茂,一头奶牛徜徉其中,那光影效果活象一幅乡村油画。

  我在想,因各种原因去不了阿里的驴,能到这里看看也不冤,从拉孜岔进来住返有两三天时间足矣。这一段的景色与我们从盐井进藏一路经历的前后藏景色迥然有别,与阿里风光也大不相同。

  过22道班不远,一空空荡荡的路口处立着块半米见方的简陋水泥牌,油漆斑驳画一直角座标,横轴箭头“狮泉河966km”,纵轴箭头“萨嘎37km”,状同涂鸦。这就是有名的阿里南北线分岔口,北线右转迢遥飘向北方地平线后的雪岭,经措勤、改则、革吉到狮泉河;南线继续西行与雅鲁藏布江相会在萨嘎,从喜玛拉雅和岗底斯山脉之间溯江而上,经普兰的神山圣湖再到狮泉河。

  拉萨到狮泉河的长途客货车一般都走北线,食宿点较多。旅行者偏爱走南线,或从北线去南线回。我们此行不再回头,当然走南线。

  严格意义上的新藏公路219国道是标注在南线。

  中午2点到达萨嘎边防检查站,过关卡见路边停一辆白色丰田,跟开车的一搭话也是去阿里进新疆,也是俩人,正在补办边境通行证,匆匆约好今晚在仲巴再见。

  进萨嘎县城(加加镇),一眼看到贴满“向西部人民致敬”标语的白色2020,大掀引擎盖停在路边修车店,这是那个“狂潮做马,康柏做矛”大侠哈罗德的座骑,后座拆了加装了一个大东风油箱。可车店里外找不到人,老板说到街上去找找,我把车紧靠他车后,上街兜了一圈不见他踪影,有些纳闷,加加镇就两条小街,一个外地旅行者在此应该是很扎眼的,不夸张说,站在丁字路口瞄五分钟,保证一抓一个准。

  在街上唯一的兰州拉馆吃面条,刚坐下,哈罗德就摸进来了,说刚睡了一会就听到有人满街找他,又见到我们的车,就寻来了。从珠峰遮古拉山口一别三天,此时此地就象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高兴。他从拉孜过来走了整整两天,艰难跋涉,车都快挣散架了,好在2020结构不复杂,修修焊焊,这里修车店还能对付着让它动起来。

  这么烂的路2020能走下来也真难为他了。

  吃完面条,已快四点了,一起去加油,县加油站在镇西边山坡上,比昂仁的加油站更显破落荒凉,要命的是今天周日,门上挂锁四处找不着加油工,返进镇问当地人,说可能在哪打麻将呢。问加油工名字,一藏族少妇告知:“阿巴”,老茶跟着一发音听起来就成了“哈巴”,她很认真纠正了我几次,直到我用“阿里巴巴”校准了发音,大家一起开心大笑,她也捂着嘴笑。

  小镇“麻”风很盛,店铺中、临街住家窗口都见到一圈圈麻精在忘我奋战,我们三人分头找了一个小时没找到“阿巴”,心想这两三百人的小镇,加油工也算得个“名人”了,他多半是有意躲着不愿这单生意搅了他的“麻”兴。

  俺的车上大约还有300升油,加不加都可以开到狮泉河,而哈罗德把宝全押在“萨嘎是进阿里前最后一个有效补给点”,220升的东风油箱完全空着,不加油他肯定走不了。说起来他的BJ2020的高原油耗直追咱4500,百公里达27、8升,堪称“狂潮”。

  当记者的就是灵活,哈罗德先奔兵站找浙江老乡套磁,说搞不好能加到不要钱的油,一会失望而归,要找的人没当班。不甘心又想去找“县领导”要走上层路线。哈罗德西部万里独行,狂潮做马,康柏做矛(笔),横行桂黔川滇藏,边赶路边写稿,遇有电话的地方就上网发稿,出发前十几天在新浪驴坛最后看他的稿子时他刚到川藏线上的左贡,后来一遇珠峰,二遇萨嘎,再看到他的网文《飘下新藏线》时,我已回到昆明,过着精致的日子,而他还在北疆游荡,在网上发稿,时间很宽裕,哪象我们跑拉力。

  看着他兴冲冲奔政府宿舍而去,心里总觉得明天一上班一切都会正常,要找的人也都能找到。好运,哈罗德!

  唉,都是麻将惹的祸。

  白色沙漠王走了两个多小时了,忙匆匆赶路,希望今晚能履约再会仲巴。

  天将黑,到仲巴老城,路边十室九空,黑呼呼的。唯一的藏式旅店没电,政府、部队若干年前都迁往北边几十公里外的新城,这里颓废成了遗址,一派西部影片的荒凉肃杀气氛。

  据说在严重的沙化侵蚀下,现在的仲巴新城也悬了,人们正酝酿着再次搬迁。

  入夜,阿鹏开车过河,一头扎进河边泥潭不能自拔,只好卸下车上所有重物待援。大约半小时后幸得一辆路过的4500的救助,把“野狼”倒拽出泥潭。他们是拉萨公路局的,赶阿里参加五十年大庆。

  晚11点半至新仲巴,在县政府招待所与吉林哥们老新会合。他的车是丰田新款4700型,只带个驾驶员,理想的同行者。这就是网上找了两个月,八朗学贴三天帖子也没找到的同类,居然在阿里的门坎边碰上了,冥冥中的安排。

  招待所没房间了,老新让驾驶员跟他住,腾出一间让我俩。12点全镇准时停电,摸黑冲方便面。没电是个比较麻烦的事,主要是数码相机每天都要充电。(西藏旅游网)

公主01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2:38:36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