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旅行游记

仨老头骑摩托车游青海西藏云南纪事(续二)


8月1日         星期一 晴
 夜里拉肚子,跑了四次厕所,赶忙找出几粒黄连素、氟哌酸吃下去。
赛马场在当雄县西南方向,大街上有路标指引。其实根本不需要路标,因为从天刚刚亮开始就有各种交通工具和数不清的人流像潮水一般向赛马场方向流去,你只要混迹其中依次而行就是了。

和郭勒木德那个弄得人灰头土脸的戈壁滩不同,当雄赛马场是一个非常正式的、永久性的、依我看完全可以举办大型比赛的场地,这个直径一公里多的大圆盘,周围用一人高的水泥桩和钢管栅栏围起来,

沿栅栏里侧筑有40米宽的赛马跑道,再往里是大片的草地,圆盘的中央是一座高大的藏式香塔,此刻一缕轻烟正从香塔里升起飘向蓝色的天空。主席台坐西朝东,和内地城市运动会上的主席台一样高大宽阔,上面拉一条用藏汉两种文字书写的横幅:“当雄县当吉仁赛马节暨物资交流大会”,没弄清“当吉仁”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赛场四周按功能不同划分成运动员休息区、商贸区、饮食区和娱乐区,
运动员休息区由挂着胸牌的工作人员看守,没有证件不能进入。经营布匹鞋帽、首饰银器、饮料饭食的商店按统一要求把门前打扫干净,电缆电线挖沟埋入地下,看起来整齐划一,远远望去整个会场就是一座硕大的帐篷城。

藏族汉子们头戴礼帽、足蹬长靴、佩刀挂剑、气宇轩昂,一副贵族气派,

姑娘们穿金戴银,珠光宝气,雍容富贵,极尽奢华,


就连马儿们也披红挂绿、毛色鲜亮,摇头摆尾,招摇过市。以前牧民的生活居无定所,逐水草而行,所蓄财产都打制成金银首饰或兑换珍珠宝石,每逢盛大节日便一齐披挂上身,据说那一套行头少说都价值几万元。

从会上得知,今天早上是开幕式,下午商贸洽谈,明天歌舞表演,我们最想观看的马术和藏式拔河被安排在第三天以后。老王又不想等了,催我们上路。

来西藏旅游,尤其是自助游,除了要忍受高原反应的痛苦以外,在饮食方面也不能过分挑剔,无论是撒拉族回族餐馆还是汉族餐馆,卫生条件都比较差,肉和饭虽然经过高压锅蒸煮,不是不烂就是粘糊糊的,牛肉多少还有点腥味。面食主要是像一分硬币大小的揪面片,先在高压锅里压几分钟,减压放气后捞出来倒进牛肉汤里烩一下,端上来就像稠稀饭似的一大碗,用筷子很难吃到嘴里,得向老板要一个勺,除此以外就是挂面,在内地没听说饭馆卖的是挂面,在这里可是真的。
羊八井是当雄县的一个镇,因地热资源丰富而广为人知。在地热发电厂旁边有一个温泉度假村,用铁皮瓦搭建的一排简易房,大池每人40元,豪华单间160元以上,收费很贵,据说豪华间还供不应求,都是些坐八缸丰田越野车的来这里消费。这一带有许多清亮的小河,河面上热气腾腾,水都很烫,当地藏民在这里洗衣服,我们找到上游一处有沙底的河边,拿出毛巾肥皂洗刷一番,露天的,不收钱。
羊八井到拉萨78公里,公路很好,两侧有连绵不断的白杨树,林荫道,人口集中的村庄,大片的青稞地,蔬菜大棚,农民肩扛锄头赶着黄牛在田里耕作。
过堆龙德庆快要到达拉萨时,身后传来响亮的喇叭声,我急忙靠右行驶给来车让出足够的超车宽度,但那车并不加速超过去,还在按喇叭,从倒车镜里看是一辆白色依维克,当那车和我齐平时我看见人们挤在窗口向我挥手,用纯正的西安话高呼:“西安人,加油!”掌声一片。依维克的车牌号是陕A20882 ,我的摩托车牌是陕AK9915,在遥远的西藏,一个和自己同住一座城市的老头以这种方式旅游,又以这种方式相遇,可能是一件有趣而难忘的事。
扎西达杰是大昭寺旁边一家主要以背包客为服务对象的藏式旅馆,按拉萨的消费水平价格还不算贵,每人35到80元不等,有公共浴室,摩托车到晚上可以推进大厅里。大厅左侧摆着两排卡垫和绘有吉祥图案的藏桌,右侧墙上有块大黑板,上面贴满纸条,有英文的、日文的、汉文的,内容大多是“去日喀则有中巴,尚有4座位,有意者找302 张XX联系”,“王XX我已经到拉萨3天了住XX旅馆,赵XX”等等。
洗完澡,又把换下的内衣鞋袜全洗了,拿出路上拖车用的大绳在房子里挂满衣服。
在大昭寺广场边一家四川饭馆要了几个菜,一瓶白酒,辛苦了15天,终于坐在大昭寺这里喝酒,感时抚事,思绪万千,不知不觉一瓶白酒干了。昏暗的大昭寺门前仍然挤满了磕长头的人,“哗”的一声趴下去,直挺挺地伏在地上,鼻子脸贴着地面,“嗖”的一声又站起来,再下去,再起来,周而复始,在一片黑暗中此起彼伏,起来,下去,下去,起来。现在已是夜里11点了,内地的人们该是上床睡觉的时间,而这里的人们却在为心中的神不知疲倦。
今天从当雄到拉萨行驶197公里,住扎西达杰旅馆,每人35元。
8月2日        星期二 晴

大昭寺位于拉萨老城的中心,是西藏现存最悠久的吐蕃时期建筑,规模庞大,金碧辉煌。藏传佛教信徒认为拉萨是世界的中心,而大昭寺就是中心的中心,因而也成为众多朝圣者最终的向往,西藏地区的很多重大佛事活动如确定转世灵童的“金瓶掣签”就在这里进行。据说“大昭”两个字与十五世纪宗喀巴主持进行的“传昭大法会”有关。

大昭寺门前有一块沾满油渍的石碑,这就是有名的“甥舅会盟碑”,前后用藏汉两种文字记录着公元823年签订的唐蕃会盟书,这是西藏和中央政权和平结盟的史证。

此时大昭寺门外磕头朝拜的人比晚上更多,从大门口向两侧围墙下延伸过去,注意看后发现所有跪拜的人在膝盖位置用一根绳子把双腿捆在一起,我向旁边一位藏族妇女低声提问,她附耳轻声说:“下跪时双腿会不自觉地分开,这样很不符合礼仪要求,把双腿捆在一起是为了动作规范。”天哪,怎么会是这样!

大昭寺门外有一座半地下室建筑,沿着木梯下去,里面光线昏暗,强烈的酥油味扑面而来,一排排木制条桌上摆放着密密麻麻的银制酥油供灯,豆大的火苗在微风中摇曳,成千上万盏灯一起燃烧,这里就成了桑拿室。透过昏暗的光线看见墙角堆放着大桶大桶的酥油,高温使酥油熔化,脚底下滑腻腻的,走路时粘鞋带响。不停有人用小勺向灯里添油,油满了就溢出来流到木架上,木架下面象溶洞里的钟乳石一样挂着无数条白色酥油柱。从地下室出来,张开大嘴呼吸,顿时清醒了许多。

围绕大昭寺的环形街,包括相邻的那一大片旧式的、具有浓郁藏族生活气息的街区就是有名的八角街。八角街的历史比大昭寺还早,旧时的八角街里既有噶厦政府、法院、监狱,又有商店、摊铺和各式手工作坊。这里居住着官员、贵族、僧人、学者,也住着木匠、银匠、裁缝、画匠等手工艺人和平民,这些人在多得数不清的小窝棚、小帐篷下,或者在一间挨一间向里伸展进去的小土屋里进行着各式各样、丰富多彩的交易。如今在八角街能买到藏族老百姓日常生活中所需的一切物品,像卡垫、氆氇、围裙、木碗、银器、腰刀、马具、鼻烟、唐卡、刺绣,甚至连青年人都没有见过的火镰,这里都能买到。有人说八角街是藏族人民生活的缩影,是民族文化的百科全书,一点都不过分。难怪有一位社会学家说:在拉萨,如果只允许我参观考察一个地方,我选八角街,而不是布达拉宫。

每天早晨和傍晚,信奉藏传佛教的男女老少,不管是干部还是群众,不分富人穷人,不分文化程度,只要那个特定的时间一到,便从四面八方涌进八角街,按顺时针方向,手摇转经轮,口念啊嘛哞,转了一圈又一圈,风雨无阻,从不间断。沿八角街有许多香塔,不断有虔诚的老妈妈往里添加香草,然后洒青稞、洒水,白色的烟雾便从里面飘出来,弥漫在整个八角街上。

从大昭寺向北到北京路,拐弯向西过朵森格路口,娘热路口,远远就看见布达拉宫的金顶。布达拉宫的雄伟壮观在电视、画片上早已知晓,但当你真的来到它的跟前,面对如此高高在上又庞大无比的建筑时,每个人的心灵都会为之震撼,它雄踞在红山之上傲视万物,不怒自威, 你必须仰视它,敬畏它,在它面前任何人都感到自己是那么渺小和微不足道。

要想参观布达拉宫还要颇费一番周折。出于保护的原因,布达拉宫限制参观人数,包括团体和散客每天只卖一千张票。老宋和我中午12点就到售票处排队,下午5点才开始发放第二天的参观许可证,注意,这不是票,只是准许买票的证明。没干过这事的人很难体会到,12点到5点在拉萨正是紫外线最强,阳光最刺眼的5个小时,站在那囚笼似的铁栅栏里既不能走动又不敢喝水(怕尿)硬撑5个小时是什么滋味,一路上大雨不断,怎么这会儿连点小雨也没有呢!当然,你要是肯花钱,在100元票价基础上再加60元,这里有许多票贩子就会替你办妥一切,你也就免遭这份罪了。熬到下午5点半终于领到了许可证,仔细看,上面对每个参观者都有不同的规定,我们是早8点购票,8点半到10点参观,填写了身份证号码,不得转让。
回到旅馆已是精疲力尽,一口气把一升半的水壶喝得底朝天。
晚饭后又到大昭寺门口看了看,还是黑压压一片,起来,下去,下去,起来……。
8月3日       星期三 晴

早上八点准时赶到布达拉宫,沿着漫长的坡道一步步缓慢地走上去,半小时后来到一个叫欢乐广场的地方,藏语叫德阳夏,德阳夏西侧有三排并列的木质扶梯,中间的扶梯是专供达赖喇嘛使用的,现在用一条黄丝带拦住禁止通行,游人只能从左侧的扶梯上去,攀上陡峭狭窄的木梯就进入了白宫。白宫南墙上有五世达赖喇嘛修建布达拉宫时留下的手印,当时达赖年事已高,一切事务都委托给一个叫弟巴的大臣掌管,为了树立弟巴的威望,达赖按下手印以令众人服从,保证了工程的进展。东大殿是达赖喇嘛处理政务的地方,历代达赖喇嘛的坐床大典就在这里举行。登上白宫的顶层就到了日光殿,达赖喇嘛的寝宫就在这里。

一个白白胖胖呆头呆脑的广东人突然问讲解员:“达赖是什么东西?”讲解员看了他一眼,不加思索地说:“达赖不是个东西,……。”语音刚落,引来参观者的一片大笑,讲解员自己也笑得直不起腰来。
白宫的西面是红宫,红宫的灵塔殿供奉着八位历代达赖喇嘛的灵塔,其中以五世达赖的灵塔最为高大豪华,塔高14.9米,所用黄金11万两,各种宝石2万多颗,藏族群众把这座灵塔称作“赞木耶夏”,意思是“价值超过半

个世界”。在红宫的三楼有布达拉宫最早的建筑——法王洞,传说是松赞干布修行的地方,面积只有30平方,洞壁被烟熏得乌黑发亮。中间有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尼泊尔尺尊公主的彩色塑像,在洞的右侧角落里有一尊藏族妇女抱着孩子的塑像,那是松赞干布的藏族夫人和他们唯一的孩子。
布达拉宫里收藏着大量的稀世珍宝,包括珍珠佛塔、立体坛城、佛经善本、金银宝石……以致讲解员自豪地说:“ 布达拉宫里最不值钱的就是黄金”。
在布达拉宫参观,不停地上下、左拐右转,分不清东南西北,跟着讲解员穿过一个个狭窄的走廊、昏暗的经堂,脚下的地板吱吱作响,很多房子中间已经深深下陷,地面像锅底,若不及时维修我担心它早晚要塌下去。

今天在布达拉宫有一个意外的收获。藏族人的寺庙、住房是平顶的,用泥土铺成,为了保证不漏雨,要经过反复夯打,藏语叫打“阿嘎”,所用工具极为简单:一块扁平的石头,中间钻一个小孔,插一根长而柔软的细杆,一群青年男女边唱边舞边劳动,活泼而生动。很早时看过一本介绍西藏风情的书,其中就有一段对打阿嘎的描写,不知为什么,打阿嘎的情景在我心里多年都不曾忘却。今天在布达拉宫参观时,听到外面有一群姑娘在唱歌,好奇心促使我顺着声音寻找,绕过一个房角往上看,正是一群青年人打阿嘎。布达拉宫维修中全都采用传统工艺,打阿嘎也就被搬到布达拉宫的房顶上。大约30多名青年人按男女分成两组,一前一后各成小方队,女队唱着一首愉快的歌,随着节拍,有节奏地挪动脚步、摆动双臂、捶打地面,一曲将尽,刚才还在休息的男队立即接上来,歌声不断,舞蹈不止,劳动不停,周而复始,轻松愉快,美妙动听。我为勤劳的西藏人民把歌曲、舞蹈、劳动结合得如此和谐而感动不已。
导游准时把我们带出布达拉宫,时间正好10点钟。中午阳光强烈,我们躲在旅馆睡了一觉,起床后到小昭寺去了一趟,小昭寺的规模要小一些,票价也便宜,20元,佛堂里供奉着文成公主从长安带来的释迦牟尼八岁等身赤金像,小昭寺是学习佛经颇有成就的喇嘛进一步深造的地方。

8月4日        星期四 晴
每年到拉萨旅游的人有几十万,可有幸看到一年一次晒大佛的人寥寥无几,所以有人在网上写文章说:俗人到西藏去是要有缘份的,因为那是在海拔平均四千米的地方,要冒一定的风险,而到了西藏要看到晒大佛则更要有缘份,因为晒佛的日子从不会在报纸上电视上登广告做公示,这事已经进行了千百年,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就不会知道,尽管那一天他就在拉萨,在西藏人看来这就好比太阳到时候自然会升起来的事一样,没有必要去告诉别人。
我不敢说自己是有缘的人,但我肯定是个幸运的人,今年的8月4日是雪顿节的第一天,哲蚌寺要举行盛大的晒佛活动。
早上5点钟,我们从床上爬起来走进漆黑的大街,从北京中路那边传来清晰的吆喝声,“结布!结布!”这是开往哲蚌寺的汽车在招揽客人,汽车沿着空旷的大街向前驶去,沿途不停有人上车,车箱里很快就挤得水泄不通,越往前走汽车越多,都在争先恐后驶向同一个方向,最后停在一个十字路口附近挤得动弹不得,下车后在一片昏暗中溶入了上山的人流。
我不知道现在所处的位置,也不知道哲蚌寺在哪个方向,还有多远,只知道我周围有很多人,大家拥挤着走出一个村子,路越走越陡,开始上山了,脚步变得沉重起来,不断地大口呼吸。大约半小时以后,我们已经升高了许多,这时天也渐渐亮起来,回头看看刚才走过的路,有无数多的人正跟在后面往上爬。不断有人在路边燃烧香草和柏枝,升起一团团的白烟,夹杂着脚下扬起的灰尘和一路上驱赶不掉的酥油味,呛得人不停咳嗽。再往上走,哲蚌寺已经在晨曦中现出轮廓,这时可以看清身边除了虔诚的藏族人以外,有汉族人、外国人,有在妈妈怀抱中酣睡的婴儿,有依杖而行的老人。前面要经过一个小门和狭窄的巷道,人群更加拥挤,披着红色袈裟的喇嘛盘腿坐在路边,不时有人在他的面前投下钱币。

晒佛是在哲蚌寺西面一个朝东的山坡上进行,要过去还要翻过一条流水的深沟,那边的人更加拥挤,已经看不到露在外面可以立足的地方。沟这边的山路上也站满了人,警察在大声催促:“不要停、往前走”,我们在路边不易攀登的高处找到一个便于观察对面山坡的地方,你推我拉地爬上去,还没来得及把自己弄稳当,对面山坡上就传来低沉的法号声,一刹间,行走的人们全都停下来,跷起脚尖伸长脖子努力寻找那声音的来源,扩音器里响起喇嘛的诵经声,那声音不像是正常人说话时从口腔里发出来的,而是从喉咙深处滚出来非常沉重的咕噜声,就像从地下深处传来的低频波一样,和急促的法号声一起,使人感到神秘和恐怖。对面山坡上,一队裹着红色袈裟的喇嘛肩扛沉重的长卷在人群中穿行,走到正中那片场地上方,随着一幅长幡摆动,仿佛一声号令,那长卷便沿着山坡迅速滚下来,一副五彩斑斓硕大无比的释迦牟尼彩色丝绸像呈现在人们面前,顿时一片光辉灿烂。先是短暂沉默,许多人都张大嘴巴不知所措地望着它,突然整个山谷沸腾起来,欢呼声、赞美声响彻天空、震耳欲聋,对面山坡上的人们一齐涌到佛像四周,朝上面献哈达,抛洒鲜花、钱币,这些东西很快在周围堆成小山,不少人挤到前面伏身跪倒用头用脸用手抚摸着佛像,然后又被身后不断涌上来的人们挤到后面去。这边山坡上、路上的人们,有的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旁若无人;有的双手合什,低头闭目,嘴唇不停抖动;还有的长跪不起,不断用力将前额撞向地面,泪流满面,不能自己……望着这些如痴如醉的人们,无论你是有神论者或无神论者,此刻都会被感动和震撼。
这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阳光洒满山谷,更多的人还在往山上涌动,我们必须逆流而下,在一个小门的前面,上山和下山的人们相持不下动弹不得,有警察过来把我们引过哲蚌寺从另外一条路下去。有许多携家带口的藏族人席地而坐,喝着一路带来装在暖水瓶里的酥油茶,看着孩子在草地上嘻戏,全家人沐浴在阳光之中。
下山后找到来时乘坐的301路中巴车,费了很大劲才挤上去,按在内地的常识,只要上了301路车,肯定会把你带回到来时上车的地方,谁知这辆车没有按原路返回,而是把我们拉到色拉寺。下车后问一位警察,警察不以为然地说:“今天是雪顿节,知道吗”!还是不明白。

色拉寺也在晒佛,也是万人涌动,摩肩接踵,法号震天,香烟缭绕。这一天似乎全拉萨的人都泡在寺庙里,从一座寺庙转到另一座寺庙,像赶场一样,不知疲倦,热情不减。突然想起刚才警察说的话,这才有所领悟。
从色拉寺回旅馆,再也不敢坐公交车,只好打的回去,好在拉萨的出租车只要不出城,10元包干,还是合算的。
西藏地区的冬春两季非常寒冷,僧侣门都在寺庙里诵经念佛,到夏天来临后才纷纷结队走出寺院,享受由世俗百姓施舍的酸奶佳宴,并尽情玩乐。在藏语里“雪”是酸奶子的意思,“顿”有宴会和饮食的意思,“雪顿节”就是吃酸奶子的节日。到十七世纪中叶,五世达赖为雪顿节增添了演藏戏的内容,届时在布达拉宫的欢乐广场上锣鼓震天,人们戴着面具载歌载舞表演藏戏,达赖和众官员则在白宫的日光殿居高临下欣赏歌舞,并允许老百姓一同观看,渐渐地藏戏表演流入民间并成为雪顿节的主要内容,雪顿节因此又被称为“藏戏节”。拉萨哲蚌寺在这一天要把收藏一年的巨大佛像抬出来晒晒太阳,驱潮防虫,引起万人空巷,竞相瞻仰,成为藏传佛教格鲁派的一大盛事,雪顿节又被称为“晒佛节”。
雪顿节、酸奶子节、藏戏节、晒佛节,就是一个节日,时间在藏历7月1日到7月5日,历时五天。藏历和阳历出入较大,相当于阳历7月下旬或8月上中旬,今年就在阳历8月4日,不好把握。内地的人们如果想在西藏体验雪顿节的快乐,建议参考汉族地区的阴历来掌握时间,藏历和阴历倒比较接近,今年的藏历7月1日是阴历的6月30日,只差一天的时间,作计划时提前几天就有把握赶上雪顿节。

君山石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2:40:00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