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旅行游记

仨老头骑摩托车游青海西藏云南纪事(续一)


7月28日       星期四 晴间雨
可能是心里紧张,昨夜没有睡好,早上5点起床,在街上吃早餐,加油,驶出格尔木南郊收费站时天才麻麻亮。
在纳赤台又遇到李明天,当时正弯腰弓背用力上坡,我们在格尔木玩了几天他已经骑到前面来了。我说这一路上坡太累不如挂根绳子拉你一把,小伙子憨厚老实,听罢极力摇头说:“这不等于是煽我的脸吗”,好像是我们帮人作弊似的,大家一起笑起来。小伙子只让我们到前面遇到他的同伴后把情况告诉同伴就行了,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大家就分手了。
一路全是上坡,经过西王母庙、昆仑神泉,
到达昆仑山口


看见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石碑时海拔高度已经是4767米。

在这里遇到一群陕西籍小战士在拉练,小老乡看见老老乡如此豪迈,自然格外亲热,大家挤成一团合影留念,想给小老乡抽根烟,可打火机不争气,一连十几下都打不出火苗来,这时才知道内地的打火机到了这里都不能用。

不冻泉野生动物保护区管理站门口站着一个“又黑又瘦梳一根马尾辫”的青年人,按李明天说的特征上前一问,果然是他的同伴。两个人都是学生没有手机,一起结伴骑车旅游,可有一星期没有见过面,李明天赶到不冻泉起码还要一天多时间。
到达可可西里保护区管理站时正赶上他们向国家奥组委申请将藏羚羊作为奥运吉祥物的征集签名活动,长桌上铺着巨大的红绸布,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名字,其中还有不少外国人,我们认真地写上名字,算是对藏羚羊的一点爱心吧。

青藏公路上的车多吨位大,由于空气稀薄燃烧不充分,个个都冒黑烟。在五道梁吃过午饭刚驶出不远,一辆卡车拖着浓浓的黑烟迎面驶过来,就在擦身而过黑烟刚散的瞬间,一个七八米长的大坑出现在摩托车轮下,一切都晚了, 只觉得心头一惊,连车带人掉进坑里,车没倒,歪歪斜斜地弹起来还往前冲,又颠了一下,还没倒,竟然从坑底冲上去落在前面的路面上,整个过程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屁股已经被弹起来离开座位,车完全失去控制。两个同伴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赶忙过来询问,这时才感到左腿疼得厉害,此后的半个多月里这条腿走路疼,尤其是上厕所蹲不下去站不起来。
到沱沱河时已经是晚上7点多,找到在总指医院当院长的刘长安,安排我们在病房住下。天已晚,没到街上吃饭,泡了包方便面,吃块饼。病房条件很好,刘院长亲自搬来几瓶氧气,这活儿在内地也是累人的事,看他上气不
接下气的样子,想上去帮一把,腿又疼得不行。

今天是出发以来最累人的一天,高度一直在五千米上下,人缺氧车没劲,早上天不亮出发,很晚才到,拖的时间太长,加上差一点翻车,吓得不轻。
今天从格尔木到沱沱河跑了420公里,晚上住刘院长病房。
7月29日         星期五 晴 大雨
昨晚在沱沱河休息过夜的旅游者不少,宁夏一个队16人,12辆摩托车1辆皮卡,广东20多人一辆大巴,四川一个自行车队13人,早上出发时见许多人在沱沱河大桥上看高原日出。
到雁石坪时开始下雨,尽管把家里带来的防寒衣裤厚皮手套全都披挂上身,仍然冷得打哆嗦。中午在唐古拉兵站对面一家小餐馆吃饭烤火,从宁夏车队得到一条坏消息,有个骑绿色赛车的北京人因为在行驶中使用GPS不慎与汽车相撞,肝脏破裂,送格尔木抢救,恐怕凶多吉少。

唐古拉山口的高度是5231米,是青藏公路全线的最高点,自然而然地成为旅游者驻足留念、显示人生阅历的地方。此刻,这里却被黑云笼罩,一切都浸泡在大雨之中,我们匆匆照了张像就离开了。

离开唐古拉山口,也就离开了青海,进入西藏。
在一一0道班前发生一起车祸,一辆四轴大卡车横着身子把公路挡得严严实实,连摩托车能钻过去的小缝也没留下,两头的汽车排起长队。眼看天色将晚,我们不想再等,把摩托车驶出公路开上路边草地,淌过三条小河就可以绕过去。过河时前面的车熄灭了,老宋喊我推车,我急忙跑过去,可还没走几步,人就喘不上气来,弯下腰,两手在胸前乱抓,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脸憋得通红,我能听见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两侧太阳穴的血管要裂开了,那一刻真能把我憋死。不只是人有高原反应,摩托车对缺氧的反应更为明显,自从昨天上了四千米高度就没有用过五档,稍微上个小坡就要提早换二档,遇到对面超车占道只要一减速就再也冲不起来,要是停了车再起步就更难,任凭怎样轰油门发动机总是“扑突突扑突突”的有气无力,一挂档就熄火,几次在路口起不了步,后面的司机又按喇叭又是嘲笑:“前面的,走啊”,害得我颜面扫地。
车没力气跑不起来,雨下个没完没了全身冰凉湿透,人动不动就喘气,腿疼得走路像只跛鸭,越想越来气,不由地在心里骂“该死的车,该死的天,该死的路”,骂完一想不对,我还得靠这辆车,还要在雨里泡,还要在这条路上跑,怨谁呢,都是自己找的。
昨天在日记里写“今天是最累的一天”,和昨天相比,今天才是最累的一天。
晚上七点才赶到新运处在安多的铺架项目部,遇到铁路建设报的两位记者,面对记者采访,只能说说对西藏旅游的美好憧憬和诸多见闻,而把路上的苦和累埋在心里。
今天从沱沱河到安多行驶289公里,住铺架项目部,还可以吸氧。
青藏公路上磕头朝圣去拉萨的人很多,有单独一人的,有两三结伴的,还有一家人拉架子车男人磕头女人带孩子在前面做饭等候的,如果要拍照应该征得对方同意,不要围上去长枪短炮一阵乱闪,他们会不高兴的。
7月30日        星期六 晴 大雨 冰雹
早上出发前记者在铺架项目部院里给我们照了张“飒爽英姿”的照片,可没看见我抬腿上车时疼得呲牙咧嘴的样子。
安多是从格尔木上山后第一个县级政府所在地,应该在这里盖一个邮戳,不巧今天是星期六,邮局10点半才上班,我们等不了那么久,至今我的图上没有安多的邮戳。

进入藏北羌塘以后,景色和青海可可西里有很大的不同,这里草场茂盛,草甸厚实,绿色地毯一样的牧场从路边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上,放眼四望全是绿色,密如蛛网的小河小溪在晨光或夕阳下闪闪发亮,

这上面点缀着白色的羊群,

黑色的牦牛,美丽如画。

一位在路边放羊的姑娘身穿藏式长袍,从头到脚捂得严严实实,走路时看不到脚,唯一没有遮挡的是在眼睛那里留着一道一指宽的缝,我不知道她是怎样把自己包裹起来而不让那些布条纱巾脱落掉下来的。“这些都是你的羊吗?”点头,“可以给你照张像吗?”转过身,摇头,我掏出一把糖递给她,“这是糖,送给你,”不点头不摇头,我又说了一遍,她才伸手接过去,我看见她手上戴着两个很大的戒指。我知道她在笑,可自始至终不说一句话。
城里的藏民可进步多了。早上在安多趁老王修车的机会,我看见旁边的一位藏民想和他照张像,先是和他套近乎,接着递上一支烟,谁知他看见老宋的镜头对着他时突然大喊:“钱!钱!”“多少钱?”“五十块!”胡说,照张像凭啥要五十块,这只是心里话并没有说出口,我急忙又递给他一支烟,那家伙不依不饶地喊:“一包!一包!”为了这张相片,那家伙要走我一包烟。

中午在那曲一家汉中人开的饭馆里吃哨子面,饭馆到住宿的华鑫宾馆在同一条街上,相距不到200米,走出饭馆时天气尚好,走到一半路程,大雨夹着蚕豆大小的冰雹劈头盖脸地砸下来,转眼之间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魔术般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骑车冲进华鑫宾馆大门时,房顶上已经白花花一片,屋檐下垂吊着长长的冰舌。存车上楼,开房进屋,打开背包,洗头洗脸,推开窗户准备晾晒鞋袜时,火红的太阳又挂在天上,街上一片灿烂,人们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神态自若。
我们是7月18日从西安出发,30日到这里,这都是按计划走的,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为在西安查阅的资料上都说8月1日那曲将举办藏北最大规模的赛马会。现在到了那曲,却得知赛马会改在8月15日举行,时间差了15天,既然如此,明天我们就继续赶路。
今天从安多到那曲行驶144公里,住华鑫宾馆,3人50块。
7月31日         星期日 晴 晚大雨
早上刚出那曲,看见两辆卡车相撞后摆在路上,一辆驾驶室严重破损,有血迹,司机性命难保,另一辆侧翻在路边,地上撒满了方便面、暖水瓶……,看样子事故是夜间行驶疲劳过度造成的。

七月、八月是羌塘草原一年中最美的季节,绿色的草地像水洗过一样一尘不染,蓝天白云下面牧民的帐房里升起袅袅炊烟,发挥你的想象吧,你想有多美就有多美。


记得报上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个摄影家到西藏旅游,不慎将照相机掉在地上,“咔”一声,快门启动了,他想“糟糕,浪费一张底片,”后来恰恰就是这张照片获得了大奖。我想这个故事要说的话是——随便照吧,有这么好的风景,傻瓜也能照出好照片。

坐在草地上,看着蓝天、白云、草地和远处的帐房真是一种享受。老远看见有生人走过来,藏族老妈妈友好地拉住不断咆哮的大黑狗,她的微笑鼓励我继续往前走,在帐篷跟前看她们挤牛奶、打酥油,透过掀起的门帘看见里面燃烧的牛粪炉和冒着热气的吊锅。我把从西安带来的糖果,橡皮塞到孩子们的小脏手里,给吊着一只衣袖的牧牛汉子点支烟,听懂也好,听不懂也好,连说带比划,看着他们善良的笑脸,真是件让人愉快的事。

在那曲和当雄之间有藏北重点风景——草原八塔。传说格萨尔王曾在这里驰骋征战,他的大将夏巴战死在这里,为了表彰他的功勋,格萨尔筑塔以示怀念。在受藏传佛教影响的地区,修建八座白塔则表示释迦牟尼从出生到圆寂一生中发生的八件大事。

八座白塔在草原上一字排开,周围经幡招展,

成堆成堆的玛尼石

牦牛角,

一排排转经筒,
不时有藏族群众来这里顶礼膜拜。
到当雄住下,准备搁下行李轻车去一趟纳木措,却听服务员说去纳木措的路在大修,犹豫不决间,外面天昏地暗,狂风大作,大雨又稀哩哗啦地下起来。
那曲赛马会的日子搞错了,纳木措被雨水冲掉了,到街上吃饭时却意外的听说:明天当雄县举行赛马会。老天有眼啊,真是应了一句话:心诚则灵。
今天从那曲到当雄行驶170公里,看见三起车祸,三辆卡车一辆越野车报废。晚上住当雄县粮食局招待所,3人50元。
到西藏旅游,有件小事也是经验,要准备一二十张一角纸票子,放在方便取出的地方,这地区乞讨的人很多,有可怜巴巴的孩子,衣食无着的妇人,还有在你面前弹琴跳舞的青年,不给点钱就不停地跳,跳得你不忍心看,也不需要很多,给一角钱他就走了。佛经里提倡施舍,这是一种善缘,和修桥补路是一样的,包括以后进寺庙,在拉萨街头遇到披着红色袈裟乞讨的喇嘛,都用得着。

君山石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2:40:05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