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旅行游记

那曲,那曲(三)

  清晨的太阳是那样的无遮无拦的透射进我的窗户,我终于放弃了一夜试图深睡去的企图。厚厚的被子初睡的时候有些过热,但睡到半夜的时候就冷的有些难受,又不愿意起来想办法,就这样在懒惰与寒冷的对抗的过程中迎来了清晨的第一抹阳光。见鬼了!这里的日均温差居然有15-20摄氏度这么多。

  觉得口舌特别干燥,也难怪,这里的氧气含量只有成都平原的50%-60%,在旱季的平均湿度几乎就是零。而且那曲是个无水之地,年降水量不过仅仅几十到100毫米。依赖高原融雪形成的河流和湿地,才维系了这个高原的生命生存的最起码的条件。

  洗脸的时候,鼻腔干燥的要命,已经痊愈多年的鼻黏膜破损的老毛病又犯了,鼻血流的汹涌澎湃,用了许多的棉纱才把血止住。给自己冲了一杯立顿红茶,想补充一下水分,觉得水温有问题。让服务员特意换了一瓶刚灌的开水,也是温吞如故,加上昨天的一夜难眠和今天早上的鼻血,所有的怨气突然就爆发出来,对楼层服务员大光其火。

  匆匆结帐。在辽宁路找了一家四川人开的小餐馆。让老板给我煮一碗牛肉面。看见老板在火头上放的全部都是高压锅,恍然大悟。原来这里的大气压强只有0。56个标准大气压!水温在无压力容器里被加热,在70度左右水就沸腾了,所以当然你永远也不可能泡出一杯跟成都同样馥郁的红茶!心里面不禁对自己的冒失大悔。

  我是个善于原谅自己的人,但对刚才对信苑宾馆的服务员的误解和得罪却有点不好意思原谅自己。我一向自诩是个博见杂学的人,也许是流鼻血流得我智力下降吧,居然就没有反应过来这里的大气压强仅仅只有560个毫米汞柱,而且还对人家横加指责,实在是没有风度。转念又觉得离开宾馆也有些距离了,刚才在我们发生争执的时候她对我也一点不讲客气(西藏地区的民风比较粗旷,服务人员的职业标准和内地有比较大的区别,所以作为行走的人,应该了解和接受这个现状)想想去道个歉也许太做作了吧!

  用过早餐之后叫了辆人力车让他送我去车站,三轮拉着我又向信苑宾馆的方向走去,我觉得天意是要我给自己的冒失道歉的吧,于是我让三论师傅稍微的等我一下,上了七楼,楼层上找不着服务员,去总台问了下,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不禁怅然。我将永远也没有机会挽回我的错误和冒失了。

  在车站去问了一下班次,刚刚有一辆车出发,而后的一辆刚刚开始侯班,这里的班次并不固定时间,而是要等到装满一车人以后才出发,看看空荡荡的车厢,我决定去公路上碰碰运气,希望能够拦到从西安,成都,和格尔木过来的班车。

  在公路边上,清晨的高原显的特别寂静,仿佛还没有从昨夜中完全苏醒,而初升的太阳则已经是坦荡荡,炙热热的放射着自己的光芒,高原的太空是透明和清澈的,你仿佛能够在苍茫中间数得清楚这一条,两条,三条的光线,虽然是早晨斜射的太阳,但直接照在裸露的皮肤上还是有一种被炙烤的热力。觉得温暖,但同时也感觉阳光是乎想要从你的肌体里面夺走些水分。

  早晨的青藏路车辆不多,很久才有一辆汽车通过,早起的藏族骑士骑着大摩托,不时的从身边呼啸而过,消失在远路或者散入草原深处,牦牛群悠悠的从公路这边的草场步入公路那边的草场,有汽车通过的时候,被惊起的牦牛则会快速的避入路旁的草场。还意犹未尽的在草原撒着欢儿狂跑。

  我去过川西草原,内蒙古草原,从文学作品里面对草原的印象也不外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的想象,这里的草原却同我以前见着的草原不大类同。

  出拉萨六十公里,登上唐古拉山开始,应该就是羌塘大草原的范围,在唐古拉山范围,一直到出当雄县40公里的地境内,羌塘草原一直有丰富的河流水网和湿地伴生,水源丰富,草原呈现出一片油油的绿色,显得特别丰茂,这里的海拔也从3800米逐次的上升到4500米,草原上随处可以见到放牧的牛羊,让人联想到,丰茂,富饶,活力,逐水草而居这样的词语。

  出当雄四十公里后,海拔就全部在4500米以上,及至青藏线的最高点5300米的唐古拉山口。路两旁渐渐就见不着比较大的溪流和密集的水网了,草原的颜色就不再是那种油油的绿色,而是一种带一点苍黄的黄绿色.走下路面,踩在草原上,是沙硕石的嘎吱声,脚踩下去,烟尘就冒起来,看起来地上好象已经干的冒烟了!

  地上的草远看是铺展看来的草毯,近看就比较稀疏,九月是那曲最后的热季,也应该是牧草长的最丰茂的季节。到了十月,那曲草原开始下雪,牧草就开始枯萎。而朋友11月从拉萨回来,他告诉我,唐古拉山的山路早已经被积雪覆盖。通车就全靠每天的推土机把路面的积雪铲除。而那曲大草原早就成了冰与雪的世界。草原上的积雪已经铺展的遮天盖地。这个时候的高原才是名副其实的雪的领域,雪的王国。

  然而即使是九月牧草最丰茂的季节,这里的牧草也不过是稀疏的,浅浅的一层。牧草的高度不超过7CM。植株的分蘖很少,一株上头通常只有三到四个叶片,草种主要有青藏苔草群系、小篙草群系、小叶棘豆群系、藏北篙草群系、红线草群系等品种。牧草的生长期是每年的五月到十月。所以,藏北对我们这些看西洋景的人来讲,也许可以收获到壮美,雄阔,荒凉、险峻。这样的审美感受。也许被这里的奇异的民族风俗和壮美的雪域风光所陶醉,但对生于斯长于斯的人民来说,造物主实在是给太吝啬他的给予了。而交换这么有限的资源的条件,也太过苛责。

  跟我曾经去过的内蒙古草原和川西草原相比,这里的牧场的生长周期最短,一般是每年的五月到十月,川西草原的牧场的生长期是三月到十一月,自然放牧期最短:每年的11月上旬,那曲草原的牧场就会被冰雪所覆盖,直到来年的四月冰雪消融。在这个漫长的季节里,需要完全使用在草原的生长期里积蓄的牧草来人工饲养养殖的牲畜。

  而川西草原的自然放牧期至少可以保证在每年的11月的月底,而且,即使在封山期,草原上的积雪不厚,牲畜在草原上还可以啃食到雪面下的干草,只需要补充很少的草料和饲料。

  这里的草场的养殖承载力远远低于川西大草原,据说这里的一头牦牛需要十亩以上的草场,一头山羊或藏绵羊需要四亩以上的草场来保证他们有足够的牧草来饲养。所以,藏北草原虽然是广袤的,却同时也是贫瘠和荒凉的,他是如此的吝啬的施舍,是人类根本就不应该涉足这里?还是一定要设置这样的严酷之地来保持雪域的圣洁?

  早上的青藏路显的有点萧索,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了,也没有看见一辆到拉萨的班车,我尝试一下能不能搭到顺风车到当雄,按照国际惯例,每当有汽车过来的时候,我都翘起大拇指请求司机能够给个方便,可惜早晨在路上通过的绝大多数是长途货车和本地跑运输的货车。除了收获到满鼻子的汽油味以外,没有一辆车愿意为我哪怕是慢一脚油问一问我到哪里!

  在我的搭顺风车的经验中间,我觉得最愿意帮别人的是北京的驴友,再其次是广东的和成都的驴友。至于上海的,一个是自驾过来的车很少有机会遇到,再有好象他们也不是那种在旅途中比较开放和接纳的态度的类型。以我很个人的经验,全国最有旅游精神的城市就是,北京,广东,成都和上海。至于其他的地方的旅友,好象跟团运动的更加多一点。

  我多想能够遇到一辆从成都过来的车子啊,在我的经验中间,我拦成都的车子失望的时候非常少,或者是北京的也好。路边一个穿着军训服的骑着自行车的小伙子看着我举手拦车,然后背身躲避席卷过来的灰尘,然后又沮丧的放下手臂喋喋不休的自嘲的样子,笑了起来。

  小伙子黑黑的皮肤,乱蓬蓬的头发,脚底下穿着一双胶鞋,一幅标准的藏族的小伙子的摸样,但他的笑却是我熟悉的和感动亲切的那种笑容,是我印象深刻的那种笑容,我曾经在酒会上,大学里,夜店中无数次的阅读过这种开朗和自信的笑。它和藏族小伙子或羞涩或淳朴的笑容不大相同。见到这种笑容,好象有种鲁宾逊好容易见着个文明人似的惊喜和欣慰。

  小伙子是西北工大的大三的学生,从西安乘火车到格尔木以后,买了一辆260块钱的最普通的轻便自行车历时十三天穿越海拔5300米唐古拉山山口和四百公里藏北无人区骑过来的。小唐(我不能够确定)伸手跟我握手,他的手已经完全开裂起碜了,而且嘴唇的皮肤完全的脱落下来,很明显的维生素C缺乏的症状。小唐问我的目的地,我约请他和我一起去那木措,小唐告诉我,马上要开学了,他没有时间也没有更多的钱去那木措了。他计划最多直接到拉萨,然后卖掉自行车,在乘大吧回西安。

  我问小唐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小唐谢谢了我的好意,他告诉我他从西安过来的时候,身上有1500块钱,除掉买自行车用掉260元以外,走到那曲他还剩600块,足够他买一张回西安的车票和路上的饭钱。小唐从来没有买门票进过景区,我把我相机里的图片秀给他看,问小唐遗憾吗?小唐说:遗憾啊,他甚至连个照相机都没有,不过跟他的同学相比,他却是唯一到过西藏的人,而且几乎用人力车丈量完了整个的青藏公路,所以他也觉得很高兴。

  我素来敬重有行动力的人,不过对小唐就不仅仅是敬重简直就是敬仰了。其实,成就一样事情,条件总是相对的,有毅力和行动力,很多不可能的事情也在勇者的脚下变成了现实。

  分给小唐一些我随身携带的安利胡罗卜素和维生素A胶囊,吩咐小唐注意他自己的维生素缺乏的症状,小唐很自然的接受了我的好意。我以为,能自信而坦荡的接受别人的好意和帮助是一种比自尊更弥足珍贵的个性,我仿佛是镜照到当年那个意气方遒,热情爽朗的少年的我。

  路边的饭店的门口停着两辆满载的大货车,我想去看看他们是不是到拉萨方向的,挥手告别了小唐,我找到了在饭店里吃饭的司机。一问之下,果然是到拉萨的。我从背包里拿出两支“丹纳曼”机制雪茄,请两位司机先生抽烟,然后请求他能捎我到当雄县路口。司机爽快的就答应了,哈哈,看来今天的运气不错!

  不过上车的时候,还是有件事情让我有点意外,司机向我要了三十块钱的路费,看着他仿佛是没商量的表情,我都不愿意相信他和才那相谈甚欢的司机是同一个人,何况,我的雪茄每支都值人民币40元!想一想也就释然了,在路上既然有小唐那样相见甚欢的朋友,当然也有惟利是图的俗人,这个当然都是行走生活的一部分。

  世界上的事情既然难以竟如人意,那就让我们始终只要生活中明朗的一面照亮我们的行程吧!!!(来源www.dreams-travel.com)

  

仟子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2:42:39 TOP
上一页:那曲,那曲(二)
下一页:那曲游记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