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旅行游记

那曲,那曲(二)

  路两边,一条苍黄色的路基经常跳出来破坏画面的宁静,这个就是国家投资500亿元(其中中央财政支出260亿)修建的青藏铁路了。青藏铁路的线路基本和青藏公路并行。这里随处一指,就是一处铁路历史上的世界记录,比如海拔最高的,通过冻土带里程最长的,隧道高度最高的,高架比最大的,等等。从现场来看,沿途的路基工程已经基本完工。据说青藏线将于2006年完工通车。

  我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环抱主义者吧,我知道,这条铁路的修建在工程界和环抱界有很大的争议,很多环保主义者为世界上最后一块不通铁路的土地的丧失如丧考妣,痛哭流涕。动物保护主义者认为:铁路的修建会给藏北无人区的野生动物带来灭顶之灾。气候学家认为:西藏的开发,会破坏西藏脆弱的生态平衡,并进而影响到整个长江和黄河的水源环境,从而给整个民族带来灭顶之灾。

  这条铁路从立项开始,修修停停,已经是第三度开工,可见这条铁路的工程难度之巨和争议之大。然而,随着国家的发展和资源紧缺的瓶颈程度的加大,这条铁路的修建就无论如何也不能避免了!在藏北,陆续发现了中国目前最大的铬铁矿,中国第二大的铜矿,以及占世界总储量50%的锂矿。联想到,1967年青藏铁路的修建因为当时的地质勘探认为青藏铁路沿线资源贫乏而停止建设,真不知道应该为西藏的富饶高兴还是悲哀。

  不过,我也不甚赞成诸如绿党一类的环保组织的极端环保主义的观点,从我一路上接触的西藏居民的观察看来,大家对铁路的修建普遍是持期待和欢迎的态度的,他们期待铁路的建设能够密切西藏和外部世界的联系。他们在憧憬着铁路通车以后的新的生活。而且,坚持严格的环保主义,除了空谈大义之外,对现实的世界的变化根本就是无能为力。并且,我始终坚持,人类总是能在发展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的。而人类也只有从发展中去找寻问题的出路。

  我的左座坐着一位今年刚从辽宁地质大学毕业的小伙子—小吴,小吴是西藏移民的后代,毕业后因为就业又回到了西藏。今天是要去那曲人事局报道办理工作安排。正好将这一路的风光地理向他请教。小吴也难得遇到一个对地理感兴趣的人,一路上将羌塘草原的风光地理,人文风物娓娓道来。时间在愉快的交谈中间过的飞快。

  大概四个小时时间,就到了当雄县,拉萨至那曲方向左转,前行60KM就是那木措。小吴告诉我,当雄县根本就没有到那木措的班车,一则是和小吴的聊天足够愉快,还有在西藏旅游,对于我来讲,只是恨时间不够,遗憾的不得不错过许多的地方。没有哪一处风景不是我的视觉的盛宴,没有哪一个地方被遗漏不是一个遗憾。于是我临时决定今日兵发那曲,去那个被称为“铁皮城”的城市,去游历那个被置于世界屋脊的本应该是野牦牛和藏羚羊奔驰的地方的高原之舟。

  藏语称湖泊为措,盐湖为“茶卡“。河流为“曲”,那曲因位于那曲城边的那曲河而得名,汉语的意思是“黑水河“的意思,至于为什么被称为黑水河,我至少没有看见那曲河的水有多黑。

  用了六个多小时,汽车到达那曲城,小吴急着去人事局交档案,和小吴告了别,看着小吴一身运动服装,背着双肩被囊,一副城市青年时兴的装扮,融入到行人中间的背影,我不禁想:再有个三两年,小吴的身上还会有这样的时尚元素吗?他会不会变成一个从此喜欢深色西装的大腹便便的藏区干部,抑或是一个一身野外工作服的找矿专家?他能够顺利的找到女朋友吗?野外的生活会不会让他丧失和外界沟通的能力,他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呢?

  小吴显然不符合我们今天的“有为”青年的标准,甚至是有些老实和木衲。但正是这些“老实”的,勤恳的,没有更多选择的机会的人,承担着这个社会最深的痛,获取的确实微不足道的报酬,他们同样是这个社会的脊梁。

  西藏地区除了拉萨以外,只有日咯则,昌都,林芝和那曲还基本具备一个城市的起码的规模和功能,其他的城市,特别是县城,基本上就是一两条街道,三四千人口的样子,城市的服务功能比内地的一个镇犹有不足。不过,虽然那曲是西藏第三或第四大的城市,城市规模还是小的令人吃惊,大概是三四万人的人口规模,城市的街道以内地援建省份的名字命名为辽宁路,浙江路等,最高的建筑是七层楼的信苑宾馆。

  因为不是旅游的目的地的原因,整个城市的规划完全没有考虑到保留和体现出藏区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所以给人的观感就是一个笼罩在灰尘和风暴中间的边陲小镇。不过听当地的人介绍,即使是这样,也是在1996年左右开始的城镇建设所取得的成果了。那曲以前是有名的“铁皮城”,整个城市只有几百户人口,除了地区政府是永久性建筑以外,其他的房子几乎都是用铁皮做屋顶的临时建筑,在一个冬季绝对气温达零下36度的地方,这样的建筑却是内地第一代援藏人护庇一家老小的唯一的依靠。

  夜色悄悄的来临,这个坐落在海拔4500-4700米的羌塘草原的边陲小城沉沉的睡在明朗的月色当中,(好象这里应该是世界上最高的城市了,但那曲地区的安多县的海拔更是全部在4700米以上,所以不确定)我从我住的那曲最高的信苑宾馆的窗户望出去,星星点点的稀疏的灯光摇曳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中,仿佛一阵风就可以把他们吹灭。

  时间不过是晚上的九点,街上已经是少有行人。那曲和拉萨不同,这里会汉语的居民的比例不大,而且会说汉语的通常词汇量也比较小,沟通的不便让人对这个城市的夜充满了恐惧。我一向喜欢晚上呆在夜店里鬼混,但好象除了提供色情服务的那些场所以外,这里是一个没有夜生活的城市,我更没有胆量独自走在这个陌生的,语言不通的异族城市里。去寻找那个还不知道存不存在的酒吧。

  宾馆的房间有一股让人不习惯的酥油味,倒不是房间收拾的不干净,,藏族的油漆和绘画的颜料里面都有酥油的成分,新整修过的房间的房顶和阴角位置,都用这种特殊的颜料绘制着藏族传统的图式。里面的酥油气味也弥漫在房间的空气中。不过还好,这个与用劣质油漆粉刷的内地装修来讲,你至少知道这个至少是无害的!不至于让你在不知觉中间被那些所谓的高科技所戕害。

  睡不着,不是因为高原反应,而且我对高原好象也没反应,即使后来站在6200米的高度上。我明白我实际上深深的眷恋着的仍然是城市的生活方式,酒吧,网络,美食,以及情人们!我注定只能是这个高原之城的过客。

  在这个世界上最高的城市的第一夜,我没有体验到猎奇的新鲜。有的只是一种无所事事的落寞!明天,明天我就去那木措,那里有许多的旅游者在等待我,你们的帐篷会为我敞开吗?你们会让我落寞的灵魂找到归宿吗?(來自www.dreams-travel.com)

  

仟子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2:42:45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