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宗教与自然--尼泊尔游记7


第14天 5月8日
当我坐着出租车,返回博卡拉时,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树木,恍若隔世,真难以相信,我的treking就这样结束了,上午5个小时的旅程也犹如路边树木般在我脑海中翻腾。
早晨的村庄,分外静溢。由于我们已经到了安娜普娜山峰的南面,所以看不到整排的雪山了,但是,安娜普娜山峰的主峰却离我们极近,她静静耸立着,我不得不抬头仰望着她,屏住呼吸,洁白与阴影的完美组合,呈现了真实的镜像。早上云层很厚,旁边的侧峰并不清楚,阳光透过云层,照在整个山谷中,淡淡的,飘荡着一层雾气。
我们下山了,沿路渐渐热闹起来,有装满货物上下山的马队,有抱着孩子坦然喂奶的母亲,有穿着拖鞋背着草筐健步如飞的小姑娘,还有砍着树枝充当柴火的樵夫……孩子们会用当地语和英语向你问好,老人们也会微笑着向你点头。沿途有许多路段正在整修,巨大的石块杂乱地堆在路面上,有些崎岖难走。对了,我还看见2个当地妇女背着沉重的竹筐艰难的上山,筐里装的就是可乐、雪碧,想到她们要走那么远的山路,不由对山上那高价的可乐产生了些微认同感。
……
5个小时后,当我回到博卡拉,躺在房间里的大床上,才觉得浑身酸痛,尤其是膝盖。洗完澡,发现自己颈后部和肩部的皮肤由于连日暴晒,已变得黝黑,部分地方甚至开始褪皮,手臂上明显呈现2种颜色,但愿随着时间流逝,我能逐渐恢复正常。
下午在街上闲逛,买着回家的纪念品。
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中,冲进了一家军刀专卖店,买走了他们的镇店之宝,一把精美的刀鞘绣花的锋利的军刀,又买了一把尼泊尔部队用的专用军刀和4把小刀,于是按惯例讨价还价,一直还到老板娘脸色发青,老板无话可说。付钱时,老板一直摇着头,对我们说:“你们中国人真是精明,不象美国人,每次还掉1、2块钱就高兴得不得了!”于是,得意洋洋的满载而归。
利用晚饭的等待时间,我独自一人走进了一家围巾地毯的专卖店,那里的羊毛织品真的很好看,老板先是天花乱坠的向我吹嘘了一通,再向我大力推荐他的商品,妈呀,好几百美金呢!看我撇了撇嘴,老板立刻心领神会,又拿出了一条日常用的围巾,我立刻就喜欢上了它,摸上去手感很柔滑,颜色又丰富,于是问价,12美金!我摇了摇头,转身欲走,老板拉住了我,从10美金、8美金、一直降到了5美金,见我还是不大起劲,老板就问我,你想多少价钱?我就很委屈的告诉他,我所有的钱都在老公那儿,现在我身上没有钱,除了老公给我买其他东西的600卢比,我必须用这600卢比买到6件纪念品!见我楚楚可怜的,老板顿时感到他必须扶助弱小,于是用壮士断腕的态度大义凛然的对我说,他可以给我最低价,600卢比5条围巾!我在心里飞快的算了一下,120卢比,约合15人民币,2个美金,嗯,合算!于是欣欣然的挑选好颜色,成交!
买空了另一家珠宝饰品的存货,我和Z大包小包的回到了旅馆。
在山上遇到的7个广州人也住进了我们旅馆,于是买了西瓜和芒果,和他们在5楼的露天大阳台聊天。空气清新,湖面上星光点点,微风阵阵,众人相谈甚欢,尽兴而归。


第15天 5月9日
休整的一天,啥事也没干。
叫了早餐进屋,躺在床上吃着匹萨,看着HBO的“魔戒再现”,感叹着这才是享受人生!
吃东西,看电视,睡觉,看电视,吃东西。
屋外非常闷热,报纸上说今天博卡拉有40℃,我们倒也适应了。到了黄昏,聚集了一天的云层终于承受不了负荷,化为大雨,清洗了这个沉闷的小镇。雨下了很久,想来明天会清爽些,河水也应该会上涨,我的Rafting(漂流)一定会更加刺激!
趁着有空,总结这次旅行的经验教训如下:
1,英语不好没关系,因为对方英语和你半斤八两,只要掌握几个基本词汇,加上形象丰富的肢体语言,沟通是不成问题的。
2,防晒霜一定要大瓶的,SPF30以上,要象不要钱一样涂满所有外露部位,一天最少涂三次,否则就会象我一样,晒伤,晒出水泡,晒脱皮。
3,帽子最好是宽沿的,不要用鸭舌帽,可以保护颈部和肩部。
4,最好自备电水壶,因为不停买矿泉水实在是一笔很大的开销。
5,不管去哪里,报价游总是不合算的;到奇旺不要坐吉普;去徒步单请挑夫足矣,无需找代理全包。
6,漂流的河流方向,是从加德满都往下,到博卡拉,奇旺,可以不走回头路。
7,自备止泻药,感冒药,防过敏药。
8,购物到博卡拉,最便宜。
(后记:本来这些内容是为了10月要去尼泊尔的一棵树夫妇准备的,但据最新消息,树MM因为被我后来的遭遇所惊吓,已经禁止了D先生的这一计划!唉,浪费了我为他们准备的一大叠资料!其实树MM不要太紧张,这种动乱还是很安全的,顶多耽误一些时间,冲突是不会涉及到外国游客的人身的。那里的风景真得值得一看!)


第16天 5月10日
一早,博卡拉的气氛就有些紧张。
在汽车站,因为奇旺正在闹罢工,所以开往奇旺的大巴司机也不肯开工,于是2个原本打算去奇旺的广州同胞。在苦候无果的情况下,只好转道去了加德满都。Z告诉我,他在报纸上看到,明后天加德满都也要爆发大规则的罢工,不觉有些担心,不知会否影响明晚的返程计划。
坐车到了距离加德满都90多公里的一个汽车站,下车找到我们漂流的小店,店主兼我们未来的教练这才忙不迭地去为橡皮艇充气。我们在正午的阳光下无奈的等了半个多小时,这才穿上救生衣,戴上防撞帽,上了小艇,开始了刺激的漂流之行。
我们选择的是一段3级难度的河流,相当于中级水平,但由于今年尼泊尔的雨季迟迟未到,所以河水比我预计的要平静,只有在过几个险滩时,才会有一些刺激的感觉。
教练是带着自己的儿子和侄子一起上船的,见河水不急,他们3人竟先后跳进了河里游起泳来,Z见他们玩得欢,也跟着跳下河去,结果,一会儿功夫,Z就狼狈地爬上了船,说河水实在太冷了,受不了。可我看那2个孩子还在水里翻腾得起劲呢,看来他们的身体已经习惯于这样的冷水了。教练上了船,见我有些拘谨,就用水桶盛满河水,从我脖子里灌了下去,冰冷的河水瞬间湿透了我的衣服,我尖叫着跳了起来,差点掉进河里,而那没心肝的Z竟然在一边哈哈大笑,气死人了!
我们在毫无遮蔽的河面上漂了近3个小时,午后2点的阳光又是最毒的,所以大家可以料到,我的手臂上再次被晒出了一个很大的水泡,大腿也被晒得通红,一碰就痛,这再次验证了未能反复涂抹防晒霜而导致的危害后果。
在船上,和教练14岁的侄子闲聊,得知他现在是7年级(相当于我们的初一),学校里只有尼文、数学、英语三门课程,每天6:00—11:00上课,下午就在家了。(因为尼泊尔的老师少,孩子们上学都只有半天,6点到11点,或是11点到15点,2个班级轮流上课)。不由想到我们小学生那沉甸甸的书包,唉!
上岸后,教练和我们搭车到了一个停车检查站,准备搭一辆回加德满都的客车。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对面方向的车子一部一部地不断开过,可是我们这边竟然没有一辆车子经过!惊诧之余,向途经的摩托车手询问,才知道因为罢工的原因,政府已经对全国的交通实施管制,所有的车辆都被拦在了前面的一个小镇过不过来。这下,我们可着急了,如果我们今天不能回到加德满都,那等明天全国大罢工一爆发,我们可就糟了!于是赶紧让教练找相熟的司机帮忙送一送,我们愿意出高价!谁知“重赏之下也无勇夫”,大家因为惧怕晚上回来会遇到毛党,谁也不肯走这一趟。
正焦急间,雷声大震,转眼暴雨就倾盆而下,我不禁长叹一声:屋漏偏逢连日雨,我怎么这么倒霉呢?
大雨中,间歇的开过几部私家车,可车内不是早已塞满了避难的人,就是司机根本拒绝你的要求,我们一筹莫展地坐在凉棚下,小心的躲避着雨点,无计可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看着时针慢慢走向了6点,我们的心也一点一点沉了下去,难道我们就要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住下来?Z提议我们可以走到加德满都去,可是这90公里的盘山公路,估计我们走到天亮也走不出去,更何况在这黑夜里潜伏的危险呢?这时,开来了一辆小型面包车,照例是塞满了老老小小近10个人,我无奈的看着它,心里不抱任何幻想。
一群人围住了面包车,七嘴八舌的希望能够搭上车,可司机只是摇头。我看着这群在雨中面露疲态的人,包括我们的教练和Z,突然有些想哭。也许是我的无助和难得的柔弱打动了车主,司机旁边的一位年约50岁的尼泊尔老者,忽然用手指着我,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句尼语,于是众人都把目光转向了我,仿佛我变成了抽中百万大奖的幸运儿,我茫然的看着他们,不知所以。
教练过来告诉我,说车主愿意让我搭车,但只能让我一个人上去。我的大脑已经有些迟钝,听了这话,一时间没有反应,只能呆呆的看着他,Z握了握我的肩膀,语气沉重的对我说:“你先走吧,现在能走一个算一个了!”这句话惊醒了我,我一个劲的摇头,怎么也不肯走,想到要一个人在加德满都生活,想到要和Z分开,我忽然有了种生离死别的感觉。
我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让昏沉沉的头脑清醒起来,我告诉Z,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不可以分开的,兵荒马乱的,我们2个人一定要保证在一起,不然可就真的会失散了。不知道是因为我的话有道理,还是因为Z其实也不想让我离开,Z没有坚持。在惆怅的情绪里,那辆面包车绝尘而去。
经历了这件事情,我反而无畏起来,搭得到车也好,搭不到车也好,反正这已经不是我所可以控制的结果了,所以,就让它去吧。
漫漫的等待中,也许是我这辈子没干过什么坏事吧,黎明的曙光终于出现了。一辆厢式小货车的司机,同意让我们搭车去加德满都了!于是连忙和Z大包小包地将行李装上车,挥别了教练和其他等待搭车的“候友们”,向加都进发了。
在车里,司机告诉我们,他看我们是外国游客才让我们搭车的,如果是本地人,他是坚决不会开门的。因为现在政府军和毛党的矛盾很尖锐,如果他让不明身份的人上了车,很有可能就会被捕;而如果让游击队的人不爽,同样也会遭殃,所以,为防万一,干脆就不让任何人上车!
听了司机的话,我觉得空气里充满了火药的味道,加上原本车水马龙的公路上,现在孤零零地只有我们一辆车在行驶,更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路上见到几座山头正冒着浓烟,近看可见通红的的火焰;2部公交车被烧毁在路中央,空空的窗框被烟熏得发黑;还有许多或穿军装或穿便装但都手持步枪冲锋枪的士兵走来走去,我隐约听到了空气中的警报声。我们不停的被拦下来检查,所幸兵阿哥并没有为难我们,在2个小时的胆战心惊之后,我们终于进入了加德满都。
城里的气氛明显没有城外那么紧张,依然是人潮汹涌,依然是歌舞升平。司机把我们送到了泰美尔区,为感谢他的义举,我们付给了他10美金,我从包包上解下了个铃铛挂件,挂在了他的车内后视镜上,我想,这是他好心肠的应得礼物,也能让他更主动地去帮助别人,尤其是我们中国人。
到了泰美尔区,住进了长城饭店,一家号称为中国人度身定做的饭店。
饭店的格局不错,房间的设备也挺干净,差不多有国内二、三星级饭店的水平了,这在泰美尔区已经算是不错了,关键是我吃到了一顿久违的中餐:糖醋里脊,清炒小白菜,番茄蛋汤等等。要知道,这可是我半个多月以来第一次吃到了猪肉和青菜,第一次重新拿起了筷子!虽然被狠斩了一刀,但想到明早可以喝到稀饭,吃到榨菜,就觉得人生幸福无比。
庆幸着在最后关头可以赶回加都,但愿明天的罢工不会影响到我的航班。

自由的风筝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