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宗教与自然--尼泊尔游记6


第十一天 5月5日
今天是去treking的第一天,所以,我们早早起了床,收拾好行囊,一切从简。
到了楼下大厅,我们的向导Perm已经等在了楼下,那是一个黑瘦精干的汉子,约30岁,长得就像黑了三圈的吴奇隆,大大的眼睛,蓬松的头发。我们上了出租车,向我们的出发地Birethanti村前进了。
盘山公路很长,很陡,有许多急转弯和180°的大转弯,我们坐在狭小的车箱里,左摇右晃,不断撞击着脆弱的车顶,好在可以不时看见美丽的树林和隐约的Phewa湖,约莫1个小时后,我们到了Birethanti村。那是一个很大的村子,几乎大部分的背包客都从这里出发,所以很是热闹。我买了一根手杖,就细细的一根竹竿,竟然收了我100卢比!唉,算了,就当资助贫困山区的人民吧。
旅途开始了,我们基本上是沿着Bhurungdi河前进,这条河是从ABC流出的,曲折悠长,有很多落差和积谭。一路上风景很好,由于还未进入雨季,河水并不大,河床里裸露着巨大的石头,间或有小型的瀑布从山涧中跃出。两岸树木葱郁,有许多的蝴蝶,白、紫、黄、绿,飞上飞下,煞是好看。途中还遇到许多运货的马队,从山上运着空的饮料瓶和杂物下山,每只马队有着6-10数匹马不等,每只马的脖子上都绑着铃铛,走起来老远就能听见,我们让到路边,让它们便于通过。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已经开始感到有些疲惫,休息了2次,喝掉了2瓶高价的可乐(山下只卖10卢比,旅游景点20卢比,山上则是35卢比,几天后涨到了60!)山上的太阳很耀眼,我汗流浃背,正气喘吁吁间,遇到了2个从山上下来的中国人,于是聊了几句,知道他们来自广州,是前几天上山的,他们告诉我,昨天山上下了冰雹,如鸡蛋般大小,所以无法从预定路线下山,只能原路返回。联想起昨天下午博卡拉的那场大雨,不禁庆幸自己选择了今天山上。
近中午12点,我们到了Hill村,吃午饭。我亲自到厨房炒了一个番茄炒蛋,总算在离开故乡这么久之后,吃到了地道的美味!(我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哦!)
下午1点,再次出发。很快我就感到了双腿的沉重,因为接下来是3300级向上的台阶!天哪,我如同蜗牛般向上移动着,忽然,天色变暗,狂风又起,雷声轰鸣,随着雾气,一阵倾盆大雨瓢泼而至。我赶紧躲进了路边的茶坊(对了,由于这是一条非常成熟的徒步路线,所以每隔一段路程就会有一些小作坊供应茶水和饮食、住宿),从包里取出雨伞,加了件外套,因为山上一下雨就特别的阴冷。在导游的不断催促下,我不情不愿的继续我的蜗牛旅程。
路上,在一处民居的外墙上,见到了当地游击队活动的踪影,那是写在墙上的硕大的几个英文字母:C P N,和maosie。
由于下雨的关系,冷气沁入了身体,我打着哆嗦,低着头,看着脚下不规则的石头台阶,一格一格的挪动着。我们的向导早已把我甩在身后,在前面等着我们。就这样简单重复着抬腿,再抬腿的机械状态,一切都远离我了,上海,检察院,卷宗,工作,一切的一切,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淅淅沥沥的雨点声,和我那颗不停在胸腔撞击跳跃使我耳晕目眩的心脏,我一度怀疑自己能否坚持到旅途的终点;粗重的喘气,在我的眼前变成了白雾;什么都不想,什么也都想不起来,就像李宗盛的那首歌:“曾经以为人生就这样了”……
15:30,我们到了今天的住宿点Ulleri村。到了旅馆,房间很简陋,但从窗口可以清晰的看见被山气笼罩的雪峰,所以还算不错。坐在楼下的餐厅,捧一杯热腾腾的当地特有的热柠檬,遥望山谷中的雪山一角,心中一片平和。
热茶驱散了身上的寒意,但随着夜的渐深,我仍是感到寒冷不可遏止的一浪一浪涌来。也许是下午淋了雨,又吹了冷风,我开始鼻塞咳嗽,头有些晕,怕是感冒了。我上楼加了一件抓绒背心,仍是哆嗦。夜里山上的温度很低,接近0℃,所以,我一个人连喝了三杯热柠檬。
等了约2小时,我们的晚餐姗姗来迟,不过,其中的一份蔬菜鸡蛋面条汤却让我有了意外的惊喜。虽然只不过是方便面+青菜末+番茄片+蛋花,但是已经让我喜不自禁,Z更是不顾烫嘴,在2分钟内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汤喝了个精光。旁边的4个英国人则是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这些习惯冰水、面包的异族人显然是无法理解我们中国人对热食的偏好。
这4个英国人中有一个亚裔女子,长的很象关之琳,可惜不会说中文。


第12天 5月6日
山上的早晚温差很大,昨晚还是冷得不行,可今天一大早,太阳一出,身上的外套就穿不上了,只好继续让T恤唱主角。
坐在旅馆露天的平台上,吃着我们的早餐(4份蔬菜鸡蛋面汤!),看着山谷里露出的雪山的笑脸,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觉好极了,只是我的喷嚏和鼻涕老是不识趣的跑出来凑热闹,颇有些大煞风景。
或许是疲劳积累,今天的徒步一开始,我就感到左侧腰部的肌肉非常酸痛,坚持走了一会儿,手脚开始发麻,冷汗直冒,于是乎,走5分钟,歇2分钟,我以乌龟的速度极近缓慢所能地向上走着,途中不断地与昨晚同住的那2拨英国人相遇。我们休息,他们超前,他们休息,我们又超前,看来,大家的状态都不怎么样。
在漫长的徒步中,我们不时听见淙淙的流水声,可由于山势太高,树木又很茂盛,所以看不见山涧。一个转弯,或绕开一块巨石,却往往会“柳暗花明”。一段石桥,一股清流,一丛野花,一树翠绿,在你意想不到间,会忽然出现在你面前。溪水忽而在左,忽而转右,我们忽而爬上巨大的石梯,忽而踏上泥泞的铺满落叶的小径,在顾盼美景之间,不觉时光飞逝。
时间久了,我的头又疼了。于是,找了家小店,稍事休息。喝了一杯柠檬茶,趴在桌上小睡了片刻,火辣辣的日光毫无遮掩的直晒在我的背后,后颈和手臂外侧已经有些发红,轻轻一碰就痛的不行,补了些防晒霜,感到精神恢复了些,重新上路。没走几步,见到了3个挑夫,Perm说是卖芒果和香蕉的,于是花了50卢比买了2个芒果,给Perm一个,自己吃一个,Z不肯吃,说有怪味,我白了他一眼,芒果本来就有芒果味嘛。据说,这种青而大的芒果是从印度进口来的,因为尼泊尔本土基本没有农业,更别提林业果业了。我切开芒果,发现它的果肉很硬,略带涩味,吃了几口之后,就开始习惯于它的浓郁香味,吃完芒果,振奋精神,继续上路,但由于体力不支,乌龟般的我,很快就远远落后与Perm和Z,但我并不着急,我相信,只要我坚持,只要我不放弃,我终能到达目的地。
走了一阵,发现前面路旁有一块大石,一个当地人正侧卧在石上,和一个西方人说着什么,而Perm和Z也在旁边说着话。我没理他们,自己一个人继续向上走着,心想趁他们休息,自己多走一些,反正他们很快就会赶上我的。可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他们还没有上来,我不禁开始怀疑,是否刚才走错了路?正想着,前面又走来一个当地人,我习惯的冲他微笑(因山里人都很友好,都会向你微笑并问好),他也微笑着向我说了一句Namaste,并问我从哪里来,我回答是中国,他笑笑走了。没几分钟,Perm和Z赶上了我,Z问我刚才那人有没有为难我?我一楞,见我不知所以然,Z告诉我,刚才那人腰里别着手榴弹,是个毛党的游击队员。我顿时吓了一跳。Z又告诉我,前面躺在大石头上的也是一个游击队员,正在向一个西方人收“赞助费”,收了那人1000卢比,居然还有发票!我便问Z有无付钱,Z得意地说:“我给他上了一课,告诉他共产党的三大纪律八项不准,还建议他在衣服上缝颗红星以表明身份,那个人被我教育得昏头转向,最终也没收我钱,还让我到前面镇上和他们领导详谈!”
于是,我坚决要和他们二人分开走,因为事实证明,游击队是不会攻击象我这么友好、可爱又身无分文的中国朋友的,但和他们在一起,我的危险系数可就大大增加了。
就这样,走啊走啊,无休止的走啊,6个小时以后,我们到了今天的休息站:Poon Hill的Ghorepani村。
这个村庄位于Poon Hill的山顶,视野很好,有5、6座雪峰一字排开。由于到的早,我们挑了旅馆里风景最好的一间房间。房间在二楼的尽头,一整面墙上的窗户都向着雪山,旁边的窗下则是石子小路,而床就放在窗口,躺在床上,我就能看见连绵的雪山,近的仿佛可以用手抚摸。
我走到村口,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可惜,相机没有广角,拍不出这美景的十分之一。
走回旅馆时,见到路旁转角坐着一个年迈的阿婆,满脸的岁月沧桑,穿着民族服装,带着古老的饰品,指间燃着一根香烟,坐在一堆大蒜前,悠闲的晒着太阳,我默默站在一边,看了良久,终于鼓足勇气,请她做一次模特,让我拍几张照片,可阿婆只是不停的笑,却始终不肯答应我的请求。
路口中央,筑着一个白色的佛塔,面对雪山,构成了宗教与自然的完美和谐。


第13天 5月7日
今天是Treking路程最长,最辛苦的一天,但沿途的风景也是最美的。
早晨,在睡梦中被Perm的敲门声惊醒,说是要带我们去看日出,一看手表:4:55。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在天蒙蒙亮时,向Poon Hill山顶出发了。
山路很陡,沿途也很安静,在山腰处看见阳光已经从山谷中隐隐露出,照在雪峰上,映红了天空。“缕缕阳光”要在这种情景下才能真正体会。我生怕错过日出的壮观,拼命地向上爬着,只可惜人矮脚短,体力又差,就在我距离山顶越来越近的时候,那个性急的太阳已经迫不及待地从山后一跃而出,顿时整个山头笼罩在万丈霞光之中。我在惊羡之余,不觉顿足于自己的晚起,早知如此,我4点钟就起床!
虽然错过了日出,我还是继续向上爬着,一路上遇到了许多看完日出后下山的游客,他们都善意的提醒我,说我 miss the time,我努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心里的沮丧却别提了。
终于,我爬上了山顶,映入眼帘的那一排雪山顿时化解了我心里所有的郁闷。
我正欣赏着美景,一阵喧哗声从山顶的嘹望亭中传出,是广东话。我抬头望去,只见狭小的亭子里挤满了人,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唉,典型的中国人!
在雪峰前照着像,我们让一个广东的同胞MM帮我们拍了一张合影,之后我们知道了他们一群人是从网上约好一起来旅游的网友。问他们是否学生,他们反问我是否因为他们很吵?(倒很有自知之明!)为避免伤害同胞感情,我只好说只有学生才有如此活力。他们大笑着否认了。闲聊中意外的发现,我们将于同一天返回博卡拉,而且还住同一家旅馆,同一个楼层!因为行程关系,我们不能在山顶逗留太久,于是依依不舍的离开,相约博卡拉再见。
下山的途中,Z发现了一块墓碑,是一个丈夫为自己妻子立的,碑铭上刻着:“我亲爱的妻子,我把你葬在这个我们最喜欢的地方,虽然我将继续我的旅程,但我会经常来陪伴你……”真是让人感动!
继续下山,在一个狭窄的铁门处,发现一群游击队员又在向下山的游客索要钱款,于是,按照老规矩,我自行下了山,留下Z和他们去打口水仗吧。
我一个人走得很慢,因为有些担心Z。随着时间的推移,Z始终没有追上我,我的担心更加强烈了,我开始琢磨是否要回去看看。可是我又发现那6个广州同胞也不见踪影,想来应该是和Z一起在上演“团结就是力量”的戏码吧,念及此处,我稍微放了点心。
回到旅馆,点好早餐,Prem和Z回来了。Z果然是和那6个同胞一起对游击队员进行了一次再教育。他们一口咬定游击队的开价(1000卢比/人)太高了,每人只肯出100卢比,游击队员也拿他们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如果你们真有困难,就送点食物给我们吧。”没想到固执的中国人还是不答应;游击队只好再降低标准,索要小礼物,结果还是遭到了断然拒绝!游击队员们实在是被这几个中国人缠的有些昏了,见后面又走来了几个“洋冲头”,便让他们直接走吧。这样,Z分文未花地安全回来了。他说临走时,一个广州人觉得实在不好意思,就送了个口哨给游击队!
再次出发,是登上旁边一座小山的山顶。(说是小山,其实并不小,只是在群山环绕中,任何一座山都变成小山丘了)。向上爬是很累的,尤其是那望不到头的台阶路,对你的腿部肌肉和腰肌绝对是一种极限的挑战!爬上山顶后,基本就是沿着山脊走,感觉就轻松多了,而且身边就是清晰的雪山,离我那样近,仿佛伸手可以触及,而观雪山的小飞机的轰鸣声每隔十分钟左右就会在我们头上响起。飞机飞得很低,低得我都可以看见它的舷窗,只不知道飞机里的人是否看见我了呢?
越过山脊,我们深入山谷,沿着淙淙溪水向下走着,有时,我们甚至就走在干涸的河道里。两侧山体都很陡峭,有的干脆就是悬崖。路上满是粗大的古树,不时可见倒在地上的巨大的树桩,阳光基本是照不到这深山的山谷中的,所以感觉有些冷,但好在不停的走,身上还算暖和。
穿过参天的树林,淌过清澈的小溪,在这原始丛林里百转千折,看过树上布满的青苔,摘下水边鲜艳的野花,躲避着成群的蜜蜂和苍蝇,不时抬头仰望蓝天白云,听着森林里自己的脚步声,感觉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自己一人,时间也停止了,不,是倒退了,那布满冰川时代痕迹的岩石,那闪闪发光的云母,那叫不出名字的植被,那发出响亮叫声的猫头鹰(或是别的什么鸟,我不知道)……
由于下坡路较多,加上观看美丽风景,所以虽然今天的路程很长,但我并不感到很累,不知不觉中,走了8个小时,走到了今天的终点。
正赶上了村里的节日,好多当地妇女穿着鲜艳的衣服,载歌载舞,旁边围着许多人在观看,而另一头,正进行着一场篮球比赛。音乐声、歌声、呐喊声,欢呼声,回荡在山谷里,直到我进了房间,还依稀可辩。
洗了个略凉的热水澡(因为山里用太阳能,所以太阳一下山就没有热水了),我走到阳台,俯视整个村落,星星点点的大多是私人旅馆,只在对面山上看见几片梯田,想来旅游业才是这个深山农村真正也是唯一的支柱产业吧!

自由的风筝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