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宗教与自然--尼泊尔游记3


第四天 4月28日
今天的活动极其简单而漫长------睡觉。
也许是因为昨晚在猴山上看灯火时吹了冷风,或是吃了过多的咖喱,凌晨起我突然呕吐不已,将昨晚奢侈的牛排尽数报销,早晨又拉了三次肚子,于是乎,原来去找英俊小喇嘛参观庙宇的计划便泡汤了。我从早上睡到下午,间或地看看美亚电视,重温了几部90年代初香港的经典大片,睡得是昏昏沉沉。到了下午5点,一直陪着我的Z实在气闷,于是硬将我拖起,美名其曰散步去也。
我们横穿过高尔夫球场,惊讶于草坪的平整宽阔,树木之古老苍密,蓝天之高净湛蓝。我不禁感慨,在尼泊尔这个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里,竟然也有如此腐朽奢侈的地方。真是“天下**一般黑”!
草坪上有许多猴子,似乎并不怕生,它们成群结队地在草坪上奔跑、嬉闹,高大的公猴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年幼的小猴则为母猴整理着毛发,捉捕虱子,其乐融融。成群的白鹭栖息在草坪边的小溪边,梳理它们漂亮的羽毛;孤单的鹰隼则滑翔在天空之上,发出雄厚的叫声。
我陶醉于自然美景之中,只可惜头又开始眩晕,于是打道回府,继续睡觉去啦。


第五天 4月29日
经过昨天一天的休整,我又精神抖擞起来。于是,一早退掉了度假村的房间,乘坐1个小时的local-bus到了加都汽车站,再转车去Bhaktupur。一个多小时后,到了这个宁静的小镇,凭中国护照,花50卢比买到了门票(原价750卢比,可见中尼两国人民的友谊还是很深厚的)。售票人员坚持要我们出示护照,可是当我们打开行李正要拿出护照时,他又说不要了,真气人。后来他解释说,有很多马来西亚人冒充中国人来买便宜门票,他是以防万一。原来如此,我们很快便原谅了他,同时对马来西亚人产生了痛恨,竟然敢占我们中国人的便宜!
吃了简单的午餐,发现这里的香烟竟然是一支一支卖的,愕然。
饭后,继续上路,踏上了前往登山圣地nakagott的bus。车子一如既往的超载,它的特色是在车后开了个门,便于挤得水泄不通的乘客快速上下。车程不长,直线距离也就10公里,但却开了1个多小时,为什么呢?因为它是盘山公路。Nakagott的海拔是2000多米,这一路上的惊险万状也就毋庸多言,在如此狭窄的公路上超车、交会车、上下客,每50米一个转弯,弯度从90°到180°不等。于是我的脑袋一片浆糊。我努力地看向远方的青山白云,看身边越来越小的梯田,看着勤劳的尼族妇女穿着鲜艳的沙丽在麦田里收割,黝黑的孩子们背着书包放学回家。正当我的脑海中泛着如白云般美丽的泡泡时,目的地到了。
下车后,向当地人询问一家名为peacful cottage的旅馆,因为从网上得知,这家旅馆的观山视点极佳,于是向上走,问人,再向上走,再问人,再向上走,走得我是疲惫不堪,要知道我身后还背着一个28升的大包呢。就这样约20分钟后,我终于看见了这幢位于山顶的红白色小洋房。
我们挑了一间带转角阳台的房间,视野宽阔,据说天气晴朗时,喜马拉雅山的8座雪峰会一字排开出现在我们面前。放下行李,我迫不及待地冲上了阳台。我的运气还真不错,远处原本云雾缭绕的山头渐渐露出了它那散发着圣洁光辉的雪山顶。随着云气的飘移,几座雪山从左到右地逐一显露出来。雄伟、壮观、现君、美丽、洁白,任何语言都无法确切描绘出这眼前的圣景,任何辞藻都显得苍白无力。我和Z坐在阳台的木椅上,看着眼前无比亲近的雪山,心中的震撼无与伦比,只恨手上的相机质量太差,无法拍出整个山脉的全景。
我们静静地坐在阳台上,看着雪山从云气中显露,间或又淡入云雾中,落日的余晖透过云层,映红了半个天空,也替雪山披上了一层金色的沙丽。慢慢的,金色褪去,凝重的暗红色偷偷掩上山体,再缓慢地褪变为黛青色,西边仍布满暗金色的彩霞,略微发白的天空勾勒出山脉的轮廓,近处只剩下几抹深浅不一的水墨画线条,那是我脚下的群山。
渐渐的,渐渐的,一切都笼罩在了一层如烟如雾的山气之中,模糊起来,只有满山遍野的树木仍在晚风中发出呼呼的呐喊。
晚上,当地一个从奇旺来的旅行团住在了我们楼上,当地妇女悠扬的歌声陪伴了我们一晚。


第六天 4月30日
夜里下了一场小雨,山上显得更冷了。
5:15,闹铃将我吵醒,拉开窗帘,窗外已是明晃晃一片,可是,因为雨气的关系,我看不到对面的雪山,只有白茫茫的阴霾充斥在山谷中,于是计划中的观雪峰日出遗憾地夭折,再次被睡觉所替代。
总觉得尼人地生活慵懒、散漫,却又平和宽容,到了尼泊尔才几天,我显然已经沾染上了当地人早睡早起处变不惊地生活习性了。这不,睡个懒觉起床,在楼上地露天大阳台点好早餐,就可以悠闲地观赏雪景了,旅馆唯一地厨师悠闲的到厨房为我们准备食物,long long time过去了,一份简单的煎饼和吐司煎蛋终于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而我们也认为这时理所应当的,于是乎,继续悠闲地喝着有奇怪咖喱味的柠檬茶,悠闲地把早餐解决,再悠闲地退房,悠闲地走到车站,悠闲地上车,悠闲地离开了这个悠闲的山村。
在这1小时的车程里,我再次领略了尼人身体的无比柔韧性。在这个堪称世界人口密度第一的狭小车箱内,我亲眼看着一个接一个的尼人源源不断的挤入了这个我原本认为绝无空隙的车箱,座位上坐2个老人,老人的膝盖上再坐3个孩子,走道里层层叠叠的都是沙丁鱼般的高矮不一的人,大家表情自然,愉快的聊着家常,虽然我已经快无法呼吸了,可旁人却毫不在意,依旧向刚刚挤上车的熟人打着招呼,仿佛认为如此的挤压对他们而言,根本不构成任何威胁。而在车门口仅凭双手拉住车顶以维持身体平衡的乘客,也坦然自若地任由身体的大部分暴露在车门以外;而永远也无法关闭的车门却俨然成为了白白浪费车箱空间的累赘。车子每过一个弯道,车身都会发出剧烈的跳动,而我紧紧抓住前面座位扶手,不自禁的心惊胆战,可是看着尼人们平静无波的脸庞,我又以为自己是大惊小怪而汗颜不已。
接近正午,我们再次回到了Bhaktupur,沿着青石板路,先找到网友推荐的sunny café & guest house,我们要了一间面朝陶密嘿广场(taumidhi square)的房间。房间很小,设施也很简单,但还算干净,窗外的景致也不错。放下行囊,稍作休息,我们到了对面的一家旅游代理商处,预订了明天去奇旺国家森林公园的车子和旅社,Z本想在那儿打电话回国报平安的,可线路一直占线,只好作罢。
在Bhaktupur这个世界文化遗产古城里转悠,欣赏着古老的建筑,确实感到如网友所言,平静、古老、友好,只是有太多的索要糖果、食物、中国礼物和意欲担任我们导游而不停地跟随我们的孩子们,让人有些心烦。也许这就是一座古城被长期开发后所带来的必然弊端。
回到旅馆吃午饭,因为老板答应给我们打9折,于是上了3楼的露天阳台,点了一大堆的食物(在国内时,每次我点菜都会多点1、2个菜,没想到到了国外,这个陋习还是改不掉!)其中的春卷(spring roll)颇让我期待。于是,和往常一样,long long time的等待,阳台上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外国游客,坐在我们旁边的3个美国女子也点了3份春卷,大家一起耐心的等啊等啊,终于盘子端了上来,每份春卷有2个,每个都犹如孩童胳膊般壮硕,近20公分的长度让我目瞪口呆,而当我看见旁边桌上那3个美国女子艰难的用着刀叉企图将那6条同样的东西吞进肚里时,我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上菜的尼泊尔小伙则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们,春卷在中国是small的,到了尼泊尔就变big了!于是,全阳台的人都大笑起来。
阳光西斜,Z还在午睡,而我,则靠在临街的窗上,看着下面广场上川流的人群,心里感慨着人生百态。
在尼泊尔,时间似乎过得特别快,眨眼间,落日那柔和的光线就照在了我的身上,广场上已不大看得到游客,而许多当地人则纷纷摆出了地摊,贩卖着拖鞋、睡衣之类的日常用品,也许,当太阳完全下山,夜幕彻底笼罩这个城市时,他们这一天的生活也就真正结束了。
夜晚,窗下并未象我预料般沉寂,一支群众性自发组织的乐团正在勤奋地练着他们的民族歌曲,老的少的,兴趣盎然,只苦了我这个对尼泊尔音乐一窍不通的的黑了眼圈的外国人!

自由的风筝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