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宗教与自然--尼泊尔游记1


第一天 2004年4月25日
本来定于下午2:55分的航班,因为尼航的著名的拖沓和延期,被改在了半夜出发,吃完早中饭,兴致勃勃的我们只好在家睡了一个午觉,因为充分考虑到晚上的持久战,所以这一觉分外香甜,直睡到了下午4点。起床,和儿子依依不舍的戏耍了一通,带上4个茶叶蛋,17:45分,我们离开了家,踏上了万里征途的第一步。
路上交通很畅通,19:45到达了浦东机场,填了出境的资料表,测量了体温,20:00我们第一个站在了check-in的柜台前。由于替柜台小姐和尼航的商务之间担任了一次短暂而不甚了了的翻译,柜台小姐爽气地把飞机剩下的最好的2个位子批给了我们。(由于飞机是从日本大阪飞来,所以能从小日本手里捞到这2个好位子实属不易。)
预订的飞机时间是00:05分,这漫长的近4个小时的等候时间真令人难以忍受,幸好我们有先见之明,带了一副扑克牌,便在大厅里杀起了关牌,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期间Z还在上厕所的空隙,和一位来自卡塔尔多哈的异国朋友进行了友好的攀谈。事后得知,此君不懂English!我不禁佩服于二人那形象而丰富的肢体语言,看来,要想完成世界统一的梦想,就不应该推行什么国际语言,而应该大力提倡肢体语言,毕竟,数万年前,我们都是同一个祖先。
同行的尼泊尔妇女们不分年龄,都穿着各式的沙丽,除了一个22个月大的小女孩。看着这个异常漂亮和可爱的小姑娘,再看看那些年长而丰腴的妇女,我不禁悲叹于美丽的东西的不长久。
由于飞机的延误,尼航为每一个乘客发了小点心,一罐可乐,一块小三明治,一个小面包,一根小香蕉。(真的是很小,简直就是迷你!)
随着液晶显示屏上时间的跳动,等候的人群发生了些许骚动,眼看着时间就要跨过25日进入新的一天了,可该来的飞机却始终没有踪影。尼航的商务也坐不住了,她开始打电话询问,最后告诉我们,飞机又误点了,00:40才开始登机。听到这一消息,我不禁对尼航的工作效率大表怀疑,于是向Z抱怨“不如从香港转机算了”,话音刚落,对面的另一位“驴友”插话了,他说他有2个朋友早一日就要从香港转机到加德满都,可是也因为飞机的误点,至今还滞留在香港,据说要等我们这班飞机到了加都后,再飞去香港接他们!我的老天,那岂不是还要在香港再等一天!我咋舌,立刻庆幸自己选择直航的英明神武。



第二天 2004年4月26日
00:15,飞机终于出现在了机场,所有人都出了一口长气。
00:45,我们快速登机,坐到了经济舱第一排靠窗的位置,就是紧接商务舱的位置,由于靠近机头,噪声和颠簸会小一点。尼航的空中小姐长的不错,就是显得丰腴,见了我们都和善的双手合什,称“Namaste”(你好)。
坐定之后,飞机起飞了。预定航程是5小时45分钟,由于时差关系,我们将于北京时间6:45分、加都时间4:30分到达加都机场。
从舷窗望出去,上海正下着雨。当飞机钻出云层后,雨点不见了,代替的是满天的繁星,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黑色的天幕上缀着无数的星辰,淡淡的银河由上而下地将天空划开,我可以清晰的看见星星在我的眼前慢慢连成了一个个的星座,有仙后座(因为有著名的W星),还有大熊座,可惜我坐在飞机的左侧,朝南,没能看见北斗七星。而星空之下则是厚重的云层,乌黑翻滚,闪着隐约的光亮,那应该是闪电。从云层里不时爆发出惊人的电光,蔓延成美丽的枝条,照亮了天空,我甚至可以隔着机身听见沉闷的雷声。我把头轻轻靠在窗前,享受着这大自然的力量,无言。
昏昏欲睡中,空姐开始分发食品,立刻抖擞了精神。正在大块朵颐之际,飞机突然发生了剧烈的震动,也许是遇上了急速气流,飞机上下起伏,我就象坐过山车一样,发出了连续而尖锐的叫声,桌上的水都晃出了杯子,可手上还紧紧抓着装通心粉的盘子,努力节约着宝贵的食物。一旁的Z则发出了得意的笑声,因为他早在飞机遇上气流之前就已经将所有的饭菜都一扫而光,从而避免了这场捍卫粮食的战争!真是,我忿忿的想,就不能吃慢点吗?丢咱中国人的脸!
终于,当天空露出微微曙光之际,我们平安的降落在了加都。清晨的空气颇为凉爽,没我想象中那般闷热。一出侯机厅,我就到处找换钱的地方,可是,胸闷,他们居然还没有上班!我们郁闷地走出了机场,心想着只能把宝贵的美金浪费在出租车费上了。蝗虫般的司机们把我们围在了中心,一致开价12美元!老天,12美元,相当于100人民币,我都能从川沙打个来回了。于是我们坚决的还价,可是在充分体会到“地头蛇”的影响力之后,我们以10美元的屈辱代价坐上了一辆破破烂烂的出租车。
车子开到了我们预定的一家高尔夫度假村,环境不错,就是地方偏僻了点,少见人烟。高高帅帅的大堂接待员把我们迎进了一间昏黄的小房间,于是拿钥匙,换美金,询问附近的基本情况。当得知从机场到他们这儿大表顶多5美元时,不禁懊恼这加都的“第一斩”。幸好,我们房间很好,有一个三面的窗户,一个小小的厨房,可以看到美丽风景的阳台,一切宽敞而干净,这弥补了我沮丧的心情。
修整完毕,出发,开始了我们的加都之旅第一站!
走出旅店的后门,我们漫步在乡间小道上,周围的一切都让我欣喜,宁静的山村,慵懒的居民,晒着太阳午觉的大黄狗,远方湛蓝的天空,连绵的山脉,棉花糖般的云朵,掩在苍天大树之后的神龛,三五成群聊着私房话的老人们……我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一切郁闷都从胸口消散了。经过一座金碧辉煌的庙门,穿过几个批着袈裟的僧侣,我们走下小山,到达了公路。
Z走到一辆停着的巴士旁,询问它是否是去城区的LOCAL—BUS,不料从车窗里伸出几个盛装的当地妇女,showing,showing地比划了半天,我们这才发现旁边的草地上聚集了一大群人,看样子是个摄制组,正在拍电影呢。我们不禁为自己的好运喝彩,我喻挪Z,被他瞧见了一车子的美女,并怂恿他去和美女合影,Z虽然颇为心动,但考虑再三,还是准备回来时再拍。于是我们告别了摄制组,搭上了停在前方的local-bus。
Local-bus,是一种供当地人乘坐的的主要交通工具,虽然旅馆的接待小姐不断告知我们车内的拥挤和难闻,但是当利益的天平一端是11美元的出租车费,一端是6卢比的低廉票价(2人共12卢比,折合1元5角人民币)时,我们的选择就显而易见了。由于是起点,我们再次幸运地占据了最后2个座位,但中巴车仍是等到走道里也站满了人,这才发动出发,看来,超载在任何国家都是亟待解决的大问题。
加都的路面非常崎岖,路又狭窄,可司机师傅竟然能在不断急转弯的下山车道上,发挥无畏的车技,左冲右晃,奔驰如风。路旁光秃秃的一棵树也没有,扬起的漫天尘土钻进了我的衣领,甚至我的嘴里都能细小的沙子,可是一想到11美元,我就忍了,经济决定一切,6个卢比能有座位,不错啦。就这样起伏了近1个小时,我们终于到达了市中心的长途汽车站。
车站里闹哄哄的,我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年青的司机,感慨于全民经商的尼人意识。
我们先确定了回程的最晚班车时间,再步行了约20分钟,找到了尼航驻加都的办事处,确认了回程机票,这可是关系到民生大计的头等大事哦。顺利敲到确认章后,我们就沿着NEWROAD,向杜巴广场进发了。在来加都之前,搜集了很多资料,因此我们对加都的名胜古迹有了初步的认识,这些古迹以寺庙为主,大多分布在杜巴广场的四周,我们买了200卢比一张的门票,又在他们的广场办公室续下了3天的有效期,便开始在广场里观光了。大致而言,广场内的建筑物的确是很有特色,可是当地政府的配套设施并不完善,每幢古迹前并没有任何名称和历史,所以我们看了满眼的古建筑,却不知其所以然。途中不断有人上前搭讪,问我们是哪里人,接着就提出要为我们导游,虽然我们的确是很需要一个导游,可是估计这些导游都不会说中文,他们的英文介绍我们又有70%听不懂,所以也就没动那心思。这时候才感到学好英语的重要性,可是他们为什么不像上海博物馆一样,提供多国语言的导游机呢?
一路上看了许多宫殿,印象最深的是活女神院,我们有幸见到了美丽的女神kumni,那是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女孩,10岁左右,长得很漂亮,只是不知道这个“女神”的身份,对这个小女孩的将来而言,是福是祸。其次是发现在这游览胜地竟然也有荷枪实弹的士兵,他们镇守着部分宫殿,大多都很英俊,当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要求和一位阿兵哥合影留念时,竟然遭到了无情的拒绝,这对我的自信心而言,真是一个莫大的打击。我怀着受伤的心,在广场溜哒了一大圈后,决定化悲愤为食欲,找家著名餐馆安慰我疲惫的身心。
从杜巴广场走到背包客云集的泰美尔区,顿时我心目中美好的加都版“上海新天地”的形象碎了满地,狭小的巷子,密密麻麻的店铺,拥挤的人流,还有被挖的千疮百孔的路面,从你身边呼啸而过的三轮车。天,我再次赞扬了自己选择住在偏僻的塔里区的英明决断。虽然出行不便,但却拥有了我需要的静溢、新鲜的空气、干净的房间和真正24小时供应的热水。我知道网上的驴友们大多选择住在这里,因为交通便利,但目前,我并没有这个打算。(半个月后,我才知道我根本没走到泰美尔区,只不过是在它的边缘打转而已,而且,最后因为某个原因,我也住进了其中的一家饭店,当然,此乃后话,按下不表。)
在如同蛛网般复杂交错的巷子里钻进钻出,我的头开始晕了,正午的阳光火辣辣的照在我身上,我可以感到脸颊和肩膀已经开始刺痛了,加都的温差很大,早晚你必须长袖长裤外加薄外套,可一到正午,你就恨不得短袖短裤再加一把特大号的遮阳伞。被这样的烈日烘烤以后,我再次连食欲也失去了,匆匆找了家看得过去的餐厅,一头扎了进去。我们2人点了一份牛肉momo(类似小笼或蒸饺,沾咖喱吃),一份鸡肉stalf(就是鸡丝面条),一份套餐,外加奶茶奶咖,最后以250卢比(折合30元人民币)完成了我们在尼泊尔的第一顿大餐。
饭店里很安静,整个店里就我们2个客人,我们选择了一个靠窗的座位,看着阳光透过雕花的铁饰,细细的洒进来,听着广播里抑扬顿挫的传统尼泊尔歌曲,闻着奶茶浓郁的香味,享受着喧嚣过后的难得宁静,我不禁赞叹,还是小资好。
需要提一下的是,尼泊尔人的生活节奏真的很慢,不说它的航班老是延误,就说这简单的三个菜,在只有我们一桌客人的情况下,他们的大菜师傅也足足烧了半个多小时,连奶茶也让我们等了10分钟。
吃光午饭,已经是下午2点,于是回到车站,再搭上local-bus回到住处,经过上午遇见的摄制组时,发现围观的群众多了数十倍,把一条小路挤得水泄不通。上前一打听,才知道男女主角全来了,这位男明星据说还很有名,我在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圈外,试图拍下这位男星的光辉形象,但可惜距离太远,我又太矮,无法在一群人头中找出这位明星,于是只好退而求其次,向远方静静坐着的女主角发动了攻势。也许是大家的注意力都被男明星吸引的关系,女主角的这边冷冷清清的,Z轻易的就与这位美女合了张影,并弄清楚了正在拍摄的影片名为《三兄弟》,顾名思义是讲一家三个兄弟的恩怨情仇。于是再和一群群众演员合影留念,其乐融融,感觉不要太好噢。
回到房间,我洗了个澡,Z则到游泳池去游泳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天空渐渐变暗,路灯亮了,勾勒出摩挲的树影,耳边充满了咕咕的鸟叫声,看看手表,已经快7点了,于是去吃晚饭。刚出房门,就意外的看见一只灵活的猴子正蹲在台阶上,寻找着什么,见有人来,轻巧的一跃,上了二楼的屋檐,却伸出个脑袋向我张望,我堆砌起谄媚的笑容,正想把它勾引下来,谁知Z大步流星地走出来,沉重的脚步声竟将这只胆小的猴子吓得逃走了,我责怪Z,Z却满不在乎,说这里的猴子多的是,我往前一看,果不其然,前面广场上还蹲着好几只猴子呢,可当我一靠近,它们又都逃之夭夭了。
夜晚,掌灯的度假村,煞是好看。
在度假村那小小的、只有6张桌子、富于异国情调的餐厅里,狠狠腐朽了一把,吃了海鲜汤,鸡肉色拉,牛排,对虾套餐,外加草莓奶昔,咖啡……酒足饭饱,心满意足的回房睡大觉去也。

自由的风筝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