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最后一趟航班


一周半前的一个清晨(2004年5月16日),我搭乘了最后一班由尼泊尔航空公司运营的从加德满都飞往上海的航班。据说此后这条航线将改由中国国航负责。

事先我得知这一消息时,心里不禁有点忐忑。“最后”两字让我总觉得不祥。告诉我们这一消息的尼泊尔导游于是说,“在飞机上他们也许会搞个Party。”闻听此言,爱玩的我又立刻眉开眼笑。

航班正点起飞时间是15日晚上11点55分,而正点到达上海的时间是16日早上7点多。我的驴友要打电话通知她先生接机时,我劝她在boarding时再行通知。

“为什么?”她问。

“因为我听说尼航经常晚点。我途中碰到一个直接从上海来的团,说来的那个航班就晚了4个多小时。”我们这批人是从西藏进入尼泊尔的。不过我们旅程的开始更为糟糕。我们从上海经成都飞往拉萨,5月1日上海至成都的飞机晚了1个多小时,而原定5月2日一早从成都飞往拉萨的航班则晚了5个多小时才出发,导致了候机厅的骚乱以及2顿午餐--机场与机上各提供了一顿。顺便说一句,我们去拉萨的航班是国航的,也就是即将接手尼航经营上海往返加德满都航线的那一家。

“可是boarding时上海可能是深更半夜。”

“那你就发短信好了。你总不会忍心让你先生在候机厅等上4个小时吧?”

也许是我料事如神,当然也可以说我乌鸦嘴,反正我们珍贵的最后一趟航班一如既往地晚点了。

晚餐时导游得知航班推迟到了16日凌晨的1点55分,于是把我们又送回酒店大堂休息。我与驴友在附近酒吧消磨时间,顺便消耗兜里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尼币。

11点不到,我们来到了机场。却见机场大门前人头济济,原来大门紧闭。由于毛派的关系,尼泊尔各地戒备森严,我们已见识过许多检查的场面,但还是没有预见这一幕。

等了一会儿,有人出来让“ladies”排到另一个门口。我们“ladies”以为会有“ladies first”的待遇,有点沾沾自喜。

机场大门终于开了,我们才意识到男女分开排队是为了便于搜身。机场门边张开了两个屏风。我们依次站到屏风里接受一名女官的检查。屏风并不封闭,检查其实也只是一笔带过,徒添烦恼而已。

进得机场,办理了登机手续后,与导游依依惜别。

这时可以将手头剩余的尼币兑换成美金,但要提供兑换尼币时领取得收据。上海的旅行社和尼泊尔导游都这么说,但是每人告诉我们将尼币兑换回美金并不是按照你换尼币时的汇率,而是机场的汇率。我们在Thamel街是按照1美金比70.8左右的汇率买尼泊尔钱的,而机场得银行是以1:74卖美元给我们。因此建议大家在Thamel街购完物就在Money Exchanger处将手头剩余的尼泊尔钱还成美金或人民币,那儿的汇率比机场好的多。

到了安检处,却发现了无一人。莫非机场门口的就算安检了?疑惑间,看见显示牌上我们的航班时间赫然变成了3点45分。

于是大家通过空空荡荡的安检口,进入侯机大厅,或躺或倚,各自休息。我幸运地遇见了一名会说汉语的尼泊尔人,同我们的尼泊尔导游一样,旅游旺季时当导游,淡季时做生意。他这次是到中国义乌采购。他说作导游在尼泊尔是个不错的工作。

一点多钟,有人出来通知所有乘客接受安检。于是我们又来到安检处外面排队。我每次都能排到最慢的队,这次也不例外。我们队前的安检员看上去还没完全睡醒,翻阅护照时头会忽地向前一冲,有时盖完章后随手将印章一丢,结果当然是满桌找印章。这一切是我急躁的驴友站在那人身后不远处观察后又活灵活现地学给我们看的。我们当时都笑得东倒西歪。如果他们有监视器,看到我们不知会作何感想。

第二次过了安检口后,我们又在候机厅休息了一阵,被告知可以登机了。队伍前是两块牌子,“男士”和“女士”。于是人们自动排成两排。一日本老者派到我前面。我告诉他“ladies only”,但是他不明白,我指牌子给他看,他恍然大悟,排到另一边去了。

检查过boarding card后,照样是到屏风后搜身。经过这番折腾后却不是登机,而是到登机口外的候机厅去。这个候机厅有洗手间,不过没有水;有饮水龙头,不过一开始也没有饮用水。有当地旅客反应后,机场负责人看上去颇为自己的疏忽不好意思,立刻搬来了一桶桶装水,安在饮水龙头上,于是我们有饮用水了。这点与尼泊尔绝大多数人给我的印象一致:淳朴,友善。

然而候机厅里有许多蚊子。有人用英语写了一张字条,贴在桶装水的水桶上。具体文字我记不清了,大意是尼泊尔机场没有水,没有这样,没有那样,但是有蚊子。读来令人莞尔。

忽然有人提起飞机上办Party的话题,居然还将信将疑。我明白这是导游在与我们开玩笑呢。

3点半了,仍旧没有动静。我开始担心成都机场的一幕会重演:每到承诺起飞的时间却接到航班进一步延迟的通知。我站起身正要去询问,可以登机了!我的驴友立刻给丈夫发短信。

走出登机口,便来到了停机坪,其上孤孤单单停了一架飞机,想必是我们的了。正要登机,忽然不知从哪儿“唰”地张开了一架屏风,要求乘客再次接受搜身。我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飞机出人意料地新和整洁,将来可以用于其他航线。一上飞机我就“人事不省”了,一直睡到供应早饭的时间。早餐可选Omelet(煎蛋卷)或Pancake(薄烤饼),驴友与我各选一样,都很好吃,至少比国航强,国航的餐只提供一种,没得选(就我个人经历而言)。

一路平安回到上海。

再见了,尼泊尔。

再见了,尼航最后一班飞往上海的航班。

(图为在Chitwan的Tharu族居住地遇见的美丽少女。)

flor99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