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皮皮和西西的尼泊尔十三日


皮皮和西西的尼泊尔十三日

(注:1.皮皮和西西是新出炉的老公和老婆。2.以下除注明外,记录者均为西西。3.旅游小帖士附在游记之后。)


2004-1-14 抵达加德满都

大约误点1小时后(据说这是尼航飞机的正常情况),下午3点飞机终于从浦东机场起飞前往加德满都(KATHMANDU),这段行程大约需要5、6个小时。尼航空姐的外貌不敢恭维,居然还有戴着黑框眼镜貌似大妈的空姐。不过她们都身着藏服或沙丽,倒让我们提前感受到一番异域风情。还有一个男性服务员,后来在回香港的飞机上也见到了,颇有风度,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机长呢。尼航上海办事处的首席代表那拉先生也在这班飞机上,他认识机上很多人,穿来穿去不知是忙呢还是放松筋骨。因为我们不久前曾和他谈过机票的事情(上海到加德满都直航的飞机很吃香呢,订都订不到),所以他还认识我们,虽然到最后我们也没能弄到计划中1月29日的机票。

我们和阿楠夫妇在机场碰面后一起办的登记手续,所以飞机上也坐在一起。可惜一个疏忽,我和皮皮的座位被分在第一排的走道两边,我只好和两个陌生人一起坐了。后来知道他们两个是尼泊尔人,而且是兄弟俩,都在东京工作(我们的飞机是从大阪飞来的),是乐队成员哦,难怪看起来很时髦的样子。我还对照着网上抄下来的尼文的中文发音法跟他们学了几句尼文,没想到后来都用得着。皮皮也一路学习,阿楠的老公带了些网上打印下来的旅游资料,皮皮对照着自己收集的,还有同事借给我们的加德满都地图作最后冲刺。坐在第一排走道边的好处是可以不停地问空姐要茶喝(尼航的飞机上提供很多饮料,但茶就只有在向空姐要求后她才会单独冲泡),而且可以经常起来上洗手间、活动活动筋骨又不麻烦别人。

到达加德满都时是当地时间晚上7点钟,天已经完全黑了,不冷。机场不同于国内常见的银白色调,而是古朴的深砖红色,机场大厅的柱子上镶嵌着精致的木雕镜框。不过机场的服务和管理不怎么样,等了好久才取到行李,离开机场的时候也没人核对行李票。一出机场便有很多人围上来,出租车司机、旅馆派来接机的、还有抢着帮你拿行李的人。因为天色已晚,而且机场看来离市区不近,我们决定跟着阿楠夫妇去他们网上定好的旅馆Hotel Victoria。有个小孩儿模样的(后来发现尼泊尔的年轻人大多长得“后生”)帮我们拎包非常积极,开始我们以为他是旅馆派来的接机人员,有些不好意思,想想没几步路,几次问他要回来自己背,他都不肯。后来皮皮觉得有点不对劲,说不像是旅馆派来的,果然快上车前他就问我们要小费了。

旅馆在Thamel(加德满都的一个行政区,外国人聚居于此)边缘,也算闹中取静。因为我们没有预订房间,所以旅馆给了我们一间二楼的双人房,很吵(楼下的狗每天晚睡、鸡每天早起),而且是两个单人床,热水也不怎么热。我们顾不得理东西,先去街上买了些水和水果,顺便看看Thamel的夜景。回来已经9点多了,开包的时候竟发现在机场拿错了包!这是一个商标、颜色、大小、甚至重量都和皮皮的蓝色背囊非常相似的包。我们打开那只包试图找到些有用的信息,里面有很多中国的香烟、铅笔,还有一封信,从信的内容知道包主是在中国读研究生的尼泊尔人。其实我们挺笨的,因为折腾了很久才想到人家不会像我们这么糊涂也拿错了包,所以我们的包应该还在机场。和旅馆老板Raju商量下来,他同意和我们一起去机场看看,因为机场有可能还开着。一路上祈祷着机场不要关门,在这种小国家,机场可能不是24小时都有人的。幸好,机场还开着,晚上好像11点还有一班印度来的飞机。更幸运的是,机场工作人员一听我们说明来意后,立即露出了笑容,而我们也很快看到自己的包正躺在地上。原来那个失主取不到包后很生气,向机场方面投诉,填了一张报失表,机场方面也在为这件事头疼呢,现在送上门来,自然很高兴,于是我们很快取回了自己的包。这是尼泊尔之行遇到的第一件不顺利的事。


2004-1-15 加德满都一日游

(皮皮记录)

经过昨晚的一段插曲,今天我们睡到8:30才起床,因为和Arun(一个之前未曾谋面的尼泊尔朋友)约好了9:00一起吃早饭。Arun准时出现,他40岁左右,带着眼镜,看起来斯文而和蔼可亲。路上我把带来的700欧元换成了卢比,汇率是91.90。

跟着Arun走了两、三个街区,我们来到一个隐藏在小巷中的安静的小餐馆。和煦的阳光照着餐馆的露天花园,鸟语花香,能坐在这里吃上一顿美味的早餐,实在是一种享受。早餐确实丰盛,连午饭都可以免了。单我点的那份美式早餐就有一份牛排、两只煎蛋、面包、黄油、果酱和烤土豆,西西点的是法式早餐加香蕉Mussi,Arun点了份最简单的早餐。三个人加起来才200卢比。

我们边吃边聊。Arun在印度念的大学,后来又去了芬兰读MBA,现在担任尼泊尔著名报刊The Rising Nepal的编辑,写过不少关于中国的报道。可能是出于职业原因,Arun不但博学而且非常热情,我们问了他不少有关尼泊尔的问题,比如宗教、政治、人口等。他自己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后来又有机会遇见他的妻子,能说流利的英语,而且气质颇好,也算是个幸福家庭了。Arun是佛教信徒,他还希望我们有时间可以去蓝比尼(LUMBINI),也就是释迦牟尼的诞生地看一看,可惜时间太紧,最终我们还是没去。

和Arun告别后, 我们去Thamel最南端的TRIDEVI MARG (尼泊尔的路都叫***MARG或***TOLE, 或干脆以**CHOWK命名,代表周围大约一百米的区域)预定了第二天去奇特旺(CHITWAN)的班车(SWISS BUS), 225卢比一人。途中路过ROBIN’S,一家网上挺有名的冰激凌店,味道还真不错,价钱也还可以, 60卢比一个冰激凌球,至少便宜过哈根达斯。

听说DURBAR SQUARE离Thamel很近,我们决定步行前往。可是显然我们对加德满都的路还不熟悉,DURBUR SQUARE在KANTIPATH西南面,我们却拐向了东面,走了很长一段冤枉路。不过在路上买到一本2003版的LP,单是一些插图和宗教的介绍就挺吸引人的,1,300卢比,也不知是否划算。(回来后发现香港三联书店的售价是272港币,赚啦!)一路上问了很多人,终于找到了DURBAR SQUARE。这里就是加德满都的旧城区了,街上人群熙熙攘攘,各式各样的小铺子,卖着各种日用百货和小工艺品,一路看一路拍摄,不久就到了DURBAR SQUARE的正门。刚一停下脚步,就有几个苦行僧(SADHU)围了上来,早就听说给他们拍照是要付钱的,所以我没理会,西西倒是在边上偷拍了一段录像。我们老老实实地买了门票进去(后来发现从正门以外的其他地方绕进去都不用买门票),感觉广场上的人很多,显得杂乱,却无从体会广场布局的宏伟和寺庙的古朴。正巧广场上有一个可能是当地的歌星或影星在拍外景,MAJU DEVAL的阶梯上坐满了围观的群众,颇为壮观。拍了几张美女照后,我们来到旧皇宫前的广场上晒太阳。广场边上就是KUMARI CHOWK,活女神住的寺庙。这庙有些意思,象中国的四合院,门窗和走廊上布满精致的木雕。“天井”里一群小孩儿在玩板球,一个当地人告诉我们活女神下午4点会出来,不过我们没等下去。

从DURBAR SQUARE 出来我们便前往猴庙(SWAYAMBHUNATH),据说并不很远,也可以步行前往,事实证明不太合适,从DURBAR SQUARE走过去至少45分钟,从Thamel直接去可能会近一些。我们穿过DURBAR SQUARE后面的民居向西来到VISHNUMATI RIVER河边,可能是干季的原因,水流不大,河面上到处都是垃圾,脏乱不堪。过桥后再一直往西南方向走大约30分钟就是猴庙了。路上经过尼泊尔博物馆,正好也走累了,西西提议进去看看,门票30卢比一张,不能带照相机,不过西西还是偷偷地把录像机带了进去。里面共有三个展馆,一是尼泊尔各时代反映印度教和佛教文化的石雕、木雕、铜器、银器等;一是佛教中心,呈放各种佛教艺术品;再就是自然人文馆,有不少动植物标本、钱币、民族艺术品等。内容还真不少,值得一看。

从博物馆出来再往山上走, 路过一个藏传佛教的喇嘛庙, 不久路上不时有几只猴子出现, 猴庙也就快到了。猴庙是尼泊尔非常著名的佛教寺庙,后来我们曾遇到一个尼泊尔的官员,在环路(RING ROAD)上很远地看到猴庙,就开始虔诚地祈祷,可见猴庙在尼泊尔佛教信徒心目中的地位。我们没有走东面的主石梯,而是走了后山的路,有很多当地人走这条路,也有不少情侣坐在山坡上说悄悄话。在这里猴子虽多但不扰客,东、西两个山头上各自坐落着一些寺庙,著名的佛眼(BUDDHA EYE)寺庙则位于东面那座较高的山顶上。佛眼果然是独具特色,难怪会成为尼泊尔的标志之一。当天下午厚厚的云层笼罩在加德满都城市上空,天不是很亮,而我们到达的时候已是黄昏时分,却突然有一道金色的阳光从云缝中钻出,照射在这座山谷之城,漂亮极了。

从猴庙出来打车回Thamel。洗完澡,晚上本来想去ALICE 餐厅,可是不小心在错综的招牌下迷失了方向,错进到边上的一家也没察觉。直到吃完才发现,算了算了,大概这些餐厅也是大同小异的吧。因为第二天要赶车,所以早早就睡了。


2004-1-16 前往博卡拉

为了赶奇特旺的班车,我们一早5点多就出发前往车站,同往车站的是和我们住一家旅馆的Lily夫妇,他们今天就去博卡拉(POKHARA)。我们各打了一辆三轮车,抱着个大背囊,黑漆漆地摸到车站,却被告知因为司机罢工,去奇特旺的车今天不开了。其实昨天晚上旅馆的人已经说今天有可能要罢工了,我们只当他瞎说,没当一回事。没想到竟是真的,而且基本上是不可能要求赔偿已付的450卢比车费了。真是太过分了!后来又发生一些事,加上来之前已经听说过其他一些朋友在尼泊尔的遭遇,才知道这是家常便饭,如果可以按期开车,那就叫运气。好在同属Swiss Travel公司的去博卡拉的大巴没有停开,而且还有一、两个座位,我们不想浪费时间,当机立断决定改道先去博卡拉,当然,得另买车票。

车开出加德满都大约两个小时后,在路边停下,一车人在一家挺大也挺漂亮的露天花园饭店吃早饭、放风。这个地方看来是专供过路车辆歇脚用的,厕所不少而且干净,还有洗手池和肥皂,早饭的食物也是早就准备好的。我和皮皮已吃过昨晚在Thamel买的两只味道普通的面包,我们于是到处晃晃、拍拍照、做做伸展运动。大约半小时后,司机上车按响了声音大而幽默的喇叭,我们继续赶路。

说实话,去过了咱们中国的新疆,这一路的景致对我们已经构不成多大吸引力了,所以没多久我就睡着了。后来醒了,醒了又睡着了,再醒就到了吃午饭的地方。这里和吃早饭的饭店风格差不多,看来这一路上有不少专为过路车所设的饭店哪(后来发现这也是尼泊尔的特色之一,走到哪里,都不愁找不到饭店吃不到饭)。所供食物和早上那间也差不多,蔬菜Momo(有点像炸饺子,挺好吃的)、炸蔬菜饼汉堡包(香喷喷,我喜欢)、西式蛋糕(看上去不坏,不过后来吃过一次,不敢恭维)、奶茶、咖啡等等,都以半成品的样式排在外面,现点现热,快速方便。当然也可以点厨房现做的米饭等食物,Lily夫妇就点了一个Pizza,大概三、四百卢比,据说味道还不错。吃饱喝足,伸伸懒腰拍拍照,又上路啦。

下午大约3点多就到了博卡拉,一下车照例无数人拉着你,出租车司机、旅馆派来接客的、或是没有目标只管拉人的旅馆工作人员。因为是临时决定来博卡拉的,结合网上看到的一些信息,我们跟着Lily夫妇去了他们住的Hotel Blue Heaven。这个旅馆离博卡拉市中心还是有点距离的,一路上从车里看出去,感觉博卡拉虽然不及加德满都那么大,但相对比较干净,没那么多人,也有不少像Thamel里的那些看起来别致而有情趣的小餐厅和卖手工艺品的小店。我们住的旅馆看起来很不错,400卢比一晚不算贵,房间大而干净,而且有阳台、电视机和Kingsize的床(这些在我们加德满都住的旅馆都没有),这里离费瓦湖很近,阳台上就能一览无余。

旅馆提供徒步、漂流等活动的信息(尼泊尔旅游胜地的大部分旅馆都是这样),我们和老板谈了谈,他说我们选定活动内容后他会帮我们安排一系列相关服务,包括车辆接送、向导加挑夫、景点活动、喝茶、吃饭及住店,由旅馆统一收取套餐价。这也是体现出尼泊尔旅游业之成熟的特色之一,让游客(尤其是自助游的游客)可以方便的参与所有活动,无需为后勤事务操心。当然收费不低,4天徒步两个人共168美元、漂流每人19美元(半天)、奇特旺一天两晚每人50美元,估计我们的旅馆收取了不少佣金,旅馆利润的主要来源大概就是这块了(加之后来我们和向导也讨论过,确认了如果直接找旅行社或向导,收费应该会更低)。

晚饭是在湖边的一家餐厅吃的。这里有新鲜的湖鱼,真不容易啊,而且不贵!我点了Lassi with Fruit,还有Grilled Fish with Lemon Sauce,160卢比,很新鲜的鱼,味道非常好。皮皮点的是牛排,正如大部分到过尼泊尔的人所说,这里的牛肉是水牛肉,很老,没什么好吃的。招待我们的侍应生很喜欢和我们聊天,大概因为他爸爸是西藏人的缘故吧。但他自己只去过一次,而且一点中文都不会。后来那个侍应生问我们要人民币说想看看(不过我们没带在身边),大概是变相地要小费吧,因为他说从没见过人民币是什么样的,这有点难以置信,毕竟他去过中国啊。快走的时候,餐厅为我们生了火,不过我们还是没给小费,我有时候是很小气的。

明天就要开始徒步了,吃过晚饭,我们把包整理了一下,留出不需要的东西寄存在饭店,剩下的一个背囊还是放不下,所以再整理出份量重的东西集中放在一个背囊,可以给挑夫背,照相机、录像机和分量轻一些的东西让自诩强壮的皮皮背。


2004-1-17 徒步第一天 ¾ 适应中

早上5: 30出发,我们和Lily夫妇及两位向导(兼挑夫)同行,坐了两个小时的车,到达Naya Pul,由此开始徒步之行。Lily夫妇的向导叫Gessie,43岁,我们的向导叫Ram,35岁,肤色黝黑,长得精悍,背着我们那只奇重无比的背囊还健步如飞,英文也讲得不错(做个广告:Ram的联系方式是:)。

开始的路还算平坦,山里空气清新,途中遇见的山民大多会友好地和我们打招呼(Namaste)。我们沿着河走,河水清澈,色泽多变,有时还可看见洗澡戏水的水牛和岸边叫不上名字的美丽小鸟。大约9点钟的时候,我们在一家临河而居的小饭店停下来吃早饭。我和皮皮点的是Omelet(有点像跑蛋)、Pancake with Honey(一种甜的薄面饼)、Plain Bread with Peanut Butter,当然还有奶茶,味道都非常好,尤其是Omelet。出来的时候听Hotel Blue Heaven的老板讲,山里没什么肉吃,只有蔬菜和蛋,事实也确实如此(这之后去的一些饭店菜单上也大多只能找到蛋,没有其他荤腥,虽然我们一路上都看到他们养着鸡和羊),但倘若之后吃到的蛋都能烧到这种味道,也就可以知足了。小饭店很干净,风景绝佳,我们很意外在这里就能看到有两个尖儿的闪烁着金光的鱼尾峰(Fishtail)!小饭店屋顶种满开着花的藤蔓植物,非常有味道(后来知道山里像这样的小饭店和小茶馆星罗棋布,而且都以英文标识,很讨老外喜欢)。

早饭过后我们连续走了3、4个小时,期间休息过几次,虽然路还不算难走,但人已觉得非常疲劳,可能是第一天不太适应吧。Lily的先生Phillip已经47岁了,有些体力不支,一路叫苦,说是被老婆骗到这鬼地方来的。我们觉得他很有意思,后来因为他走得慢,大家都打趣地叫他Mr. Slow。快中午时,向导问他饿不饿,他愤愤地说累得老早忘了饿了,大家都笑。好不容易到了吃午饭的目的地,我和皮皮都太饿了,点了很多食物,有Muesli Banana (牛奶拌麦片和香蕉)、Rice Dal Veg. (典型的尼泊尔食物,有米饭、咖喱土豆、薄脆饼加咖喱豆子汤,皮皮说味道不错)、Egg Veg. Fried Rice,还有一碗番茄汤。真的饿坏了,也想为下午的路做准备,我居然全都吃完了!Gessie偷摘了两只极可爱的小红番茄送给我和Lily,皮皮也终于在这个饭店里为我拍了一张真正的美女照,哈哈。Gessie和Ram一直都充当招待,最后才吃饭(整个徒步过程中都是如此),他们真的是用手抓饭吃的!和我们在同一家饭店用餐的还有两个苏格兰青年,一男一女,交谈后才知道他们已经在世界各地连续游历了一年,刚去过中国的昆明和拉萨,尼泊尔之行结束后将会前往印度,并从那里最后回到伦敦。问到经济来源,说是期间在澳大利亚打了两个月的短工,我们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对他们的生活态度、体力、和两个月能挣到的钱…

下午的路不算很长,大约两个半小时,但多为石阶,比较陡。想起来好笑,一路上我们一直都以幻想中晚上的老母鸡汤作为精神支柱而不断前进。路上除了碰到刚才的两个苏格兰人外,还不时遇见下山的国外游客,聪明的Lily由此推断我们一定是快到达目的地了(其实后来知道他们走的是和我们相反的一条路线)。和那些游客打打招呼,开开玩笑,旅途也似乎轻松了些。中途到一家小店休息时,Ram建议我们买个拐棍,以便后天下山。我们4个人花70卢比买了两根,其实就是两根涂了颜料的树枝。走路也要将技巧,我们一路控制速度,匀速前进,终于顺利到达了终点Ulleri。Mr. Slow也挺厉害的,虽然一路抱怨,但还是坚持到了最后。

在向导的指引下,我们住进山顶的一家小旅馆,那两个苏格兰人也是,看来明天又要和他们同行了。小店很一般,不算特别干净,洗澡热水也不足。晚上虽然没喝到老母鸡汤,但咖喱鸡饭的味道真的很鲜美,只可惜蘑菇汤里找不到蘑菇,据说这边根本没有新鲜蘑菇,所以只能用蘑菇粉做汤。Omelet Veg味道略微淡了些。

可能因为洗澡水实在太凉,晚饭后大伙儿都冷得挤在火堆边取暖聊天,还有我们的向导和那两个苏格兰人。天上星星又多又亮,远处山下的灯火若隐若现,虽然尚未看见壮美的雪山,我们却已在这宁静和谐的氛围中找到了五湖四海的朋友相聚一堂、其乐融融的快乐感觉。

今天的住宿条件算是挺差的,将就着过吧,好好休息,明天又是辛苦的一天。


2003-1-18 徒步第二天 ¾ 轻松!

昨晚睡得不太好,倒不是因为山上冷(睡在睡袋里,又加盖了两条旅馆的毯子和自己的大棉袄,非但不冷,简直是很热!),可能是因为隔音太差,一会儿听见狗叫,一会儿隔壁Philip打呼噜,一会儿又传来旅馆主人家里收拾东西的声音,总之睡得不实。

早餐和昨天差不多,Apple Pancake、Tibetan Bread with Jam(一种油炸的面包)、Tomato Omelet和Cheese Omelet,味道似乎比昨天早上的稍差一些,但也还算不错。皮皮还消灭了一个吞拿鱼罐头,吃完早饭后都撑得走不动路了。早上天气极好,Annapurna South清晰可见,我们忍不住拍了好几张照片。加之听说今天的路挺好走的,我们带着愉快的心情上了路。

太阳很好,但不久我们便开始穿越照不到阳光的树林。路有点湿滑,空气清新,因为太阳照不到,所以挺凉快的,也不觉得很累。这一路的餐馆不及前一天路上的多,等穿过树林到达午饭餐馆“Hungry Eye Restaurant”时,我们已经有一个小时没看到房屋了,所以这个餐馆的名字还真起得不错。在等待吃饭的时间里,我们都舒舒服服地躺在长凳上晒太阳,只有Ram不停地向Philip打听他身上的物件,从水杯到手机,好像都想要,都不知道该用“贪心”还是“皮厚”来形容他了。午饭的食物和昨天差不多,咖喱鸡饭、番茄汤,此外还点了Milk Chocolate Pudding。鸡烧得一般,但Pudding很不错,感觉有点象香港的中式甜点。一只贪婪的小猫一直在我们身边转来转去,皮皮喂了它无数鸡骨头,它全都吞下去不说,还不停的向皮皮要,闻到皮皮给Ram和Gessie吃的鱼罐头后,这家伙居然几次往我们桌上跳!气得Ram和Philip揪住它的脖子就往桌下扔。

今天Philip早已不是Mr. Slow了,精神非常好,拄着根拐棍一路飞奔,简直象孙悟空,我们都快改称他Mr. Strong了。下午的路不长,一路都没有太阳,甚至觉得有些冷了。快到住宿地时,竟还下起了小雪,且越下越大,和住宿地一片蓝色的小旅馆一起,组成一幅秀丽无比的“小瑞士风情画”。

我们住在海拔约2,870米的GHORAPANI 的Poon Hill View Guest House,住宿条件比起昨天可谓“极好”。房间宽敞,Kingsize的床,洗澡水也可算热,最好的是有一间非常温暖的Dinging Room,风景极佳。洗完澡我们都去了那里,烘衣服(所有人)、暖脚(Lily)、睡觉(Philip)、拍照(皮皮)、写游记(我),两个苏格兰人(不知为什么,我们总是选择同样的餐馆和旅馆)看完杂志又下棋,感觉真是幸福!

晚上7点吃饭, 我点了Oma Rice, 原来是一种加有鸡丁、番茄、胡箩卜的炒饭,味道很不错。晚上还来了个新的住客,叫John,一个可能有六十多岁的长脚英国老人,本来和几个同行的旅友说好在Top Hill Guest House碰头,然而由于没有找到旅友,所以改投Poon Hill View Guest House。这个英国老人十一月份来的Nepal,准备待上两个月。他有一个孩子,在中国学针灸。John非常和蔼,精神矍铄,估计在Nepal徒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说已经去过Poon Hill,可惜那时天公不作美,没有看到日出。 不知我们明天的运气如何…

Lily晚上有点不舒服,头晕加恶心,晚饭也没吃,也不清楚是着凉了还是她自己说的高原反应,大家都很担心。后来在Philip的关照下她喝了许多水,又吃了一片“百服宁”夜片,睡着了。我想她应该是累了,休息一晚就会好了。晚上满天星星,成千上万,仿佛就在头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明亮的星星,太令人兴奋,明天一定是个好天。


2003-1-19 徒步第三天 ¾ 艰苦 + 丰收

早上5点钟起床,6点钟出发,急走45分钟,极其辛苦地登上了Poon Hill (3,210)。Poon Hill 的山景真是令人震撼,自左手起 Fishtail (6,997)、Hiunchuli (6,441)、Annapurna South (7,273)、Fang (7,647)、Annapurna I (8,091)….. 就在眼前。上山后不久,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金红色的阳光洒落雪峰,异常美丽。我们在山顶瞭望台又碰上了那两个苏格兰人,拍下很多美景,也留下许多合影。

在回住处的路上,Ram轮流背起我、Lily和皮皮(这家伙有140斤重呢)狂奔,果然体力过人。路上看到往来于博卡拉和Jomsom之间的飞机,颇为壮观,我们决定回加德满都后一定要试试Mountain Flight。早饭吃的是Milk Tea、Veg. Omelet、Tuna Sandwich和Pancake with Honey (这个做得极好,香甜松软)。吃完早饭,我们和两个苏格兰人就此分道扬镳,他们将再花6天前往Jomsom,并从那里坐飞机离开。

回程需要先爬上一座山峰,也有3,000多米,比Poon Hill还高,到处是积雪。同行者中已经增加了一对澳大利亚年青夫妇和几个韩国人。登高约45分钟后我们开始下山,也就是向导说的最为危险的路程。到处是积雪和冰块,很滑,陡的路段非常容易摔跤,走在我们前面的澳大利亚人和韩国人也经常摔跤。我们的两个向导很尽心,Gessie弄了些拐棍,好让我们人手一支,Ram在特别危险的路段都是一个个来回接送搀扶,尽管如此,我还是狠狠地摔了三跤,Philip也摔了一次。这样的路大约走了3个多小时总算结束了。过了12点,太阳也如前几天一般又缩进了云层。

中午我们照例又点了最贵的饭(这一点我们比较幸福,因为后来听阿楠说,他们的向导一路暗示他们点便宜的食物,好让他多赚些钱),这次名为Special Food,其实也就是Rice Dal Veg.,几个比我们晚到的韩国人都看着眼馋,忙不迭地点了同样的食物。

因为今天的计划任务很重,所以从昨天开始向导就在商量要不要把今天的行程分解到明天或将整体行程延长到5天,我们却担心这样的变化会使得住宿条件变差。今天Philip说自己昨晚没睡好,早上又拉肚子,没了力气,而路程又如此艰难,所以火气不小。及至下午Ram提出如果要按原计划赶路,Philip就得加快速度,否则我们可能需要赶夜路时,Philip怒从心起,骂了两句,但同时竟也激发出了他巨大的潜能!为了不被指为害群之马,他加快速度走在队伍最前面,我们跟在后面埋头赶路,终于在六点天黑之前到达目的地Ghandruk,并且还幸运地看到了Fishtail 和 Annapurna South的夕阳美景。但此时我们已经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晚上的住处Trekker’s Inn是个挺大的旅馆,也很漂亮,我们还意外地遇见了阿楠夫妇。可惜因为又是太阳能供热,所以我们到时已经没有热水澡可以洗了,我只好用泛着油花的厨房热水草草地擦擦身、泡泡脚(实在太累了,脚上也起了水泡)。Ram因为早上也拉肚子了,所以问我们讨了些止泻的中成药,据说效果不错,他后来又讨了些带回家去。今天晚饭吃的是Egg Soup (很一般)、Mixed Fried Rice (用蔬菜、蛋和番茄酱炒的饭,味道不错)和Mixed Fried Spaghetti (有意大利面、蔬菜、番茄酱和干酪丝),我还贪心地点了一份巧克力布丁,可是太甜了。

总算结束了这最艰苦、也是收获最多的一天,一上床就睡着了。


2003-1-20 徒步第四天 ¾ 凯旋归来

今天一天都阴沉沉的,只有早晨见到Fishtail上略微映射着一抹霞光。早饭是味道一般的Tuna Sandwich和Omelet,吃的不多。和阿楠夫妇合影告别后我们踏上了最后一段徒步之旅。虽然向导说今天的路不长(约4个多小时),而且好走,不是平路就是下坡,但因为昨天已经精疲力尽,两脚酸痛发软,所以我们还是走得举步维艰。路上我们一直都和一队韩国人(约一、二十人)交错前行。Lily因为鞋带没系好,不幸扭伤了脚,之后都由Ram搀扶着慢慢行走。一路上看得最多的就是梯田,还没有灌溉,黄黄的一片,远不及咱们桂林龙胜梯田的壮美。

中午时分,我们终于看到了第一天吃早饭的小饭店!又回来了,大家都非常激动。午饭是在Moonlight Restaurant & Guest House用的,我们点了Lemon Tea (好喝,加糖更好)、 Banana Lassi(每次必点,美味+帮助排泄+补充有益菌)、Mixed Fried Rice和Fried Noodles,都不错。

下午我们只走了半小时,就到预定地点搭上了回博卡拉的当地大巴。一切都还算顺利,只是Gessie被“天外来石”(有人修房子时从屋顶扔石头下来)砸了一下,幸好没砸到头,只从肩膀滑落砸到脚,算是捡了一条命。一路上有很多士兵设卡检查往来车辆,好在都不针对外国游客。

下午4点多终于回到了Hotel Blue Heaven,现在这个地方对我们来说可真叫天堂了,干净的砖房、Kingsize的床、热水…我们把徒步时穿的脏得不能再脏的衣服都拿去送洗了,非常便宜,一般外套30卢比、裤子25、衬衫15…,只可惜没有干衣机,加上第二天博卡拉没出太阳,所以到我们离开时衣服都还没干。关于给向导的小费,我们和Lily夫妇商量下来,决定每家给Ram 600卢比,因为他一路比较卖力,背的包又重,每家给Gessie 400卢比。

晚上受Gessie的邀请,我们和Lily夫妇来到他家开的距Hotel Blue Heaven仅1分钟的小饭馆吃饭。他家有一个老母亲,一个姐姐、他的妻子(到底是城里人,看上去年轻漂亮,而且英语也说得不错)和三个儿子。今天是中国的农历小年夜,在Lily的要求下,他们特意按中国的方法煮了一锅真正的老母鸡汤,又烫了一盆蔬菜,烧了一条红烧鱼和一锅喷香的米饭。大家都吃得心满意足。Ram还特意按照土方准备了一盆热盐水为Lily泡脚。只是他的开价实在太辣手,这一餐居然要了我们1,500卢比!

晚上皮皮在住处对面的网吧上网,2卢比1分钟,共花了49卢比,比起加德满都的每分钟1卢比,真是一点也不便宜。


2003-1-21 休整购物

今天是中国的大年三十,我们决定好好休息一天。早上睡到9点才起床,Ram 10点已经在楼下等我们,按昨天约定的让我们帮他写导游评语,并把他认为疗效卓著的止泻药送给他。之后便上街找早饭吃,我们来到一家种满漂亮花草的旅馆,上到它临近费瓦湖的顶楼饭店。虽然今天没什么太阳,景色不那么动人,但依然可以感受到费瓦湖的宁静。湖面波澜不兴,有一只船在游荡,附近的小草坪上闲散地趴着两只小狗和几只小鸟,悠然自得。大群乌鸦栖息枝头,可能是要下雨的征兆吧。可惜风景虽好,食物却很普通,品种极少且味道一般。老板倒是很热情,一个劲的让我们帮他在中国做做宣传,看来旅馆生意也不怎么样。饭后皮皮“花痴”发作,在旅馆花园里对各种各样的花拍了无数照片。

出了这家旅馆,我们上街闲逛,采购一些手工艺品(我们没比较过,但是听阿楠说这里的东西比加德满都便宜)。先是在一家卖地毯、皮包的店里,我们看中了许多东西,丝毯、木器、各式皮制手袋和披肩…不过因为价钱谈不拢,还是离开了。路上巧遇徒步第三天碰到的澳大利亚夫妇,于是互相诉苦,那天的痛苦经历倒似乎成了一份快乐的谈资。在几家文具店里,我们买了些手制纸张做成的挂历、笔记本和卡片,不贵,但漂亮又别致。午饭是在一家名为Tea Time Restaurant 的饭店里吃的,我对这家饭店印象颇好,一是环境布置得挺有情趣(包括卫生间),二是下午两点开始还有电影看,最重要的是食物量足、味道很好,价格公道,我们点了Plain Curd(酸奶,加点糖就很好吃了)、Roasted Chicken with Veg. and Chips、Lemon Grilled Fish with Veg. and Chips和Lemon Tea。此外侍应生的服务也很到位。

下午在与上午第一家店类似的地毯店里,我们忍不住买了6块真丝织垫和羊毛织垫,至少花了半小时才把价格从2,400卢比还到1,700卢比,所以成交后特别开心,店主还答应按我们的要求在织垫上缝制系带。之后又买了一些小首饰,出来时已经有点下雨了,我们快快的钻进一家看起来还不错又临近费瓦湖的饭店,准备吃我们的新年大餐。店里有两个西方人在打桌球,墙上挂着两张阿姆斯特丹的海报,看起来这里像是一个荷兰人开的俱乐部。我们挑了个靠近火炉的位置坐下,特别点了中国风味的宫爆鸡丁饭和炒猪柳饭(好久没吃到猪肉了),虽然已经变了样,但我们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晚饭结束时已经8: 45了,因为说好9点前会给家里打电话,所以我们开始急急地往旅馆赶,路上还不忘到上午那家地毯店再做一次努力,压低价格把我们看中的东西背回来,这一天可谓收获颇丰。旅馆边上有个卖水果的小摊,我已经在那里买过好几次香蕉和木瓜了,折成人民币香蕉3毛钱一根,大木瓜才3元一只,可比国内便宜多了。


2004-1-22 漂流

今天起了个大早,先坐旅馆的车赶往博卡拉车站,坐上一辆前往奇特旺的大巴,不久便被告知这辆车客满,我们得换到一辆晚些时候开的Sunny Travel的大巴上。车照例在中途停下放我们吃早饭,我们花了50卢比买了块样子还行但味道挺糟糕的Cheese Cake,草草了事。

原来听说只要两个小时的路开了4、5个小时,下午1点才到漂流的出发地,有两个西班牙女郎将和我们坐同一只皮筏艇。我们换上凉鞋和雨裤,穿上防水上衣和救身衣,带上塑胶帽子,活象两只全副武装的“麦兜”小猪。跟着领队的尼泊尔小伙子上了船,他才24岁,扎了个小辫儿,穿着潜水服,还带了两个压船的小孩儿(就是协助领队和我们一起划船的)。虽然这次漂流的河才三级,难度不大,但领队还是先花了5分钟教了我们一些基本口令和动作。一路上时而风平浪静,时而水流湍急,浪头大到把我们整个儿浇湿,但总的来说算是有惊无险。中间的午饭是和我们随身携带的照相机及其他一些重要物品一起装在一个密封桶里,绑在艇上带来的,也就是苹果、香蕉、水煮蛋、果汁和两个可以称得上难吃的面包。

及至漂流结束大家上岸时,我们的背包已经由其他车辆送到了。换好衣服,领队把我们送到路边拦下的一辆“塔塔”卡车(TATA,当地最常见的汽车品牌)上,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连续颠簸了3个小时后,再穿过一大片树林到了BHARATPUR,又花了半个小时,终于在6:30天黑时分到达通往奇特旺野生动物园的岔路。等我们费劲儿地找到Hotel Park Side的接送车到达旅馆时,已经是晚上7点满天星斗了。

因为今天是中国的农历新年,旅馆特意为另一对上海来的Angela夫妇(据说是旅馆老板Sher的要好朋友)和我们准备了简单的烧烤、自助餐和篝火晚会。这一餐吃的真是丰盛,有烤鸡、咖喱鸡、薄饼、豆子汤、米饭、蔬菜沙拉和咖喱蔬菜,我们点了Banana Lassi和可口可乐。饭后Sher还和我们一起喝了许多他妈妈酿制的米酒。最后大家一起在篝火边唱歌跳舞,有Sher 93岁高龄的爷爷、妈妈、姨妈、姐姐、Sher收养的两个孩子、旅馆里的工作人员、一些受邀而来的西方游客,包括今天和Angela夫妇一起漫步丛林的一位美国女生物学家(据说她对鸟特别感兴趣,每见到一种鸟,就要翻出书来对照),当然还有我们和Sher。尼泊尔人真是既热情又能歌善舞,几乎在场的每个尼泊尔人都唱了歌、跳了舞,我们这几个中国人到显得有些放不开。因为是特意为我们开的晚会,所以最后我们几个还是一起断断续续地唱了一首每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的主题曲《难忘今宵》,作为感谢。晚会最后在Disco的舞曲声中结束,这时已经快12点了。


2001-1-23 野生动物园

昨天大家都睡得很晚,所以今天早晨原定6点的Morning Call (其实就是来敲你的门跟你大声地说Good morning)推迟到了6:30。早餐很简单,奶茶、Lassi Banana(单点的)、煎蛋和烤面包片,之后便有一辆吉普车载着我们去追本应在旅馆门口接我们的大象。

大象背上的木框子里已经坐了一对同样来自上海的小夫妻,他们朝前,我们朝后,也就是我们对着大象的屁股,这一点比较倒霉,因为大象经常放屁,臭的很。更不走运的是今天下雨,据说这之前奇特旺已经好久没有下过雨了,每天都是阳光灿烂的,也好,见识一下真正的热带雨林吧。走在密密的丛林里,只要能见到动物,湿湿的树叶打在身上也就算了。还好,不久就看见一只巨大的犀牛在林子里撒尿,我们的“象夫”(暂且借用“马夫”一说)指挥大象不断靠近,犀牛大概是不怕大象的,一直到离得很近了,它才慢慢走开。之后又见到好几只鹿,公的、母的、大的、小的,还有最漂亮的雄性梅花鹿,小鹿比较胆小,见识又少,老远听到声音就逃开了。树上栖息着雄性的孔雀,依稀可见漂亮的长尾巴。还有4只猴子坐在一根树枝上。期间象夫曾试图沿着老虎的脚印带我们去找老虎,最后还是没找到,大概只有非常走运的人才能看见老虎吧。象背行结束时我们在Royal Chitwan National Park的门口看见了另外几队旅行团正要开始骑上象背,全是中国人,包括台湾来的。准备出发的大象们齐齐地排成一队,温顺又可爱。

午饭是回到Hotel Park Side吃的,大蒜汤、番茄酱芝士炒意大利面,和单点的两份Lassi Fruit (直到最后结账时才被告知所有这次和之前点的Lassi和可乐都不在活动包餐范畴内,是要另加钱的),味道还不错。因为下午还在下雨,我们不得不把原定的丛林漫步临时改为丛林吉普,但每人得为此多交500卢比。我们坐独木舟摆渡到小河对岸的国家公园西部坐车。说实话,下雨天坐在全敞篷的(包括驾驶室)吉普车里,滋味也不好受。而且虽说驾车可以快速深入国家公园的内部,但车开的都是相对较大的路,我们又是第三辆车,所以看不到什么动物。通常是第一或第二辆车上的向导看到动物后(向导都站在车尾睁大眼睛四处搜寻动物)叫车停,我们的车也跟着停下来,全车人起立看动物(除了早上所见外,还看见路边的3只野猪),当让对于大部分丛林深处的动物,我们就只能在车上远远地看它们的影子了。中途车也坏了,连小小的坡也上不了,游客全体下来推车,还是不行,于是我们被向导步行带至一个鳄鱼展馆,参观被养殖在笼子里的鳄鱼,当然进入展馆每个人还得多交15卢比。等车被绳子拖上坡赶过来后,我们便往回赶,雨大天冷,此时大家只想快快回去,也不管有没有什么动物可看了。

6:15回到旅馆,能吃上一顿热饭热菜真是谢天谢地。可惜晚饭吃的是铁板烤蔬菜薯仔鸡蛋意粉,食肉的皮皮还是觉得有点不爽。本来晚上有民族文化表演,距旅馆车程约10分钟,7点开始,我们觉得太累了,下雨又麻烦,旅馆方面当然也乐得取消。今天总的感觉不是很好,天不作美,虽然每个工作人员都挺尽心,但硬件和组织能力实在是比较差。唯一好的就是可以早点睡觉。


2004-1-24 赶路 ¾ 公车过夜!

早上6点起床时已经不下雨了,虽然地还是湿的。吃早饭时碰到3个昨晚刚到的中国女孩,有北京的,也有西藏的。早饭和昨天一样简单,只是连Lassi也没有了,但和她们聊聊天还是很开心的。北京女孩和我一样大,抱怨说北京到现在还没有直航尼泊尔的飞机(后来我们听中国驻尼泊尔的大使说,北京到加德满都的航线即将于04年3月份开通),她得从曼谷转机过来,费用高不说(机票本身再加一晚曼谷机场奇贵的住宿费),还浪费时间。西藏的女孩是从拉萨坐车先到日喀则,再到樟木,最后还是坐车到达加德满都,一般需要2到3天的时间。路挺险的,但估计途中的风景肯定也不错。

饭后我们跟着另一名向导(其实就是旅馆的前台)去观鸟。尼泊尔总共有800种左右的鸟类,奇特旺有500种左右。早上雾很大,但我们还是非常幸运地看到了许多漂亮又罕见的鸟,有Blue kingfisher、Egret、Little ring, Pigeons… 还有4只雌的、1只雄的孔雀。特别是回来的路上碰到一只据说是走失了的小犀牛,被村民照料着,不具攻击性。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怎能错失!皮皮迅速拍了好几张犀牛近照,我不但和它合了影,还摸了摸犀牛皮,真是和看上去一样硬得像盔甲。1小时很快就结束了,我们回到Hotel Park Side,虽然雨越下越大,还伴有恐怖的雷鸣,我们还是按原计划,搭着旅馆备好的车,同准备去印度的美国女生物学家一起赶往车站,之后乘上了Saibaba Travel Ltd. 的大巴返回加德满都。

因为下了一、两天的雨,本来就不怎么好的山路现在更难走了,大巴没开出几步就开始塞车,走走停停,往往停的时间要比走的时间长得多,据说这就是尼泊尔著名的“超级大塞车”。停车的时候大家就下车放风,车开了大家也不急着上车,知道反正车开几米又得停,不如走走路呢。急也没用,平时没时间,这时我索性开始写游记。车上有3个上海来的女孩,是准备搭今晚12点的飞机回家的,但司机说这样的路况至少得凌晨2点才能到加德满都。

在经过巨堵的一段路后,车居然飞速行驶了十几公里,可惜好景不长,正当大家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又开始堵了,而且这次情况更糟,根据司机从前方打探回来的消息,前方15公里处山体滑坡,造成塌方,今晚车肯定是走不了了,此时是尼泊尔时间晚上7点。没办法,车只得返回附近的一个小镇(Mugling Village),总得吃饭呀,之前为了赶路,大家连午饭都没下车吃,只在路边买点饼干充饥。更坏的消息是因为Maoist的炸车活动,明、后天有可能封闭所有前往加德满都的路。车上除了少数几个当地人外,另有6个西方游客和7个中国游客,除了我和皮皮还有那3个上海女孩外,另有一个深圳和一个重庆的女孩。所有游客都主张多付点钱将车开到博卡拉,毕竟大城市信息比较畅通,而且有去往加德满都的飞机。但我们同司机和随车翻译商量了半天,他们也只是不停的推托,到底也没给出一个决定来,看样子司机今晚是肯定不想走了。

考虑到已经有很多车辆折回到这个小镇,而这里肯定容纳不了如此多的住客,大家决定在车上将就一夜。随便在路边买了点橘子、水和蛋饼吐司(没想到挺好吃的,而且每份有两个鸡蛋,才20卢比一份),我们省略了一切洗漱工作,拿出睡袋往身上一套,就坐在车上睡觉了。这样的睡眠质量可想而知,半夜里还有车来车往的喧闹声,腿又伸不直,大约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一会儿。

尼泊尔的基础设施实在是太烂了!


2004-1-25 Patan

(皮皮记录)

一夜没有睡好,早上6点左右天亮了,大家开始起身,这时候司机好象依然没有作出决定是否马上上路去加德满都,我们很担心今天又要耽搁在路上。昨天打电话给Arun,他说山体滑坡一夜应该可以修复,而且他也没有听说罢工的事。再者我们已经看到有一些从加德满都开来的车通过Mugling,也有车出发去加德满都。于是决定靠自己,试试能不能搭到合适的车去加德满都。

洗了把脸,我和西西开始分头打听。路过一辆白色的吉普车,西西说这车看起来不错,于是我去问司机是否可以搭车,并表示愿意付车费。司机是一个年青人,告诉我他们确实是去加德满都,说这车只能多搭3个人,还问我是从哪儿来的。之后他犹豫了一下,说“对不起,这是官方的车(Water Treatment Bureau of Nepal),不能载客”。看他的态度,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便把西西找来一起再试试,我们说时间很紧,还撒了个谎说明天就要搭飞机走了,求他帮帮忙,司机终于被我们说动了,答应去问问他的领导。他的领导正在对面的小餐厅吃早餐,旁边还有一个女孩(后来知道也是Water treatment bureau of Nepal的工作人员),司机向他请示了一下,领导又问了一遍我们是不是中国人、为何要搭车等等,考虑了一下最终同意了。我们高兴极了,马上回大巴去取行李。

车飞速的开了一段后,前方又开始堵了,看来昨天堵住的车基本上没有怎么动过。碰巧前面有一辆救护车,所有车都为它让路,我们也乘机跟着超了好多车。 但路堵得实在太厉害了,我们的车稍大,终于在某一处没能跟上救护车。就这样,车走走停停,路边到处都是滞留的乘客留下的废物,一片狼藉。幸好我们坐的是小车,能不时地超车。10点多车终于通过了山体滑坡处,12点左右我们到达距加德满都不远的一个小镇吃午饭,土豆饼、咖喱蔬菜、Lentil Soup 和油炸当地河鱼,焦虑了12小时后终于吃上了一顿饱饭。

午饭后继续上路。在快到加德满都的时候,我们看见路边一辆被炸的卡车,估计是Maoist 干的(后来听说Maoist先前已发出消息,说1月24日所有到加德满都的路都要封闭,但当天还是有车通过,于是他们便袭击了其中一辆当地车和一辆运送药品的卡车)。所以一路上检查非常严格,在尼泊尔,路边检查是很常见的,一般检查的时候需要人车分离,但对游客是畅通无阻的。

在到达加德满都前要翻越一座高山,从山上远眺,北面的雪山清晰可见,后来在Patan和 Bhaktapur也都能看见雪山。进入市区后,我们一面庆幸回到了加德满都,一面又为这里的脏乱感到不爽,直至后来去了Patan、Bhaktapur Squares 和Radisson Hotel,才感叹加德满都原来也有古朴和干净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Arun建议我们至少应该在加德满都住上一、两个星期,才能对这个城市有一个比较完整的认识。

到Hotel Victoria已经下午2点多了(后来碰上昨晚同一辆大巴上深圳和成都的女孩,知道她们最后晚上6点才到加德满都。当地报纸报道这条公路24日上午起因为山体滑坡开使堵车,直到第二天早上才陆续通车。尼泊尔的道路都是单车道,超车很难,而且一堵车,就堵死了,看来当地的交通状况还是非常糟糕的)。痛快地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定了第二天的Mountain Flight,西西说她已经累得不想动了,于是我一个人去了Patan。

Patan的广场不大,但比加德满都市中心的DURBAR SQUARE干净有序,可能因为是周日,广场上有游客,也有很多悠闲的当地人。去的时候是黄昏时分,温和的阳光照在广场上,感觉非常好,这才是尼泊尔应有的宁静和古朴。Patan之行虽然只有半天,仍令我心满意足。

晚上应Arun邀请去他的一个尼泊尔朋友开的韩国餐馆,那里的韩国料理很正宗,老板是一个Sherpa,他会说韩语,举止也象韩国人,我们还以为他是韩国人呢。这人非常有意思,问他为什么比我们还穿得多,他说妈妈告诉他“No clothes, no cold; More clothes, more cold”,为了证明自己从雪山来,热爱雪山,他宁愿受冷也要多穿衣服,听得我们目瞪口呆。Arun 还告诉我们,Sherpa人大多从商,余下的就从事一些和登山有关的职业,比如挑夫、向导等。非常尽兴地一顿晚餐,只可惜没有留下照片。


2004-1-26 加德满都一日游 ¾ 首尾呼应

为了向往许久的Mountain Flight,我们6点就出发去了机场。谁料天公又不作美,机场浓雾重重,7:30时我们前一班本应在7点起飞的还没飞上天,我们那班是8点的,自然还得等很久。想来想去,我们决定趁等的时候先去据说是离机场很近的Pashupathinath Temple逛逛。尼泊尔人的时间和路程概念真是不敢苟同,因为之前已经上过很多次当了,所以这次我们也不敢轻信他们所谓机场到Pashupathinath Temple只需步行5分钟的说法,我们决定打车前往。事实证明我们的担忧不无道理,出租车开了足有10分钟才到Pashupathinath Temple。

这里的厕所居然还要收费,虽然才2卢比一个人,但总觉得不平衡,因为加德满都DURBAR SQUARE的游客厕所都不收费,而且还比这里干净。因为对印度教了解甚少,我们请了门口一位毛遂自荐的当地向导为我们讲解。Pashupathinath Temple是印度教的寺庙,是最重要的神Shiva (the creator and destroyer,即主宰生死之神。 另外两个重要的神是Vishnu, the preserver和Braham, the creator)的寺庙,它最大的特色在于这里是印度教信徒死后火化的地方。所有信徒死后被家人抬到寺庙中的Bagmati河西岸,逐个火化,死者的衣物和火化后的骨灰被撒入河中,最后将流入恒河。Bagmati河东岸则是人们祭奠祖先和悼念已逝亲人的地方。Pashupathinath Temple中有很多小佛塔,绝大部分是为生死之神Shiva所建,此外也有一些The King of Monkey的雕像。人们在浓雾笼罩之下,在苍松翠柏、佛塔石雕的包围中超度亡灵,整个Pashupathinath Temple香烟袅袅,弥漫着一片哀伤的气氛。我们也碰到一些印度苦行僧,就是所谓的印度异人,一见到我们便蜂拥而上,要让我们拍照,当然是要付钱的。说实话,在这里看见这些人,总觉得有些搞笑,或者说是格格不入。

回到机场时已经10:30了,还没有飞机起飞,大厅里人很多,看样子有好几班飞机都延误了。我们于是直接去问工作人员,要么改搭原定于7点起飞的第一班飞机,要么取消,否则下午的行程就来不及了。问到的结果是建议我们取消,有点失望,毕竟盼了好久,但也总比等在这里耗时间要好。

皮皮很快从代理那边取回了机票款,我们一下子又变得很“有钱”了,正好,今天中午的任务就是消费:购物加吃饭。兜里鼓起来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向来节省的皮皮居然在一间卖织品的店里买下4件价值不菲的物品,其中最贵的一件居然还是我们之前已经买过一条的大号丝毯!趁皮皮现在出手阔绰,我也要求买了一个看中好久的牵线木偶和一些首饰,接着来到皮皮念念不忘的Helena Bar & Restaurant吃饭。这是一个大餐厅,有4、5层吧,东西合璧的装饰,我们径直来到顶楼晒太阳。早就听说这里的东西便宜又量多,这次真是领教了,我们不小心花了605卢比点了足够4个人吃的东西!满满一大碗Lassi with Fruit,足有其他饭店的两倍,其他正餐(Cheese Pizza、Chicken Dish)更是巨量,当然味道也是很不错的。这是皮皮第一次没有把点的东西全部吃完就出了门,早知道就不点那么多了,两个人花300卢比足可以吃饱了。托着胀鼓鼓的肚子,我们开始去找最后一样必买物:沙丽。沙丽是尼泊尔的国服,当然也是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亚国家的国服。但是找了半天,Thamel好像没的卖,结果我们叫了辆三轮车跑到市中心一处专卖沙丽的地方,买下一件红色沙丽。麻烦的是沙丽其实只是一块约6公尺长、1.5公尺宽的长方形布料,所以要把它穿在身上就比较复杂,而且有多种穿法,我让售货员先生教了两遍,自己又试了一遍,希望回去至少不要忘掉这一种穿法。

下午我们来到Bhaktapur,这个传说中绝对值得一游的尼泊尔古镇。因为我昨天没去Patan,所以只有把它同加德满都的DURBAR SQUARE相比,果然是个美丽、干净、安静、悠闲的好去处,不枉我们花了250卢比车费(回程更用掉350卢比!)又吃了45分钟的汽车尾气来到这里。下午阳光太强,不适宜拍照录像,所以我们先在一个露天小咖啡馆里喝了会儿咖啡,顺便看看四处的建筑。听说Bhaktapur是以木雕著名的,于是我们接着逛了咖啡馆楼下的一家木雕商店,果然有不少好东西,但开价实在太高了,看得上的都要八、九千卢比甚至更多,犹豫了半天还是没买。夕阳西下的时候,Bhaktapur果然非常漂亮,淡红色的阳光恰到好处地洒落在每栋建筑物上,带出古镇特有的韵味。我们拍录像、拍照片,兴奋地忙乎了足有1小时,直到夕阳大致褪尽才肯罢手。快离开时,想想还是舍不得之前看中的木雕,折回去又问了一次价,低了一些,但还是没到心理价位,只好离开。可是前面已经说了,今天我们有钱,皮皮特别大方,所以我们又第三次回到那家店里,最后杀了一次价,以4,500卢比这个好像让老板有点不舍的价格搬回了那座心仪的木雕。

今晚Arun又给我们安排了一档特别节目,去Radisson Hotel参加澳大利亚国庆节酒会。与会的据说全是高官名流(比如说我们看到了尼泊尔首相,当然是经Arun介绍才知道的),其实除了Arun,我们谁都不认识。好不容易碰见中国驻尼泊尔的大使(当然也是经过介绍的),虽然他只在1976年来过一次上海,但还是有老乡见老乡的感觉,说中国话就是舒服!除此之外,这里最好的事情就是有免费吃喝了,可惜因为明天一早要赶飞机,所以不得不早点回去,总得想办法把今天买的一大堆东西塞进包里啊。


2004-1-27 回家啦

(皮皮记录)

今天就要走了,真有些舍不得,虽然这一路麻烦多多,但到临走时,记得的却只有尼泊尔的阳光和悠闲生活,还有一路上结识的来自四面八方的朋友们。如果能再享受几天,那该多好啊。

6点多到了机场,天还没完全亮呢,和昨天一样,有雾,真有些担心今天又要误点了。在候机楼我们遇到了那天一起被困在大巴上的三个上海女孩和一个深圳女孩。三个上海女孩因为那天没能赶上回上海的飞机,所以改签了今天到香港的航班。深圳女孩在登机的时候竟被告知因为没有事先持机票去尼航的加德满都办事处确认回程座位,所以机票已被取消!好在最后可以加付75美金升舱,她终于还是得以如期回家。

我们在机场把多余的卢比换成了美金(1:74),损失不少。

办了登机、出境、安检(这里安检是男女分开的,我差点和西西一起排在了女队里),在机场又等了两个多小时,飞机终于起飞了。再次俯瞰加德满都,并且如愿以偿从空中看到了壮阔的喜马拉雅山山脉,连绵不绝的雪山直至15分钟后才从视线中完全消失。不知为什么,那圣洁壮丽的雪山一直是我所向往的地方,真希望离她近些、再近些…… 再见了,尼泊尔,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

(西西插一句不搭调的话:强烈推荐飞机上的咖喱羊肉饭!我们是因为坐在后面没的选了,才吃了羊肉饭,结果发现羊肉即无膻味,又鲜香细嫩,正点。)

四个小时后,我们看到了海,香港到了。


游尼泊而的一些小建议:

1.订机票要趁早,大陆除了上海每星期有两班直达加德满都的飞机外,其他城市都没有直航路线(走泰国转,时间长),所以要么从上海或香港走(直航的票价相对较低且节省时间),要么从北京搭乘在曼谷转机的航班(北京可能在04年3月份以后开通直航加德满都的路线),再者就是从西藏樟木走公路了。总之航线很少,旅游旺季机票更是紧张,差不多提前一个月甚至两个月预定才能确保座位,打折票基本上是不太可能弄到的。另外,如果订的是来回票,到尼泊尔后一定记得要拿着机票去航空公司确认回程座位,否则很可能被取消,因为waiting list上的人实在太多了。

2.尼泊尔的旅游城市里到处可见货币兑换柜台,可以将各种自由货币及人民币兑换成卢比,各柜台的兑换率略有差异,换之前可以先货比三家。一般来说,相比美元和人民币,欧元的兑换率更合算一些,建议在国内先换一些欧元,而且因为票面大,这样一来还便于携带。

3.飞机上准备润肤露,长途旅行皮肤非常干燥。

4.防水风衣在徒步和热带丛林游时很有用,可以让你轻松应对小雨、小雪和树枝树叶上的露水或雨水。

5.徒步的话建议带睡袋,这样比较干净, 另外山上挺冷的,旅馆给的毯子可能不够用。帐篷可以不带。

6.拐棍是徒步的必需品(除非你跟向导一样厉害),因为下山的时候经过雪地,路就非常难走了。也因为这个,鞋最好选用防水硬底高邦的,可以护踝,最好再自备或向旅馆、旅行社借钉鞋(也有一种钉爪,套在鞋上即可),便于在雪地行走。

7.带好头灯,一则山上经常停电,二则早上起来看日出或晚上赶夜路都用得着,三则紧急情况下(如在公共汽车上过夜)也有用。

8.太阳眼镜、防晒霜、防晒润唇膏之类是必备的,雪山区域(还有漂流的时候)的紫外线很厉害啊。

9.很多尼泊尔的小孩儿(其实有些人也不小了,至少应概算青年了)都习惯看见游客就索要钱物,甚至乐此不彼(如小费、糖果、旅游用品等,甚至我还碰到过在商店买薯片时,营业员让我再买一包送给他的)。所以如果你心好的话,就多备一些零钱和糖果,但也提醒你,给了一个,后面可能会围上来一大群。

10.如果是菜鸟级摄影选手但又对照片质量有一定要求的话,那至少要带上可以减低曝光值的偏振镜,使拍出的雪山照片色彩更鲜艳。(至于其他更专业的设备,相信应听从专业人士的指导)

11.住旅馆最好选择楼层高一些的房间,一来清静,二来水比较热,因为很多旅馆是太阳能供热的,所以热力不足,晚上热水从顶楼传到底楼,就所剩无几了。

12.在尼泊尔,司机罢工是随时有可能发生的事,而且运输公司不会退还已付的车费,因此在确定行程前一定要看看最新的报纸或向当地人了解罢工的信息,一般报纸会提前一天以上公布罢工的消息。

13.如果要省钱,安排徒步、漂流、野生动物园等活动时直接找旅行社或向导,收费会低过找旅馆做代理,而且要货比三家,反正这样的旅行社或向导多的是(有时路上都碰得到毛遂自荐的)。当然,如果直接找向导的话,收费最低,但自己可能要花些功夫再去联络活动结束后的住宿(活动过程中的住宿安排一般会包含在导游服务中),付钱时要先谈清楚费用所包括的各项细节内容。

14.参观寺庙时,如果对佛教和印度教不太了解、但又想看出点名堂来的话,不妨找一个导游(寺庙门口有很多这样的导游,几个人找一个也行),收费不算贵,最多100卢比应该就能搞定了。

15.徒步时基本上不用带什么吃的东西,因为路上有很多饭店餐馆,当然可以带些份量轻的巧克力或牛肉干,随时补充能量。需要的话也可以带些水果,因为山上除了桔子,没有其他水果卖。如果自己有水壶的话,每天早上可以问旅馆要水灌满(一般饮用热水是免费提供的,有的地方不提供饮用冷水或者要收费,这时你当然可以要来热水自己冷却),因为路上虽然也有卖水的,但山上的东西价格比较贵。

16.不知道是尼泊尔人的时间、路程概念和我们有所不同,还是他们太热情,即使不认识路也要为你指路,反正经验告诉我,他们如果告诉你某段路走5分钟就到了,那么你至少得准备15分钟(我觉得他们的步速和我差不多),如果说车开3小时能到,那你得作好6个小时的准备。

17.冬天去漂流水温也不是特别低,但如果全身湿透而且没有太阳的话还是挺冷的。组织漂流的地方提供防水性能很好的上衣,但所提供塑胶帽是不防水的,不想湿透的话,一定要束紧防水上衣的领口和袖口,如果再自备连帽雨衣和雨裤(城市里都有卖的,三、四百卢比就能买一整套了)就更好了,尤其是雨帽,加强上身防水的效果很好。

18.如果想看野生动物的话,千万不要偷懒坐吉普车啊,没有动物会傻到听见汽车声还呆在路边让你看的。最多让吉普车带你走丛林前一段,之后还是自己步行进去可能会有比较好的收获,而且更自由(一般来说骑大象是最好的方式,但奇特旺国家动物园只提供有限范围内的象背行,大象不进入更深的丛林)。

19.如果想要Mountain Flight,最好多留出几天,飞机是否起飞完全取决于天气状况,而且一般早上第一班飞机(7点起飞)所见景致最好,但由于人数有限(每班12个人左右),所以要提前预定。有的代理会在标准价的基础上提供折扣,当然这是需要你自己先向他提出的。

20.如果回程是坐到香港的飞机, 建议坐左手靠窗的位子, 可以清楚地看到喜玛拉雅雪山山脉,蔚为壮观。

21.如果有可能,在加德满都呆上一星期吧,毕竟要了解一个国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加德满都更是独具特色,很多方面都与众不同,值得细细体会。


常用尼文的中文发音:

1.你好:/纳马西台/
2.谢谢:/当尼巴特/
3.水:/巴尼/
4.热水:/达多巴尼/
5.美丽:/台里兰姆罗差/
6.朋友:/萨替/
7.女孩:/葛替/
8.男孩:/葛达/
9.姐姐:/替替/
10.好的:/温扎/
11.是的:/哦/
12.不是:/捂挪/

peachch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