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我的尼泊尔之行(上海猫儿)


念大学时,猫儿就从书本上了解到,在尼泊尔有佛祖释迦牟尼的圣迹,有美丽的群山和湖泊,有众多的宗教建筑,有英国人留下的殖民痕迹。然而,在那个年代里,尼泊尔这个喜马拉雅山南麓的神秘小国离我等中国普罗大众是那样遥不可及。但不管怎么说,对尼泊尔的点滴印象毕竟已深深埋在了猫儿的脑海中了。
时代的前进、国家的发展,终于缩短了外部世界与国民的距离,猫儿心中对尼泊尔的向往,促成了2004年1月18日至1月24日的尼泊尔之行。
一、签证、机票的办理其实很简单
通过114问询电话,猫儿十分轻松地查到了尼泊尔驻上海领事馆的电话号码。电话里,领事馆的中方雇员小姐亲切地告诉猫儿,尼泊尔王国欢迎中国公民旅游,对中国人不收签证费,只收30元签证工本费,只需带好身份证、有效期半年以上的护照和1张2寸照片,即可在周1~周5上午9~11点,下午1~3点前往领事馆申请签证。
猫儿来到了曹阳路1040弄2号28楼的尼泊尔王国驻上海领事馆,在工作人员的悉心指导下,用不很熟练的English填完一张表格,交上护照、照片,被告知领事馆每周2、4发放签发好的签证,猫儿可于申请日后第一个签证发放日领到签证。
顺利拿到签证后,猫儿便“猫”不停蹄前往万航渡路1号4楼的尼泊尔皇家航空公司上海办事处,花了4050元当场购得了往返尼泊尔的机票。
二、旅行准备工作很轻松
猫儿十分认真地通过因特网查询了“驴友”们的出行经验,然后做了以下准备:
(1)到外滩的中国银行,凭获得签证的护照购买了美元2000元(可以购买3000美元,考虑到实际需要及美元的走势,猫儿决定只购买2000美元,毕竟中国国力在不断增强嘛!);
(2)准备了防紫外线墨镜1付、防晒霜1管、ADIDAS防滑旅游鞋1双,考虑到比较肥胖比较懒惰,猫儿就不考虑健行装备了;
(3)猫儿贪嘴,为防止意外,特别准备了黄连素一盒、诺氟沙星一盒;猫儿扁桃腺没有切除,特别带上了阿斯匹林泡腾片和克感敏若干片、头孢拉定一盒,此外,猫儿还带了些复合维他命丸、酒精棉球、万金油、体温计什么的。
三、行程中的甜酸苦辣
1、第一天:误点备降真难受,热水不热难洗头
2004年1月18日,出行的日子到了,猫儿带着还算简单的行囊,赶赴浦东国际机场。领取登机牌、购买机场建设费、安全检查、通关,一切都非常顺利,到了侯机厅,第一个麻烦出现了,尼泊尔皇家航空公司飞机晚点,14点才刚刚进港,起飞时间从14点55分推迟到15点30分以后,猫儿无聊地坐等登机。
还好,15点15分登上略显破旧的尼泊尔皇家航空公司波音757飞机,尼航空姐身着蓝色沙丽,在舱口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Nemasde!”,只是目光闪烁、脸上堆着职业化的笑容,却怎么看就少了一点真挚。
猫儿也不管那么多了,口中胡乱地回答着“那妈死地”,找到自己的座位,把手表的时针倒拨了2小时15分钟。
由于尼泊尔皇家航空公司飞机是从日本大阪经停上海再飞往加德满都,机上日本鬼子很多,难听的日语不绝于耳,显得吵吵闹闹的。15点50分,在推迟了1小时左右,飞机终于平稳地起飞了。
也许是疲倦了,也可能是懒惰的本性,飞机起飞后没多久,猫儿就昏然入睡。睡梦中,猫儿梦见了白雪皑皑的安娜普纳山和绿波荡漾的费娃湖,当然还有皮肤黝黑的尼泊尔母猫……
巨大的振动,紧接着是飞机着陆后的滑行,猫儿嘴边挂着幸福的口水从梦中惊醒,眯着小眼向窗外望去,天已完全黑了,只有远处机场建筑的点点灯火和停机坪上的几架巨型客机……到了?看看手表,7点了,怎么飞了那么长时间?再看看旁边的乘客,没有一个人起身拿行李。正在不解,广播响了:“亲爱的旅客们,由于天气原因,飞机降落在印度加尔格达机场;旅客们请在座位上耐心等候,何时起飞请听广播通知。”
机舱里越来越热、越来越闷,空姐们都跑到了机首舱门口“透气”去了,把旅客晾在了一边,没有一句解释、没有一句安慰,更别说一杯水、一块湿毛巾了!猫儿脱去了外套,只穿一件短袖T恤,可汗水还是从脸颊直往下淌。
慢吞吞地交涉、慢吞吞地给飞机加油、慢吞吞地关上舱门,晚上10点30分,飞机终于又起飞了,并于11点15分降落在加德满都特里布文国际机场。
没有摆渡车,旅客们疲惫地提着自己的行李,走到几百米外的候机楼。候机楼不大,倒也整洁、实用。填完入境卡、通关,手表的时针已指向11点50分。怕没有出租车,猫儿只好引颈待宰,花了5美元要了一辆机场Prepaid Taxi,穿过了不长的黑灯瞎火的狭窄街道,来到了早在国内就选好的泰美尔宾馆(Hotel Thamel)。
泰美尔宾馆位于泰美尔区边缘,与新路(New Road)很近,是一座带花园的3层小楼,宾馆规模不大,大堂的布置倒也雅致,大门、柱子、柜台、楼梯扶手均由上等硬木制成,雕刻有充满民族特色的花纹。向总台问价格,答曰标准房35美元一天含早餐,经讨价还价,最终以20美元成交。
宾馆房间很小,仅2床、2椅、1几、1柜、1架很旧的14寸韩国LG彩电,卫生间除了抽水马桶外,也就一只淋篷头了,打开笼头,热水温度很低,根本无法洗澡,想必是使用的太阳能热水器。无奈之下,猫儿只好脱下臭不可闻的鞋子和满是汗味的衣服上床,打开电视,拨动遥控器,一个个频道尽是印度人模样的男女唱唱跳跳、没完没了,猫儿只好睡觉了事。
2、第二天:加都河谷遍地游,购物美食不用愁
从梦中醒来,阳光洒满了房间。猫儿起床后匆匆在宾馆底楼餐厅吃了早饭,便就近找了一家旅行社,定好次日赴蓝毗尼的飞机票。然后,以1500卢比的价格包了一名叫RAM的尼泊尔司机的出租车。
首先,猫儿去新路的皇家尼泊尔银行兑换了400美元,当日汇率1:71.75,换了28000卢比;然后便是走马观花:加德满都杜巴尔广场、帕坦和巴克塔布。其实,这些景点比较雷同,分别为历史上加德满都谷地3个小国的王宫:加德满都杜巴尔广场规模较大,有一座带有明显英国风格的故宫,还有现在仍居住着女活佛的库马里神庙;帕坦的建筑木雕比较精致,有一印度神庙前许多男女教徒混合洗澡;巴克塔布则以曲曲折折的小巷和各式铜器铺、木雕铺见长。
傍晚,猫儿来到了位于加德满都西部的丝瓦扬布纳斯(猴庙),该庙地势较高,建于小山丘上,可站在庙前俯瞰整个加德满都,以猴群出没得名。猴庙以巨大的佛像为中心,周围散布着一些旅游品商店,猫儿在一家小店觅得男女性交小雕像一座,非常精美:男性为人身象面,阳具硕大、高昂;女性为人型。若将男女相对而置,阳具正好插入阴户,若将男女同向而置,则阳具亦可以后入式插入阴户,奇哉!
回到泰美尔,已是华灯初上时分,一天的相处,RAM先生良好的职业道德和流利的英语给猫儿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告别时,与RAM先生约定,第二天上午从泰美尔区到机场,仍然用他的车。
在宾馆附近一家印度餐厅的小花园里用餐,遇到了整个尼泊尔旅行途中猫儿最为气愤和不齿的一幕:
猫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友好的伺者上来点菜,那小伙子问猫儿:“Are you from Japan?”猫儿马上回答“No, I am Chinese.”
那小伙子说了一声你们看上去一模一样,猫儿马上幽了他一默:“Yes, just like the Pakistan and Indian.”从小伙子聪明的微笑中,猫儿知道他已经完全理解了猫儿的“本意”。
正在这时,一个20多岁的“三国人”(此系某些喜欢和中国、高丽套近乎的鬼子对中日韩三国人的统称)进来在一张空桌子边坐下,也许刚才误把猫儿当成鬼子的缘故,这回伺者问得小心翼翼:“Where are you from ,sir?”
那家伙犹豫了一下,回答道:“Japan”
不知什么原因,猫儿当时就有一种感觉,那家伙虽然穿着和日本青年相同,但从表情、五官、体态等方面,似乎不是日本人,倒是有几分汉奸模样。
于是,猫儿一脸无辜地走到那人桌前,猛地用汉语说道:“哥们,借个火!”那家伙下意识地递过了打火机,猫儿的心凉透了,这就是同胞?吹了一口烟,猫儿双眉一横,浪声浪气地调侃到:“呵呵,你小子倒会装孙子,不就是和咱一样的中国人嘛?”
说完,猫儿便迈着猫步回到自己座上,顺便偷偷瞥了一眼那个假鬼子,那小子一声不吭低着头,嘿嘿,孙子!
3、第三天:天公不美佛难求,转道湖畔易地游
猫儿起床后,在泰美尔宾馆底楼餐厅吃了早饭、寄存行李、退房,然后便去旅行社取机票。不料,旅行社的人还没上班,猫儿只好去泰美尔区闲逛,找到了库克里刀屋,经与老板讨价还价,确定可以打8折。猫儿看中了店里的三把木雕鱼型装饰刀,约定几天后回加德满都时来买。
回到旅行社,拿到了去蓝毗尼的机票,然后乘RAM先生的车去机场。
特里布文机场国内大厅面积不大,但很干净,花165卢比买好机场税,领到登机牌,然后进行安全检查。尼泊尔的安检很有意思,男女分开,男警察检查男人,女警察对付女人。安检非常仔细,猫儿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被搜查个遍,连裤裆都捏到了,一声“sorry”,猫儿还以为检查到此结束,不料警察又让猫儿打开行李翻了个遍,收走了烟鬼的命根子——打火机才放行。
进入候机厅,猫儿发现小卖部柜台上,用绳子拴着一只打火机,侯机厅到处放着烟灰缸,抽烟总算不成问题。
等了很久才登机,接送车是一辆十分破旧的印度产Tata牌公交车,呆头呆脑的样子,开起来声音巨响;飞机还不错,是15座的道尼尔涡浆飞机,内部设施比国产运7强多了。飞机很快起飞了,但飞了不一会儿,机长便广播要返航,因为蓝毗尼气候不好,飞机无法降落!
回到机场又等了很长时间,广播告知去蓝毗尼的航班取消。猫儿不由得头皮发紧,看来菩萨不要我去参拜了!为了不影响整个行程。猫儿找到Cosmic航空公司柜台,改签了去博卡拉的机票。
道是否极泰来,这次一刻也没有耽搁,拿到改签票后1小时,猫儿已经到达了博卡拉著名的湖畔区了。
找了一家叫Mountain Top的宾馆,三楼单人间500卢比,房间位于楼的顶端,有三扇大窗子,可以看到费娃湖和安纳普那雪山,房间外是一个很大的露台,有桌椅可供休息。
安顿好住宿,猫儿才感到肚子饿极了,于是上街找吃的。
在宾馆隔壁,有一家叫泡菜屋(Kimchi House)的韩国料理,店设在湖畔小街街面房子的二楼,附带很大的室外平台,可以在那里边看费娃湖景色边用餐。店里客人很少,只有一桌韩国女生,猫儿在室外的一张桌子边坐下,要了烤牛肉、鸡汤,想好好犒劳自己一下。
菜上得很慢,在等待中,猫儿与伺者闲聊,了解到泡菜屋的老板是尼泊尔人,曾在韩国呆了4年,回国后便开了韩国料理,生意还不错。
菜总算做好了,猫儿一尝,味道不错,总算能美美地吃一顿了。
肚子饱了,猫儿便沿着费娃湖闲逛,顺便买了5条普什米那围巾和一张博卡拉地图,基本上对湖畔地区有了整体了解:
湖畔地区指沿费娃湖北岸地区,路边分布着多家宾馆、旅社、酒吧、餐厅、网吧、工艺品店等。从湖畔东头的尼泊尔Rostra Bank的办公楼,到最西端的游船码头,走一次约25分钟。
湖畔较好的宾馆是东头半岛上的鱼尾宾馆(Fishtail Lodge)、Trekking-o-tel等,餐厅多数是西式的,当然还有尼泊尔餐厅、西藏餐厅、韩国料理(Sarang San萨朗山、Kimchi House泡菜屋)、日本料理(Koto古都)、中华料理(Lanhua 兰花)等;此外,还有几家现榨果汁店、按摩房等。
当天晚上,猫儿又逛了一次湖畔,觉得不算热闹。
4、第四天:戴维瀑布水断流,蝙蝠峡谷不用游
吃罢早饭,在湖畔以40卢比半天的价格借了辆自行车,猫儿便去了戴维瀑布。瀑布位于湖畔东南约7公里,慢慢骑车也就40分钟。由于是枯水期,瀑布的水很小,奇怪的是瀑布不是从山上,而是从地下流出,据尼泊尔人讲费娃湖边有条地下河,河的出口便是戴维瀑布了。
从瀑布出来,公路的对面便是西藏村,猫儿顺便去看了一下。这个村子的藏人均是50年代末从西藏流亡至此,村子的中心是一座藏式佛塔,西藏人的屋子围绕着佛搭,村子入口处有一所设施十分完善的藏民小学,还有一座SOS国际西藏儿童保护中心,中心设有大吉岭社区会馆、西藏工艺品销售中心、藏医中心、西藏青年技工学校和一所小机械维修厂,此外,还有一座羊毛加工厂,一些西藏老人一边晒太阳,一边捻毛线,样子挺安逸的。在西藏村的北端,猫儿看到了铁丝网,透过铁丝网,远处是连绵的雪山,山的那边就是这些藏人的故乡,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藏自治区,这些离开故乡几十年的藏人,难道就这么让一道铁丝网永远阻断回家的路吗?从藏民小学的教室里,传来了孩子们的歌声,猫儿不懂藏语,但还是被那歌声所感动了,那时一首忧伤的歌,与歌者的年龄是多么的不相称呀!
中午回湖畔,在兰花餐厅吃了顿中餐。虽然兰花的老板是个30多岁的中国丑八怪女人,但厨师是尼泊尔人。猫儿点的糖醋排骨、炒青菜,都被厨师给活生生糟踏了,只有番茄蛋汤还有点像中国菜,一结账,400卢比,价格不算便宜。
下午,猫儿雇了摩托车,去看了蝙蝠峡谷,其实那是一个山洞,蝙蝠白天躲在洞里,傍晚蝙蝠飞出来,据说山谷会因此变得黑压压的。
来回蝙蝠谷的路上,猫儿看到了好几处路口有荷枪实弹的军警检查行人,好在猫儿一报出“游客、中国”,尼泊尔军人马上放行,并客气地招呼:“那妈死地!”
也许受了凉,回到湖畔猫儿感到发烧了,一量体温,38度8,赶紧吃药,并去了一家叫Koto(古都)的日本料理,点了蔬菜天妇罗、纳豆、寿司、米饭、酱汤、炸鸡块,还要了一壶烫过的日本烧酒。日本料理是尼泊尔人开的,但味道还不错,特别是纳豆的味道十分地道!只是价格稍贵,一顿饭吃了1000卢比。
吃了晚饭,猫儿去做全身按摩,500卢比一小时。进入干净的按摩室,按摩师让猫儿脱光衣服、裤子躺下,然后在猫儿身上抹上一种味道很香的油,便开始按摩。与国内按摩不同,尼泊尔按摩不以肌肉推拿为主,而着重“梳理”人的骨关节;因此,一开始被按摩者会觉得有点酸痛,但按摩后关节十分舒服。按摩师指法十分熟练,到按摩结束时,猫儿已经熟睡了一大觉,醒来感到热度也全退了。
回宾馆的路上,猫儿找了家网吧,给国内的朋友打电话拜年,IP电话80卢比每分钟,价格比国内的IDD还贵,但通话质量很好。
5、第五天:萨朗望峰断凡忧,费娃湖水难将就
一早起来,雨停了,但天气阴森森的,猫儿担心能否看到鱼尾峰。由于Hotel Mountain Top位置较偏,且洗澡水太冷,猫儿收拾行李退了房。
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先到Hotel Trekking-o-tel开房间,15美元,然后赶赴萨朗角。
一路上,不时有军警检查,看来毛主义者的活动还很活跃。军警对外国人十分友好,只需猫儿说一声“Chinese tourist”,一律放行。听说,毛主义者对外国游客也十分友好,绝对不会加害。
一路上路况还可以,离萨朗角越近,天气也越来越晴朗,看来今天猫儿的运气不错。车子开始爬山了,随着海拔的升高,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美:远处是蓝天,稍近是群山,天空中的云彩时浓时淡,让群山平添了几分神秘。经过近1小时的行驶,猫儿来到了萨朗角。
萨朗角其实是山顶上的一座观景台,当地人在那里放置了一架收费望远镜,其实,不用望远镜也能清晰地看见北方连绵的安纳普那山脉,山脉的顶部被白雪覆盖,在蓝天的掩映下分外妖娆,山脚下则是葱绿的大土和七零八落的山村。安纳普纳山脉最高的一座山峰便是著名的鱼尾峰,形状犹如鲤鱼的尾巴高高地翘起,真实名副其实!
在萨朗角,猫儿摆足了pose,以鱼尾峰为背景照了好几张相,然后连抽三支烟,才依依不舍地下山。
中午回到宾馆,深感换宾馆的决策英明无比。Hotel Trekking-o-tel是一家非常非常漂亮的宾馆,由两幢西洋风格的小楼组成,带花园、停车场等设施。房间面向费娃湖,很大,有全套的藤椅、写字台、写字椅,床也非常宽大、柔软,卫生间设施齐全,中央空调、锅炉热水全天提供。此外,该宾馆可以收看BBS、BS1、ARIRANG等多套卫星电视。
下午,猫儿花200卢比,租了一艘游船,畅游费娃湖。平时从湖畔望去,费娃湖景色非常优美,可泛舟湖上,觉得不过如此罢了。湖水不算很清澈、游船却不少,平时感到十分朦胧的对岸群山,一旦看清楚了,也不过就是树林浓密罢了;湖心小岛建有印度神庙,规模不大,建筑也谈不上精致,加上船夫没有气力又不通英文,整个游程显得比较乏味。
6、第六天:何处景色最俊秀,比格纳斯第一牛
今天,是呆在博克拉的最后一天。猫儿一早起来,借了辆自行车,沿着费娃湖边慢慢地骑,想再一次把湖光山色收入眼底。在一家卖工艺品的小店门口,遇到一对搭过话的台湾中年夫妻,他们很有意思,远远看到我就热情地喊我“那位大陆同志”,猫儿的嘴可是从来不饶人的:“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和张国荣一样是同志呢?”惹得台湾老女人笑弯了腰。
感谢菩萨,这次与台湾夫妻的街边偶遇,给猫儿带来了极大的收获,听那老女人讲,他们昨天下午去了一个叫比格纳斯湖的景点,风景“好好哇!”猫儿一不做二不休,匆匆吃过早饭,还了自行车,回宾馆退了房间,在路口拦住一辆出租车,便直奔比格纳斯湖。
比格纳斯湖距离费娃湖约10公里,由于路况不好,车行了约30分钟,那里门票不贵,才25卢比,进入小门后远远看到田边稀疏地坐落着几幢农舍,稍远处是一道拦水坝,再远处则是一座座高山。这就是“好好哇”的地方?猫儿心里正疑惑,脚步倒是已经迈上了拦水坝。“哇!”这回轮到猫儿惊讶了!这是一幅猫儿这辈子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画卷:
脚底下的湖边,停着几艘漆成五颜六色的小游船,湖面上,没有一艘游船,只有几只水鸟滑水而起飞向天空,偶然,一声鸟鸣划破静寂的天籁,似乎在昭示在这雪山下宁静的湖泊,生命依然存在,而且依然那样生气勃勃;再远处,是绿得发暗的小山丘,一座座连绵不绝;在小山丘的后面,是几座戴着白冠的雪山,在阳光下,雪山的影子倒影在浅绿色的湖面,随着阵阵微风而颤抖着;当太阳躲入云雾的瞬间,眼前的景色会在不经意间变得模糊起来,白色的雪山、绿色的密林、清澈的湖水,就像融化了一样,变成一片混沌。
猫儿到底市面见得不多,面对着从未见过的美景发呆了,直到管游船的老头子走到猫儿身边,用尼泊尔腔的英语大喊:“200RBS,WHOLE DAY!”
给猫儿划船的是个女人,额上照例点着朱砂,头上披了一条多彩的厚围巾,黝黑的皮肤上皱纹像刀刻的,但一双大眼睛却十分妩媚多情,在猫儿热辣辣的目光下,划船女人羞涩地垂下了眼帘,浓密的长睫毛覆盖在眼帘上,很是动人。为了摆脱尴尬,猫儿用不怎么样的英语与划船女人聊天,不料那女人只是微笑,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似乎一句英语也不懂。看惯了国内女人的伶牙俐齿、咄咄逼人、虚假做作,猫儿更觉得划船的尼泊尔女人具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游罢比格纳斯湖,猫儿回费娃湖畔匆匆吃了午饭,然后去机场。看来老天爷还真公平,来时一路不顺,返程就出奇地顺利,飞机准时起飞、准时到达。
回到泰美儿区,想到明天就要回国了,决定找家条件好一点的宾馆享受一下。这次住的宾馆叫外沙里宾馆(Vishari Hotel),三星级,有气派的大堂、Otis电梯和6层楼客房,猫儿要了单人间,15美元一晚,房间里有沙发、2米宽的大床、写字台、21寸彩电、浴缸、抽水马桶,更重要的是,这家宾馆热水是锅炉烧的,24小时洗澡没问题,且空调是中央空调,非常安静。
房间落实后,猫儿去泰美尔区入口的意大利餐馆Fire and Ice用晚餐,点了披萨饼外加一罐苏打水,味道确实比上海的Pizza Hut好得多,餐后还奉送一客冰激凌,味道也很不错。晚饭花费才300卢比,性价比真的很高哟!
晚上没事情,在泰美尔闲逛,顺便在库克里刀屋买刀,经讨价还价,5把小的裁纸刀以每把150卢比成交,3把刀柄和刀鞘均由上等硬木做成的鱼型大刀,每把仅2800卢比。
9点以后,泰美尔区的店铺纷纷打烊了,街上只有三两个游客在黑暗中游荡。猫儿回到宾馆,美美地洗了把热水澡,打电话请RAM先生明天晚上送猫儿到机场,然后便早早休息了。
7、第七天:异域虽好不长留,猫儿最后把家走
早上醒来,梳洗完毕,根据网友提供的信息,猫儿一路打听,终于在一条小路边找到了Hot Bread面包房。
先在楼下买了一块Cocoa Cake,上楼后点了一杯牛奶、一份煎蛋,美美吃了顿早饭,才75卢比。
饭毕,猫儿与路边的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最终以250卢比的价格谈妥,再赴巴克塔布,这次的任务主要是采购木制品和铜器。
出租车是印度Tata与日本Suzuki合资生产的Maruti,其实也就是我国长安奥托的同型车,比破破烂烂的二手丰田坐起来舒服一些;一路上,王宫、荷枪实弹的军警、马亨德拉国王雕像、国际会议中心等熟悉的景物一一闪过,车子向城东行驶;天下起了小雨,道路也不太通畅,闲来无事,猫儿打量着来往的车辆:也许是地理位置相近的原因,尼泊尔马路上的车子,除了少量韩国的现代、大宇,以及德国的奔驰、日本的丰田(多数为二手车)外,主要是印度车。印度车中绝大多数为Tata牌的,其中:大客车的设计类似于我国90年代初的黄海大客车,笨头笨脑的,发动机也是前置的,底盘一看就是卡车改的,但发动机声音很柔和、也不见黑烟;轻型卡车则漂亮多了,蒙皮和油漆的工艺远比我国的轻卡要好,显得实用、结实;轿车则清一色Maruti,比较单调。总之,印度确实不算先进,但绝不像国内愤青们说的那样一无是处。猫儿认为,印度工业门类齐全、基础扎实、这些年进步极大,由于外资进入很少,印度仅次于中国的增长率基本上靠民族工业带动,在今后完全可能超越我国而成为发展中国家的楷模,而我国由于政策、体制因素,发展比较依赖外资和出口,加之对民族工业的歧视至今仍未完全消除,……。
到达巴克塔布,花50卢比的特别优惠价格购得门票,不巧雨大了,猫儿躲入一家干净的客栈,在其底楼的咖啡厅点了一杯奶咖,一面与管店的姐弟俩闲聊,一面默默期盼雨停。
时近中午,雨终于停了,猫儿开始闲逛陶马迪街,在一家铜器铺购得两只象鼻型的铜制大门把手,开价900卢比,经猫儿苦苦哀求,最终以450卢比成交。在一家木器铺,猫儿购得雕花杯垫1套5只、3件套雕花首饰匣子1套、雕花托盘1只,共1850卢比。至此,采购任务完成。猫儿遂回宾馆用午餐。
下午,天气开始放晴,猫儿先去了帕什帕蒂纳斯印度神庙,车资80卢比。该庙只有印度教教徒才可进入,猫儿只好在外面看看。神庙由多幢建筑组成,建筑的规模不太大,旁边有一条石板路,路的另一侧是一条很浅的小河,河岸修有石阶,河上有桥2座,对岸是一座小山丘,青松翠柏中座座石制的灵骨塔十分壮观。猫儿碰巧看到了河边的印度教徒葬礼,死者身披黄袍,遗体上洒满鲜花,躺在岸边脚朝河水,遗体下炭火熊熊、烟雾缭绕,家属围着遗体哭泣,空中乌鸦绕着遗体盘旋,气氛十分肃杀。
猫儿漫步过桥,登上对面的山顶,整个神庙尽收眼底,老实说景观不算太壮观。
出了神庙,猫儿花40卢比打车去大佛塔。大佛塔在神庙以东,典型的藏传佛教形式,塔四周是八角形的街道,街上一家连着一家西藏人开的商店,主要卖各类法器、工艺品、服装、西藏音乐光盘影音带等,街上人山人海,有各国的旅游者、尼泊尔人,更多的是流落尼泊尔的藏民,他们身着彩条民族服装,绕着佛塔转圈朝拜,不时跪下来参拜,间或也有几个身着僧服的藏族小孩坐地乞讨。
登上大佛塔,猫儿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只见白色的佛塔被阳光染成了浅金色,塔顶的佛像在阳光下变得生动起来,佛的眼睛是向下看的,充满了笑意,好像在安慰着塔下的苦难众生。猫儿把目光移向远处,那里是喧嚣的加德满都,更远处是一座座连绵的群山,雨后的天空无比纯净,几缕白云在微风中飘浮,阳光下的“八廓街”也显得生机勃勃,街上的喧闹声仿佛被隔绝开来,刚才感到的嘈杂感消失了。
回到泰美尔区已是傍晚,先是去网友推荐的The Robin’s吃冰激凌,单球才65卢比一只,牛油味的,十分香甜可口,确实不比哈根达斯差到哪里去。经询问,冰激凌从印度进口,有20多个品种。
猫儿的晚饭是在一家叫“华富”的中国餐厅解决的,点了蘑菇鸡汤、油炸虾、什锦时蔬、麻辣豆腐和米饭,味道与国内一模一样!本以为厨师是国人,不料一问竟是地地道道的尼泊尔人,饭毕结账,才400卢比,真是价廉物美得很!出国以来,天天西餐,猫儿早就吃厌了,虽然期间吃过中餐,但那分明是骗人的假货,而吃韩国和日本料理,毕竟是隔靴挠痒,难解口腹之乡愁!想到此,猫儿大方地抽出100卢比,让服务生叫出厨师,奖给了他,并对他的厨艺大加赞赏了一番,说实话,猫儿真的希望在尼泊尔能有越来越多的正宗中华料理!
9点半,猫儿提着重了许多的行李,走出宾馆的大门,诚实的RAM先生和他的二手丰田车早已等在了门口;10点,猫儿在机场停车场与相处多日的Ram先生惜别。再见了,尼泊尔!你给了我7天的酸甜苦辣,给了我全新的体验。遗憾吗?是的!但遗憾是我再来的最好理由,我还要去蓝毗尼、我还要去昌谷纳拉扬,我还要去辽阔的乡山,我还答应Ram先生去他家里做客……
尼泊尔皇家航空公司的大鸟就要起飞了,再过5个小时,猫儿就能看见大上海璀璨的灯光了。

SHANGHAICAT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