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你天堂更快乐的地方-尼泊尔旅行散记



没去尼泊尔之前,对那里的印象只能用几个简单的词汇来表达:珠穆拉玛峰、雪山、印度教、徒步旅行者的天堂、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一个自然神秘而充满浓郁风情的地方。

加德满都印象

上海有直飞加德满都的航班,只是我们去的那天飞机误点了近三个小时,等我们到加德满都的时候已是当地时间的晚上九点多。之前有同行的朋友通过网络找到当地旅行社派车来接,车程才半小时左右,就把我们送到了加德满都西北部的泰美尔(THAMEL)地区。这里集中了大量的Guest House,也就是俗称家庭旅馆,价格一晚上大约在400-500RS,相当于人民币40至50元左右。一般都比较干净,双人房带卫生间有淋浴,被子上还透着一股当地特有的香味。
第二天早上走出旅馆才知道,整个泰美尔地区的道路只不过是比我们上海的弄堂稍宽一点的小巷。几乎没有什么高楼,最高的建筑也就四、五层高。街面上到处是旅游服务的店铺:换钱的,工艺品店、旅游登山用品店、酒吧、餐馆、旅游公司、网吧等等。
随便找了家露天的餐馆吃早饭,也许是来这个国家旅行的欧美国家老外太多了,所以一段时间呆下来之后,发现不管是在加德满都这样的大城市,在巴德岗这样的古城,还是在山里徒步时寄居的小旅馆,大多都能做出很地道的西餐。对不喜欢吃西餐的人来说,时间一久肯定就是受罪。不过对我来说倒不怎么成问题,成问题的是尼泊尔任何一家餐馆上菜都太慢,你点完菜,完全有时间出去溜达一圈,过半小时以后再回来吃,也许第一道汤刚好上来。但是味道绝对不差!
第二天晚上找了一家看上去还不错的露天餐馆吃饭,进去刚坐下,过来一个中国女人向我们打招呼,一问才知道原来就是这家餐馆的老板娘叫陈黛娜,是台湾人。她是8年前作为志愿者来的尼泊尔,当时是去尼泊尔一些穷苦的山区做教育方面的志愿者。然后认识了现在的尼泊尔丈夫,于是结婚定居下来。夫妻俩在泰美尔地区开了一家餐馆和一家酒吧,生意还不错。陈黛娜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台湾了,不知她当时是出于什么原因来尼泊尔做志愿者,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溶入这个国家,甚至完全溶入那个她眼里男尊女卑很严重的尼泊尔大家庭,说着当地的语言,穿着当地露肚脐的莎丽,满面笑容地迎接四方宾客。虽然这家餐馆是吃正宗墨西哥菜的,但是我们还是跟她提议说,门口最好有一块中文字样的指示牌,这样可以吸引更多的中国游客。等我们最后回到加德满都的时候,那块写着繁体中文的指示牌已醒目地挂在花园门口。这家餐馆的名字叫Northfield Café & Jesse James Bar。

帕坦 印度教火葬

帕坦位于加德满都以南五公里处,是尼泊尔的第二大城市,也是尼泊尔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这里庙宇林立,房屋建筑都很精美,帕坦故宫是200多年前国王的官邸,皇宫庙宇充满了贵族气派。而普通居民的房屋同样不拘一格,木头门窗的雕刻非常精美,艺术气氛十分浓厚。房子一般都不高,尤其是门很矮,进去要低头。听导游介绍才知道,原来尼泊尔国家是有规定的,尼泊尔的民居不能高过寺庙和皇宫。难怪尼泊尔是个没有钢筋丛林的国家,山脉却成了它最好的屏障和资源。但同样是古城,我更喜欢后去的巴德岗,因为觉得那里的民族人文气息更浓郁一些。帕坦花半天不到的时间就可以看完。
印象较为深刻的是距离帕坦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印度教火葬场,当地信仰印度教的尼泊尔人在生命走向终结的时候,将在这里举行一个重要的仪式——印度教的河坛烧尸。一条浑浊的河向南缓缓地流淌着,据说这条河是恒河上游的支流,这里的印度教教徒临死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躺在河畔、用圣河的清水,洗净双脚,在熊熊大火中走向天国。当家人把他们的骨灰撒到河里的时候,他们也就可以叶落归根了。我们赶到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印度教徒的尸体在河坛上焚烧,河旁的桥边上聚集了很多来给他送行的亲属和朋友,众人表情肃穆,一个僧侣又添了一把火柴,燃烧的柴火发出劈啪作响的声音。我安静地坐在河对岸看着这一切,当你和死如此接近的时候,心里总会有很多的感触。圣洁、宁静、安详、平和,也许这是许多人面对死亡的时候所追求的境界。

“糜烂”在博卡拉

博卡拉距离加德满都200多公里,由于全部是山路,所以从加德满都到博卡拉坐旅游公交车也需要6至7个小时。早上7点出发,到博卡拉的时候正是黄昏时分,找到一家临湖街面上的小旅馆Majesty Home住下,急忙借了辆自行车就出去溜达。
博卡拉河谷被誉为是“人间天堂”的地方。这里最动人心魄的奇景是河谷的四周都是海拔7000米以上的皑皑雪山。纯净湛蓝的天空,白云和雪峰交相辉映,它们的倒影洒落在美丽的费娃湖里(Phewa Lake),泛舟在晶莹剔透的湖水中,令人心神荡漾。
我们住的Majesty Home与费娃湖隔街相望,坐在二楼或三楼的阳台上,你可以直接感受到雪山湖水带来的清凉微风吹拂在脸上,喝一杯尼泊尔红茶,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那种惬意的滋味会在你心头逐渐地弥漫开来。旅馆的老板是加德满都人,非常和善,有求必应。他和朋友三年前合伙在这里开了这家小旅馆,前两年生意好的时候,一间带淋浴的普通双人房要10-15美金,而现在因为国内反政府武装和政府军队之间的战乱,游客减少了许多,房价也一落千丈,一间房只要4-5美金。但老板喜欢这里,他说加德满都太闹了。我发现他总喜欢光脚在小花园和房间中走来走去,轻声的说着什么,这也是我对尼泊尔人生活状态的总体印象。也许是因为佛教国家的原因,这里没有高楼,没有喧嚣,没有压力,有的只是平静安宁、闲散缓慢的生活。
费娃湖一端的街面上集中了大量的旅馆、酒吧、餐馆和工艺品商店和书店。这里很多银饰品、围巾、藏刀、纸制品等要比加德满都便宜。你绝对可以还掉老板开价的三分之一。其实旅游业已经成为尼泊尔的支柱产业,这里不管是城市里的人还是山民,都会想办法在旅游方面做点小生意赚钱。最有意思的是我们在Sanangkit山上看完日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位穿着土气的山村妇女想让我们买她的地毯,吃不准我们是哪里人,她居然熟练地用英语、日语、韩语,最后是中文轮番跟我们打招呼谈价钱,我们对她的语言能力真是佩服之至。这让我想起了上海襄阳路市场和北京秀水街的一些小老板,看来跟国际接轨在哪里都是一样,首先要语言接轨。
博卡拉是一个可以让你彻底“糜烂”的地方,你可以听着鸟叫声起床,迎着雪山吹来的清风进餐;你可以站在丽人般的费娃湖边发呆,也可以坐在街边的任何一家咖啡吧喝茶晒太阳,看着被当地敬为国兽的黄牛拖家带口的在大街上逍遥度步;你还可以去一家家的小店淘东西,享受砍价给你带来的乐趣。真想“烂”在博卡拉算了!

徒步在安那普纳山脉

尼泊尔号称是“徒步旅行者的天堂”,这是因为尼泊尔不仅有绵延起伏的雪山山脉,更有完善的为徒步旅行者服务的系统。几乎所有的徒步线路,每隔半小时到一小时就会有一个可以休息吃饭甚至睡觉的客栈,为徒步者提供生活服务已经成为山民主要的生活来源。我们选择的是在安那普纳山脉徒步五天的线路,将从海拔900米左右的博卡拉河谷,一直行进到3193米左右的Poon Hill。出发前Majesty Home的老板为我们6个人找了一位当地的向导和三个挑夫。进山前还要到当地政府办理进山证,每个人交纳2000RS的费用。
安那普纳山脉位于尼泊尔的中北部,喜马拉雅山地中段,博卡拉北面,海拔在7000米以上的雪峰有七座。这里高峰林立,植被垂直分布明显,山崖间始终有潺潺的溪水和小型的瀑布环绕。出发前就有人说,你们要去Walk Walk了,是啊,山间的徒步除了走还是走。到后来连我们都在问自己干吗要这样走,走的目的是什么,想想当你行走在世界上最高屋脊的边缘,你仿佛能触摸到这些山脉的魂魄,你能感受到它的空灵,它的伟岸,它的气势,它的壮美!同时你也能感受到自己不常有的毅力、韧性和潜能。但我们还是觉得惭愧,我们的背包都在挑夫身上,我们一路上有向导为我们安排食宿。而很多欧美国家的徒步者,他们都自己背着大背包,拄着登山杖缓慢而有力地行走着。当然每个人试图要去体验的感觉和考验自己的程度是不同的,但我还是敬佩他们。
就是这样一身轻松的行走,到了第四天我还是出事了。第四天已经开始下山路了,那天我们行走在一片丛林地带,前一天晚上山里下了场大雨,让本来就几乎不是路的山路显得更加泥泞难走,雨后山涧的薄雾蔓延开来,地上和树上还不停地有蚂蝗出现。不敢多停下来休息,更不敢就地而坐,急匆匆地行走中,我的左腿踩到了一块下坡的石头,那块石头不稳而且潮湿,左腿用力过猛,顺着石头滑了出去。一阵钻心地疼袭来,我甚至能听见自己左腿膝盖处断裂的声音。听到我痛苦的叫声,他们都赶了过来,同伴中有一个医生,她帮我检查后排除了骨折的可能,说应该是韧带或肌肉拉伤,我这才略微放下心来,但是重新站起来以后,这左脚是无论如何也动不了了。那几个尼泊尔挑夫一看我这情景,二话没说,背起我就走,幸亏那天离我们预先计划住宿的地方只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了。可最后一天还有近5个小时的下山路该怎么办呢,我开始犯愁,那几个挑夫喘着粗气也直犯愁。想了不少办法,雇马雇驴都不安全,最后挑夫们决定还是轮流背我,只是背的方法改变一下。当地山民喜欢把重的东西放在一个大的竹筐里,用宽带子绑在自己头上背着,平时看见觉得他们还是很轻松,但是当他们从临村给我也找来了一个大竹筐的时候,我还是犹豫了一下,可我没有别的选择。这些挑夫真是好得没话说,他们要背我这么重的人(我在这里也不避讳自己的体重,我有54公斤),还要考虑怎么让我在竹筐里坐得更舒服点,他们在竹筐底部垫了些衣服,竹筐一边是开口的,我的两只脚可以伸在外面,两只手可以抓住竹筐上端的两根细杆,他们让我尽量往后仰,这样我的背部紧紧贴着他们的背部,大家都能省力一些。但是其实这一路上我坐得并不舒服也不省力,他们更是累得个个气喘吁吁。最好笑的是路上不停地碰到下山或上山的徒步者,他们都惊异地看着我,问我是怎么回事,更有甚者还要给我拍照拍录象。说实话,当时我真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实在是有点丢人现眼。
徒步中最开心的莫过于我们自己烧鸡汤喝,吃太多当地的西式菜肴,每天又消耗那么大的体力,不补补怎么行呢?更何况我的脚又受伤了,更是找到了奢侈一把的理由。下山前的最后一顿晚餐我们问当地人买了两只鸡,一只红烧,一只笃汤,同行的一个男孩儿大显身手,没有烧菜用的黄酒,他把啤酒倒在鸡汤里,当地的厨子瞪大了眼睛,烧好的鸡汤端到他面前一尝,直夸GOOD“鲜”!当然我还不忘记亲自端上鸡汤慰劳那几位背我下山的尼泊尔挑夫。

黄昏的巴德岗

巴德岗也是联合国亚洲重点保护的十八座古城之一,被誉为尼泊尔的“露天博物馆”,巴德岗是尼泊尔中世纪艺术和建筑艺术的发源地。
在门口买进城门票,出示中国护照,门票只要相当于人民币5元,而且在你离开这座古城之前,门票始终有效。小小一张门票充分显示了中尼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到达巴德岗的时候已是黄昏,古城广场内印度教的寺庙、佛塔、华表、石亭等等,这些各个时期风格迥异的建筑在夕阳的辉映下显得光彩夺目,皑皑雪山将这座充满着中世纪神韵的古城紧紧地拥在怀里,让她增添了几许柔美的情怀。
那几天正好是尼泊尔的达善节,有各种欢庆和祭拜活动。大街小巷到处是衣着鲜艳川流不息的人群,他们的额头上点着朱砂,对于神明尼泊尔人就是用地卡和血祭的方式来博取他们的欢心,他们在铜制的小碟子里放上一些米、红粉和细小的花瓣,然后和一些黏土,把这些混合物点在自己额头眉毛间,这就是地卡,象征神的存在。广场上有几位老人在击鼓,鼓点忽悠忽扬,几个老外在旁边随着鼓声欢快地跳起舞来。放风筝的小孩子、快乐美丽的尼泊尔少女、骑着摩托车幸福的三口之家、还有各色小商贩,在街头兜售的也是尼泊尔特色的笛子和胡琴┅┅,他们使巴德岗充裕着浓浓的人文气息。
广场旁边有一家石亭建筑样式的咖啡吧,三层楼高,坐在上面喝着茶,等待着夕阳慢慢划落,天色逐渐昏暗下来,你可以欣赏到古城最风情万种的那一瞬间。古城的小旅店也是隐匿在铺着石板路的小巷深处,窗户很低,趴在窗台上,看着街上的市井百态,你会有一种不愿时间前行的念头,如果时间能倒流,哪怕能滞留,让你能在这里变得简单而快乐起来,那该是一件多好的事儿啊!

是啊,旅行的目的不就是让你找回最简单最自然的快乐方式吗?旅行的目的还在于你快乐的同时还能感受到别人的快乐。尼泊尔实在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快乐起来的地方,他们的国徽上有一句格言:祖国比天堂更宝贵,但我相信这里肯定也是一个比天堂更快乐的地方!


manne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