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越过喜马拉雅-尼泊尔掠影(二)


中国来的水鱼
因为罢课耽误了我们的行程,回加都后恐怕没有时间买手信了,所以烂在博卡拉的两天时间里,LAKESIDE整条街的人都一定知道这里来了4条中国水鱼,每天来来回回地在小店与小店之间逛来逛去,然后总是双手满满地出来,同时心疼着那日渐缩水的荷包。尼泊尔人太会做生意了,更可恶的是我们4个居然一个比一个心软,人家一热情我们就完全崩溃,有时即使狠心不买也还要一个劲赔不是。

到了后来,我们走路都不敢乱望,一望就完蛋。他们通常是这样引你上钩的—你眼睛在店门口停留3秒以上,马上就会被盛情邀请进去看看,只是看看。如果你婉转地说等一下再来,那你就一定要来,因为他们会真诚地问:“真的吗?你答应了?”然后问你哪里人,“哦,中国人!中国人最守信了。我等你啊,你答应了。”也真服了他们,把这样的小事联系到国格上,让人无法拒绝。

你就只好进去“看看”,看中什么随口问多少钱,答案是没关系,我一定给你个最好的价钱,你放心看就是。老实说,对胃口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没有价钱这个门槛我们就会狠命地挑它好几样,最后买单就知道什么是“最好的价钱”了。说真的,折成人民币的话东西都很便宜,而且他们的热情使我们开始不好意思狠命地杀价,可是被砍到4人都一脖子血之后,我们就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可铁下心来谈何容易!英俊的店主会含情脉脉地称赞你漂亮,或者满脸微笑的拿出本本子对你一字一句地念学来的中文:“我—很—高—兴—见—到—你!”晕!然后趁着你的晕劲就趁机把价钱无关痛痒地报出来。我后来终于学乖了,管他说什么,三分之一的价钱面不改色地还回去,那些笑容瞬间就会戏剧化地凝聚在空气中。

我的战利品是无数的手绣坐垫、纸灯、特色纸制品、地毯、背包、围巾……

毕生难忘的Trekking
在博卡拉烂够了之后,我们终于要出发去登山了,登山在尼泊尔叫TREKKING。我们选了一条比较短的路线,去POON HILL看日出,4天。那个早上,天气特别清朗,我觉得我们的运气开始好起来。

从博卡拉出发,先坐一个小时的车到NAYAPUL,然后就全是山路了。我们雇了两个挑夫,DAL和URBAR。DAL年纪稍长,也比较老练,会说一点英语,但十分有限。有一次我想问问他家里的情况,问他有没有孩子,他嘿嘿一笑,告诉我今天还要走1个半小时。URBAR则比较年轻而害羞,不太说话。

我们第一天要走到ULLERI,海拔升高近一千米。早上的路程很轻松,沿路都有TEAHOUSE可以休息和吃喝。对于尼泊尔旅游业的发达,我真是由衷的感叹。回来后很多人问我尼泊尔是不是很穷,我说是,可是人家旅游业搞得真好,不豪华,没有电视桑拿卡拉OK,但是房子都收拾得很整洁,阳台上总是种满了鲜花,让你觉得很方便,很舒服。印象最深刻的是ACAP的登山指引(ACAP是安南普纳保护区项目的缩写),告诉你应该做和不应该做的。 “感谢你的一份努力,使以后的游客也能看到和现在一样美丽的景色。”这句话一下就钻进我的心底。

在国内,我常常不愿意去一些著名的景点,因为我知道我一定会大失所望。再美的风景,只要一开发,马上就变得不堪起来。景点周围被重重包围,里面建上大煞风景的缆车,还要放几个“留影处”之类滑稽的牌子。我只好希望赶在一个地方没有很出名之前就赶紧去,生怕再不去就赶不及了。

我很高兴这样的情形在尼泊尔没有发生,这里的人为自己国家独一无二的壮观自然景色深深自豪,同时更加清楚怎样去爱护她。为了这份感动,我在山上坚持喝难喝的碘水,有气力的时候还在路上捡了一段垃圾。

下午的路程则艰难得多,要走过陡峭的ULLERI阶梯。不知道有多少级,中间没有缓冲,好象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好不容易到了ULLERI之后我们再也没有气力去挑选旅店,就在第一家住了下来。山上的旅店名字大同小异,不是叫SUPER VIEW,就是ANNAPURNA VIEW,要么就是SNOWLAND之类的。房子都漆成天空一样蓝的颜色,很漂亮。但天气不好,在旅店天台上也只能隐约看到雪山一角。

第二天轻松得多,只要走4小时,中午就到GHOREPANI住下,为了次日去POON HILL看日出。这次我们挑了最高的一家旅店,四面环山,云雾萦绕,如处仙境。3层的旅店只有我们4个客人,得以挑了最高楼层两头的房间,全是玻璃窗,可以270度看山。要是没有云雾的话,窗户外应该全是雪山吧?终于可以美美地在云中睡个午觉,可惜这里快3000米了,有点缺氧,睡不着。心里隐隐地担忧,不知道明天天气会不会也是这样?

晚上唯一的娱乐就是打牌。我们打的拖拉机看得DAL一头雾水。

半夜,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大雨,无法入眠得我们却都兴奋起来,因为网友移动猪的攻略上写着,前一天下雨第二天就会天晴看到日出!这几天想必移动猪没有少打喷嚏,因为我们的庄老师把他的攻略背得烂熟于心,但作者的名字却记不全,由移动猪衍生出活动猪、那个猪、猪啊狗啊……等等称呼。顺便提一句,学识渊博的庄老师有许多至理名言,比如说,在博卡拉等星星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他家乡的星星又大又多,“大得象要开花一样”。另一句更为生动的比喻是,那些本地人额头上涂不均匀的TIKA(就是眉心的那个红点),“看起来就象口腔里的溃疡”。

早上5点,再爬200多米去看POON HILL的日出。可是到了之后,发现周围除了大雾,仍然什么都没有。我们爬了两天山路,就为了这一刻,这种悲凉,非笔墨所能形容。等了快1个小时,太阳早就出来了,我们再也看不到晨曦把十几座7、8千米的山峰一座一座点亮的美景!许多人已经等不及下山了,我们却赖着不肯走。我是不会死心的,不知怎么我就是那么相信自己的运气。

然后,然后,神话般,云散了,安南普纳南峰(7219m)露出了顶峰。初现端倪的那一刻,大家都惊呆了。我们每一个人,都万万没有想到面前的山体是如此之高大,如此之宏伟。山顶露出来的一刻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顷刻,左边的Dhaulagiri(8167m)也开始显现,硕大洁白的山体象梦境一样悬浮在半空中。我被震撼得目瞪口呆,深深静默了。

这样的景观,纵然只有一秒,也让人觉得无憾。

然而美丽总是转瞬即逝的。不久,云雾又上来了,人群也纷纷散去。庄老师执意不肯走,觉得爬了2000多米的山,就为了等这一刻,所以决定独自多留一会。许是他的诚心感动了上天,我们下山前的一刻,只听到一阵狂笑,回头一看,山顶果然又再次显现了。我无法用言语来描绘那种巨大的落差带来的震撼。壮观、美丽、雄壮这些词语全部加起来,也远远不足以形容。生平第一次,我被大自然的奇迹感动得流下泪来。

我终于知道,我的双脚是真的踏上了梦中的故土。
然后就几乎是一路下山了。今天路程近9小时,走过迷雾,走过雨林,仿佛从云的顶端一直滑翔至谷底。高山上漫山遍野开满了美丽的杜鹃Rhododendron,尼泊尔国花。一路走来,看到许多淳朴善良的脸孔,这是TREKKING的另外一大收获。

目的地GHANDRUNK是一个大镇。直到次日清晨,我们才知道这里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安南普纳南峰和鱼尾峰。

第4天是最轻松的一天。走了4个半小时下山路就到了入口登记处。ACAP的官员在我们的登山证上盖上戳,宣告我们TREKKING的圆满结束,我也终于可以长长吁出一口气来。

老实说,这一段是我最为担心的。除了担心体力以外,更害怕自己什么时候不知不觉染上了SARS, 到了半山才发作,那时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现在我要老实交代了,我们不仅经过高危地带香港起飞,而且没有听从飞机上不要进食不要乱动的劝告,饿得顶不住时大吃大喝了一顿。所以我们最担心自己不知不觉成了4个“毒王”,无意间毒害了尼泊尔人民。这下大家都松了口气,下了山就好说了。

4天TREKKING让人毕生难忘。一路上,无论是看到本地人,还是别国的游客,我们都会互相问候。这4天里我说的“NAMESTE(意即:向你致敬)”比我一年说的“你好”都要多。我喜欢这个词语,我喜欢这种单纯而美丽的友好。

goingtowest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