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越过喜马拉雅-尼泊尔掠影(一)



引子
2003年的春天,SARS闹得沸沸扬扬,五一长假也被政府勒令取消,但我们一行4人还是铁了心要去尼泊尔。起因仅仅是我3年前在《旅行家》看到一篇介绍尼泊尔的文章,尤其是那一句在飞机上看珠峰“超过了我用言语所能形容的全部圣洁”。五一前夕的周末,本应爆满的去香港机场的大巴上,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勇士”。就这样,我们开始了这次特别的“口罩之旅”。

我是个没有勇气独旅的人,所以同伴对于整个旅程来说至关重要。正所谓“志不同,不相与谋”。Ardis是和我一样为旅游疯狂的女孩子,而且难得的是,我们对旅游的品位几乎一致。我们当初因为都想去云南而认识,最终云南之旅没能成行,我们却已经一起走过了阳朔、稻城和这次的尼泊尔。Emily和庄老师夫妇也是热爱旅行和摄影的一对。其实我相信选择尼泊尔的人爱好也不会相差太远,没有热爱的人是不会跑去这么原始的地方“受罪”的。

漆黑的加德满都
据说尼泊尔皇家航空的班机经常延误。到了起飞时间才看到我们的757飞机慢吞吞地卸上一轮的行李。知道无法在天黑以前赶到加德满都了。也好,或许灯光下的加都会没有白天的喧嚣,不至于一下飞机就被它的漫天沙土吓坏。

从飞机上俯瞰加德满都夜色,稀稀落落的灯光,跟中国一个小城镇差不多。

事先联系好的LOK先生在机场等我们,用一辆小车把我们拉到了THAMEL的一家小旅馆。正在填住宿表,竟遇上了停电,而且几乎同一时间狂风大作,把旅店的门“唬”地吹开了。去关门,谁知风势强大,用沙发椅也拦不住。这场大风仿佛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告诉我们来的可不是一般的国家。那8千多米大山上吹来的风果真不同凡响,黑夜里恍若袭人的妖怪。

想打电话回家报平安,但店主说没有电就打不了电话。好不容易灯亮了,可是马上又熄了。我的心情也随着那灯忽明忽暗。后来弄明白电跟电话并没有联系,只是没有电用不了计时表,哀求店主给我讲一分钟报个平安就好,宁愿多付一点钱,他好歹才勉强同意了,收了我3美元,真够黑的。而且没有电的加都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连多余的蜡烛都没有。所以我们以后都称那晚住的店为“黑店”。

失落于博卡拉
尼泊尔人喜欢罢工、罢课、游行,与其说是政局动荡,不如说是向往和平。在山间的一间TEAHOUSE里,我看到对尼泊尔国名的这种诠释,深以为是:
NEPAL就是
N-ever
E-nd
P-eace
A-nd
L-ove

我们也遇上了两天的全国性学生罢课,所以必须在今天赶往博卡拉,否则明后两天就没有交通了。

早上7点,LOK带我们去坐车。和他的交谈中,我了解到尼泊尔人和印度人一样,是分等级的。尼泊尔人分四等,不同等的人不能一起吃饭,社会地位和受到的尊重也就固然不同。LOK说他属于最高等,但娶了个第二等的太太,所以家里不太高兴。当他说“等级根本没有关系,人本来就应该平等”时,我开始喜欢他了。我向他求证尼泊尔人能否娶两个甚至更多的妻子,LOK说可以,前提是第一个妻子同意。我很不解,中国的女人打死都不会同意和别人分享丈夫的,但LOK说这里很多两姐妹嫁给同一个男人,相处得很好,也不会寂寞。“当然,老婆多了男人会比较辛苦,”LOK笑着说。

车站对面宏伟的建筑是用于选举的。LOK说中国不需要这样的建筑,因为没有民主选举。我们4个一起苦笑,被一个落后的邻国这样评价自己的祖国,真不是滋味。

200多公里的路程走了6、7个小时。一是路不好走,遇到会车经常要停下来让路,二是中途停了几次让我们吃东西,虽然是定点,但餐厅环境倒是非常怡人。

我其实是个头次出国的土包子,所以煞有兴致地观察周围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和我们同车的有来尼泊尔度假的印度人,通常是一家大小,衣着光鲜。更多的是独旅的欧洲背包客。不少欧洲的女孩子一个人来尼泊尔,好象并没有担心治安问题。但我想中国人以及大部分的亚洲人还是比较拘谨的,喜欢结伴而行,只有年青的日本人除外。东西文化的差异在旅行的途中轻易就一目了然。比如说,我们被安排在汽车的后排,前排要留给有钱的印度人,我们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就乖乖地就范,但旁边一个荷兰来的女孩子就强烈表达自己的不满,说票上没有写座位,不应该这样歧视对待。又比如到了中途休息的餐厅,我们看到餐牌上的东西贵也不会说什么,怕会使人觉得寒酸,但旁边的一个葡萄牙来的女子就直接跟侍应说你们的东西贵得离谱,弄得侍应还一个劲地解释。

LOK安排人来车站接我们,带我们到他强力推荐的能看到雪山全景的旅馆,我们也满心期待着躺在床上就能看到雪山的房间。可是令我们深深失望的是,那间旅馆在DAMSIDE,很偏僻,而且别说躺在床上看不到雪山,就是爬上天台看到的也是前面一排又一排的楼房。而且今天天公不作美,雪山躲在了厚厚的云层后面,根本看不到踪影。

大失所望的我们决定另找地方。最后决定住在湖边区LAKESIDE边缘的一家小店MAJESTY HOME,有个精致的小花园。这里可以看到费娃湖的边缘,而雪山也要爬上楼顶才能看到。我们这才死了心,知道在旅馆的房间里是看不到雪山映在湖水里的景色的,因为湖和雪山根本不在一个方向。

费娃湖远没有她的名字来得吸引,绿色的湖水跟国内的人工湖没有什么区别,这是我们一致的第一印象。

据说罢课的原由是由于警察杀害了一个尼泊尔学生。为了支持罢课,所有交通都停止了,我们只好被迫在博卡拉“烂”两天。等到恢复交通再去徒步登山。

湖光山色的博卡拉绝对是个休闲的好地方。可对于我们来说,这个休闲来得太早。我急于张开我所有的感官去看去听去感知,可是博卡拉还是那样不急不缓,若隐若现。

我们幻想着看到书上描述的“太阳把巨大的雪峰染成橘红色”的美景,所以每天都起个大早划船到费娃湖对面看雪山上的日出。但这个季节的确不是看雪山的季节,山峰经常被厚厚的云雾包围着,看不真切。在博卡拉的第一天下午遇上了一场暴雨,我们被困在了旅馆里。坐在阳台上,我无法相信自己是真的来了。这个梦想中无比美丽的国度,却不曾向我展示她最动人的一面。

“要怎样才能让我相信,喜马拉雅就横亘在我身后,触目可及的地方。”--在暴雨冲刷下的博卡拉,我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样的话。

博卡拉郊外
博卡拉一直都没有给我太多的惊喜,但我还是不能否认,博卡拉郊外的景色让人心旷神怡。

骑自行车往东,不久就出了博卡拉之门(POKHARA GATE),巨大的雪峰横亘在稻田背后。一路上经过许多村庄,衣衫褴褛的孩子们在玩着我们小时侯玩的原始的游戏。看到我们就热情地打招呼,有些还羞涩地用日语向我们问好。我虽然讨厌被当作日本人,但到了尼泊尔,真有世界大同的感慨,也没有必要去澄清了。

在尼泊尔,90%的人把我们当成了日本人。通常第一句都是,“日本来的?”“不是…韩国?新加坡?台湾?香港?”我们总是没等人数完就直截了当地说“中国,中国大陆。”令人诧异的是,在他们的概念里,好似一山之隔得中国不存在似的。我悲愤地想,也许是因为很少大陆人会来尼泊尔旅游吧,但相信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多。他们对中国的了解真是少得可怜。当我赞美尼泊尔高山壮丽得时候,他们会问:“那中国有这么高的山吗?”我诧异:“当然!珠穆朗玛的另一边就是中国啊!珠穆朗玛也是中国的山啊!”也许在他们的概念里,西藏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黄昏的天空渐渐被晚霞染红。衣着鲜艳的妇女在翠绿的田间劳作,引诱我一次次地按动快门。只有在尼泊尔,才能同时看到高峻的雪山与繁荣的城镇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上的奇景。

遇到下坡的时候,我就让车自然滑行,任凭清风从身上吹过,任凭自己融入这画一般的田园美景中。

goingtowest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