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在尼泊尔徒步(中)


10月5日早晨从旅馆出发,乘大约45分钟的出租车(车费300RB),到达了Phedi。从这里,我们开始了第一天的徒步。山路一开始就走的甚是艰苦,可能是我们好久没有运动过的缘故吧。导游说这是一段近路,相比从Chandracot出发的那条路要吃力些。好在这里的海拔并不高,出发地只有1130米,不用象在西藏那样担心高原反应。没走多久,就遇到一位马来西亚的同胞。旅行社给这位仁兄安排了12天的行程,由一位导游陪同,费用是每天24美金(包住宿及早晚餐),一次付清。可才走两个小时,他就打算改变计划,不去ABC了。但我还是很佩服他独自孤行的勇气。其实走这条线第一天的路确实比较艰苦,基本上一直在爬坡。后面两天就开始有上有下,感觉好多了。不知他最终是否到达了ABC,在回来的路上我们也没再遇到他。

第一天还遇到了几位香港来的同胞。似乎来这里的华人还是不少,一些店主会讲几句中文的你好、再见。主要是台湾和香港的游客比较多吧。中国大陆来的属于稀客。关于从哪里来的问题,通常被询问的次序是这样的:是日本人吗?韩国人?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直到最后,有的人也不会猜到中国。泱泱大国,对一个邻国的影响竟然如斯!除此之外,关于中国,还有许多误解。午餐的时候,那位店老板对中国还算了解。因为他的一位朋友经常去中国进货。他听说中国的政府职员都有特权,凭着证件买东西可以享受很大的折扣。我们说这并不是普遍现象。个别现象也许是有的。老板肯定地说,他的朋友的中国朋友家里肯定是这样的。那位中国朋友好像在四川。详问之下,才知道那位朋友的家里有位教师。"教师难道不是政府职员吗?"他问.

关于徒步,需要注意的是不要穿短裤和凉鞋,因为不知何时就会被蚂蝗叮上,吸食你的血。要不停地检查你的裤子和鞋子。若是发现有蚂蝗叮上了你,就用香烟烫它。我们的老彭由于穿的是短裤,第一天就被蚂蝗叮了两次。

这天晚上,我们住在Tolka的一家Guest Hotel里。有热水淋浴。三个人两个房间,共300RB。由于管理区的统一规定,山里的房间一般都是200RB/间,房价好像并不随海拔的升高而升高。而食品由于全是人力运输,价格愈往里走愈贵。通常我们三人一餐要花费500-1000RB。所以有的Guest Hotel宁愿让你免费住宿,只要你在他那里用餐。不过,这种做法是被管理处明文禁止的。当然这些价格都是针对游客的。对于本地人,价格可就便宜多了,一份尼泊尔饭大概要10~30RB,是用尼泊尔语标注的,主要是提供给挑夫的。

10月6日,中午到达Himalpani。午餐时听说这里有免费的露天温泉,加之老板愿意提供免费的住宿,于是就住下了。我们住的这个旅馆建在山腰上,三面临风。坐在小花园里,享受阳光与咖啡,可以让你忘却尘世的喧嚣。如果你有充裕的时间的话,不要定什么计划,发现好的地方就多享受一会儿。这是许多西方游客来这里度假所持的态度。

至于温泉,就是两个在河边的池子。再次提醒,来回温泉的路上,不要穿短裤与凉鞋。这不,我们的老彭又被蚂蝗咬了。记得在来博克拉的路上,碰到几位深圳来的驴子,忠告我们务必注意蚂蝗,并说被蚂蝗叮是不开避免的。而由于老彭的大无畏的牺牲,我们三人的指标被他一人给包了。同志们,设想一下,在一个伴有池塘与杂草的夏天的傍晚,为了让你不被蚊子轰炸,有人挺身而出暴露自己,这是怎样的一种阶级感情啊!一路上,正是受到这种默默无蚊的奉献精神的鞭策,我们才得以走完了这么艰苦的路。

同藏族人一样,尼泊尔人也善于唱歌跳舞.在徒步的路上,经常可以遇到几个小不点儿站在路边,一看到游客,就开始唱歌."达拉拉滴哩哩,..."这时你放一个卢比在他们面前的花篮里,他们的歌声便更响亮了.这天晚上,由性所发,我们的导游跟旅馆的伙计们在花园里的草地上跳起了民族舞.欢快的手鼓激起一阵阵波澜,在沉静的大山里荡漾.

10月7日,早晨7:30出发,到Chomrong用早餐.这里是检查Entry Permission的地方.检查员还会把你的姓名、护照号码、国籍等登记在册。我翻了一下登记簿,来这里最多的好像是以色列和日本人。小小的以色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到这里,是不是为了逃离故园的战火,享受这田园般的生活?

考虑到后面的路比较艰苦,在导游的建议下,我们又雇了一个当地的挑夫(费用是400RB/天).挑夫是个纯朴的小伙子,不会讲英语,但爬山如履平地.关于是否雇佣挑夫的问题,我们三人有过争议.我认为以自己的能力到ABC才有意义,如果所有东西都由挑夫来扛,徒步的意义就黯然失色了.最终的结论是雇个挑夫作备份.结果我们的导游是这一决定的最大收益者,本来他还帮我们背一个包,挑夫来后,他就两手空空了.后两天,导游患了感冒,我们更不敢让他背东西,事先的备份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其实在徒步区,你真会觉得不好意思空着手走路.沿途,我们遇到了这样一些同行者:一个匈牙利的背包客,独自一人背着背包帐篷,风餐露宿,不住Hotel,不带导游;几对退休的日本夫妇,背包徒步,行进速度与我们不相上下;几位漂亮的以色列美媚,竟然是中学生(是不是我眼看花了);一家老少,带着他们的狗从欧洲来这里徒步,除了狗身上没有背包外,七八岁的小孩也背着一个背包;.......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的徒步之旅,但我的所见所闻使我意识到,徒步是回归自然的一种方式:它可以让你逃避城市的繁杂与污秽,也会让你远离都市的便利与安逸;徒步的意义在于过程,而非结果,因此不是到此一游的旅游概念;徒步会使你融入完全不同的环境中,同时也使你产生完全不同的想法,或者使你在不同以往的角度上思考生活的形态或意义;徒步并不是仅仅把你的脚从水泥地上转移到山间和田野,更重要的是要把你的心从水泥森林里转移到大自然的怀抱中;徒步可以使你体验简单的生活:简单而不强求的目标,简单但是足够的物质需要,简单而又友善的人际关系,以及同样简单却宜人的环境.

午餐是在Bamboo吃的,倾盆的大雨把我们困在小旅馆里.来尼泊尔之前,我们还是作了比较充分的准备的.从登山鞋到背包到睡袋到水壶到手电筒,从相机到镜头到滤镜到三脚架到电池到胶卷到镜头纸,从巧克力到牛肉干到压缩饼干到各种药品......然而还是没有面面俱到.考虑到这个季节已经过了尼泊尔的雨季,我还是在昂贵的防雨冲锋衣及防雨裤前面退却了.而山里的天气是不按季节的规律变化的.一片云彩就可能是场大雨(雪).或许这是山神以他特有的方式来欢迎我们吧.在乌云鼓掌的间隙,我们到达了Doban(海拔2505米).随即掌声又开始大了起来.我们今天只好在这里住宿了.

10月8日,到Himalaya吃早餐.从Deurall开始,就是开阔的山谷地了.随着海拔的升高,树木越来越少,雨又下了起来,却已经没有了避雨的地方.在热风买外套的时候,店伙计说这件衣服可以防小雨.现在我才明白,防小雨就是不防雨:当我认为雨还小的时候,外层已经透了.而里面也已被汗水湿透.只有中间那一层,一面承受著70升背包的压力,一面顽强地捍卫着主人的体温.上面下来的人说,ABC昨天下雪啦.而我宁愿走在风雪中而不要现在的寒雨.在越来越沉重的脚步中,我开始一点一点意识到,一副好的行头,对于一个驴子是多么的重要:如果我的外套和裤子防雨,我现在就不会象落汤鸡一样狼狈;如果我的背包现在坏了,我只有在路边歇菜;如果我的鞋子不防水,我现在可能已经走不动了.在我的腿已经走不动的时候,我的脚站在了MBC的Guest Hotel面前.

女主人为我们准备了最丰盛的午餐,仍然没能满足我们的胃口:我们已经几天没有吃肉了.虽说每个Guest Hotel提供的都是西餐,但自进山以后,Hotel里就不再提供牛排、羊排等肉食品。在Tolka的旅馆里,主人曾翻箱倒柜地给我们找到一盒肉罐头,仔细一看,已经过期一年多了。此后,每天的伙食里就只是鸡蛋、牛奶、番茄汤、和土豆。除了米饭,就以土豆为主食。这两天的餐桌上,餐餐都有清煮的土豆蘸西红柿酱。除了心灵,我们的肠胃也得到了净化。对于中国的饮食文化,我们都衷心地怀念。

在旅馆里烘干了衣服,我们继续上路。这里离海拔4130米的ABC就只有一两个小时的路程了。老天爷在与我们一番密切接触式的寒喧后,终于露出了笑脸。太阳的金光打在鱼尾峰的冰川上呈现出圣洁和辉煌。鱼尾峰的海拔只有6993米,但在这里,比在珠峰的大本营里,更能感受到雪山的雄伟与壮观。我从来没有这样近地面对一座雪山,站在这里,仿佛她能听到你的呼吸,而你能触摸到她的肌肤一样,而她的肌肤又是那样的冰清玉洁......

雨后的天,象一口清潭,却没有一丝的涟漪。大颗大颗的星星象钻石一样闪闪发光,而淡白的银河就是那衬托宝石的绒布。山里的夜很静很静,仿佛空气也被冻成了雪,落在了地上。任何世俗的呼吸都会显得厚重与混浊,无法与纯净溶为一体。除非你摈除一切杂念,让一股清泉从头顶注入你的躯干,通透你的全身,于是你变得透明起来,你的灵魂象仙人一样御风在洁白的世界里...

(待续)

Redman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