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藏尼短信行—第二部分—加都


由于尼泊尔与中国时差2小时15分,所以今天的睡眠时间显得格外长。早上觉得该起床时,睁
眼看表发现刚六点多,想想北京时间已近九点,勤劳勇敢的中国人都已经要上班了,不免很小人地
感到心中受用,翻身又睡。

八点半左右,电话铃响,迷迷糊糊拿起电话就对着听筒“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却响起了一
连串印度语音的英语,待我再聚气凝神听时,已过万重山,只好说了几句客套话,哄骗着对方挂了
电话。好在明白这时间应该是饭店催吃早饭的,于是一番洗漱上了昨晚吃饭的露台。

老板想得非常周到,不但安排了早饭,还找来了专管旅游的负责人,为我们讲了尼泊尔的旅
游概况。按计划,我们在加都呆一天就去奇湾国家森林公园,那地方只能组团进入,我们就乐得大
方地在旅馆订了去奇湾的团,顺便又加了一个漂流项目,因为比国内同档次便宜不少。

早餐完毕,一切安排停当,我们开始了尼泊尔的第一天游览。按地图指引,我们向皇家广场
进发,一路看了无数神庙,又开始一梭子一梭子地拍照,走了四五十分钟,皇家广场赫然出现。在
广场入口,我们跟卖票的保安说明将在十几天内回加都,希望票可以多日多次进入。他们说没问
题,但需要到广场办公室去办一下手续。

这是国外许多游览地的好处,国内除了藏区好像还没有哪里实行这样的门票政策,其实这样
可以使游客在旅游地延长游览时间,对宾馆、餐饮业有莫大的好处,国内的景点就知道修索道收
钱,殊不知这大大缩短了旅客在景点附近停留的时间,实际上得不偿失。

来到广场办公室,里面的官员一看护照是中国的,就一脸不屑,开始反复盘问我们,好在这
样的英语会话我们还能应付。在我们自如的应对下,他的态度逐渐和蔼起来,说本以为中国人是不
会说英语的,很惊讶我们能说流利的英语。我们告诉他,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会说英语,我们的英语
在中国属于水平非常差的,现在中国大城市的许多出租司机都会说英语。他更加惊讶,说平时常在
报纸上看到中国没有人权,没有自由,卫生条件也很差。我们真没想到这种满地流赃水的地方还嫌
中国脏,一时间真有些无话可说的感觉,只问,你看见我们还这么想?他笑着连连摇头,谈话气氛
友好了许多。

他又问了我们几个关于长城的问题,先问:长城是否就是堵墙?这个问题要全面回答有些难
度,于是答:有的地方就是堵墙,有的地方有城楼。那边迷惑的又问:就知道它很长,到底有多
长?这个是我们强项,“6000公里”,对面那个可怜的尼泊尔人就此“死机”,嘴里唏嘘了一
阵,想来在他们国内是找不到可比较的长度单位了。

趁着他死机重启动的间歇,我们出了办公室,深切感觉我们需要在国外宣传自己,让老外了
解中国的变化。

闲事办完,终于可以开始逛广场了。在众多印度教风格的建筑中我清晰地有文化休克的感
觉,在西藏时如鱼得水的感觉没有了。这里景物旁英文解说不多,建筑物的风格方位又都与中国习
惯大相径庭,我这个自认为方向感很强的人甚至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找着北。

我一路走一路适应,渐渐感觉好起来。加都不愧是满天神佛的城市,仅广场附近就有48座寺
庙,印度教的庙大多有几层屋顶,建筑风格鲜明。最怪异的是那些印度教的苦行僧,打扮得奇形怪
状,不成人形。

印度教的寺庙没有供僧人居住的地方,那些苦行僧平日就在旅游点靠卖艺赚些生活费,晚上
则在形如狗窝的街头神龛下睡觉——又是一群执著的献身者。我们与一位苦行僧合了影,并按规矩
付了他5卢比。

在皇宫外的广场是闲逛了一阵,又到了午饭时间。于是就在皇家广场旁一条繁华的街道上解
决了午饭,然后直奔皇宫。

在看惯了故宫、天安门的中国人眼里看来,这皇宫虽精美但还是有点简陋,倒是门口的卫兵
很帅,成了女孩子争相合影的对象。皇宫内的塔楼在加都算是鹤立鸡群了,国王就从这里俯视子
民,望出去倒还颇有几分气势。

出了皇宫又进了库马里神庙。库马里是印度教传说中的童女神,与其他神不同的是,童女神
是个真人,当地人认为见到了童女神就跟见到真神一样,所以非常崇拜库马里,这让我们这些印度
教盲觉得在某些方面有点类似藏传佛教里的活佛。

神庙里一个尼泊尔大学生告诉我们,童女神一般从三、四岁的女孩子里选出来的,当第一次
月经时就退位,另选一个接替。退位后,她们会领到一大笔钱,可以过一辈子富足的日子。但由于
没人愿意娶她们,所以往往都晚景凄凉。

我们在库马里神庙虔诚地等了一个多小时,库马里应该出现的窗口只有几只鸽子在悠闲地踱
步。几个当地人轮流来与我们搭讪,谈话的中心思想都是捐些钱就能见到库马里。最后我们放了些
钱在捐款箱里,果然,库马里立即出现在窗口,不过是个化了妆的小姑娘,只探了探头,不过几秒
钟。按印度教的规矩,是不许拍照的。整个过程让我们失望,反而把一个原本想象得挺崇高的宗教
仪式世俗化了。

回旅馆的路上,我们随意地穿街走巷,希望能融入加都的市井生活中。但虽然处处感觉新
鲜,却对那嘈杂与拥挤有些不太适应,也许我在宁静恬淡的西藏呆的时间太久,对于回到人间还没
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同行的妹妹们却是兴奋异常,在路两边的店家间来回穿梭,扔下三个大
老爷们傻乎乎地在拥挤的街道上喝可乐。每次从店里出来一位身披尼泊尔传统服饰的女士,我们都
是心里一激灵,生怕是哪位格格一冲动,裹成这样出来了。

走着走着一转弯,忽然现出一个金顶白塔的藏庙,我们还带着对藏庙的美好记忆,遂鱼贯而
入。只见香烟缭绕的端庄宝刹坐落在喧闹的民宅之间,追逐打闹的孩子和绕寺转经的信徒相映成
趣,还有优雅穿梭的鸽子仿佛在神圣与世俗之间建立着联系。我向寺里供奉的菩萨望了望,外表受
印度教的影响很大,好像是尊白杜母。藏式的建筑之中也充满了浓郁的尼泊尔风格,过渡得从容潇
洒,不着痕迹。

走走停停间,我们回到了thamel。进了thamel,路两旁就全是针对旅游者的商品了,琳琅满
目,妹妹们延续着高涨的逛店热情,而我也找到了目标,一头扎进了书店和音像店。

感觉尼泊尔其它都便宜,唯有文化类的商品价格不菲,尤其是CD的价格,高得让我无法理
解。想想刚到尼泊尔,先节约着用吧,而且不能太冲动,还要货比三家。又翻了翻地图,种类齐
全,印刷考究,但没有看到我满意的。岚在一旁翻一大堆旧版的LP,虽比国内的便宜不少,但还是
很贵。待我俩出来,同伴们都已不见了踪影,这样也好,我们可以放慢脚步尽情逛了。

岚说要看看地毯的价格,于是进了一家地毯店。老板是个中年人,在我们还没说要看什么地
毯时,已手脚麻利地铺了六七条在地上,动作之快令我俩咋舌。我被这架势吓着了,对岚说,不知
多少钱呢。谁知那老板用生硬的发音说了句中文:“保证便宜。”被人知根知底,这下我俩不敢多
说话了。

岚看到第二个地毯时嘀咕了句,“颜色有点浅”,那老板立马施展身法,瞬间又是十几条颜
色恶艳丽的地毯堆在了我们面前,这场面让我感觉好像不买是出不去了。我跟岚说,侬勿要再随便
讲闲话了。我用的是上海话,岚点点头。虽然我俩都不是上海人,但这时只有用上海话对话以保密
了,我们之间的上海话是绝对保密的,估计连上海人也听不懂。

岚也用上海话问我怎么办。我们只是想问问价钱的,我可不想刚来一天就去兑换卢比。我
说,最后一招是侃价,你平常不是很会“砍”吗,“砍”到他轰我们走。我对岚的侃价技术是很信
任的,平常在上海经常看她不动声色地在商店“血拼”,每每大胜还朝。

于是岚稳稳心神,“轰”地扔了个价格过去“200,total!”,只见那老板蒙了。

拉着岚出来时老天爷都开始为那老板哭泣了,淅淅沥沥的雨中我对岚一字一顿地说:“以、
后、买、东、西、时、别、说、我、们、是、中国人!”“那就说是日本人。”“打死我也不做日
本人,我宁愿说自己是台湾来的。”“喂,我们这是害人,那你不是祸害了台湾同胞?”“那好,
就说是日本人。”

两个“祸害”借着躲雨为名又进了一家地毯店,还是有点不死心。这回老板是个秃顶的老
头,见到他的身手就知道前面那个绝对不是熟练工,没到两分钟,店里的场面搞得比前面那个还
大。我看着岚,无语,找了个凳子坐下了。

岚运了运气,开始跟老头痛说家史。说我们是学生,从西藏一路旅游过来,说已经出来很多
天了,说还要在这里呆很多天,说呆完后还要再回西藏呆很多天,说西藏的物价是这里的许多倍,
说长这么大了决不能再靠父母给钱了,所以因此总而言之我们是穷人你就便宜点。

我在旁边庆幸自己有远见,先坐下了,这时老头才意识到问题的复杂性,也拉了个凳子坐下
了。岚则老实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我在旁边琢磨,岚一定看过《论持久战》,战略防御
已经过去,下面该是对峙阶段了。

老头开始和岚你来我往地要价换钱过程,我则开始一一鉴赏地毯上的图案,决定要买那种带
“曼荼罗”的。待我鉴赏完毕,岚显然已进入战略反攻阶段,老头抱着大面积反光的脑袋痛苦地作
思索状,岚则在一旁漫不经心地翻着铺了一地的地毯,高下已分。于是我配合老头的动作也作出一
脸痛苦状,向他表明作为一个穷人喜欢上他的地毯却又买不起的复杂心情。

老头最后说的一段话让我明白了战争的残酷性,他说:“按理说你们两个外国人这么喜欢我
的地毯,我非常高兴,只要你们的价格我能接受我就会卖的,但是……”,他说到这里几乎带着哭
腔了,“但是你们给的价格实在不能卖啊,我们都是穷人,穷人是可以互相理解的……”

听到这我几乎也快哭了,我跟岚用上海话说,侬勿要再逼伊了,阿拉还是走吧。

临走时,我们提出要帮老头收拾铺得到处都是的地毯,他无力地挥挥手,送走了两个“祸
害”。

老天爷这回显然是被感动得更厉害了,雨下得几乎看不见路,我们急忙找了家餐馆躲雨,顺
便吃饭。这是家环境很不错的餐馆,进去才发现店堂还是很大的,坐位有些象韩式的,可盘腿坐。
桌上的蜡烛发出幽暗的光,室内布置显出几分品位。菜单递上,有些头晕,搜索了一下昨天晚上的
记忆,又看了看手机上存的驴坛上下载的攻略,简单点了几个。

不一会儿菜就上来了,各种希奇古怪的吃的洋洋洒洒摆一大桌,味道都还不错。唯有牛排枉
我一副好牙口竟然咬不动,这时才想起印度教国家崇拜黄牛,吃的多是水牛肉,发誓从此在尼泊尔
再不点牛肉。

吃完又等了许久雨也不停,就把伙计叫来问路——天都全黑了,我又找不着北了。那伙计英
语不是很好,表达了半天,自己也糊涂了,叫我们稍等,跑去问别人。过了会儿回来,告诉我们出
门左拐,还有一点方向感的我觉得不对,问了几句,他又糊涂了,二次叫了暂停。没一会儿那厮又
转回来告诉我出门右拐,我回问了句,你肯定吗?他摇头,这下我乐了,“I see”。

他走了,岚问,你真的see了?我点头,“我至少see了一点,就是他不see。”

于是出门瞎溜达,雨尽管大,却再也不敢进店,反正满街的灯红酒绿,尽可以雾里看花。




靖岚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