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一狼行走中的艳遇


           一狼行走中的艳遇

1,
  这是个阴云密布的下午,空气中湿漉漉地饱含着你可以感受的到却又不可触摸的水分,就象加德满都THAMEL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美女一样。
  一头乱发的一狼百无聊赖地坐在马路牙子上,心怀叵测地逐一扫描着那些打自个儿身边掠过的美女们。
  忽然间他就有那么一点点郁闷的感觉了。

  据说在尼泊尔的加德满都是比较容易产生一段活色生香的艳遇故事的,可是到今天一狼已经在这块艳遇的温床上足足扑腾了十二天,依旧一无斩获。
  十二天了,自忖外形间架结构还基本不入歪瓜劣枣之列的一狼依旧要强自作态地摆出一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革命形象,真是失败到了姥姥家。

  事实上,这个家伙打七月中旬开始就从北京那个让他爱恨交加的一大堆豪华的钢筋混凝土里外逃不归了。在那些男人们必须披着温文尔雅的外衣、女人们喜欢重复泰然自“弱”的网络地头上胡混的时候,他管自己叫“非一郎”,旗帜鲜明地进行着徒劳的“此地无银三百两”:非一郎,我不是一头色狼!——之所以通假一下管自己叫“郎”,是因为身为大尾巴狼,平时一定要夹起尾巴才好有肉吃。
  现在他明目张胆地竖起了自己的尾巴,溜达了整整一大圈新疆,然后意犹未尽地潜入西藏,转了转阿里,末了又龇牙咧嘴地晃悠到尼泊尔。
  他现在称呼自己“一狼”,连“非”字都十分真诚地给抛弃掉了。
  这一次,这个家伙无比真诚地幻想着自己能够在西行的最后一个段落上,被洒上点花花绿绿的佐料。

2,
  除非是你的胳膊上勾搭着一段正在生长发育着的爱情,或者是去黑乎乎的非洲看那些不穿衣服的土著,否则要说哪个独自游走的男驴一路上不想有点香喷喷的艳遇,那就纯属扯淡。——当然了,您非要抬杠说您最近肾虚的就象是赵薇妹妹贫瘠的历史知识那样的话,我也就实在不敢口唾横飞地大放阙词了。

  小资们总是喜欢把比较赤裸裸的比较原始兽性的比较不好端到桌面上来的东西说的尽量含蓄和文明一点,他们创造了一个极其有“疮痍”(对不起,俺是拼音输入,一打“创意”这两个字就容易变成“疮痍”。)的词,称呼那些已经开展过实质性内容的艳遇为“一夜情”。
  事实上我对“一夜情”这个字眼很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厌恶。玩这个游戏的男男女女到这个时候就那么点直截了当的事情,还要在事情的题头上戴上个冠冕堂皇的帽子以便具体操作;这真有着说不出来的滑稽。我觉得这个游戏的名字完全可以叫做“一次性”,当然了如果这个字眼容易和避孕套上面告诫你的广告词相混淆的话,就改做“一夜性”好了。——“情”这个字眼虽然已经被现代人糟蹋的烂之又烂,但是让它站在“一夜”的后面给动物事件抬轿子,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吧?
  我没有试过“一夜性”,可是在无所事事的加德满都,我忽然就想来那么一次堕落了。

3,
  如果单纯从是否遭遇到艳遇的角度而言,我这一次长达三个多月的西行就真的很失败了。

  打从7月18号出发开始环游新疆以后,我的屁股后面就老是坐着一个张牙舞爪的美驴。该美驴总是在我准备调戏一下漂亮的女服务生前率先出招——这真是KOKO大人最值得批判的一个巨大的丝毫不能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并且同时又严重地损害了我辈艳遇贫乏之驴的缺点。她这样做的结果是:新疆所有我遇见的漂亮女服务生都被她第一时间彻底吓跑了。
  游新疆的时候我们的司机文师傅手中掌握着很多美女,其中不少都是维吾尔族的;可是直到行程结束他也没有给我介绍一个。当他把原因告诉我的时候我简直就要当场疯掉:文师傅还以为KOKO大人是我的女朋友呢!
  因此当KOKO打算从乌鲁木齐经西安回北京而我决定独自进藏的时候,我才偷偷地把自己当成了幸福的张大民:哼哼,你快消失吧,俺的春天就要来了!
  结果两进西藏的该美驴在给我眉飞色舞地介绍西藏的时候忽然大发神经:哼哼!不去西安了!我也要进藏!
  #·!¥#%·!#%—…这个时候只有老天知道一狼是如何的苦大仇深呀!

  在新疆伊宁的时候,KOKO忽然大发小资情结,她不去看伊犁河大桥的落日她要逛商场,理由是这么长时间穿行在戈壁、沙漠,该美驴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逛商场了;你看看她这时候的眼神就可以原谅她的小资了:那模样就象是个乡下妹子第一次进城。
  结果一狼和同伴跑去伊犁河大桥,赶上了好几家当地人的婚礼。一狼十分幸福地站在新娘和比新娘漂亮的伴娘中间合影留念;临走的时候,一袭浅蓝色礼服的漂亮伴娘还冲我一个劲儿地挥手微笑。于是一狼在回城的越野车上便信誓旦旦地对同伴说:明个儿俺请你们到伊犁河大桥来看俺结婚哈!——接着一狼把头探出车窗,冲着华灯初上的伊宁马路大喊:俺要结婚!俺要结婚!

4,
  走进西藏,那个发疯的美驴依旧是坐在我的屁股后面,依旧是抢在我前面调戏漂亮的女服务生。一狼无计可施,惆怅无以复加。
  公元2002年9月10日,估计是个吉日,结束了十八天西藏行程的KOKO大人终于在一个美丽的清晨从吉日旅馆悄无声息地溜走了,她去继续祸害成都的那帮小弟弟小妹妹。——是日清晨,窗外的各种车辆一起交响,一狼居然还是一觉睡到了大中午,醒来的时候才发现KOKO大人乱糟糟的闺床已经被服务员整理的纤尘不染......

  三秒钟之后一狼就彻底原谅了自己没能送别KOKO,三分钟之后一狼开始具体操作走阿里事宜:招兵买马,挑选美女......这可是个大好机会,说不定就可以和某某美女碰出来点什么火花,产生点不可以写出来的故事呢!

  最后是九个人走阿里:加上我五个男生先不说,剩下的四个女生,两个各自带着自己的男朋友或老公,一个女孩据说结束阿里行程之后国庆就嫁做人妇,还有一个已经有了一个六岁的女儿了。
  此情此景,一狼只好用KOKO大人的一句名言来指导自己的阿里行:
  “我们虽然结伴同游,但我的心依旧是在独旅......”。

5,
  当阿里行程走到嘎尔县孔桑乡乃日村的时候,天际边神光离合,气象万千;似乎预示着有什么东西开始蠢蠢欲动。

  就在道路边的一家小餐馆里,有一个美女,冲着一狼忽闪着美丽而透彻的大眼睛,在光线阴暗的房间里宛若明星,勾魂夺魄。在一狼忍不住冲着她端起相机的时候,她便笑嘻嘻地害羞地逃到了屋外,良久之后再从门口慢慢地探出脑袋......
  太久没有看见过如此动人的羞涩表情了——好像是城市里面太多的女孩子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害羞了吧?——同她一搭话她就会用手捂住自己微微泛红的脸,语言迟滞地慢慢做答。
  一狼还要说话的时候,同伴一声暴喝:喂!我说那位小辫,你倒是想留在这儿呢,还是跟我们抓紧时间赶路?

  一狼的脚此刻象是被灌满了铅,走一步退两步,走一步退两步,为了走出小屋只好倒着走。一边走一边努力地将女孩的羞涩表情刻录到自己的记忆之中......还有她的微笑......她的眼睛......
  “嘣”!·¥#—%#*(—*…—…
  一狼的脑袋重重的撞在了低矮的门楣上,估计伸个烟头在眼前,就可以被我双眼冒出来的满天金星点燃。
  女孩止不住咯咯咯咯地前仰后合。

  她笑的毫无遮挡,天真烂漫。
  真想再撞几下门!

6,
  新疆没有艳遇,西藏没有艳遇,尼泊尔还是没有艳遇。
  回想起来,一狼这么多年行走都未曾有过可以写出来撩人胃口的艳遇。

  十年前那阵子出游的时候跟着一帮同窗,不是泡人就是被泡,或者看着别人泡人和被泡;接着自己就带着女朋友走了很多地方,自然不需要任何艳遇。

  在云南大理喜洲写生的时候,住在一个白族农家旅店;店家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活脱脱的就是一朵美丽的金花:标致的身段、白皙的皮肤、乌黑的头发、清秀脱俗的五官;尤其是一双大眼睛,真是不用想就会知道“水汪汪”是什么感觉了。
  我不由得唏嘘道:“真是好看呀,真是好看!”
  女朋友也频频点头:“是呀,是呀!尤其是眼睛!”

  我拿出相机想要给她拍照的时候,女朋友却收敛了笑容,严肃地板起脸来瞪着我说:“这次不行!”——其实一路上我们已经给好几个漂亮的白族女孩子拍照了,有的还是女朋友自己找到的漂亮女孩。
  看我满脸疑惑地发愣,女朋友的嘴角似笑非笑:“这个太漂亮了,所以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
  我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使劲点头。

  市场上有一些颇具民族特色的小摊也很值得收录于笔下,女朋友买来一张饼,分了我一半,我们就一边吃饼一边画卖饼的小摊。
  这时候,“太漂亮”的店家女孩到市场上给我们买晚餐的下锅菜,瞥见我们在画画就跑到我身后观看。看看女朋友,女朋友正斜睨着眼睛嗔怒地瞪着我;我强忍着笑,赶紧摆出一副夸张的正襟危坐的架势,以示自己在有女朋友监督的前提下,面对美女也可以姓一次柳。
  糟糕的是,店家女孩开始好奇地问长问短——我还没有一一解答完就觉得耳根一紧!女朋友揪着我的耳朵,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我从我的画具前拎到她的画具前!
  老于世故的摊主大娘呵呵地笑出声来,聪颖的店家女孩子微红了脸,也是笑呵呵地扭头走远了。
  我哈哈大笑,女朋友放了手,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也忍不住笑了。

7,
  独旅山西的时候没有艳遇,独旅康定、稻城的时候也没有艳遇。

  独旅甘肃的时候,在柳园下车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但是实在不想在柳园住宿,浪费一个半天。结果一个女子主动跑过来问我是否要去敦煌,我点头。
  结果她让我坐上她的车,带着我连夜赶到了敦煌,还帮我找了一家便宜安全的招待所,分文不收。
  连彼此的名字都不知道,只记得她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呢,不象你们这些学画画搞摄影什么的人;我看不懂敦煌的那些雕塑呀、壁画呀有什么好。但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去转转,回来心情就好了。”
  抛开距离远近不说,我去看敦煌同她去看敦煌有一些心情上的相似之处。

  然后是在嘉峪关火车站一个人吃大盘鸡,漂亮的女服务员居然愿意给我作半份,另外半份就算她们几个自己吃了。
  女服务员表情暧昧地看着我好一通的狼吞虎咽还嘟囔着连连赞叹这鸡扎实好吃......

  买单的时候女服务员说我可以住在她们这家店,晚上才可以“好耍”。
  我实在是不明白嘛叫“好耍”,就开始认真地提问。
  若众女服务员一起哈哈地乐了起来,我从漂亮的女服务员这时候丢过来的一个沉甸甸的眼风中醒过味儿来:原来我吃的是“鸡”给我做的鸡!

  我虽然是想有那么点艳遇,但是委实不想有什么“烟欲”——在一个烟花女子身上发泄自己的欲。
  遂逃之夭夭。

8,
  后来的几件相关的事情让我发现我命中所犯的“桃花种子”也许都是在境外。

  坐旅游车去香港的海洋公园,运气很好地同三个马来西亚的少女坐在一排。三个华裔女孩子正值花季,打扮的也是花枝招展,并且十分前卫——尤其是年纪最小的妹妹,长相清秀可爱,身材也十分好;三个女孩子都会说中国话,异常活泼,不大一会儿我们就彼此通报了各自的姓名——但是她们一次也没有叫过我的名字,她们笑嘻嘻地称呼我“帅哥”,害的我走在公园里看见一汪破水坑也老捉摸着要照照自己,看看是不是被吴宇森给我变了一副尼古拉斯凯奇的脸。
  旅游车最后一站是香港会展中心,那是我所喜欢的SOM设计小组的建筑作品,因此拍整体拍细部拍室内拍的忘乎所以,结果忘记了司机叮嘱的集合时间。等我向停车场快速奔跑的时候,老远就看见最小的那个马来西亚妹妹站在车头,大声地冲我喊:别急别急,我跟司机叔叔说过了,我的帅哥还没有上车呢!
  “我的帅哥”!——这个字眼让我确信我最后奔向旅游车的那几步完全应该是慢镜头,并且不是奔过去的,而是飘过去的......

  上车之后小妹妹就掏出自己的手帕递给我让我擦擦汗。至今我还记得,那个手帕上面洒满了奇奇怪怪的小小的卡通动物。 
  当然一起合影了,当然互相留下地址了;后来间或还通E-MAIL。
  过了一年多小妹妹发来E-MAIL,说自己要去北京玩十天,让我兑现自己说过的让她住在我的那间狼窝里的承诺。无比可惜的是,收到E-MAIL的时候我刚刚从北京飞往成都,第二天就准备出发独旅稻城一线了......

9,
  曾经在一年半的时间里五进北非的阿尔及利亚,自然是有过那么一点点的浪漫故事。为此写过一篇文章,名叫《夏天清凉的故事》。
  除了这个清凉故事,还有其它的一些很有意思的东东。

  有段时间工作没有任何进展,于是没事就到首都阿尔及尔的一所大学前泡咖啡屋;到最后那些个经常泡咖啡屋的女大学生都知道这里老是晃悠着一个“西洛瓦杨”。(法语,中国杨的意思。)
  她们有的跑过来扯扯我的头发以验证那堆黑乎乎的玩意儿到底是真是假;有的径直从我的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并且示意让我再帮她点上;有的还会和我聊起爱情和婚姻......

  最勇敢的是两个金色头发的女孩,估计应该是富家小姐,盛情地邀请我去她们家玩——要知道那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在我礼貌地拒绝了她们之后,这两个英语十分不灵光的小姐居然扔出了一句让一狼大惊失色的话:MAKE LOVE,IN MY CAR!
  忘了交待:北非阿尔及利亚人是阿拉伯人,重要的是没有黑人。所以说这两个MM绝对是皮肤白皙,身材惹火的。
  那个时候我恨透了两件事情:其一,我是个中国人;其二,更重要的是我去非洲不是惯常的独旅,而是公干。
  公干的意思就是我绝对不能私干。
  于是,一狼就和一次无比火辣的艳遇擦肩而过了。
  这让我至今想起来都有点撕心裂肺的心疼。

10,
  去过两次伊斯坦布尔,都没有艳遇;倒是吃饭的时候,被不少俄罗斯妓女跑过来骚扰过。
  只是最后一次临走的时候,在伊斯坦布尔国际机场,遇见了三个十分漂亮的土耳其女孩子。由于时间有限,勾搭的深度不够,最后只是在一起拍照的时候互相摸了摸对方的腰而已。
  其中一个绝对是个大美女呀,一狼现在的狼窝里还有她的好几张放大片。

  估计有耐心读到这儿的驴友们全都失望并且嘘声一片了:没有一个限制级的故事。 
  其实我比你们还要失望很多倍。
  在加德满都,艳遇与我绝缘。

          非一郎  2002,10,17于加德满都

fylfeimi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