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四个MM强烈推荐值得一看的加都帅哥


受上一篇良好点数的刺激,继续以这样的标题哗众取宠。

(一)惊帅
到加都的第二天早上,从Hama hotel出来,四个MM站在Thamel街头,摊开一张地图嘁嘁喳喳,正没开交处,忽听身后传来一声(发音很清晰的国语):“小姐们好,从台湾来的吗?”
猛回头,只见一小伙阳光灿烂,高鼻深目,黑黑的皮肤,笑起来雪白的牙齿,帅得一塌糊涂,加上足有178的身高,对四个南方MM来说是绝对够标准的了。
(以上画面被凝固在两秒钟内)
我们笑答,我们来自中国大陆。帅小伙吃了一惊,表示他还从来没碰到过大陆来的中国女孩。于是盛情邀请我们到他的办公室去坐坐。他的旅行社就在Hama出来的那个路口附近,名字叫RUBY TOURS & TRAVELS,他是那的头头,有个中文名字,叫李健。我们问李建怎么会说中国话,他说在台湾住过两年。
我们向李健打听机票价格,以及游览加都的行程安排。他很热情,临走给了我们四张名片,说如果有事的话,就给他电话。

他办公室里的一位尼泊尔MM清秀甜美,温婉可人,给我们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后来才知道,那是李健的妹妹。

(二)同游
加都的第四天,四个MM兵分两路,尼尼、小陆去漂流,我和小好去巴德冈。
由于头两天的腐败,樟木换的卢比已经花光。巴德冈这一路人马首先得解决货币兑换问题。我和小好在街头转了半天,都找不到满意的人民币兑换点,时间已经上午10点,还没吃早餐。两个MM走进一家面包店,扫视了所有的品种价格,翻尽了荷包底,共进了离家以来最拮据的一顿早餐:每人一个面包圈,一瓶雪碧。
(那俩家伙还惨,头天晚上买好的面包一早起来发现爬满了蚂蚁,没戏了。匆匆上路,半道上只弄得两根黄瓜啃啃)

由于兑换店的价格是1美元换77卢比,还比不上旅馆给的78卢比的价。精打细算的会计小好建议去李健的公司问问。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由于腐败加帐目混乱,尼尼仅当了三天的会计职位已于头天晚上被罢免,当夜就被小好彻底清查了所有的呆帐坏帐,追回所欠公款,清查力度强达只剩10卢比的误差。真是算帐天才,想不通伊当初为什么要去学政治,如果学财务,做做假帐岂不早就发了……
想不通!

闲话少来,到李健公司楼下,居然还没开门,尼泊尔人民真够幸福的。
正要走,转身就看到了他,这厮居然一直跟在我们身后不吭声,岂有此理:)
问了汇率,我们决定还是去跟“长城”的Young man换钱,先换20美元,够我们今天用的再说。李健说他今天没事,叫我俩不必打的去巴德冈,他可以带我们去坐当地人的公共汽车,便宜又好玩。闻言大喜,之余,小好不忘问:听说尼泊尔登记在册会说中文的导游不超过十个,而且收费很高,你收我们多少钱?帅哥喜孜孜瞪大了眼睛:真的?我不知道耶。我从来没多收客人钱。
帅哥表示,正是淡季,闲得很,他每天在办公室里无聊透顶,不如陪朋友到处逛逛,不收费。
好好耶!

临走李健打了电话问他在加都的中文老师杨小姐,得知持中国大陆护照的游客只需50卢比的巴德冈门票,而不是通常的5美元。
有美相伴,幸福的加都之旅开始了。哈!(写到这,想起近来驴坛走红的那个非一郎,命欠桃花,好不郁闷。赌场得意,情场失意。可怜的家伙,嘻嘻)

帅哥领着我们穿街过巷,路过神庙的时候,不忘顺手拉拉钟。公共汽车站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上车坐定,MM很乖巧的抢先掏钱买票,不让帅哥破费。这一路言谈甚欢,什么台湾问题,中国足球(帅哥喜欢李炜峰),尼泊尔政局,毫无隔阂。正聊着,他忽然指着车窗外正远远逝去的一座鹤立鸡群的建筑说,看,那就是巴德冈的标志,尼泊尔唯一的一座五层楼的庙宇……
言罢大叫:快停车!我们坐过站了。
:)

巴德冈离加都不远,只20多分钟的车程 。但,安静多了,没有饶舌的导游和商贩,一切顺其自然,干干净净,是欣赏古文化的好去处。
当介绍到黑天神庙的时候,他说黑天神是印度教中很受崇拜的一个神,叫Krishna,有一万六千个妻子,因此,当人们要形容一个男人很有魅力很受女人欢迎的时候,就会叫他Krishna。我和会计相视一笑,说,你就是Krishna吧。 帅哥谦虚的摇摇头,说,我一个女朋友也没有。我们说,你是一个女朋友也没有,而是有很多很多个女朋友。

在路边的小店坐下,买了饮料慢慢的喝,慢慢的看,慢慢的聊,伴着古城人神不分的奇妙氛围,真愿意就此终老他乡。

为了报答李健给我们讲的象头神的故事,我们也给他讲了个大象和蚊子的故事,说大象和蚊子是一对情侣,大象是男孩,蚊子是女孩,一天,蚊子在大象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大象咕咚一声就昏倒了,你知道蚊子说了什么吗?
帅哥挠头,不明所以然。
“蚊子说,亲爱的,我怀孕了!”
他哈哈大笑。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怀疑这句话不是只有中国人才懂的。他马上投桃报李,讲了个蚂蚁和大象的故事:这回蚂蚁是男生,大象是女生,蚂蚁开着摩托车带着他的女朋友,由于车速太快,出事故了,大象没事,蚂蚁摔了个头破血流,问怎么回事?
两个MM挠头。
“他没戴头盔呀!”
岂有此理:)

回到加都,我们请Krishna喝下午茶。正经四点钟了,午饭已凉,晚饭没热,只能算是下午茶。邻桌的老外好不风趣,点单时我们指着他们桌上的炒面说要那个,他们赶紧做势用手盖起来,怕我们抢走:)
帅哥介绍的这个餐馆味道不错,价格公道,可惜没记下它的名字。

下午茶毕,他再邀我们光临他的旅行社,帮瞧瞧他的新广告牌上的中文是否有误,“为您提供最经济的尼泊尔之旅。”没错。就是字小了点,帅哥有些不满,改不了了,只得挂出去。陪我们闲逛,耽误了他的正经事,MM们很是过意不去。

帅哥有句话说得挺实在:如果价格不合适,做不了就不做,不应该做不了又答应人家,然后去骗人,以后还有谁会找你做生意?

两个中国MM和一群尼泊尔Young man在Thamel的楼顶天台上说笑着,看他们挂广告牌。
七月的这个下午,有凉风轻轻的吹

(三)独享
加都的第五天早上,也是我们在加都的最后一个早上。
匆匆,太匆匆。
尼尼、小陆、小好乘一早9点的飞机去香港,取道香港回家;而我则要乘晚上12点的飞机去上海学习。6点50分,伊们走了,剩下俺还有一天的工夫,可以享受一下加都的清闲。
收拾收拾东西,洗了澡,又睡了一会,出门去找李健,顺便早餐。
昨天分手的时候,李健就帮我做了今天的安排:9点钟拿行李到他的办公室,然后到郊区去看一个神庙,那里供奉着尼泊尔很富传奇色彩的菩萨,昨天他就给我们讲了那个菩萨和巴德冈五层神庙的渊源;而后到他的家里去坐坐,跟他的兄弟姐妹聊聊天,晚上去机场。

我想,他是好意,因为就剩了我一人,英文又不太灵光,怕我有什么事。但他自己说,今天是星期六,尼泊尔公休日,他清闲。

9点15分,来到他楼下(一向自认是个很守时的人,到尼泊尔,学会了迟到,而且心安理得),谁知还有比我更心安理得的人,大门紧锁,小子还没来。
当时心想,好在没有退房扛了行李来,否则真不知如何是好。(现在回想,当时之所以这样做,潜意识中还是有不信任的因子)
正打算自顾自的去早餐,不再想这件事,没想才走出几步,迎面就碰上了他。俺假惺惺的说不好意思,迟到了。帅哥说是我迟到了,不好意思。两人再一转身,竟又看到了大米,一大清早的出来还是要上网找人,看她神情急得想哭。
我说她们都走了,把我托付给一台湾小伙。大米吃惊,不会吧?是当地人吧!但中文发音还真好。
递了名片,李健陪我去Hama取行李。我这才发现,放在我身上还有些气势的45升背包,搁在他身上像个玩具:)

在公共汽车上,我说不好意思,星期六让你不得休息。他说,没关系,她的妈妈听说他要带朋友去郊外拜菩萨,非常高兴,早早就准备好了敬神的鲜花和祭品,放在他的挎包里。他们尼泊尔人每天都要敬神的。

这一路上,我们谈到了许多预想不到的话题,婚姻,家庭,后代,爱情,甚至还有艾滋病。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跟一个异国男子这样开诚布公的谈论这些话题,而且很坦然,就像同性之间的交流一样自然。我想,也许正是这异国他乡的距离,和拥有的同一种语言使然吧。
帅哥是个观念很现代的尼泊尔青年,35岁了还没结婚,妈妈急得要命,他却不当一回事,说还没挣够钱,40岁再养育后代不迟,等他60退休的时候,子女20,刚好可以自立。
也许这跟他在台湾的几年生活有关。他说那是他一生中过得最惬意的时光,每天工作结束后,骑着250CC的摩托车,在海滨公路上飞驰,跟朋友们在海边吃海鲜喝啤酒吹海风……

当然,还有藏在他心中的一段伤心往事,鉴于涉及个人隐私,隐去不提。

加都的郊区很落后,大约就是20年前中国农村的模佯,村头的公用水池有妇女在洗浴,完全不避外人的眼光,坦诚相见。这是在加都市区不曾看到的。这里不见一个游客,宁静悠闲。据说旅行社一般也不带游客到这里来,除非行程安排很充裕。
神庙就在一进村的地方,菩萨的相貌塑得象个小孩子,这跟李建故事中那个来自斯里兰卡的小王子形象吻合,神像的双脚被一个铁盒锁住,说是怕他被人抢走。神庙的住持慈眉善目老态龙钟,特地打开了那个铁盒,让我们看菩萨的双脚,一双涂着红色蔻丹亮晶晶的脚丫子。李健说,铁盒一般是不会打开的,我跟他说你是中国人,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拜菩萨,他才让你看的。
我知道自己很幸运。

点燃香束和酥油灯,李健分我一半。我问怎么做,他说,你们中国人怎么拜佛你就怎么做。于是弯腰拜了三拜,献上鲜花香烛,住持将鲜花在神前的大酥油灯中蘸了蘸,撒上红粉和米粒,装在袋子中交回李健。李健说,把这个拿回去给妈妈,她会很高兴的。然后给了一些布施,大约是20多卢比吧。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有一个当地村民在我们和住持之间传递,据说,任何人都不可以去触摸这些出家人,他吃素清休,很干净,如果触摸了他,就会坏了他的德行。
的确,我注意到住持走来的时候,周围的人纷纷让道,本来趴在神坛台阶前的一只大狗也赶紧闪开,情急之下还打了个趔趄。帅哥说,看,连它都知道不可以碰到他喔:)

等车回加都的时间,我们坐在村头的小店门前喝奶茶(店很小,根本不可能让客人坐在里面)。乡村的奶茶煮得很浓。正要喝的时候,一滴水珠正掉到我的杯子里,抬头一看,原来上面晾晒着床单。李健看了看我,说我们交换吧。我说没关系,继续喝。
忽然想起很多很多年以前,那个贫穷的中学,一群学生从食堂打了饭回来,经常吃着吃着就能发现个苍蝇老鼠屎之类的东西,把它从饭里挑出来,若无其事继续吃,大家早习以为常。
很庆幸现在我们已经可以挑三捡四。从没有哪个时刻能像现在那样感觉到作为一个中国人是多么的幸运。
同样感谢那曾经有过的贫穷,它让人的神经更坚强,它让我们不至于在这个今天依然贫穷如我们当年的国度里太过挑剔轻浮,哪怕在他人的眼中,你不过是个娇滴滴的女人。

(说着说着怎么严肃起来?完了,找不到前头的感觉了。罢罢,剩下的明天再写吧)

xxccbb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