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四个中国MM和一个加都Young man 的故事


我知道题目看上去有点俗,像老外翻译《水浒传》――三个女人和一百零五个男人的故事。
文才有限,又想哗众取宠,故出此下策。
因为在网上看到好些驴友提及加都Thamel的“长城旅馆”,有住过和没住过的,有已经前往和将要前往的,好不热闹。于是忍不住想说一下,今年七月在加都,我们与长城旅馆的young man 之间所发生的一段插曲。正是这段插曲,令加都之旅更有趣味。
7月16日一早,我们从樟木出境,在戈达里找了辆出租车直奔加德满都。上车伊始,司机就大放尼泊尔音乐,节奏强烈,风格鲜明,让人听了“想跳舞,想花钱”(驴友语)。我们初步领略到了尼泊尔人们的热情。加之越往南走,茂盛的植被,鲜艳的红土,热乎乎潮湿的空气,感觉像回到中国南方,亲切。
话说来到加都,我们跟那司机说要去Hama hotel (《旅行家》上介绍的),那厮连连点头,七拐八弯,停在了长城旅馆前。我们说我们要去 Hama ,他说这就是以前的Hama 了,因为换了老板,重新装修,就改了名字。这番话与旅馆的服务生众口一词,我们也就没再怀疑,加上当时已经两点钟了,又饿又累,询问了价格,要了两个房间,交了定金,住下。
放下行李,洗完澡,人开始清醒过来,管帐兼管外交的尼尼(伊的英语虽然多年不操练,但还是非我辈可比)发现不对劲:两个房间13美元一天,预计住三天,为什么要我们交80美元押金?于是下楼询问,那个脸圆圆管事模样的尼泊尔小伙说,是一个房间13美元。
原来是我们糊涂,弄错了,没奈何。
太贵了。大家决定先吃“午饭”再逛逛,另找一家便宜又好的旅馆,明天搬出去。
谁知让我们逛来逛去,最后竟找到了Hama hotel(其实也不是碰巧,因为大家对长城旅馆的那番话产生了怀疑,找旅馆的时候刻意打听Hama 的消息),就在“长城”附近,经 Hama 的服务生证实,他们的旅馆一直在那里,不曾有过搬迁和变动,而且一开口问价就是400卢比,另加48卢比的税。这跟《旅行家》上所提供的数字基本吻合,并没有漫天要价,让我们去就地还钱。
当时大家就气坏了,大步流星冲回“长城”理论,要退回所有的钱,我们马上就要搬出去。管事的圆脸服务生拒不承认,坚持说这里就是原来的Hama hotel,后来又问Hama给我们什么价格,他可以给同样的价格让我们继续住。我们告诉他Hama给我们的价是400卢比,但我们还是不打算在你这住下去,因为你们伤害了我们的感觉。他仍要狡辩,尼尼看定他,一字一顿的说:You are lie , young man.(我不知这句英文是否写对了)我们坚持要是再不退钱就叫警察,Young man看来不怕警察,我们说要找老板论理,他怕了。达成最后的妥协是,我们以每房400卢比的价格在“长城”住一晚,第二天搬走。
为免夜长梦多,当时立马结清帐目。整个论理过程长达半小时有余。
想欺负咱中国人,没那么容易。在樟木出关的时候,那个武警的关员就对我们说了:要有民族自尊心,不要让他们敲诈,你们手续齐全!没想到尼泊尔关员没敲诈我们,倒是个别尼泊尔人民不太客气。
就在我们与那young man争执的过程中,旅馆大厅的沙发上就坐着好几个中国人模样的家伙(我们猜是的),一声不吭,表情呆滞,估计什么也没听懂,我们也懒得答理他们。
第二天一大早就搬出“长城”。但我们与那young man 间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否则,这故事也就没意思了。
搬到Hama住下,吃过早餐,开始游加都,斯瓦扬佛塔,杜巴广场。下午,我们一边游览加都市容,一边寻找到香港的廉价机票,可是找来找去都没有低于331美元的,好不气馁。这与资料上的淡季价250美元相去甚远。最后,我们决定回“长城”去看看,因为昨天到达的时候,我们就向设在总台对面的一个旅游接待处问了机票和漂流的价格。以上的那场争执结束后大约一个多小时,服务台的另一小伙上楼来给了我们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询问事项的最后价格,其中香港的机票321美元,这是我们目前知道的最低价。
于是我们就杀回“长城”,本以为不会再与那young man打交道,谁知旅游柜台的人不在,只有那young man在看着我们。只得上前说明来意,结果他很耐心的帮我们打听了其他航线飞香港,飞成都,飞昆明的价格,算来算去,都不如直飞香港便宜(当然,后来我们从一个深圳驴友大米那里得知,可以先飞孟加拉的达卡,住一个晚上,第二天飞香港,这是最便宜的,不到300美元,但很少有人这么走,所以资料上也少有介绍,估计那young man也不知道)。最后,我们决定在他那里订票。他还告诉我们,机票的上涨是因为911之后,到尼泊尔旅游的人少了,航班也就少,价格相对就高了。
他约我们第二天一早过来,并派一个人跟我们到航空公司确认机票。临走时他笑着问:搬回来住吧?我们也笑着摇头说NO
无论如何,这是我们先前想不到的情节,但这一回的感觉很好。
18日早9点30分,我们和长城的another young man去确认机票。小伙子是个登山向导,矮矮的个头,看起来短小精悍,说他有个女朋友在香港,他说得最流利的广东话就是“mou men tei”(没问题)。我们挤在一辆出租车上,他前排,我们后排。看来能跟四个MM同车令他十分高兴。我们问他,那个管事的young man是不是骗我们,Hama hotel并没有搬迁过(争执的当天他不在场)。他听了之后哈哈大笑,说他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聪明的中国女孩。我们说中国女孩都是聪明的,他连连摇摇头说 no ,我们说,那你碰到的一定不是真正的中国女孩,记得,以后不要欺负中国女孩。(这小伙子有点爱“动手”,摸摸你的衣服,拉拉你的头发,然后给你起数个英文名字。但,说实在话,并不惹人讨厌:))
由于我们还没付完机票钱,确认后,小伙带着机票回“长城”,我们拿回护照继续游览,帕斯帕提那,帕坦。晚饭前,我们去取机票并付款。同时提出要和young man合影留念,他很高兴的答应了,说荣幸。调焦时我问他,你的领带到哪里去了?(此前他都是衣冠楚楚,衬衣领带一丝不苟)
合影完毕,他问我们第二天的行程安排,并请我们第二天晚上一起晚餐。回到住处,大家说将来给他寄像片,要在像片背面写上“子曰,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该之,善莫大焉。”开他的玩笑,让他即便看得懂中文也一头雾水。
19日,尼尼和小陆早早就出发去漂流了,我跟小好睡到九点起床,兑换了卢比去游巴德冈。原来说好的,漂流大约下午六点钟回,晚饭八点。可是到了晚上八点,她们还没回来。旅馆的人说,放心,如果有事,旅馆会得到通知的。我跟小好商量了一下,决定到“长城”去跟young man说抱歉,请他自己晚餐。但他坚持要等,说自己已经习惯了很晚才吃饭,没关系,真是很有诚意。趁这工夫大家闲聊了一会,我们才发现实际上他会听中文,只是不大会讲。他还说,我们讲的汉语他能听懂百分之八十,那些中国北方来的客人,带着太多的卷舌音,速度又快,他很难听懂。
巧的是,从拉萨到樟木,给我们开车的藏族司机也这么说过。看来从此以后俺们再也不用为自己的国语不够标准而自卑了,根据语言“约定俗成”的规则,俺们的国语才是世界性的。
哈哈,管它三七二十一,先乐了再说。
9点15分,尼尼和小陆回来了,晒得红白分明,想不到西藏都没把我们咋地,这最后的关头晚节不保。匆匆洗了把脸,就赴宴去了。
席间我们问他为何要请我们吃晚饭,他说当然是为了向我们赔礼道歉,并解释做生意就是这样的,原先他以为我们很有钱,就把价码开得很高,后来才知道并不是这么回事。同时,他还想请教我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怎么知道有hama这个旅馆的,又问要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上那本杂志。看来他还挺敬业。
闲聊当中他说,常听到旅馆里的中国人说“柴胡”,“柴胡”是什么意思?解释了半天,原来他要问的是“在乎”,闹得我们甚至扯到了中医有没有效上去了。
临走,我们说这叫不打不相识,小陆笑着补充:只不过打的是嘴仗。young man听到了赶紧问什么叫“嘴仗”,尼尼信口胡诌:just talk !talk ! talk !我看到他居然也心领神会的样子:)
离开时,竟然又碰到了深圳的驴友大米,正在“长城”上网十万火急的找人。
难道真的是缘分?

旅行中如果只有风景而没有人的故事,似乎多多少少有点缺憾;此外,得饶人处且饶人,如果对方有诚意弥补过失,何不皆大欢喜?
不知他可否收到我们寄去的相片,如果哪位朋友有机会碰到,替我们问声好。当然,如果怕他尴尬,就免了吧:)
young man的名字好像叫Bijay shreshha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它怎么发音。

xxccbb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上一页:独旅尼泊尔-7
下一页:独旅尼泊尔-8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