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独旅尼泊尔-7


独旅尼泊尔-7

2002,10,13 短暂的戒严

1,费哇(FEWA)湖边的柔软

  (昨夜买了两听啤酒回旅馆,坐在阳台上居然喝的晕乎乎的。点了一只蜡烛,胡思乱想地写下了一段凌乱无章的文字。)

  费哇湖面上拖曳着长长的灯影,博克拉小镇的灯火一盏接着一盏地泯灭了。夜空的星星更加清晰明亮。
  是旷野里野虫子的呢喃,衬托出夜的宁静。不知是从何处飘来的长笛声,舒缓地掠过静悄悄的湖面;象儿时母亲轻拂着额头一般。
  长笛越吹越短,消逝给无尽的黑暗。一丝柔软忽然从我一贯沉寂的内核中悄悄地冲突而出,更改了我即时的平淡心情。象是一点略带痛觉的柔和,沉睡良久,却在今夜无岸的玄静中轻度复苏。

  清风拂面。啤酒让我更迭了一次心情——只有酒精,才可以泡开从前的记忆和那些花儿曾经留给我的永恒的微笑。记忆中她们很美丽,却总是无语静默;一如今昔的星光,在我的记忆中永恒不灭;间或闪烁着一缕微光,让我不要忘了孤独的滋味。
  很久不曾等人了。那曾经被我看作是不耐烦的事情,于今夜奢侈的就象是我们想要拥有一个无比宁静的清晨一样。
  我相信在那些飘远的故事中她们一定从我的身上切割走了一些什么东西;而那些东西于我而言是永劫不归的。留给我的是一些种子,我担心它们永远都不会再度发芽,去长出新鲜的叶子。

  远处的酒吧传出博克拉姑娘的歌声。歌声婉转悠扬,似嗔似问,轻捷地穿透了我的胸腔,顺便将我淡淡的忧伤一沉到底。如果我能够截取这片段的歌声做成被子,今夜一定会做一个灿烂些的梦。
  路上还有匆匆的行者,他们在回家。他们有家,而我依旧在四处游走,犹如赤鬼。黑夜中会有眼睛看着我吗?——请让我可以感觉的到你的存在,让我在坚硬如铁的冷峻外表下,喘息一次柔和。我不想永远都带着一副生铁的表情去镂刻一路铅尘。
 
  想起郑钧的一句歌词:要笑的灿烂,令世界黯然,就算忧伤也要无比鲜艳。
  不禁轻轻的哼唱起来。如果在这个无比空旷的夜晚给我一个等待的企盼心情,那么我所佝偻良久的激情就会喷发的象模象样,形成风景......

  我坐在夜色之中,就象是没穿衣裳......

  歌声消逝了。啤酒喝光了。蜡烛还能够再燃一分钟。
  哑然失笑:怎么还有梦?怎么还会在年轻与苍老之间再一次逡巡?——我明白了:真正安静的美景,有时候会变成一部心情挖掘机。
  过了今夜,我将拾起我所固有的表情,继续向前赶路。


2,THAMEL短暂的戒严

  早上起来,对自己昨夜的“跑题”很是不满意。吃早餐的时候,提笔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了八个字: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旅游巴士在博克拉的街道上乱转,从不同的旅馆捡起来自不同国家的游客。非一郎陡然发现清晨的雪山依旧绚丽,跳下车刚拍了数张照片,金色的雪山就再一次地躲进云层中了。——昨天也是一样,看来博克拉的雪山在这个季节只愿意展示给早起的鸟儿看。
  7:30准时开拔。旅游巴士比公共汽车快多了,五个小时之后,我们就返回了加德满都。非一郎依旧入住POTALA GUEST HOUSE——行李还存在那儿呢!

  稍事休息,我决定第三次走进杜巴广场,看看在那些我已经转了N遍的老建筑群之中,能不能再发现点新的拍摄角度。
  走出旅馆才发现THAMEL数条街道上的气氛不对:警察二十米一个,排满了这几条主要的旅游商业街;鸣着警笛的军车上全是端着长枪的军人。几乎所有的尼泊尔人都站在小商店的门口止步不前,所有的出租车、坦布(机动三轮)、德瑞克夏(人力三轮)都不许再走入这几条街道。
  这样一来,THAMEL的这几条街道全部变成了老外们的天下——只有游客还可以自由走动。
  POTALA GUEST HOUSE的门口也站满了人,非一郎一连说了三次“EXCUSE ME”才可以分开众人,走出旅馆。

  看样子THAMEL好像是要戒严了。(现在上网我才知道,我在博克拉玩的两天中,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又发生了一起爆炸案。——估计是反政府武装干的。但是戒严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

  大街上的气氛虽然有点吃紧,可游客们依旧各玩各的,像往常一样到处乱窜。非一郎也一样:按照原计划徒步走到了杜巴广场。


3,全是鸡

  阳光还没有变得很暖,太阳就在加德满都郊外高山的遮挡下变成“夕阳”了。
  非一郎在杜巴广场很有限地补了几张片子,然后爬上殿塔坐下来东张西望。

  有意思,杜巴广场南侧的一隅空地今天变成了集贸市场。让人十分不解的是,几乎所有的商贩都是在卖鸡:笼子里面是鸡、尼泊尔人手中牵着的绳子的另一头绑的也是鸡、一些尼泊尔人怀里掖着的还是鸡......
  热热闹闹的一大片空地,大家在这里好像就只做一件事情:卖鸡或者买鸡。

  记得在樟木的时候,夏尔巴旅馆的藏族服务员曾对我说过:尼泊尔人的新年快到了。我猜想鸡大概是尼泊尔人必备的“年货”吧?

  杜巴广场成了鸡的天下:鸡在这里乱叫、鸡在这里随地大小便、鸡在这里扑腾出一地鸡毛......
  那个有翅膀的神像雕塑应该就是尼泊尔人的图腾之一吧?他一如从前那般俯瞰着眼皮子底下的“鸡市场”,依旧庄重威武。

  这是杜巴广场,有加德满都乃至尼泊尔最重要的文物建筑之一,到今天依旧没有象国内那样被划成一个“点”。尼泊尔人可以自由地在里面穿梭,不但可以走进任何一家神庙去祈福、膜拜;还可以在这里练摊、卖鸡。

  神坻与鸡市、游客与市民、祈福膜拜与讨价还价,在这里都可以深深浅浅地磨合。或许这正是佛教的教旨之一吧:佛祖并非一味高高在上,并非仅仅是高居在庙堂之上去歆享人间的香火、接受众生的膜拜;他完全可以宽和地看着他所庇佑的子民们在这里继续世俗的生活,在这里安居乐业。
  佛祖所庇佑的子民们如此这般也并非对佛祖心存不敬。因为不管他们手中的鸡是否卖出去了,他们都要在经过那尊最重要的佛像的时候稍事膜拜,顺便从佛像手中的钵盂中取出一点红颜色,在自己的额头上点上一粒提卡。
  提卡,尼泊尔人相信:神就住在那里。

             非一郎 2002,10,13于加德满都

fylfeimi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