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独旅尼泊尔-5


独旅尼泊尔-5

2002,10,10 美丽的帕坦(PATAN)

1,到汽车站买票

早上起来——确切地说是快到中午了爬起来,才知道原计划今天去博克拉(POKHARE)的计划彻底泡汤了。因为从加德满都到博克拉据说至少要五个小时,估计是赶不上最后一班车了。

酒店的服务生建议我今天去车站定好明天的票。


在酒店门口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汽车站。

司机纳闷了好半天:明明可以坐旅游巴士,为什么要选择最普通的公共汽车?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觉得坐旅游巴士还是有一点点特殊的感觉:加德满都去博克拉200多公里的路,坐旅游巴士的感觉依旧象是被包裹在一道旅游气氛的铁皮里。我仅仅是想象个尼泊尔人那样赶一次路,哪怕仅仅一次。


司机带我到汽车站。汽车站比我前天去过的大邮局还要混乱——一大堆人混合在一大堆车里面,吵吵嚷嚷的;大包小包在这里涌动;不经意地就有人扯扯你的衣角——不是缺胳膊少腿的乞丐就是一样要乞讨的印度SADHU——我才知道这些花面人全部都是来自印度。如果非要说汽车站有秩序的话,那么这里的秩序就是随心所欲:随心所欲地插队、随心所欲地在停车场任意穿行。

由于没有旅游线路,购票窗口的指示说明牌上没有一句英文,这让我彻底一头雾水。好在司机非常热心,带着我跑到窗口询问,才找到了订票窗口。

订票窗口没有人,有人说工作人员四十分钟后才过来。

只好等。我请司机喝可乐。

既然帕坦(PATAN)距离这里很近,往返也不过15公里,我决定买完票先去参观帕坦。

司机愿意带我去帕坦,然后送我回THAMEL。

再跑去订票点,工作人员依旧不在。司机告诉我说:不如下午晚些时候再过来,先去帕坦。

返回出租车里我们开始讨价还价,司机说这一天所有的行程要2000卢比,我说1000。最后的价格是1200卢比。


司机很健谈,一边开车一边教我说尼泊尔语:

GOOD MORNING——那马是DEI。
THANK YOU——丹尼巴特。
OK——温差。
FRIEND——撒替。
BOY——GE达。
GIRL——GE替。
BEAUTIFUL——TE里兰姆罗差。
I LOVE YOU——这个就比较复杂了,考虑到这句话的重要性,我还是硬着头皮给记下来了:ME何迪米奈伊麦亚哥特SURE。

司机名叫UDDHAV,比我小两岁,居然有个五岁的男孩、两岁的女儿。是个热心快肠、家庭责任心很强的尼泊尔男人。


2,帕坦

帕坦的游人很多,同夜晚的THAMEL一样,这里几乎是光腿老外的天下。

UDDHAV停好车,现在的角色是非一郎的导游。


帕坦建筑群的门票也不算贵,200卢比。

这里的寺庙、图腾柱、佛塔都非常古老。图腾柱自无须多说;寺庙是与中国截然不同的寺庙:数层平直的坡屋顶叠落在一起,颜色是土红色的。佛塔的造型则比较复杂,简直像是欧洲哥特式与亚洲佛塔的结合体——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印象臆断。这些老旧的建筑组合在一起,绝对谋杀菲林。

有意思的是在一座型制较小的寺庙前面聚拢了很多当地的膜拜者。这座寺庙的门脸上立有两尊神兽雕塑,多少有一点点象是麒麟或者狮子。两座神兽雕塑都是素白的颜色,各自只有一点点突兀的红颜色,分别强调了神兽的性别:左边的一座被涂红了生殖器;右边的一座被涂红了乳房。——一查导游图才知道这座寺庙就是HIRANYA VARNA MAHAVIHAR,俗称金庙(GOLDEN TEMPLE)。整个庙宇的主体和屋顶确实是金碧辉煌。


有一座寺庙挤满了尼泊尔佛教信徒,大部分都是女性。寺庙里面有很多印度的SADHU,很多进寺的妇女在水池边洗净面部之后都在他们的小摊前蹲下,请他们在自己的眉心点上TIKA;然后安安静静地排队等候进佛殿膜拜。明亮的阳光下,妇女们飘扬着五颜六色的裙子在佛殿前排成了长长的队伍。

每个尼泊尔人的额头上都被点上了提卡(TIKA),头上都零零星星地洒着几片花瓣儿。 整个寺庙到处飘散者青烟,宗教气氛十分浓郁。


3,UDDHAV的家

参观完帕坦之后返回汽车站买票。135卢比,便宜的让我惊讶不已。——工作人员说,从加德满都出发,五个小时就可以抵达博克拉了。

我选择了最后一班去博克拉的长途车,发车时间是9:30。


返回THAMEL我所在的POTALA GUEST HOUSE之前经过司机UDDHAV的家。UDDHAV请我去他家看看。

那是一座很破旧的小楼。俯身从阴暗低矮的楼梯爬到四楼,就到了UDDHAV的家。

UDDHAV的家其实就是一间带着狭小阳台的房间,面积不足10平米。房间里摆了两张床之后,就几乎没有多少可以腾挪的地方了。一台尼泊尔组装的韩国三星黑白电视大概就是这间房子里面最值钱的家具。屋子的一角还有一套很简单的厨具和餐具。

UDDHAV一家四口的饮食起居就全在这样的一个狭小空间。


UDDHAV的女人很漂亮,虽然不会说英语,但我还是很清晰地感受到她的热情。她把怀中两岁的小女儿交给UDDHAV,自己忙着给我张罗出一杯凉茶。

UDDHAV说房子是租来的,自己在这里已经住了10个年头。一个月的租金是1200卢比——刚好是今天一天我要支付给UDDHAV的车费。这时候UDDHAV使用频率最高的一个英文单词就是“PROBLEM”,意思是在加德满都生存不易。

但是UDDHAV很乐观。当我夸他的老婆很漂亮的时候,他笑着说:结婚六年了,从来没有和老婆红过一次脸;结婚六年了,A LITTLE LONG。然后哈哈大笑。——女人看着UDDHAV很开心的样子,也禁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我抱过UDDHAV两岁的小女儿。小家伙也不怕生,好奇地打量着我这个不速之客。我告诉UDDHAV小家伙的眼睛和鼻子象妈妈,很漂亮。

UDDHAV连连点头,自嘲地说:嘴巴和下巴不好看,象日本人;我的儿子更好看,不过现在还没有放学。你从博克拉回加德满都之后,我再请你来我家做客。

我连连点头。


走的时候我告诉UDDHAV,中国人去朋友家做客是要带礼物的,我没有;所以我给小女儿一点点钱,算是我的礼物。

给小家伙留下200卢比。UDDHAV的女人便教着小家伙给我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姿势;在我站起身来准备告辞的时候,小家伙还即兴给我扔了一个飞吻。

UDDHAV说,三天后我从博克拉回POTALA GUEST HOUSE之后,他还会去宾馆找我。


4,HANUMAN-DHOKA DURBAR SAUARE前的祈福

从宾馆里出来看了看天,估计今天不会下雨。于是再一次跑到HANUMAN-DHOKA DURBAR SAUARE,去拍落日下的寺庙。

童女神庙前依旧人来人往,不知道昨天黄昏那个同我一起躲雨的美女会不会也在人群中呢?


无暇想入非非,最后一点暖红的夕阳正照射在HANUMAN-DHOKA DURBAR SAUARE各个不同的寺庙上。端起相机一通乱拍。

拍完之后坐在一个塔庙的顶上休息,过来一个学生模样的孩子,陪着我聊了一个多小时。他还给我唱了一段尼泊尔民歌,虽然我听不懂,但是隐隐约约地可以感受到歌曲里面的忧伤。

不由得笑了。尼泊尔小孩大概不知道中国有一句话:少年不知愁滋味。

我呢,虽然是一个人呆在加德满都,但我毫不忧伤,只觉得安静。

安静在我所生活的北京,已经是一种越来越难得的感受了。


同小孩握手作别。走下塔庙,天色已经全黑。

童女神庙旁边塔庙的台阶上,点燃了无数只蜡烛。最顶端的台阶上端放着两个镜框,分别是尼泊尔的国王与王后。

镜框下面的数级台阶上,不少老人、妇女、儿童还在不断地将手中的蜡烛点燃。
他们大概是在为自己所爱戴的国王与王后祈福吧?


5,耍赖的德瑞克夏车夫

自打来到加德满都,晚上逛完THAMEL的夜市之后,总是泡在网吧现场直播自己独旅尼泊尔的裹脚布。今天晚上犯懒。

非一郎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到一个城市,就要去这个城市的迪厅看看——如果这个城市有迪厅的话。记得第一次去日喀则,一个人跑到一家名叫“红太阳”的迪厅乱蹦,虽然这个迪厅气氛很俗,但第一次在高原上蹦迪还是印象深刻: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脚步不稳、头昏脑胀。


问旅馆门口的德瑞克夏(人力三轮)车夫,是否能带我去一家加德满都的迪厅?

车夫满口应承,说是路远,要50卢比。

结果被骗了:车夫并不知道哪里有迪厅,他一边走一边打听,浪费了很多时间才在距离THAMEL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家迪厅。

非一郎掏出100卢比交给车夫,车夫居然抹头就跑。

有点不快。截住他要找零。

车夫赖赖地一笑,说路远。

奶奶的是你自己骗人在前,非一郎坚定不移地要找零。

车夫换招,拿出一点面额极小的尼币,说是不够找。非一郎指着不远处的迪厅售票点说:把100卢比还我,我去破开。结果车夫煞有介事地翻了翻口袋,示意刚才我给他的100卢比自己已经找不到了。

非一郎这次真动怒了,100卢比是小,如此做生意岂能容他?——奶奶的还以为中国人弱智呀?!

如果你不还我,我要去叫警察了!

话音刚落,车夫就以极快的手法在我面前“变”出来刚才的那一张100卢比的钞票;然后苦着脸自己跑去换零,老老实实地找还非一郎50卢比。

想想路也确实远,非一郎又多给他20卢比。车夫又嬉皮笑脸地指指我的烟。给了他一根,他把烟放进口袋,继续伸出手。

这一次非一郎理都懒得理他了,拂袖而去。


6,咋个都没个准儿?

这家迪厅名叫“ROYAL DISCO”,9:00钟开门,现在都9:30了,里面依旧空荡荡的。

想起前天在大邮局RAWAL告诉我,加德满都最好的迪厅名叫“X-ZONE”;便跑去一家小卖点问路。

店主的版本是:径直走两个街口,左转即到;大概10分钟。每天都开,人比“ROYAL DISCO”多很多。

非一郎按照他的指引在黑乎乎的街道上晃悠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只好抓住一个年轻人再问。

年轻人的版本完全颠覆了店主的指引,并且说只有周五周六才营业。非一郎调转180度,继续晃悠,还是找不到。

再问。一个中年人又让我退回一个街口左转。

到了中年人所言的地方,这里一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说这里有个地下赌窝还差不多,不可能有迪厅。

黑乎乎的街道里冒出两个白衣尼泊尔人,俺再问。

白衣人指指我左手边的墙说:这个就是“X-ZONE”,今天关门。

禁不住闷声骂了一句。只好跑回大街上打车回THAMEL。

出租车司机得知我喜欢蹦迪,居然一把轮掉头,说给我找“X-ZONE”。

我说我刚从那里回来,黑灯瞎火,没有营业。

司机的版本是:不可能,我刚刚从“X-ZONE”回来,人很多呀!

真是见鬼了!非一郎彻底晕菜,跟着他又跑回那条黑乎乎的街巷。

这次司机掉头比刚才快多了,因为还是那道黑乎乎的墙。


回到灯火通明的THAMEL,非一郎决定去喝酒。

头顶上传来歌手翻唱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居然很象样。非一郎寻声而上,在楼天餐厅的一角坐下来。

又是一帮光腿老外们在这里腐烂,他们很开心地窃窃私语、眉来眼去。非一郎很开心地自斟自饮,猛干一杯以庆祝自己今晚居然还没有疯掉。


非一郎 2002,10,12于博克拉(POKHARE)



fylfeimi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