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独行尼泊尔之二 加德满都


独行尼泊尔之二 加德满都
五小时的飞行中唯一的遗憾是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雪山,因为从上海出发后航线一路往南,绕了个大U字,经印度抵达尼泊尔。才下飞机就见远处山尖上的皑皑白雪,顿时兴奋不已,一直向往能在陌生的国度探险,于是在机场大厅豪气万丈地和朋友们挥手道别,开始一个人的旅程。
红砖砌成的机场大厅,如同国内某个热闹的长途车站,门外停车场上小贩、司机混成一团,只是来来往往人的衣着和肤色让人感到是身在异国了。挑一辆看上去象样点的车,让司机直奔Thamel的Kathmandu Guest House(KGH),车资200Rps,住宿是先前去过的朋友推荐的,Check in的时候还把房价从原订的25美金砍到20美金,要了个面花园的房间,清静又有好景致,只是房间里有三张床,一个人住好象铺张了点。KGH以及Thamel其它的旅馆基本都有从2美金起价的各类房间,当然按质论价,超过40美金的所谓豪华房间只不过多了窗式空调,而加都的晚上根本不用着空调,真开了那噪音也够受的。一路顺畅地安顿下来,揉了揉辘辘饥肠,出门找好吃的去。
旅游业是尼泊尔的支柱产业,Thamel便是外国游客的集散地,在这里可以找到各个国家的美食,据说好多老外到了那里就想住个一年半载,顺便开个餐馆、酒吧之类的。这样的人一多,日本、意大利、法国、地中海,各种口味便一应俱全了。一头扎进餐馆堆里,眼花缭乱不知如何才好,站在十字路口找人问过有没有尼泊尔餐馆然后一路寻去。餐馆是全木结构的,颇有点年代的样子,所有扶手,桌椅都熏成暗暗的颜色,空气中弥漫着印度香和咖喱混合的味道。当时国王比兰德拉和王后的像片并排挂在最显眼的墙上,就和当年家家户户都挂毛主席像一样。点了个经典套餐,是土豆加咖喱煮烂再配上番茄,然后痴痴地等。半小时后,在我两次喝光水杯里的水,几乎忍不住要冲进厨房前一秒,大个子伙计端着餐盘出来了,布刀叉,放餐巾,再把水杯加满,弄得跟吃法式大餐一般,然后折回厨房,那个慢呦,许久才端来了我的晚餐:一小盘面目不清的土豆番茄混合物,咖喱的味道和平时吃的完全不同,混着几种不知名的叶子透着奇异的香气。或许是饿了,三口两口吃个精光,感觉味道还不错。有了这次的经验,以后到哪里吃东西都先点菜,然后在隔壁的网吧上上网,发几个mail,打发掉差不多四十分钟的时间再回去重新落坐就差不多了。Thamel随处都有网吧,每小时收费3Rps,在酒店里上网会贵1-2Rps/hour。
手表已指向午夜时分,当地时间九十点钟的样子,城市的其它地方都已沉沉睡去,Thamel依然热闹非凡。路边的咖啡馆,小酒吧人头攒动,路上一种人力三轮车跑得飞快,车把式都是十七八岁的小孩,个个活络异常,大多数人都没上过学,但英语都说得挺溜。花20Rps就可以逛便整个Thamel,坐在车上四处看看顺便熟悉一下环境,体会一把两车交汇时他们故意制造的惊险。Thamel的街道狭小,汽车只能在人群中慢慢往前蹭,那里驾驶座在右边靠左行驶,一开始让车的时候老不习惯,总是弄错方向挡到车前。看两辆车相遇,着实替他们捏把汗,不知怎么的两车各自一扭腰就过了,很是佩服他们的技术。当地人做什么事都慢,就是等不得跟在慢车后面,总是急着穿来穿去,被后视镜刮到了居然还帮忙把它掰回原位,相视一笑,决没有大动干戈的意思。意外发现KGH附近有Baskin Robins,哈呀,笑不动了。
都说与人方便自己方便,老古话真的没错。第二天一早,正在庭院树下享用早餐,盘算着去哪儿逛逛,忽然有人过来打招呼。细看原来是同机来的几个生意人,曾在路上帮过他们一点小忙,他们在当地朋友的陪同下居然找来了,于是有了一天的私家车和导游。加都一日游当地旅行社的报价是USD30一辆专车,最多坐四个人,司机兼导游,或USD5一个人,导游带着到处逛,坐公共汽车。
一天逛遍加都未免走马观花,友人安排的行程处处经典,有三个地方一定要去。第一当然是加都的标志,座落于城市西部山坡上的Sawayambhunath,因为庙里到处是被奉为神灵的猴子所以又称为猴庙。最令人难忘的是Stupa上那双俯看整个加德满都山谷的眼睛。曾经在许多地方看到过它的图片,但真正仰视它的时候,整个心灵都为之震憾,那是一双仿佛看到你心里去的眼睛,微笑着,无论在哪个角度都能与你对话,讲述的是平和与宽容,用一种空灵的梵音。第二处老皇宫和皇宫广场,那里是已故国王,也是现任国王祖父的宫殿,许多游记里都有它的描述。再一个地方叫Pashupatinath,是充满印度教宗教色彩的地方。印度教教徒认为死不是痛苦而是解脱,Pashupatini是他们重生之地。每天都不断的有死者被送到这里,经过简单的仪式用白布包起,放在紧靠河边的平台上由四根原木搭的架子上焚烧,三个小时后灰烬被推到河里,随水而逝。刚到那里因为没有思想准备,着实吓了一大跳,在那么近的距离,撞见正在烧和将要烧的一排六个平台,没有一个空着。与焚烧着的平台距离不远处有一排低矮平房,面河的一边是敞着的,一个老者躺在其中一隅,从他躺着的地方可以清楚地看到河边的一切。据说知道自已时日不多的人会自己要求住到那里,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我带着同情打量老者,可是在他的眼里找不到丝毫恐惧和不知所措,那么平静地躺着,毫不在意另外一个人的好奇打量,偶尔翻身望一眼平台,从他眼中映出的火堆居然有一种期待。我轻轻地退出,不去打搅他的宁静,也不打算再看别的房间。穿过一座小桥到河对岸的阶梯上坐下,周边零零落落地散坐着几堆人,那些是死者的家人,静静地看着亲人化作一缕轻烟一把灰烬然后永远地离他们而去。几周后在新闻里看到皇室成员在同一个地方消失,那时已不再惧怕,想到那个城市的每个人,终会走同样一条路,那条路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不论贵贱。
至此,心情凝重,无法再写。待续

yechris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