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尼泊尔游记攻略

迪帕克


迪帕克.塔帕十三岁,只比我儿子大一岁。我遇到他的时候,他正站在高高的湖岸上,和小伙伴们向湖里扔石头玩。他一看见我的船,就朝我大声叫喊,然后迅速跑到水边,要我划过去。我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问他有什么事情,他说他刚好要去前面,想搭我的船。然后他补充说:“我可以帮你划船”。
这天早上,我错误地估计了费娃湖的面积,以为划个来回应该没什么问题,谁知直到中午,我还在湖的那一头游荡,正午的太阳都快把我烤焦了。我顶着风,吃力地划着桨,全身被晒的通红,就像一只煮熟了的龙虾。我猜这小子看穿了我的困境,便找了一个借口想挣点小费。反正这个建议不是我提出来的,我便点了点头说:“那你就上来吧。”
“你叫什么名字?”他一上船就套近乎。
“马”,我答道。
“妈?”他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
“在中国,马是牲口”。我冷淡的解释,谁知这小子大笑起来,然后指着自己说:“我,迪帕克.塔帕,很高兴认识你。”说着伸出手来就和我握手。天哪,我儿子什么时候也能这么机灵。

在尼泊尔的孩子中,迪帕克大概可以算是英俊少年了,他的眼睛即大又亮,嘴唇很薄,身体虽然不很强壮,但骨骼匀称。他划船的动作很好,就象湖上那些有经验的船夫一样,每划三下换一次桨。我赞许地点了点头,他得意地咧开嘴笑了,洁白的门牙中间露出一条宽宽的缝。
“你住在附近吗?”我问他。他转身指着远处山上,说,“我的家就在那里”,那里飘荡着一片白云。
“你爸爸妈妈在家吗?”“不,我爸爸一年多以前生病死了,妈妈在家。我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我心中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他随即反问我:“那你呢?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们都死了”。“你妈妈也死了吗?”“是,她也死了”。“对不起”。“没关系”。
我换了一个话题:“你在读书吗?”“在,我在读小学五年级”。“那你们家谁赚钱?”“我啊。”他骄傲地拍了拍那单薄的胸膛。“那你妈妈呢?”“她种地,卖菜,她赚的钱只有这么一点点。”说着,他伸出两个手指,做了一个只有这么一点点的动作。我有些不以为然,“你靠什么赚钱”。“有时候我当导游,有时候我朋友没空,就让我帮他们划船,还有的时候我卖矿泉水。”
他大概看出我已经有那么一点同情了,于是不失时机地问我:“你看,我家在后面,你住的地方在前面,我帮你划到岸边后,你能不能给我一点钱,让我可以乘公共汽车回去?”“哦,当然可以。”
也许是我答应的太快了,他顺着竿子就爬了上来:“你看,我没有衣服,我的裤子也是人家给的,太长了,你能给我一件你不要的汗衫,或者一条短裤吗?”
我略微有一些不快,但到现在为止,事情的发展还是在我的预见和控制之下,我勉强点了点头。谁知那小子喜出望外,立即大幅度抬高了要价:“你知道吗?我的学校离我家很远,我的同学都有自行车,就我没有,我每天都要走很多路,我们这里一辆自行车要3000到4000卢比,我没钱,买不起。”说完,用一双无邪的眼睛看着我。
这实在有点过分了,这非分之念如果不能及时扑灭,必将成为燎原之势。
“嘿,小子,我今天在山里遇见一个船夫,他告诉我,他一个月的收入是5000卢比。你要买自行车,就要靠自己赚钱。懂吗?”他脸红了。我们沉默了一会儿,风迎面吹来,船继续吃力地前行,前面不远处已经可以看到小镇的码头了。
他毕竟是个孩子,我有些过意不去,于是就问他:“你饿了吗?”他立刻高兴起来,“是的,是的,我有点饿了”。“好吧,划到前面那个镇上,我们一起吃饭吧。你喜欢吃什么?”“匹萨”。他兴高采烈地说。
我搞不懂,为什么全世界的儿子们都喜欢这玩意儿。

那个餐馆设在湖边,面向美丽如画的费娃湖,靠湖的树下坐满了金发碧眼的游客。这里显然不是迪帕克们可以随便来的地方,那个伺者似乎有些近视眼,在我们旁边走来走去,就是不过来招呼。“哈罗”,我叫住他,伸出食指向他勾了勾,他不太情愿地走上前来。我指了指迪帕克,“给这位先生菜单”。他堆起笑容,变戏法似的拿出两份菜单,恭恭敬敬地放在我们的桌子上。
我随手翻了一下菜单,匹萨是当中最便宜的。我放下菜单,认真地对迪帕克说:“迪帕克,我希望你今天高兴,你可以点你最喜欢的东西吃,不要老是看后面的价格。”迪帕克一边唯唯地答应着,一边仍将眼睛在菜名和牌价之间梭来梭去。最后,他还是要了一份最便宜的匹萨。
我们一边喝着可乐,一边聊天。
“迪帕克,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当兵。”他坚决地说。“是警察吗?”我故意逗他。“不,是士兵”。“为什么?”“当兵太有意思了,可以打机关枪”。“那你会杀人吗?”“不会!”
我在来尼泊尔以前曾看到新闻,说西部山区的游击队最近接连杀死了二十多名警察和士兵。
“那如果别人杀你,你怎么办?”这个问题他似乎从来没有碰到过,他想了想,然后对我说:“那我也不杀人。我喜欢当兵操练,比如跑步,作操,但我不会杀人。”
可怜的迪帕克,这个问题你答的太早了点,如果你当了兵,那时候无论是你杀别人,或是别人杀你,恐怕你都将无法选择。
“那你是干什么的?”迪帕克好奇地问。
“律师”。
“什么?那是干什么的?”
迪帕克的问题弄的我有些束手无措。我不得不尽量用他能理解的方式向他解释:“假如一个人被抓起来了,他就需要一个聪明人来帮他说话,告诉法官,他是个好人,不是个坏人,他需要的这个人就是律师。懂了吗?”“不懂。”“那换一种说法”我向迪帕克举起自己的右手,“比如你是法官,我的工作就是要站在你面前,向你解释,我边上被抓起来的这个人是个好人,不是个坏人。懂了吗?”迪帕克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咳!孩子,你以后要搞搞清楚再点头,有时候,律师要比他帮助的那个人还要坏。

迪帕克的兴趣明显不在聊天上。他继续问:“那你到安娜波那来干什么?”“爬山。”“你一个人吗?”“是啊。”“你要不要向导?”“不要”。“为什么?”“我喜欢一个人。”这孩子象大人一样摇了摇头,说了声:“不好。”我诧异地听他讲下去,不知他是什么意思。
“山里有很多路,而且你不知道住人的房子在哪里,你还找不到东西吃。”接着他看看我,又舔了一下嘴唇。“山里还有熊”。
我一下醒悟过来,便问他,“那你不怕熊吗?”他掉进了我的圈套,忙不迭地说,“我不怕,我不怕,我有经验,我带过许多客人上过山,里面还有许多中国人呢。”我心中不禁暗笑:小子哎,你大概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其实就是骗子的祖宗。但回头想一想,有这样一个孩子在身边,至少不会寂寞,于是,我心动了。“你妈妈会同意吗?”他满不在乎地做了一个手势,“没关系,她不会反对的。”“可我要在山里走五六天呐。”“没关系,我经常不在家住。”这我相信,这小子够野的。
“好吧,迪帕克,你报个价吧。”迪帕克楞了一下,显然,他从未干过这样的事,但他反应奇快,马上答到:“你能不能让我问一下我的朋友?他会和我们一起走。”天晓的,什么时候冒出一个朋友来了。我想了想,便对迪帕克说, “这样吧,你今天先回家,和你妈妈以及你的那个朋友商量一下,如果他们同意你陪我走,明天上午十一点半,你自己一个人到我住的饭店来找我,并且告诉我一个合理的价,不要想宰我,否则到此为止。”
对迪帕克来说,这可能是他迄今为止做成的最大一担生意了。他激动的几乎晕了过去,拉着我的手连声说,“不会的,不会的。我有两个朋友,如果和一个谈不下来,我还可以找另一个。”嘿,又冒出来一个。

当晚我没睡好,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夜。我被白天的日射折磨的浑身疼痛,皮肤火烫,并且伴有热度。思想被扯成了碎片,化为支离破碎的影象,在脑海中纷纷飞过,其中有许多是关于迪帕克的。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给当地最好的一家登山服务公司打了一个电话,问明了情况,并且迅速办妥了进山的一切手续,然后就到镇上游逛去了。等到十一点半我回到饭店门口,只见迪帕克正坐在路旁,他一见我,就高兴地跳了起来,飞快的跑过来握着我的手,连连说道,“我等了你一个钟头,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
我深感内疚,早已准备好的纵深防御在一瞬间就被他攻破了。我任凭他在我旁边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领着他一句话也不答,径直向花园里走。他渐渐感到有一点不对劲,便翻来覆去地问我:“怎么啦?怎么啦?”
我把他带到酒吧,坐下,要了两杯果汁,然后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我很抱歉,孩子,我们不得不到此为止了”。他一听,几乎哭了出来,连连问为什么,我说:“你太小了,你妈妈要人照顾”,他急的直摆手,说:“她同意了,她同意了,她还要我谢谢你,还要我请你回家吃午饭呢,你是不是嫌我们的价格太高了?”我想缓和一下气氛,于是就问他,“那你的价格是多少?”他咬着牙报了一个价,我一听,心里一阵酸楚。我付给登山服务公司的钱比他报给我的价高整整一百倍!
今天的事情必须快刀斩乱麻,迅速了断。我打断他的哭腔,厉声说道:“我今天已经问过了,进山的向导要有政府颁发的向导证,你有吗?我进山要买登山许可证,你能给我办吗?我随身有那么多装备,你背的动吗?”看他不做声了,我又放缓了语气:“你太小了。我的儿子和你差不多大,以后我还会带他一起来的,我希望到时候你们能互相认识。我给你留下我的地址,你给我们写信好吗?”那孩子勉强点了点头。接着,我拿出了一点钱,递给他,说:“这钱不是给你买自行车的,你回去以后一定要交给你妈妈,行吗?”。他总算破涕为笑了,然后将手放在胸口上向我发誓,他一定会将这些钱交给妈妈的。
我送他到大门口,和他说再见。他看着我的头顶,鼓足了勇气对我说:“我弟弟以为你今天会来我家,现在你不来了,他会呜呜哭的。我能不能要你这顶帽子给他?”我忍住笑,将帽子递给他,说:“你快回去吧”。谁知他眼睛一转,接着又说,“今天太热了,你能给我一点钱,让我坐出租车回去吗?”我哭笑不得,只好赶紧找出一些零钱塞在他的手里,然后假装生气地将他赶出门外,看他一步三回头地渐渐远去。
我知道,这个和我儿子一般大的孩子,是绝对不会坐什么出租车的。

saka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2-22 18:10: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四川国旅/四川海外-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28-86082622
服务传真:0086-28-86082022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