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nan Shangri-la Travel

云南旅游 香格里拉旅游攻略

激情虎跳峡


金沙江经长江第一弯后进入桥头,受到玉龙雪山(海拔5598米)和哈巴雪山(海拔5386米)的挤压,原本开阔的江面一下子被压缩至30米左右,传说有猛虎借江中巨石一跃而过。虎跳峡长17公里,分为上虎跳、中虎跳和下虎跳,共有18个险滩,江面落差200米,是世界上最深的峡谷之一。徙步穿越虎跳峡一直是老外的天下,现在也成为国内户外运动爱好者的首选路线。在今年9月底,我成功穿越了这条以惊险著称的峡谷。
穿越虎跳峡有两种走法,我选择的是从大具走到桥头。一大早从丽江出发,古城青年旅馆的老板娘把我送上往大具的班车。天下着雨,隔着车玻璃看着山中的乌云,我不禁暗暗叫苦,因为雨中的虎跳峡是最危险的。车上只有我一个旅客,其余的乘客都是当地人,得益于此,当车经过网友投诉最多的玉龙雪山收费处时,可能是检查人员没看见或者他老兄心情特别好,竟没收我40元买路钱。到了美丽的大具后,敦厚的司机开着他的中巴只载我一人到老渡口,真的不知怎样感谢这位纳西族的老兄。
在老渡口花了10元横渡金沙江,又是我一个人包船,船老大说我是今天第一个渡江的。渡过北岸后,艰难地爬上一个陡坡到公路。开始的路比较平坦,植被很矮,只管走直线就行了,正在啃草的牛马不时歪着脑袋奇怪地打量我。
很快,我就进入了峡谷,左边是玉龙雪山,右边是哈巴雪山。路开始变窄,来到了“滑石板”。左是悬崖,右是峭壁,头顶都是破碎的板岩。路上堆满了新近掉下来的石头,其中一块写着“强行通车,后果自负”。有几段塌方得特别严重,石块堆满了整条路,汽车是肯定过不了的。走过其中一段时,嗒、嗒……地滚落几颗小石,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这片落石区。不知不觉已到了中午,终于看到一个在路边卖水的阿姨,她热情地邀请我到她的小店内休息,还客气地送一个烤馒头给我吃。吃了劳动人民香喷喷的馒头觉得不好意思,也就买了一瓶水以示感谢。天又下起了大雨,幸运的是老板娘临行前一定要借雨伞给我打伞前行,无意中回身一看,深谷内竟泛起彩虹。玉龙雪山、金沙江、彩虹,可以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图画。在一步三回头之际,我来到了核桃园。
响应网友的积极呼吁,从东莞带了文具登山到小学捐助。上山的路确实累人,真想不透他们为什么把小学建在这么高的地方。到了小学才发觉空无一人,原来村里一个老人魂归天国,学校放假两天,只好将文具交给山下的村民代为转交。
这所学校建在崎岖的山路上,没有任何招牌说明这是学习的地方,外表更象一所民居。但我觉得应认在城市无心向学的学生来参观一下。只有一个残破蓝球框的操场,九个平方米的教室,摆着三张课桌,一张是老师的,两张是学生的,黑板上还端正地写着昨天的语文课。下山的路上,我为以前没把书念好觉得好生惭愧。
下到公路时,后面的徒步者赶上来了。他们四人分别来自北京和厦门,我与他们愉快地完成余下的旅程。
我们很快就到了中峡大深沟,马上被眼前的景象吓住了。如果我们要继续前行,就必须趟过一条水流湍急的瀑布,失手的话就会被冲下悬崖直滚金沙江,过了瀑布后还要冲过70米左右的落石区。我们不怕过瀑布,但落石可是一个单纯的概率与运气的问题。看着对面的两个村民开始象猴子一样飞快地跑过来,我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尽管带着一脸的惊慌和冷汗,但他们成功了!我差点要冲上去和他热烈拥抱,因为刚才他们差一点就踏入鬼门关了。我们旁边的当地人说有一条路可以爬山绕过去,他可以做我们的向导。5分钟内,已有四次落石,我们一边想挑战这一段死亡通道,因为我们是为体验虎跳峡的险而来的,但另一边又实在是怕死。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山上轰然掉下一大堆巨石,砸在路上尘土飞扬,我想也没想拉着向导掉头就走。
一行人爬上一座小山,向导说只是下雨落石才特别严重,但一路上我总有点临阵脱逃的感觉。道路相当泥泞湿滑,我们踩着腐叶和表苔前进,鞋里已满是泥浆,部分路面仅容一脚,必须步步为营,不容有失。险象横生之际,老二把手弄伤了,我们还争相掏止血贴,向导只搓了一团不知名的路边野草就把血止住了。从木板桥上过了瀑布,我们才看清楚原来向导要带我们从塌方的中上部穿过,基本上无任何安全保障可言。看来不冒险是走不过虎跳峡的了,我和老大轮候通行时,趴在松软的塌方土上一动不敢动,看着上面摇摇欲坠的石头,真怕我们成为塌方的一部分砸死下面无辜的人们。顺利通过这一段后,向导一指下面蓝色屋顶的tina’s,就收钱回家了。天渐渐黑了,很快就要打手电才能行走,我们饿得肚皮贴着脊梁,真想一口吞下拦路的蜘蛛。该死的是我们好象找不到下山的路,唯有对着山下的tina’s狂叫。山下的人打着手电来接我们,哪晃动的灯光仿佛就是我们的晚餐。下到tina’s时就象到了自己的家一样舒服,在tina’s美美地吃上一顿。隔壁住着两个从大深沟冲过来的勇士,其中一个过来时石头就砸在他前一米的地方,这两个若无其事的中年人就成了我们当晚的偶像。
第二天早上,我们碰到从香港来的francis,我们一起从公路下中虎跳,特别感谢在峡谷内修路的张老师,他一人的愚工移山换来了我们广大驴友的无限幸福。下去的路很湿滑,需手脚并用才可保安全。沿江的小道比较危险,路是硬生生从巨岩上开出来的,走在路上一望下面就脚软,个别地方还要依靠铁丝才能过去。江边的石头光滑异常,还长着不少青苔,在这段路摔一跤真的非死即伤。在这里,激奋的金沙江怒吼着在群山中抢关夺寨,如战鼓雷鸣,声震山谷。唯独礁石视之如无物,与这头猛兽抗争百年,不让半分。整个中虎跳就是水与石的激情对话,最终,水,夺路而逃,石,巍然屹立。在回去途中,突然一条瀑布从玉龙雪山上直垂江面,轻柔得随风而动,刚阳的虎跳峡挂上如此柔弱的飞瀑,即时谋杀我们不少胶卷。问向导为什么来的时候不见此瀑布,他说这是玉龙雪山上正下雨的缘故。
回到了温馨的tina’s,吃过老板娘为我们准备的香浓鸡汤,francis因赶飞机回香港,只能与我们分手自个走Low path,我们则正式走上徒步的主角:high path。这是一条风光如画的路,真要狠掐一下才确认自己不在梦中。沿途要经过几个瀑布,观音庙瀑布的水清甜甘洌,连我的鞋也狠狠地喝个饱,这两天的遭遇让我决定就是不吃饭也要买一双防水登山鞋。傍晚我们到了著名的half-way,老大直奔广为传诵的“天下第一厕”,这是我见过的通风采光最好的一个厕所,是“设计,以人为本”的典型作品,使用者日可远眺群山,夜可观星赏月,说不出的畅快感受。
Half-way的老板冯是个很特别的人,他的菜谱外观更象武穆遗书,是用竹间制成再用刀刻上中英文菜谱。他亲自下厨慰劳我们这帮饿鬼,做的鸡汤让我们的食家小丫赞不绝口。做完菜后他过来与我们聊天,他说不想听我们说关于half-way好的地方,只想听half-way做得不够的地方。这个老板也真的不简单,他有一位几近文盲却善良能干的妻子,两个寄宿桥头上学的女儿和一个年幼顽皮的儿子。数百年前,冯的祖辈躲灾避战,从四川逃到荒无人烟的虎跳之巅。从此在纳西、彝、藏杂居之地有了本地湾,这个汉族小村。冯继承了祖辈的朴实和热情,也有贫穷。尤其在冯从越战战场复员的那年,一场大病,在丽江的医院,花去了所有的钱。家中的妻子只好踏着没膝的积雪远去桥头,贩些日用杂品卖给山那边矿上的工人。仅这一趟要花上几天的时间。微薄的收入,还是难以为继。冯伏在家中惟一的骡子上回到了本地湾。岭上古老的植物给冯带来了奇迹,第二年春天,他终于走出了家门。病好了,但依然家徒四壁。望着夜行投宿的外国游客和简陋的铺板,冯想到了开店。从此,HALF WAY和他的主人的名字开始在世界各地流传。他的英语是跟老外相处多了现场学的,西餐也是老外手把手教的,好学而不倦是他前进的动力。冯当晚与我们促膝长谈,讲到从一个本地湾第一号穷光蛋到成为HALF WAY的主人的故事,整个旅店的每一根木头每一块石头都是他一个人修起来的,个中辛酸我们不可想见。他感叹一句说,曾经很努力想走出这座大山,这条峡谷,最终还是留下来。每个人都有一个故事,冯的故事令我们获益良多,网友为half-way免费做了一个网站,但冯说还没上过网,不知自己的网站是怎样的,我答应回东莞上网打印后寄给他(这个我已做到了),我们一直聊到深夜十二点多才各自安睡。
第二天我们吃过早餐后起程前往桥头,。这段路不算难走,中途还有很多核桃树,我们不客气地开了几顿核桃大餐,至今还弄不清楚这些是否私人财产。午饭是老大的表演时间,他和丫头变戏法般不断在背包内取面包、鸡蛋、巧克力等美食,更神的是竟然还有一盒他们从北京背过来的鲮鱼罐头。老二也不示弱地取出一大堆东西,其中还有他们的喜糖。跟他们在一起,我彻底告别了几天来有上顿没下顿的苦困生活。经过一段泥泞的小道后,黄昏时分我们抵达桥头,有种从天堂回来的感觉。

China Yunnan Travel

 

By:Shangri-la Travel Date&Time: 2006-04-20 00:09:00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