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nan Shangri-la Travel

云南旅游 香格里拉旅游攻略

香格里拉之旅


98年元月29日早上,我们俩人在丽江汽车站结识了两位游人(一个是上海人,一个是新加坡来华学生),决定一起租车先去虎跳峡,再去中甸.游完了虎跳峡后,回到了桥头,便开始了四处找车(由于去中甸的路上下大雪,没有车敢进山),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只好在小镇过了一夜.第二天,又和另外两个游客(广东人)终于包了一辆双排座的小车到了中甸,当然,路上下着很大的雪(是目前我见到的最大的雪),我们的车遇到了很大的危险:在一个上坡的地方,由于地上的雪以被压成了冰,车的驱动轮不住的打滑,不往前走,反而向后滑动,如不能制止,我们肯定就会掉进万丈深渊"车毁人亡",于是我们四人马上跳下车,开始冒着大雪,踩着冰推车,反复了几次,危险才过去.到中甸已是中午十分.

在中甸玩了一天半,于元月31日下午开始站在中甸县城的出口出,既滇藏公路,计划搭车去奔子栏,往常有中甸至奔子栏的班车,可由于是春节期间,车队放假,所以要过几天才有,时间不等人,只有搭车了.可在路上站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一辆车经过.工夫不付有心人,在我们要改变计划时,来了一辆大卡车,司机30来岁,一打听知道,他是要回家,在尼西乡内,离奔子栏乡还有二十多公里,我们算了下时间,二十多公里走路需5-6个小时,估计夜里十二点钟前可以走到.于是决定搭车.后来又上来一个小伙子,驾驶室里一共坐了四个人和两个旅游包,显得非常的拥挤.对于我们来说,能搭上车已非常的满足了.

汽车开出中甸不远,就开始翻雪山,司机小心的在铺满雪的山路上驾驶着,车速很慢,时速只有30多公里,过了雪山,车速快了起来,可没多久有慢了下来,因为太阳开始西下,我们的车又一直是往西开,毫无遮挡的阳光透过挡风玻璃刺向我们,为了看清崎岖的山路也只有放慢车速.

在车上,我们和司机及同是搭车的年轻人聊起来,了解的一些情况,他们主要是做药材生意,山里(主要是四川省得荣县)药材很多,大部分都是出口的.还讲了一些他们的经历,在他们的指点下,我看到了著名的雪山"白茫(白马)雪山".

快六点了,到了司机的家-尼西乡幸福村祖木丁.我们拿出二十元钱感谢司机,可争执了半天才将钱塞给他.下了车,我们才知道一路搭车的小伙子也是这个村的,他邀请我们到他的家里吃晚饭,然后用车顺路搭我们7,8公里.我们当然非常高兴了.上了一个小山坡,到了小伙子的家.,穿过了一楼的(放养着几头猪和一些鸡)上了二楼, 和很多山区藏族人家一样,木结构的房间里打扫的非常干净,家里还有两位老人.老人话不多,只是和小伙子聊,得知他也是搞运输的,开车去过四川,西藏.从他那里,我们还了解了一些关于奔子栏及梅里雪山的情况.吃的饭比较简单,两菜一汤,有一个菜没有吃过,黑糊糊的,吃起来象豆腐,味道不错,后来才知道是"猪肺".快7点时,小伙子招呼我们搭他的车,在路上我们留下了他的通讯地址才知道这里是尼西乡幸福村祖木丁,邮编是674406,他叫谢建涛.他开的车是一辆北京吉普,在倒车的时候不小心把车门撞了个不大不小的一个坑,我们很是不好意思,可他说:没事.开着车刚走了一公里,马路边有许多姑娘,小孩,要搭车.用藏语说了会后就上车了,不可思议,十个人坐在一辆吉普车里-前面算上司机两个大人一个小孩,我在后座,抱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被挤在一角,就连车后的空处也有两个人钻了进去.虽然很挤,但他们还是有说有笑,尽管我们听不懂.开了十来分钟,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一个岔路口车停了下来,费力点劲才下车,小伙子再三嘱咐我们,要沿着大路走,过第一个桥如何走,第二个桥如何走,我们非常感激,随后他的车消失在夜色中.我和同伴开始了自己的"长征".刚走了几分钟,夜幕中一辆吉普车亮着大灯停从对面开来,停在了我们面前,原来又是哪个小伙子,他怕我们走错路,再一次叮嘱我们该如何走,千万不要如何走.我真是没想到,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对我们如此的好,让我感动.

在夜色中,我们走过了第一座小桥,后来才知道,这座桥是两省三县的交界处,两省即四川和云南,三县即四川得荣县,云南德钦县,中甸县.这条路是214国道,徒步走中国的于淳顺也走过这条路.我们走的这段路都是山路,路面都是土路.冬天雨水稀少,每走一步,都带起很多尘土.夜色晴朗,一轮弯月悠闲的挂在山顶,密密麻麻的星星撒满了天空,冲着我们不住的眨着眼睛,如果在我居住的城市,没有人相信那是真的.我们走在大山的怀抱里,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危险".我的腰包里放着一个电筒和一把锋利的小猎刀.时不时的拿出电筒照路边,希望能看到路碑.两天后,我们才知道我们是从214国道1981公里处开始的步行.晚风吹在脸上,有点凉,但非常的舒服.两个人边走边聊,一点也不觉得累.走了会后,开始的兴奋打消了点,多希望能多看到一些灯光.听见了水声,但夜色朦胧,也没有看到江河的影子,还是第三天后,我们才知道,那就是我们的母亲河--长江.终于看到了灯光,看到了有人的痕迹.走近了才知道原来是一座大拱桥,灯光是用来照路牌的,想起了谢建涛的话,我们过了大桥往右走.路边有很多修路的临时工棚,亮着几盏灯.为了知道我们离目的地奔子栏还有多远,就鼓起勇气大声对着工棚问有没有人,连着问了几声,都没见人回答,无奈我们又只有往前走,刚走了几步,工棚里有人拿着电筒走了出来,站在二十米远的地方和我们对起话来.他告诉我们离奔子栏大概还有十七八公里.道了谢后,又开始长征.

走了二十分钟后,我们进入了一个小村子,看时间还不到九点半.村头很安静往里走了一段后开始听到炮竹声和小孩的嘈杂声.原来在一个院子门口,聚集着很多小孩,说着笑着,非常开心,往院子里一看,让我们十分的惊讶与好奇:很多穿着鲜艳漂亮的藏服的大人小孩,坐在院子里谈笑风声,小孩在周围嬉戏打闹,好不热闹.看到这个,我的第一感觉是有人结婚,但仅过了几分钟,我的感觉就被证明错了.我们在院子门口迟疑了一会,一群小孩好奇的把我们围住了,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们,同时还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相互猜测着.我们问其中一个小孩,问离奔子栏还有多远,那小孩的脸一下就红了,十分不好意思,旁边的小孩不知为什么开心的笑了,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告诉说还有是七八公里,另一个小孩马上纠正说只有十一二公里了,结果,两个小孩用自己的语言争论起来,我想是在争谁说的对吧.我和同伴也在旁商量起来.最后决定如可能的话先在村子里过一夜,第二天在走.于是我们就问大一点的小孩,能否参加他们的晚会,小孩想了想,又跑到院子里(我想是去问大人了),几秒钟后有跑出来说:可以.

我们背着包走进了院子,一下吸引了众多的目光.进来后,我才看清楚这里的结构:后来知道是一座小学.有一块空地和一个全木结构的两层木屋.空地是一个篮球场,蓝板已破烂不堪,木屋的一层是没有门的敞开的"房间",旁边有楼梯可上二层,二层是教室.活动主要是在大房间里进行.一个小伙子把我们俩安排在一个中间靠前的位子.传统的藏族,没有桌椅,靠墙的几边地上铺着汽车用的棚布,座位前放着红色的小桌子,桌子上的东西也十分丰富,有瓜子,花生,糖果,还有一个不可缺少的小碗.我们是路乡随俗,盘腿就坐.和旁边的一个胖哥聊了起来,告诉了他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怎么会到他们这里来的.的确,藏族人非常好客,不停的招呼我们吃东西,一个藏族大姐拿了个水壶,问我们喝什么?是酥油茶,还是青稞酒.我们选择了酥油茶.老村长也热情的招呼我们,还问我们吃没吃晚饭.我们说在前面的村子吃过了.过了会有人给我们俩端上两碗饭,里面有几块大肥猪肉和一些白菜,菜饭有些凉了,看着这些饭菜,已吃饱的我们已没有胃口了,就放到旁边,当我们拿出相机想照相时,村长一脸严肃的对我们说:"不能照相.".这句话,可把我们吓的不轻,赶快收起相机.我们两个在想,肯定哪里得罪的村长?一定是没有吃他的饭.赶快拿起饭碗,强迫自己吃,就着酥油茶勉强的吃了不到一半(真痛苦).这一招果然奏效,过了会儿,村长笑呵呵说可以照了.我们这才放下悬着的心.

从胖哥和其他人那里我了解到,这个活动是全村一年一度的活动,在每年春节的大年初四或初五,全村的人(包括在外地工作,春节回家过年的本村人)穿上最漂亮的藏族服装,聚集在这里,欢庆丰收,欢庆新年的一种活动.由村长主持,各家个户都出点钱.每次有四个服务人员,每年都要换着来.活动的内容,我慢慢的讲.

大家有说有笑,有吃有喝的坐着,小孩在外嬉笑打闹,放着炮竹.大概十点钟,瘦瘦的老村长开始招呼大家坐好,用藏语说了起来,通过胖哥的翻译,得知,他是在总结一年的情况,说了会,又换了个人,是村里的会计,在宣布些什么,一问才知,是要给村里的小学捐款,在外地(如奔子栏,中甸,丽江)政府工作的,每人捐118元,村里有车跑运输的,每人50元.其他每人10元.一宣布完,旁边的胖哥(在中甸工作)马上拿了400元,另一个在丽江工作的中年人不服气的拿出了500元,一下全场掌声一片,他也因此容获了"标王",和胖哥一起接受了村长的哈达,当然,他还多了一瓶酒.看到这里,我和同伴商量了一下,决定也捐点钱,不多,只有15元,由我拿给村长,村长推脱不收,还用藏语征求大家的意见,虽然我们听不懂,但可以感觉到大家都说不收,当然,最后在我们一再要求下,还是捐了。大会接着进行说笑话.

这种活动同样也是我头一次见到:还是由村长首先开说,用我们听不懂的藏语,村长每说完一两句话,大家就齐声笑起来,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他们的笑声,与其它地方的笑截然不同,笑的时候都张着嘴"哈...."的一声持续个1秒钟,马上就恢复了平静,但脸上还惯性的保留着灿烂的笑容(与汉族的"哈哈哈...的笑相距甚远).胖哥告诉我们,这个活动是通过说笑话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的喜悦,也可以当众和某一个人说,通过笑话来表达意见或指出其不足,当然在这种场合下的意见,当事人不会把说他的人心上,打击报复的.大家用笑声委婉的提出建议,随时有人会附和,笑声一阵接着一阵有趣极了,看着他们笑的样子,听着他们的笑声我们越看越觉得好笑,直到捧腹大笑.

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点,笑话讲完了后,开始了一种类似敬神的跳舞,主持说了几句话后,自愿的站起了两排男人,边跳边唱,节奏较慢,声调较低,挥舞着长袖,长筒的皮靴整齐的跺在木地板上沉稳而有力,真正显示出藏民族的团结与力量.接着妇女坐着开始唱起了歌,随着节奏,男人也对起歌来,一曲结束,跳舞的男人坐了回去,妇女的歌声再次唱起,好象有人安排似的,又一队男人站出来跳了起来,反复了几次,终于跳的人太多,把会场移到了旁边的篮球场上,围起了圈,还是边唱边跳,妇女也参加了进来,只不过人数较少,只有十人左右,其余都是男人.在跳舞的同时,四位服务人员拿着碗和青稞酒,轮流的向跳舞的人敬酒,每次都是一小碗干掉,当然也有人敬香烟和糖果.场面很热闹,可能也只有民族地区才能看到.一点钟后由于走了些人,会场又移回了敞着的房间里继续跳.我们也参与了进去,可我舞蹈细胞差了点,学的不是很会.

由于旅途的疲劳,凌晨3点钟我们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老村长把我们安排在了一户人家,男主人是奔子栏国税局的,曾经当过兵.住的很简单,在客厅的地板上铺了汽车用的帆布,在上面又铺了床单,两床被子,我们两人就这样躺下了,客厅里还睡着一位老阿妈带着一个小孩.我们刚躺下一会,男主人就进来和我们聊起天来,天南地北,海阔天空,无所不聊,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谈起西藏问题,男主人说,其实在藏区,没有人想搞什么”独立”,在共产党领导下,藏区人民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真是”毛主席解放了中国,邓小平让我们福了起来.”现在,家家户户都不止有一辆汽车.闹独立的只是受外国的指使的很少一部分人.就这样,聊到了快五点钟才休息.

第二天早上,八点过就起来了,在主人家里洗漱过后,主人又请我们吃早饭,有"神树"(用糯米面炸的象树页一样的.)的叶子,果子(也叫黄果,类似于橘子)还有...

吃完饭后,男主人开了一辆吉普车,要送我们到奔子栏,这时有一辆双排坐的车要去奔子栏,我们就搭他的车到了目的地-奔子栏乡.路上,我们才看清了这的地形:金沙江在大山之间穿流着,公路沿着山势在江边延伸着.这就是通往圣城拉萨的公路--214国道.两边的大山很大,相对高度大约有500—1000米,山上的植被较少.也许是正处冬季,雨水较少.十二公里的路很快就过去了,我们顺利到了奔子栏.

China Yunnan Travel

 

By:Shangri-la Travel Date&Time: 2006-04-20 00:08:59 TOP
上一页:释迦的诱惑
下一页:寻找伊甸园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