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nan Shangri-la Travel

云南旅游 香格里拉游记

寻梦香格里拉


我们没有去徒步虎跳。在离开玉龙雪山不久,前往虎跳途中,我接到朋友的短信,大意如下:因雨连天,碎石飞溅,地势险要,徒步虎跳,唯恐命丧途中,望近期毋要前来,切记切记。

这个季节这个天,虎跳奇险万状,徒步必然演绎峡谷柔肠生死豪情。客栈小李说此时那里水流湍急,怒涛拍岸,惊心动魄,荡气回肠,人不能逼近,鸟不敢飞翔。正所谓行者无疆,地狱天堂。而我们不是行者,我们只是过客。经过合议之后,决定改道,经桥头,直奔中甸。

重新和司机谈定路线,日程和价钱,并与之约定,凡是我们认为风景好要求停的地方必须停下来;凡是我们没有要求但事实是风景好的地方也必须停下来。汤汤,罗伊,钧和我四人也确定了此次结伴旅行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方针政策:以快乐旅游为中心,坚持团结原则,坚持安全原则。

路上我们小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车停了,就停在路边的小店旁。此处尘土飞扬,很明显,这不属于我们约定的两个凡是之中。司机显然和那小店主人熟识,他们在热烈的交谈,我们只是远远的看着。那小店主人分明还只是一个孩子,稚气未脱,写在脸上。小孩给司机拿了瓶矿泉水,司机也真够大方的,扔下个五十零就说别找了,尔后起身就走。小孩拿着钱热泪盈眶,跟在后面一个劲地说谢。上了车,我们开玩笑说,大哥您挺有钱的,给我们打个五折吧。司机没说话,他变得深沉了起来,车开出不远,才说起小孩的父母原是他的朋友,两年前一起去虎跳采药,没有再回来了,人们都说掉进了峡谷,淹没在了金沙江。小孩无亲无故,无依无靠的。后来乡亲朋友们就帮他安顿下来开了这个店。他每次路过这里都要来看看朋友的遗孤。我们的心情也变得沉重了起来。峡谷无情,苍天无常啊。

司机说,我们折路去长江第一湾吧,我们都说好,沉闷的空气又活跃了起来,我的思绪和情感便移接到对长江第一湾的向往中来。长江第一湾,这名字是多么的盛气而又豪壮,长江在此打了个湾,汹涌直下又回头。一路上我都在酝酿情感,思绪万千,我以为我到那里会感到激动不已,豪情万丈。我要将这集聚的情感化作最美的诗句随那滚滚江水流向那出海口岸,说不定我回上海时还能听得到那奔流的江水中美丽的诗篇,说不定我在海上时还能感觉到那久远的彭湃着的游子的心声。

司机说到了的时候,我还未有从我的思绪中抽身出来。看着那缓流的江水,平坦的地形,我问司机,长江第一湾呢,长江第一湾在哪里?司机说就在这里。万水千山总是情,我却激情四顾心茫然,也许我们都感受过这样的一种痛苦,没有了客体,主体也就不复存在,你的情感寻不到一个合适的载体或者寻不到合适的言语或者寻不到一种合适的表达方式将它宣泄出来。我就在经历着这样的痛苦。我的心中在呼唤:第一湾啊,你奔腾起来吧,咆哮起来吧!汤汤和钧一人在此扔了块石头,不是比谁扔得远,而是想听到一点水声。看着这江水,罗伊干瘪地说:噢,长江,我爱你,你真美呀。非常地矫情。我们摆了几个姿势,照了几张照片,傻傻地笑,无非就是记印着到此一游。

我们又上车了,走上了寻梦香格里拉的旅程,去往中甸。中甸位于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是迪庆州的首府,与四川、西藏交界。车中飘颂着悠扬的藏歌:“香巴拉并不遥远,她就是我们的家乡……那里四季常青,那里鸟语花香,那里没有痛苦,那里没有忧伤……”

传说中的香格里拉,天空蔚蓝,雪山巍峨,峡谷壮丽,森林幽美,湖泊纯净,草原辽阔,牛羊悠然,庙宇深邃,人民质朴,心灵纯净,是一片人与自然相融相守,永恒、宁静和和平的雪山与草原的世界。这就是为何我们把这一次的旅程叫做:寻梦香格里拉。


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在小说《消失的地平线》描述过这样的地方,她就叫做香格里拉。从此唤醒和引导着人们追寻人间净土,世外桃源。希尔顿从未到过中国,小说中人物的原型是美籍奥地利学者洛克。希尔顿的灵感就源自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中所披露的洛克探险经历。而洛克在中甸及周边的青藏高原地区生活和探险了许多年。许多人就把中甸当作传说中的香格里拉。“香格里拉”源于藏传佛教经典中的“香巴拉”一词,其藏语意为“心中的日月”,代表着藏民向往的理想境界。当越来越多的人们在向往寻梦香格里拉的时候,中甸就取名为香格里拉。这个唯美的称呼被赋予了无尽的遐想,慕名而来的寻梦者使得这块昔日静谧的高原喧闹沸腾了起来。

车开进了中甸,一路上看到香格丽拉的字样到处都是,街上闪烁着霓虹灯,灯红酒绿,物欲横流流进了“香格丽拉”;小商小贩在叫喊着游人,思绪和感觉便在那讨价还价声中渐渐地远去。

我们没有按计划去住天生桥温泉旅馆,而是去了司机推荐的永生旅店,这是旅行者的驿站,可惜在那黑板留言里面几乎没有人一起行走稻城,找到一个也是明天就要出发,我侥幸地打电话过去,却没有人接。

我非常地佩服川军,勤劳勇敢,为常人所不为,荒山野岭,深山老林,天南地北,天涯海角,有人走过的地方,就有他们的炊烟。钧选中吃饭的地方开店的人就是四川人。如果说这里能吃到点特别的东西那就是风干的牦牛肉和野山菌了。我真不明白那牦牛的臊味在风干之后还是这么的真实,糟蹋了我的食欲,还好那野山菌的鲜美为我做了点补偿。吃饭期间,那个永生饭店的“驴”给我们回信了,他已经走上了川藏线,由德钦去往拉萨。独自行走,在享受孤独的同时是需要勇气的。

吃了饭后,我们在集市上逛悠逛悠,感觉有点乌七八糟的,跟一般的乡下和小镇的集市差不多,我们几个都觉得疲劳了,之后早早地回旅店睡觉去了。

第二天天气晴好,我们先去了依拉草原。这里又叫作纳帕海,当下雨时节,雨水充足时,大部分草原便被湖水覆盖成了海。现在的依拉草原,草长莺飞、繁花似锦,但不宽广,远处是山脉横隔,牛羊马群零星散落其间。前两天,我们骑过马,但那都是由马夫牵来牵去,上山下山,我想骑着马驰骋在这草原上,真切感受一下那草原的风情。我和汤汤又都上马了。马夫又想要牵着我们的马,我叫他放了绳子,让马儿奔跑起来,马夫和我交代了几句,又和马交代了几句,就把我那马的缰绳放了,而汤汤的马,就象一匹还没有驯服的野马,当汤汤一跨上去时,它就嘶鸣起来,欲摆脱马夫的束缚,在这草原奔跑起来,马夫因为担心,没敢放手汤汤的马。我不停的张放着缰绳,拍着马背,吆喝着,胯下的马它就是不奔跑,而是悠闲地有节奏地跟着马夫走着碎步,待走到草场中心,马儿回头,自个儿就奔跑了起来,我听着那奔腾的马蹄声,挥动着缰绳,口中叫喊着,几次差点前顷从马背上摔下来。奔跑的路程不远,还未有体验完全,就又回到了出发地,这时任你再扬鞭挥舞,它就是不走了,在一旁独自寻草吃。当我回想这一系列的过程之后,恍然明白了过了,这马都已经商业化了,多少游人,骑在它的背上,在马夫的领导下,同样的过程,它都已经熟悉了,遛马,回头,奔跑,奔跑速度,吃草,马夫在马脑里面移植了一块程序化的芯片,一趟三十块钱。

松赞林寺是云南省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走近它,也就靠近了佛。看着那庙宇,那僧房,金壁辉煌,气势恢弘。我不信教,一二十年的马列教育深入我心的认识论是唯物论,认识方法是辨证法,如果有佛的话,不供奉,不膜拜,是一种信仰在心里,佛心我自见。我来这里只是为了感受那藏传佛教的文化。佛门净地,需要用心去感受,我心无设防地走进松赞林寺。进入寺门,首映入眼帘的是一排转经轮,钧和汤汤虔诚无比的走上前去转动经轮,这时两个藏族小孩出现了,有人说藏族小孩忘情微笑天真无邪,我看到了他们的笑。其实我们并不需要他们的引领,只想自己静静地漫步在这神圣的殿堂,于是婉言相谢,然而他们就如挥之不去的影子,相随你左右,游弋人前身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就在佛的脚下,以佛的名义,要我们买一串佛珠。我没有买,给了他们一人几块钱,他们拿在手中,嘴里嘀咕着太少,还是渐渐远去。我痛心香格里拉何以绵延长存,烦乱的思绪已没有心情去感悟那深厚的藏传佛教文化,看着那墙壁上的画像也显得特别的狰狞且庸俗。我下到“女士止步”的伙房要了碗水喝,喇嘛呈上的是碗酥油茶,因为有了丽江的体验,但又不能退却喇嘛的热情,于是装模装样的喝着,还时不时地称赞酥油茶的美味与酥香。在佛的面前我感到他也虚伪,我也虚伪。

当信仰变得越来越脆弱的时候,当精神的旗帜在物欲的世界里渐渐的漂白的时候,当人们的眼睛里看不到对方的心灵的时候,当争名夺利欲望满街跑的时候,当供奉的神台只是一种装饰,当祈祷只是一种程序,当微笑也变成了一种交易,当和平与博爱只是一件外衣欺骗着他人安慰着自己的时候,中甸在迷失自己,或者说中甸是没落的香格里拉。

如果说要列举一处地方,让我感觉仿若置身于人间仙境,那就是蜀都湖。这里有广袤无垠的草原,这里有洁白无暇的雪山,这里有温柔晶莹的湖泊;有江南的婉约,有塞北的壮阔,有高原的圣洁。去往途中,青山郁郁葱葱,森林遮天蔽日,重见天日之后,是一片辽阔的草原,穿过草原便走入高山峡谷,道路曲折蜿蜒,出了峡谷,是一片湖泊。我们由小溪引入,漫步前行,溪水叮咛,花草树木,满目清新绿野。来到湖畔,只见这高山平湖,湖光山色,清澈明净,蓝天白云,相映成辉,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只是吹皱了一湖绿水,微波荡漾,浮影交横,轻迹凌乱,如痴如醉,如梦如幻。泛舟其中,轻轻摇曳,远处山峦,近处草木,天上白云悠悠,湖中波光涟漪;只见那深湖岸边,马儿吸水,牛羊慢步,不见牧人,但见青山脚下牧棚隐现,我高声“阿吾”,声音远山回荡,只见一牧人走出牧棚,静静凝望,我挥一挥手,忘却城市烟云,洗净铅华,走进这风景如画,画中有一牧人,也在挥手。

一天下来后,最惬意的莫过于去泡个温泉,要天然温泉。这是我最向往的一种自然的生活方式。走进天生桥,沐浴着天然温泉,投入那自然的怀抱,我一直期望着这一刻的到来。天生桥,顾名思义,是一座天然的石灰岩桥梁。天生桥,桥面笔直平坦,有如人造,形似长虹,延伸入山涯,那一边灰岩陡石,厚重幽深。而桥下却河水碧清,或急或缓,与桥洞中喷涌而出的温泉溶为一流,冷热掺和,雾气空濛。下到山谷,有数间温泉浴室,弥漫着硫磺的味道。我们来到一露天泉池,寂静无声水自流,就象相约好久,等候着我们的到来。我们四人一同走入这温泉池中。

背负青山,仰面蓝天,心随眼望,直上云霄,静卧池中,看云舒云卷。良久,起身直立,一半是泉水,一半是清风,风凉水温,销魂蚀骨。在这空山绝谷,对酒当歌,余音缭绕。然恨流水无情,斜阳山外,暮色渐起,缠绵有时,归去,她会在梦里。

中甸保存了香格里拉的风景,但中甸渐渐丧失了香格里拉的精神。当中甸自诩为香格丽拉,并取名为香格丽拉的时候,我觉得它已经不再纯粹了,当他以名望和利欲来吸引世人的时候,尽管风景美丽依然,但他已经渐渐地远离了香格丽拉精神。香格丽拉的风景要原始美丽,能使得心与自然交融,香格丽拉的民风须纯朴自然,能够心与心地交流。

是的,香格里拉只是一个梦而已,我们在寻找。

Yunnan Shangri-la Travel

 

By:Shangri-la Travel Date&Time: 2006-04-19 23:55:24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