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旅游 - Qinghai Travel

青海旅行游记

天堂日记--西藏篇--格尔木 青藏公路


9月1日 格尔木 青藏公路

这一夜睡得极不踏实,我隔一会儿就得变换一个姿势,即便如此也还是睡得腰酸背痛,不过至少还是躺着睡了一晚啊。
清晨,天还没全亮,我就再也无法入睡了,坐起来盯着窗外,广阔的大地看上去有点太过空旷、萧瑟了,没有田地,没有帐篷,没有人影,似乎只能算一片荒原。车厢里的温度也一如窗外的大地给我的感觉——寒冷。我靠着车厢壁,缩成一团,努力地用冲锋衣把自己盖住。
德令哈如同一架轰鸣着的巨大的工业机器,出现在晨光中。裸露的站台外,似乎是个新建的工厂,耸立在赤裸裸的大地上,一派野心勃勃的景象。
大地越发地荒凉了,这样的景象一直持续到了格尔木。
中午时分,我走出了格尔木车站,站前广场上除了拉客人的长途客车司机,几乎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人了。宽阔的马路上也鲜有行人,可能这里离市区还有点距离吧。
虽然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我还是觉得冷嗖嗖的,一阵风吹过,路边的小树苗猛烈地摇摆着。而车站背后看上去并不遥远的地方,有一座突兀地耸立着的山峰,在猛烈的阳光下呈现出幽幽的藏青色,给这座萧条的高原小城增添了些许色彩。
穿过站前广场,我低着头,对上前来问我去不去拉萨的询问一概充耳不闻,只是不停地摇着头。我在心里盘算着是搭长途汽车还是如攻略上讲的去乘桑塔纳或者越野车。反正打算停一天,休整一下再出发,看看价钱再说吧。
过了马路,对面就是长途汽车站,外面停了好几辆大巴,不如先过去看看吧。站外的一溜小店门口都挂着氧气袋,我顺便走进去看了看,氧气袋、红景天、葡萄糖、感冒药,所有这些上高原会想到的东西这里都有。“去不去拉萨?”又有人跟过来问。“多长时间能到?”我随口问道。“16个小时。”我诧异地转过头,不可能吧,不是说大巴要30多个小时才到吗?“现在路修好了,去年还要30多个小时。”那么我还有必要多花100块钱去搭桑塔纳或越野车吗,16个小时随便怎么也能熬过去了。走近看了看,似乎车也挺新的,下午一点出发。也罢,就是它了。
“是不是日本人?”“当然不是。”我有点生气。“160。”“我到当雄,”我说。因为想直接去纳木措。“到当雄跟到拉萨价钱一样。”不会吧,差一百多将近两百公里呢。不过卖票的人如此坚持,我也无奈,只好恨恨地掏出钱给他。把大包放进车后的行李厢,刚才拉我过来的那个人又很不放心地问:“你是不是日本人?”“当然不是,要不我拿身份证给你看。”转念一想,身份证也可以有假。后来才想起外国人是不可以随便入藏的,一张进藏纸就要1800元,而且听说他们是不可以像我们一样走陆路进去的。日本人仗着一张东方面孔,猫在车里不说话,也可以混过去,不过司机当然要多收些费用了,听说对他们要260元。哼哼,应该的。不过凭我这一嘴标准的普通话,也会被怀疑是日本人吗?
沿街走了一段,在药铺里买了氧气袋和红景天,又在旁边的市场里买了几只梨子,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车站已经离开车的时间不远了。我还是有些纳闷儿,为什么这里看不到一辆据说比较好点儿的拉萨车牌的大巴呢?
一点刚过汽车就开出了车站,我看着车窗外,嘴角不自觉地浮起一丝微笑,谁能听到,我的心在欢唱。
我的铺位在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后面通铺有一对四川夫妇,看样子是老西藏了,大叔告诉我要尽量把头放高,于是我就半靠半坐在铺位上。
平整的柏油马路在高原上延伸向远方,似乎没有尽头,听说是今年五月才刚刚全线整修完毕,先我一步来的朋友说,路况好得他都可以自己开车上来。道路两旁是荒野,不太远的地方,一座座黛色的山峰连绵起伏,看上去似乎并不太高,但裸露的岩石如同一道石头的屏风,给人一种峻峭凌厉的感觉,使得原本略微有些平淡单调的高原风光立体了起来。
汽车似乎在慢慢向上攀爬,因为我的头开始有些昏昏沉沉的感觉了,远处的山看上去越来越矮,一切都开始虚幻起来,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下午三点钟左右,汽车在西大滩停下了,司机下车去吃饭,这当不当正不正的点儿!我也只好下车四处转悠。离开公路不远就是白雪覆盖的山峰了,从地图上看似乎玉珠峰和玉虚峰就在附近,可惜四周一片云雾缭绕,什么也看不到。
一个东北口音的女孩子过来同我搭话,原来她也是一个人来的,不过她的装束实在跟大家印象中的旅行差了太远,紧身牛仔裤,随便的一双休闲鞋。。。这样的装备,似乎应该说根本就没有装备。
七八辆各种不同车型厂牌的小轿车开了过来,从帕萨特到改装车,有的车身上还涂满了花花绿绿的广告。车门打开,下来的人也是五花八门,有的西装革履,有的则一副城市飙车族的样子,间中还有一两个老外。我不禁纳闷儿,这是个什么组合啊?走过去问,他们含混地答道:“试车。。。”
围绕着山头的云越积越厚,看上去到地面的距离似乎只有两三层楼高。忽然间,一道闪电自云端直直地刺向大地,或许是距离太短了,有点不真实的感觉。山边已经开始下雨了,而我们这一边却还看得到蓝天。
没多久,又上路了。可车刚开出西大滩不到十分钟就停了下来,真要命,看来发动机出了故障。路上也开始下雨了,我只好百无聊赖地翻着牛皮书。不多时,车又发动了,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发现怎么调转方向往回开了呢!是不是故障有点儿大了?果然,回到西大滩,在一间修车铺的门口停了车,司机和副驾驶就三下五除二把零件拆了一地,完了,我想,这不知要修到什么猴年马月了。
雨更大了,我把冲锋衣的帽子套在头上,下了车。这次停车的地方距离刚才的小饭馆大概有三四百米的样子,而整个小镇也比这长不了许多。沿着公路的一排几乎都是饭馆之类,而房子背后就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了。我沿着墙根儿走着,忽然听到一阵狗叫声,愤怒而狂躁。抬头一看,可把我吓傻了,不远处的木桩上用铁链拴着两只半人多高的大狗,还有一只则狂吠着向我冲来,眨眼间就到了我的面前。怎么办,我不敢动。可不动又不行,看来这里是他的领地,听他从喉咙里发出的愤怒的声音,说不定随时会咬我一口。我背对着墙,一点一点地向旁边蹭。走过两三米远以后,他终于掉头走了回去,我差点瘫坐在地上。定了定神,快步走了回来。
将近六点钟的时候终于又一次听到了马达的声音,这时雨也基本停了,傍晚西斜的太阳温暖的光芒映红了天上淡淡的云彩,也把雨后的高原照得一片金光灿灿。我痴迷地望着车窗外的风景。
夜幕慢慢降临了,车窗外的高原很快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隐约有点点星光。不过此时的我已经开始尝到高原反应的味道了,随着车身的晃动,我的头闷闷地作痛。我尽量保持着半靠半卧的姿势,努力让自己入睡。坚持住,一定不要吸氧!
因为头痛的缘故,一直睡得不太安稳,夜半时分醒来,窗外一闪而过的竟然是唐古拉山口5072米的标牌,心中不禁一阵欣喜,我终于坚持过去了。挪动了一下身体,继续睡去。模模糊糊看到前面驾驶员旁边坐着的似乎是那个东北女孩,她竟然在唱歌!


攻略:
出火车站过马路即是长途汽车站,但此处至拉萨的班车均为格尔木撒拉族司机的汽车,拉萨过来的因为两边的竞争关系,不能进站。记住在站外买票一定要还价,淡季应该可以讲到130元左右。今年青藏公路全线整修完毕,由格尔木至拉萨只要16个小时。
格尔木药店里红景天胶囊的价格比较便宜,30粒20元。
葡萄糖水很有用,当你因为高原反应而头晕恶心吃不下东西的时候,可以很快补充体力。
氧气袋基本不会用到,头痛的反应很正常,一般不必担心,坚持一下,很快就会适应。不过身体不好、感冒的情况下还是暂时不要上高原。

Qinghai Travel Notes

 

By:Qinghai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4:24:5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