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旅游 - Qinghai Travel

青海旅行游记

受困(三江源系列)






从香巴校长家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上午近11点了,只是在当地人的眼中还只算是早晨。

出发了不久就下起了雨,转眼间又变成了下冰雹,连我们招呼坐在后行李箱里的村校学生进车厢避雨都来不及。

不过两个搭我们车上学的学生却没有什么的不满和惊讶,似乎这一切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

当我们6个大人和两个学生在拥挤的车厢里挤做一团时,也只有我们几个志愿者焦急的望着窗外,听着绿豆大的冰雹将车厢砸得丁冬做响。

我紧抓住车窗上的把手,听濒着车在满是地鼠洞的近30度的斜坡上如同老牛喘气般的爬行着,而心理唯一有的想法竟然是,“这车用的是柴油,,那它翻下去肯定不会起火!”

哦,天知道,北京2023越野车是不是烧柴油,但愿它是吧!都是去年翻车的经历可时时压在心头。

还好,高原的天气说变就变,下了这个陡坡后,冰雹停了,一会儿还出了太阳。

中午的时候,两组人分别调查了几户牧民家庭。喝罢了酥油茶和婉拒了女主人的热情挽留后,我们又出发了。

午后,阳光洒在绿色的草地上,几朵不只名的野花撒着芬芳。在翻过一个小山头后,引路的文扎笑着说,哦,过了前面的草地,学校就看得见了。

于是,两辆车象说好了般,狂奔起来。欧沙的车在前,我们在后,你追我赶的下了坡。

远远的,欧沙的车在草地上不动了。我们大笑起;起来,哈哈,谁让你们跑的这么快的,象我们昨天一样,陷住了把,还要我们帮一下把!连一直不动声色的文扎都有了笑意,

车的后轮已经陷在了土了,欧沙正努力的用唯一的一把铁锹将车轮前的泥土挖开。志愿者站在了旁边,无住的看着欧沙忙着。

我们已有了昨天陷车是经验,将车上的绳子取下,扎在欧沙车的前部,等到大家轮流将陷入土中的车轮前的土挖松后。大活儿一起用力推动车子。

随着两辆车的机器轰鸣声和飞溅而起的泥浆,在大家的欢呼中,车挣脱了泥潭。然后大家眼看着水迅速将泥潭淹没。

欧沙的车被停在了一片稍干的地方,几个男生互相打量着泥猴般的模样,然后在几个女生的簇拥着在不远处的脏水潭中洗了洗手和鞋,接着又嬉笑着来到了各自的车前准备上路。

不过还没有到车前,就看见我们车的前轮也陷入了泥里。

该死的沼泽地,车就是停一下也会陷下去?!

文扎上了车,试了试油门,车似乎还能动。毕竟是四轮驱动车,当我们在后面使劲一推,,车在哀鸣了一阵后,就开动了。只是我们还来不及欢呼,车在向前走了几米后,又一次的陷住了,而且比刚才陷的更深。我们只能失望的看着车,还要张大着嘴巴使劲的呼吸,以平息在近5000米的高原地区一活动就会产生的缺氧感觉。

光靠自己的力量是不行了,还是用另一辆车来拉吧。巨大的草地如同一块松软的蛋糕,一切似乎都洋溢着快乐和幸福,只是在不知不觉这危险就这样降临了。

欧沙的车开了过来,绳子也已经系好。我们还在行李中找出了准备到村校和孩子们游戏时使用的另一根长绳。

于是男的在前面拉绳子,女的在车后推,只是车再轰鸣,也动不了了。

突然间我们发现欧沙的车也在慢慢的下陷。

“快停下来把,别两个车都陷下去了。”

停下一看,欧沙的车果然也陷了下去,只是还不算深,但我们已经失去了凭车力和人力自己将车拉起的想法。

有人提议将行李从车上卸下来。望着小山一样高的行李,想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这里既有我们每个人超过40多斤的食物和行李,还有带给村校的3万多元的援助物资,这些物资整整装了有8个大蛇皮袋。

在车旁的草地上展开了两块防水布。我们一件件的将东西从后车厢里将搬下。不一会儿行李就在地上耸起了一座小山。

太阳已渐渐的西下,时间已经近7点了。在这片草地发尽头,隐约有几间房子,只是距离实在上太远,看不清有没有住家。

时间已经不能等了,要想办法尽快的脱困。

欧沙似乎对付陷车很有经验。他从后车厢里拿出了一根木方,将其垫在了轮胎的旁边又从工具箱里拿出千斤顶,架在了轮轴很小的一块地方,使劲的将车轮太起,车身慢慢的升了起来,然后“吧”的一声又掉了下来。

原来是木方承受不起车的重量,断了。

欧沙将断的木头摆在一起,然后再将千斤顶架在上面。这下好了,两根木头的支撑力强的多了,车被抬起来了,但用什么东西来阻止车的下陷呢?

理想的当然是石头。我们四散开来去寻找石头。

只是在青藏高原上第一次感觉石头是这么的少。走了很远的路才发现有一块排球大小的石头,在用力将其挖起后,来到了车边,才发现大多数人竟是空手而归。

仅有的几块石头被填在了车轮下,泥潭似乎已经填平,只是当千斤顶放下以后,车的重量迅速的将石头压下,车轮又陷了下去。

该死的沼泽地啊!这折磨着的人的事还得重来!

车再一次的被顶起,人们向更远的地方寻找着用以垫车轮的石头。

远处有条小溪,蜿蜒而曲折的河水静静的流向远方,这是长江众多的源头支流中的一支,是这片巨大的沼泽地所形成的江河源头。

在小溪所携带的一点点沙石中,大家艰难的寻找着稍大点的石头,然后如同检到了宝贝似的的将其挖起,手捧着,小心翼翼的向回走。

走到半路,走不动的女孩子只能将石头扔在地上,然后象一只狗似的,蹲在地上喘着粗气,以平息高原反应带来的巨大的痛苦。

男孩还好,只是将石头紧紧的贴在胸前,全然没有了肮脏的概念。只是想着,向回走,向回走,我们需要这些石头。

一侧的车后轮被填了起来,然后是去填另一侧的车后轮。

天快黑了,太阳已经不见了,点缀在天边漂亮的晚霞,也象要下班的营业员般,以全然没有了工作的热情,只是象有下班时间似的,坚守自己的岗位,以完成最后的使命。

巨大的黑影在山的那一边急速的升起,然后如同嗜人的怪兽般向我们涌来,光和影的世界竟如此的离奇。

“天要黑了,要快点啊!”有人在急呼。抬腕看表已经是8点50分了。

快点把电筒找出来!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然后争分夺秒的在各自的行李中寻找自己的头灯和手电。

紧接着天就黑了。草地上只有我们一群人的电筒发出的灯光和夜空里寂寥的星空,但已是全然没有了欣赏的热情。

还好,有了前一个轮胎的经验,这边的轮子好办多了,在几支头灯的照射下,很快的将车轮垫起。

牵引的车是没有了,只有使用人力了。所有的男人都紧握这从车头伸出的长绳,连几个孩子也来帮忙,因为他们也是小男子汉,女人则在车后使劲的推着。

马达声中车终于动了,然后在欢呼声中,大家拉着车,开出了老远,在一块高地上停下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在此地过夜是不现实的。虽然我们有食物有帐篷和睡袋,但没有柴和篝火,夜里的低温就够呛。何况还有狼!

几日来的牧民访谈,我们早在牧民的口中知道了狼的厉害。在前一天的傍晚,我们还亲眼看见了一只狼钓着一只旱獭在草原上穿行。还有,熊!雪豹!牧民口中最可怕的动物。

有一辆车能动,先把女人和孩子带走把。

也由不得她们多说,把简单的生活必须品和睡袋帐篷带上,其他东西留下,上车!
男人们帮着拿她们东西,目送着。

四个女人和两个孩子挤上车,关门,摇手道别;马达声响,车发动,车灯点亮,车顺着车前大灯照着的光路,曲折的一蹦一颠的向前行进,然后很快的淹没在黑暗中,只剩下尾灯和车前的光柱在移动。

突然,灯光不动了。我们迟疑了会儿,又见有个光点在闪烁。

她们有麻烦了!我们急着奔了过去。

果然,她们的车又陷住了,这次,连推车的提议都没有说了,只是双手搭在膝盖上喘着粗气。

怎么办?大家看着在此地做了十几年村支书的香巴校长。他手一摊,用并不流利的汉语嘀咕着。走吧!草地的那头的那户人家因是最近的人家了。

“把一定要带的东西带上,其他的放在这里!”

“把带不走的贵重物品放在车子里”

我们乱七八糟的整理着行李,挑出最需要带的东西,然后,又掂量着重量,放下了一个个包裹。最终只剩下了睡袋防潮垫和一个腰包了。

人群准备出发,香巴校长认识路,在前面带路。男人走在最后,将几个女生和孩子夹在中间。人们大声的互相招呼着,只是在空旷的大草原上,声音是如此的微弱,隔了十几步就已经听不轻了。

走了几步,突然间发现少了欧沙,他人呢?

有人回答,欧沙不走了,他睡车上,看管行李。

哦,我们竟然将行李忘了,只是想要逃离险境。那里不光有行李还有上海带来的援助物资呢?那是许多人的一片心意啊!

回头望着微弱的孤单的一点灯光,心中对这个象熊一般壮实的康巴汉子充满着敬意。


Qinghai Travel Notes

 

By:Qinghai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4:25:35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