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旅游 - Qinghai Travel

青海旅行游记

塔尔寺印象


4月20日
早上九点,坐在塔尔寺山门的石凳上,享受青藏高原的阳光。曾经熟悉的藏香缭绕,侵入心脾,人就安静了。

虔诚的信众按照自己的轨迹行走,转经,叩长头,添香油,把自己美好的祈祝留在天地之间。

今天是个吉祥的日子,学习布施,重说实话,让人简单而实在,放得下牵挂与包袱。

藏医学院的阿卡罗桑克宗给讲了种子与庄稼的故事.学习是没有止境的,谈到经历,我提到了拉萨的寺院。阿卡问特点,进而至于问到了我的特点,我的回答是相比拉萨的诸寺,这里更让我安静。

湟中没有拉萨的繁华,找不到刚坚餐厅或是雪域咖啡馆的休息处。然唯这样更显小镇鲁沙尔的静谧,质朴。耳边弥漫着匠人们制作法器敲打传来的叮叮当当。街市上绝没有熙攘,也不见行色匆匆,太阳落山,湟中便入夜了。善良的人们又在睡梦中期盼明天的太阳。


4月21日

七点,我坐在同一个位置,有点冷。早已升起的太阳越过莲花山峰,把温暖洒向塔尔寺山门的广场上。来自牧区的香客们拖儿带女背着磕长头的毡毯悄然离开寺院。他们能够在日出前恭敬地在大金瓦寺门口叩完给佛祖许诺的长头,心中充满了喜乐。那些罪孽深重,自感不安的牧民甚至住了下来完成十万个长头的愿望,才会回去。

晚上有个梦,背景是净梵世界,我在里面受苦轮回:天,阿修罗,人,畜生,饿鬼,地狱。有一节,我以极快的速度坠入地狱,坠下的途中,我有感知,拼命挣扎,止住了颓势,把头仰了起来。

阿卡们大多自幼出家,随意与其中的三两个年轻的阿卡交谈,得到的都是气定神闲的答案,来寺里十几年了,塔尔寺很好,哪里也不想去。

塔尔寺有阿卡七百多,八百人,象嘉雅大活佛这样的大德也有十几位。阿卡们住在经堂对面的集体僧舍,系统学习
藏文,医学,历法,宗教等专业知识。学院有显宗,密宗,医明和时轮四大学院。学期三五年到十几年不等,分三十多个不同的宗派。学成以后,阿卡们有的在寺院研修,成为一代高僧,有的为寺院工作,成为一名喇嘛,也有的在学习和工作的过程中忍受不住诱惑,还了俗,找一个女子成家,过平凡的生活。

塔尔寺是以寺养寺的,不外出化缘。在各经堂供职的阿卡们都接受信众的供养和布施:哈达,酥油,钱米,房屋,无奇不有。下班后的阿卡们三五成群在广场上学骑摩托车,年纪小的就围在带脚架的相机前,透过镜头观证心中的娑婆世界。身姿婀娜的导游送走客人就会被年轻僧侣招呼,却不为所动,佛性彰显无疑。倒是打招呼的阿卡总也看不破这一层。他们心中感受的变化或是年少时僧侣不过三百,或是某某阿卡接受了辆价值百万的跑车布施,或是胡锦涛来寺里,在大金瓦殿供养的红包,支票数目填写的是180万。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宗教也象个围城,外面的俗人想进去,里面的僧侣想出来。

信息时代的元素也在侵蚀着寺院。生意人和导游们引领善男信女拜见各级活佛之前,总会先带去购买各色的哈达。价格当然昂贵得离谱,从60多到600多,仿佛不买哈达作为礼物,活佛会不高兴,会不施予摩顶与加持。钱不够,自然没有人引领,活佛我就不见了,是法缘未到吧?然学法的人哪里都是佛的。可别的人并不这么想,不远万里来了,多花几个,值!


出门不带相机,寺院不照相,该是师傅往生西方极乐之前的教诲了,原话没有说,可是我知道师傅从不看电影,电视,在他老人家眼里,那些都是虚妄的幻象。


阿卡们吃牛羊肉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和我的想象有些出入。我问阿卡,我吃素可以坚持下去吗,坚持多久。阿卡的回答是最好吃素,时间却不说,他讲学习和证悟靠的是心境。比如寺院经堂门口的台阶,想上什么时候上去了,什么时候就能够上去,自己和别人说是没有用的,也上不去。出家我还不合时宜,首要的任务是学习。阿卡认为我吃不了苦,告诉我出家了吃了供养,就要对得起这身衣服。恶业可以通过善业来消除,有心学法,子时卯时都不晚。学习可以显密兼修。显宗讲究学,密宗讲究修。


法器响过,聚集在经堂内外的阿卡们就紧张地就位了,黄帽过顶,诵佛号而入。上百名喇嘛依序而坐,由首坐首宣经文,喇嘛们依律奉和,低沉绵长,余音绕梁。信众和香客叩拜于地,不间断地顶礼。施主通过执事僧官给每一位喇嘛发放布施。从几十到上千不等,视接受布施的喇嘛年纪和修行而定。我见到的这一次布施和三月初三日有关,是较大的一次,施主从远处赶来,挎包里是成捆的簇新的10元,20元券,怎么也是上万了。其他的学院的僧侣也有找僧官发放布施的,年纪超过三十岁的阿卡有的也会得到三五百不等的布施,这和僧侣经济状况关系紧密。

久美阿卡说,五个指头有长短,布施要根据自己的能力,只要心好就行。听说由大喇嘛发放的布施,一年也就两三次。这些高僧一生也只有一次或者两次为数不多的供养机会,发放了布施,功德就圆满了。

叩长头的香客长幼不等,有小到两岁的幼童,也有八九十岁的长者,远的来自内蒙,四川,西藏甚至国外赶来。诵经诵到一半的时候,由寺的喇嘛按人头发放布施的茶水,喝过一小口砖茶以后,人们就更加卖力地继续叩拜,虔诚无比。随后,我随香客们在执事僧手中接过一束燃烧的藏香在显宗学院的大经堂内绕行,礼佛。口中默念佛号,从喇嘛们面前行走的时候,有一种被神明审视的感觉,喇嘛们或笑,或凝视,或低头,或诵经。经堂上堆绣,唐卡,佛龛,壁画无不足具法眼,使人绝不敢放肆张望。举头三尺有神明,还是说老实话,做老实人的好。叩到诵经结束,早已是两股战战,腿脚如麻了。而僧侣和信徒却要叩一辈子,这就是佛法的力量。

出门之后,我鲜有布施。间或布施数目都很少。虽为钱困,但我却在塔尔寺遇到了别人给我的多次布施:面包,砖茶,馍馍,讲法,劝善,指点......我尽量地把礼佛的感受尽快地传递给他人。能量守恒是有哲学道理的,如同薪尽火传。


往来寺院的游客和香客区别极大。他们要么被职业道德不高的导游甩掉部分景点,要么锣齐鼓不齐等你等他,要么就是在脚步踏入经堂的某刻没由来地接听了电话,心神全飞到了躯壳外之外,白白地错过了终生难有第二次的感悟良机,绝了法缘,游离于尘世间,空无所依。看到众生的匆忙与混沌,替他们惋惜。不能劝导他们是能力不够还是心智不够?


虚心合什是一种礼节,对佛,法,僧都有效。对经过面前的喇嘛合什问好,他们都会合什还礼。印象很深的是一位远到的喇嘛,见到我的合什礼赶紧放下手中的水杯还礼,毕恭毕敬。在他们心中对佛法僧三宝的顶礼是至高无上的。

Qinghai Travel Notes

 

By:Qinghai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4:25:36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