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旅游 - Qinghai Travel

青海自助游攻略

朝圣的路


朝圣的路

朋友因工作去青海,几天后,打来电话,一定要我来。
当飞机降落在西宁机场时,我等到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塔尔寺的怒面

在心目中,神有着天下最慈祥的面孔,万物众生,都将它们作为众生追寻的目标,他们可以心平气和的俯视人间,喜、怒、哀、乐不会影响佛的心境。在塔尔寺却看到佛的怒面,令我惊诧不已。
塔尔寺位于湟中县沙鲁镇西南的莲花山中,是为了纪念宗喀巴大师而建。初入寺门,我便一下子喜欢上了这里,寺内绿树参天,鸟语花香,完全没有通常的压抑与晦暗,尤其是一座彩色的大白塔,那上面绿色的线条浓郁、生动。
导游小姑娘对我们两人讲述着塔尔寺的故事:大、小金瓦寺、花儿寺、菩提树、大经堂,还有僧人、神、佛 ┅┅
在大金瓦殿内,小姑娘对这一尊怒视人间的雕塑说,这是观音菩萨的怒身像,我简直吃惊:菩萨还会发怒吗?原以为怒、骂、痴、笑只是凡间的事,他们的心中只有大慈大悲呀。
“傻瓜,菩萨是要对恶人有另一幅面孔的。”
“真的呀,菩萨是善恶分明的,不象我们,即使面对讨厌的人,也要装出假面孔!”
大金瓦殿外,有许多僧人及藏民施着长叩首的大礼,表达着心中无上的崇拜,在西藏时,首次见到这样的朝圣者,令我汗颜,此时,我可以接受如此强烈的表达方式了,可以静静的看着他们与佛倾诉,可以答应让他学着施礼,请愿。
是的,寺内祥和一片,正在拜叩的喇嘛看到一个异族人也如此跪拜,便羞涩的指导他动作,那一刻,我真的相信,世间有神存在。
塔尔寺盛名在外,还因为有三个绝活:壁画、堆绣、酥油花。可我更喜欢塔尔寺的树木、花草、阳光,坐在寺院外的台阶上,享受阳光照在身上的温暖,闻着酥油的气味,眼前的僧人温和的笑着,还有快乐不已的心情,我想:来朝拜的人,想得到的正是这些吧!
酥油花馆是塔尔寺的骄傲,有酥油制作的各种雕像成为展品,由于溶点低,酥油需在10C以下方可固化,制作酥油花,要身处冰寒之地,需将双手泡在冰水中,使血液变冷,将身体的温度散出,艺术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从塔尔寺出来,已是下午2:00,在寺外的一家藏餐厅里喝奶茶,这家藏餐厅很小,却有不少藏人来这里就餐,邻座的一家三代人,都是来塔尔寺拜佛的,从奶奶到小孙女都在安静地用餐,他们总是用善良的双眼看你,只有明澈的人才敢与其对视。

青海湖——鸟的天堂

在塔尔寺找到一个同行人,三个人坐上一辆去青海湖的夏利车,司机说,大约要4个小时后,才能到达。只是一路风光之美,即使再长的路,也愿意走下去,公路两旁,油菜花盛开,那种明艳的一大片一大片的黄色,如凡高的《葵花》般令人心醉神迷,空气中竟然散发有浓郁的颜色味道,谁可以面对她无动于衷呢?
黄昏时分,我们到达了青海湖畔,司机将我们带到了湖边的码头,那里有藏人安营扎寨。
我们跳下车,欣喜的跑向湖边,如海般波涛澎湃,胡蓝色的水面有鸟在低低的飞翔。
即时是盛夏,这里冷得令人发抖。想拉身披袈裟的年轻僧人与我合影,他们害羞之极,互相推托,竟从中推举出一个十五岁的小僧,合影时,他站得离我远远的,我便跨上一大步缩短距离,用数码相机拍好的合影,给他看,他露出两排牙齿笑了,其余的也都凑过来看,还用藏语交谈着,就这时,状况忽然转变了,他们排起队,轮流着要我们给拍照,看着他们好奇的眼神,即使无法交流,也知道他们的快乐、兴奋。听到消息的藏人越来越多,都围观过来,竟有一家三口来留影的,他不厌其烦的拍着,然后又展示给他们看,藏人友善的围住他,又好奇地要看他的大望远镜,所有的要求都被满足,望远镜也在中间传递着,这一片明净的天空中,养育着明镜如冰的人,当然,还有那个异乡的大孩子。
闹哄哄的欢腾了一个小时,所有的人都上镜了,小孩子还在我的镜头前晃来晃去,他们明亮的大眼睛是怎样看这个世界的?
天,已渐渐变暗,我们该走了,他从背包中掏出一瓶白酒,赠给藏人,又将我从北京带来的巧克力糖分给小孩子,我们挥手而别,藏民在路两侧痴痴地看着我们的车走远,直到相互间没有身影,他转过身,激动的搂住我说:“他们真好!”是的,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隐藏着如此原始的纯真情怀。
已是晚上九点,司机带我们去餐厅晚饭,同行的生意人一坐下便滔滔不绝,他被刚才那一幕感动了,为谈生意来到西宁,到青海湖散心的生意人,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收获。他拽住我们要一起喝酒,要一醉方休。
醉倒在青海湖边,也是人生一大幸事吧!
第二天清晨,慢悠悠的走向青海湖。
阳光洒向湖面,清澈、透明,湖水是一层层的,颜色在不时地变换。
湖边有藏人在兜售生意,漂亮的藏族小女孩正面走过来,细细的问行人:“要不要照相?合影一块钱一张。”今天,好像是到了真正的景区,昨晚的那一场和谐与生动,竟象是一个失去梦境。
青海湖与岸边的油菜花组合出一个美丽的背景,草原上散落的帐篷、牛羊、绿色的草场、浅浅的野花,释放着迷人的清香。
每个清晨都是如此美丽,坐在草地上,可以忘却时间的流逝。就这样静坐湖边,背靠背相依偎,即使不开口讲话,幸福的感觉甜蜜我的心脏,不需要地老天荒,只要朝朝暮暮。中午,要离开青海湖了,两个人背着背包在路边截车,希望能有一辆大卡车载我们去鸟岛,坐在大卡车上旅行,这,曾是我童年的梦想。
挤在路边的一个台阶上,一直未见有车驶来,失望之余,也要面对现实,与另两个广东人合包了一辆桑塔纳,踏上逆湖而行的环湖路。
车上,司机告诉我们,今年是藏历羊年,36年才有的一次,正是藏人转湖敬神的藏年,一路上可看见藏人以不同的方式拜湖求愿。
难怪湖边不时有玛尼堆,有藏人祁福的仪式,此行中,我们幸运地融入了转湖的人群。

鸟岛——家乡的感觉

下午3点钟,抵达鸟岛招待所,招待所地处公路边,坐落在一个小镇上,路两边是餐馆、工艺品商店、小商品货摊。鸟岛风景区距此地还需16公里的路程,今天下午,决定只看看小镇的落日余辉,放下背包,轻松地在小镇子里闲逛。
人很少,街头空荡荡的,刚刚下过雨,湿润的空气可以舔到甘甜。
顺着小山坡散步,有马儿在休息,一匹安静的低头吃草,另一匹躺在草地上睡懒觉,牦牛一群群的,顺着山坡卖命地吃草,一点也不怕人,给他们拍照,他们视而不见。
山坡上白色的花儿盛开,草,绿油油的不忍踩踏,他在山坡上为我拍照,我的身影便会用永远远地留在这里了。没有人,不会被打扰,没有声音,不会被干涉,没有熟悉的味道,可以放松地漫步,没有挣扎、痛楚,只有轻轻哼唱的歌声。
空旷的天地里,远远的看见对面的油菜花铺在山坡上,看了一路的油菜花,但对如此浓郁的黄色,一片片,不成规则的多边形,心中仍是被渲染的感伤。
天色变暗,两个人手挽手地从山坡上走回来,路上,仍是幽静。
黄昏时分,气温骤降,我套上厚厚的抓绒衫,想赖在屋里不动,却被拽起来,拉到镇上晚饭,一条街仅有我们两个游人,整条街上,餐厅都在开门迎客,但里面是空荡荡的,到教我们不知如何选择了,看到有一家餐厅门口的服务员,用眼睛怯生生地看着我们,不好意思招呼我们,于是,两个人就同时迈了进去。
菜单递上来才知道每道菜价格不菲,我笑了,问服务员:为什麽那麽贵?她急急地说,可以打折,五折。点了几样简单的菜,只是为他能填填肚子,我是没有一点胃口的,这里有如此美丽的风景,却是如此匮乏的人文环境。
草草地用餐后,感觉到屋外已刮起了大风,这里的天气如同女人的心,变幻莫测。
街上已黑了,没有照明,这令我想起北京冬天的深寒,他将我拥在怀中,是温暖的,天上的星星仍然明亮的挂在天边,没有被狂风吹散。每到夜晚,人总爱乱想:曾一度希望自己只是个生活中地旁观者,在他乡异地,可满足这样的心理,每到一处,都是时光的交错,就这麽走下去,顺着光阴的流逝,这是个极端自私的做法,想抛弃一切好与坏、生与熟、亲与仇、想孤独地走在生活之外,中间,总有人拉我回来,终是离不开固定的轨道。
在鸟岛,如此的夜晚,可以释放心灵的暗涌,那是不为人所知的。
窗外,星光妩媚,相映成辉。
天很快就亮了,早上8点,已经走在去鸟岛的路上,那是一条平坦、蜿蜒、干净的柏油路,因为太早,人很少,我俩是第一批游人。第一个景区是蛋岛,也就是群鸟繁殖、育雏的场所。清晨,安静无声,岛上树木繁茂,芦苇纤细柔软,如长发般在风中飘荡。沿着美丽的小路直行,可看到远远的青山,山上厚厚的积雪,弥漫着青烟,散发着神秘的朦胧。自然界中,总有神来之笔,湖靠着山,两厢私守,世世代代。
小路的尽头,是石板台阶,一上台阶,就听到了鸟儿的鸣叫,我蹦上去,从铁栏杆中看到了栖息的候鸟。
据说五月鸟儿最多,可达上万只,现在是七月,很多鸟儿已飞往南方,但这并不影响我的心情,如此聚集的群鸟,对我仍是一大景观。只是因为太早,鸟儿还没有开始运动,它们只是站在河滩,间或有几只淘气的,在河面上飞来飞去。因为只有两个人,他们还近距离的空中盘旋,张开的长长翅膀划出弧线,姿态优美而骄傲。用望远镜看它们,更清晰的触摸到他们的自由,蓝天下,他们真正四海为家。
我抓住他的胳膊,竟痴呆地问他:我为什麽不能飞呀!那一刻,我真希望自己变成一只鸟儿,让一双翅膀盗走我的心,羽化而去。
只是游人开始涌上来了,只是我的梦在刹那间破灭了┅┅
一队人马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寂静的和谐,我们要走了,看着大颗大颗地鸟蛋,散落在河滩上,不知生命会何时诞生。
来鸟岛生育的鸟儿多种:斑头雁、渔鸥、百灵┅┅还有鸬鹚,那黑色的羽毛,似传说中的法师。鸟岛原是一个孤岛,由于湖水逐年下降,便与内陆相连,变成了半岛,鸟岛上修建有一个小小的码头,原是供游人划船玩的,只是现在,没有了船,没有了浆。走进深入湖水的码头,坐在木板上,晒太阳,湖面上成双结对地鸳鸯在游水,还有天空的鸟儿也顽皮的拍打水面,荡起层层波纹,又层层消失了踪迹。已近中午,鸟儿开始活跃,飞来飞去的不停,摆出各种队形,自由轻盈地玩耍。
从鸟岛回到镇子上,与四个人同包了一辆面包车去刚察,途中,遍是藏人转湖的身影,还有年轻的一家,一步一叩首。到了刚察,看到水果店,他一定要买个大西瓜给我吃,但为了赶路,竟没时间切瓜,这个大西瓜被拎到西宁才吃。
从刚察转坐巴士到了海西,海西是个山脚下的小镇,大部分居住的是藏民。在长途车站转车,有五点钟出发去西宁的车,晚上八点钟才到达西宁,途中,看到了青海男人种种侧面,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特色,人是这里最鲜活的音符。

夜色西宁

找到了繁华街区的民族宾馆,放下行李,到西宁的街头感受夜色,浓郁的月夜,喧闹、纷杂,街头小贩叫喊,夜市灯火通明,选择了一家很大的餐厅,点了两样砂锅,砂锅是此店的招牌菜。他说很香,要我尝尝,我没有食欲,这几天,香烟就是我的粮食。看着他吃饭,我其实已经很满足,这种关怀在异乡尤其的想表达。
从餐厅里出来,买了点水果,有兴致盎然的去夜市场,货品繁多,小百货为主,已是深夜十二点钟了,可买货卖货的人讨价还价不亦乐乎。
就这样在街头散步,化汝生生的夜幕中。
西宁的夜晚不是灯红酒绿,却是人头攒动,散布着热烈,西宁人的脸不是精致的,皮肤也不细腻,他们随机随缘随便,随人生的起伏而跌宕,街头的醉酒露宿,每晚都有发生,总看到路边有男人躺在地上不省人事,酒醉后,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遨游。

撒拉族的女儿

小穆生长在西宁,18岁考上了青海大学,21岁时,与同校的一个男孩子相爱了,那男孩子是撒拉族,家在青海循化,相处三年,小穆觉得他是体贴、聪明的男人。第一次与他回家,就被路上那美丽的风景吸引,七月,正是油菜华漫布的季节,每座山峰过后,迎面的都会是另一座更美的山峦,山已不再是山,而是五颜六色的色彩堆积,住在青海这麽多年,都不知道有这样美丽的地方,即使以后的日子里,每次回婆婆家,一路上,小穆仍是惊叹不已。
4个小时美丽的风光,循化就到了,由于撒拉族的风俗,小穆身穿长衣长裤,男孩子曾介绍过:撒拉族对女人有诸多约束,而且还沿袭一夫多妻制。因为爱他,小穆甘愿面对,反正是要组建两个人的小家庭,生活在西宁,远离山区,不会有影响的。走进男孩子家的小村庄,看到村里人已在路两旁观望,小穆在这里算是受教育最高的女性,因为女孩子在这里没有机会念书。小穆明亮而乌黑的眼睛,与当地女孩茫然的目光有着明显的区别。
走进婆婆家大门,男孩的两个妹妹跑出来迎接,她们看到光彩照人的嫂嫂高兴极了,亲热的围住她上下打量,最要紧的是见公公婆婆,小穆竟有些羞怯,两位长辈倒是和善,对待如此不一样的儿媳妇也宽容相待,初次见面,家庭气氛和谐、温暖,尤其两个妹妹,看到聪明可爱的小穆欣喜不已。
在循化的三天,小穆每天都想回去,女人在这里没有地位、尊严,15岁就要嫁人,一辈子就在屋中这块空间里活动,生活难道仅仅是这灰墙灰土的颜色吗?小穆是无法忍受的,他庆幸自己嫁的是明理的撒拉小伙。
离开循化回到西宁,小穆夫妇有触摸到真实的生活,毕业后,当中学教师,原本只把这当工作,现在,她似乎懂得了受教育的重要性。
一年后,小穆25岁生日那年,两个人决定结婚,当然要在婆婆家举行婚礼,当地的许多风俗无法忍受,男孩子即心疼小穆又要尊重父母,当天真是一场大乱,好在婚礼之后就是两个人的生活了,两个人,事情简单多了。在婆婆家住的几天,小穆还试着提出让两个妹妹继续读书,但没人响应,小穆知道,两个世界的人,思想根本就不一样,根本就没办法沟通。
又两年,小穆生下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全家都高兴极了,婆婆抱着孙子喜笑颜开,终于为他家完成任务了,有了孙子,就该知足了。小穆爱自己的儿子,却不希望儿子生活在循化,他要将孩子留在身边,接受自己的教育、培养。
与我认识的那年,小穆28岁了,看她秀美的脸还象个小姑娘。她说:若干年后,她才知道,撒拉族的婆家反对这门婚事,更不愿接受她,在丈夫与家闹翻后,婆家才肯同意。在她生下儿子后,婆婆还动员丈夫再生一个,丈夫知道小穆是不肯答应的,再次与家人抵触。
我说:小穆你真幸运,有这麽一个爱你的丈夫,即使是汉人,也做不到。
是的,小穆可以穿丈夫买给她的漂亮裙子、短袖衫、凉鞋,可以与女伴相约散心聊天,可以陪丈夫外出郊游,小穆觉得自己幸福极了,只是丈夫也更加不愿意回循化了,而他,为了孝敬公婆,要定期地回去探望,每次在村边,就要带上头巾,两个妹妹也总说:“委屈姐姐了,快带上头巾吧!”
小穆现在已经平静许多了,即使再提起另一个家的风俗,也可以淡淡地讲述,不象当初那般的评判、表达不满,也许,存在就有它的理由吧。

藏在深山---孟达天池

去孟达天池,从西宁长途车站出发,清晨八点是最早的一班车,西宁的街头车水马龙,忙碌的上班族奔波途中,看着他们,觉得自己无比幸福。坐车2个半小时后,转入山区,面貌完全不一样了,在群山峻岭中穿行的感受,犹如游戏中的世外隧道,如迈进一个梦幻般美丽的山区,车窗外,秀绿的山坡上点缀有金黄的油菜花,每个转弯,呈现的都是瑰丽的绿与黄,浓郁的色彩令我想化作一只蝴蝶飞过去,停在任何一枝花瓣上,在花丛中拥抱香气。如此弥漫的油菜花,遍布在每一座山腰,层层相连。我沉醉的赖在他怀中,任飞驰的车轮再山中穿行,带我到哪里,并不重要,只要是这山中,足以让我满足。
中午12:00,车停循化,又找了四个同行人,六人包了一辆小面包车直奔孟达天池。路很陡,车不得不慢行,山道很窄,有些路段已被滑下来的石块截拦,留出一条缝,只能一辆车通行,好在路上车少,我们又并不着急,窗外的风景时时变换,金黄的向日葵、翠绿的松杉、欢腾的溪水,还经过无数个撒拉族人的村寨,司机告诉我们,已进入青海循化孟达自然保护区,由于山区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复杂的地形,使保护区内形成了优越小气候,植物资源非常丰富,有青海高原的“西双版纳”之称,听着他的介绍,我更加向往,孟达天池就象藏在深闺中的美少女,掀开她神秘的面纱好难。2点钟,终于到了去往天池的台阶路,车停在山下等候。我俩在山下的路边小店吃午饭,女主人热情好客,是撒拉族。坐下来,才感到一阵心痛,明天就要一个人提前回北京了,快乐的日子似从手指尖迅速滑走,抓不住了。两万面端上来了,我只想吸烟,他强迫我吃东西,免得没力气爬山。
从踏上第一个台阶起,我的心就越加哀伤,两个人都默默地走,根本无法抵抗这份心伤。走的越高,树木越密,看对面的山峰,秀木密布,我问他:这些树有名字吗?其实并不关心树的名字,只想打破沉重的气氛。树叶将山道遮成一条绿荫小路,微风吹过来时,清凉的空气凉透身心,手挽手在上路上散步,无法想象台阶尽头会是何种天地。
鸟儿一直鸣叫,大自然之天籁之声令我的心放松了许多,路还是要走的,走下去也许会有一个更美的过程。
走走停停,4点钟走到了台阶的尽头,抬头,山苞中一潭池水烁烁放光,这就是孟达天池。池水绕山而淌,依山静泊,流光溢彩,山水相依不离不弃,天池,美在于此,山水相映,湖水五光十色,山影翠树苍茫,山水环绕,溶为一体。走到湖边,他捧起湖水狂饮,我也忍不住尝一口,甜的,清凉沁脾,兰绿色的湖水喝入口中,化为鲜红的血液,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沿天池漫步,想记住她每个角度的模样,她的娇羞、优雅、安静、矜持,还有她暗藏的热情、迷人的色彩、飘动的风情,孟达天池散发着诱人的气息,令人不舍离去。
走回台阶,再次感到离别的逼近,两个人坐在路边的冷饮摊边,他递来香烟为我点燃,环住我的肩,安抚我无助的心跳。与卖冷饮的撒拉族小伙子聊天,用以排解挥之不去的伤心,撒拉族小伙子吃惊之极地问他:“她也能吸烟?”我俩都笑了,在了解了撒拉民族后,一切都释然了。可他还是玩笑的对小伙子说:“当然,她是自由的,只要她喜欢,她就能,不可以管她的。”小伙子迷惑得看着我俩,也许象我们这样的游客也是不多见的。这个撒拉族小伙子很帅,也很健谈,已经18岁了,妹妹15岁时出嫁了,家里只剩他这个男孩,父亲一直逼他结婚,为逃避,他曾身带家中的500元到山东打工,半年后回家,父母再不提结婚的事。这个故事令我俩开怀而笑,时间带来变化、进步,无法阻拦。
黄昏六点,我们返程,暮色降临,拉开了黑夜的帷布,静坐在车里,又感到分离的刺痛,眼泪滑下时在黑夜中闪亮,我将头埋在双膝中,不想被人看见。路很长,我竟睡着了,23:00,到达了沉睡的西宁市。
夜,使人脆弱,西宁的夜晚从曾经的喧闹变得温柔。

离别青海

很早就到了西宁机场,分手时刻在即,其实,只是短暂的别离,5天后,他就回北京了,可心还是莫名的哀伤,我不知道,左右我的是什麽,也许,人的日日夜夜在瞬间带走的还有对生活的满足。
青海的美留在了我的心里,我对青海的感情就让它寄存在青海吧。

Qinghai Travel Notes

 

By:Qinghai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4:26:02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