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旅游 - Qinghai Travel

青海自助游攻略

让西藏掠过身体-2


让西藏掠过身体-2


  感动有时候是一种有重量的东西,揣在体腔中沉甸甸的扩张着胸膛,然后慢慢地沉淀下来,形成记忆,附着在骨骼之上。

  正是拥有了记忆,人才有了重量。这使得我们在这个世界上行走的时候,不至于打飘。


  我遇见过很多艰苦的行者,他们平淡无奇的表情中,镂刻着各自不同味道的深刻。

  每个人都在游历的时候感知到生长的快乐,因此我们乐此不疲。


  真正笑的灿烂的行者,对于艰辛始终是浑不在意的。我们用辛苦兑换超值的感知,苦就成了一种咎由自取的快乐。

 
1,2002,08,24 有人扛不住了

  原计划是一个月环游新疆,算是玩了个透心爽。

  结束30天新疆行程的非密忽然没来由地悲愤起来:还要对西藏围合到什么时候?

  非密在乌鲁木齐决定进藏。


  得知非密继续行程,若众反应如下:

  我妈:还要玩呀?有没有伴儿?回答:有,拉萨有四个人等着我呢!——事实上一个也没有。我总是在结束行程回到北京的时候,嬉皮笑脸地给我妈做最深刻的检讨。

  我姐:玩疯了?不过难得一个人可以多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回答:你用这句话劝劝我妈。

  二毛(北京我最好的朋友,也是个建筑师):你小子收不住了?回答:废话少说,快打银两过来!

  老板:天啦!你还在新疆?什么什么,你还要去西藏?(——估计他已经昏倒了N次。)我只有一句话送给你。回答:我知道,你是想说,让我争取活着回来。

  koko(我最好的异性朋友,美驴也;曾两进西藏。和我一起环游新疆。):你决定啦?天啦!你这个烂人,居然还要进西藏!西藏的天是新疆没法比的,西藏的人文景观也是新疆没法比的,赖在拉萨的一大帮烂人也是新疆这帮烂人没法比的!......——她一边自顾自地滔滔不绝,一边目露凶光。回答:我什么也没有回答,我连屁都没放一个,只顾埋头吃饭,由她自己说个尽兴。我估计她要扛不住了。结果是:她让我去买两张去兰州的火车票,她无比兴奋地叫嚷着:嘿嘿,我也去,我要去拉萨烂几天!

  “好喔好喔,又要进藏了!”koko上窜下跳地舞动着被新疆的太阳晒的难以见人的胳膊,踢踏着比新疆五彩湾还要壮丽多彩的小腿——该美驴血小板先天不足,又尤其喜欢摔跟头,一趟新疆,两条小腿摔得红青紫黄交相辉映,蔚为壮观。

  我觉得她也要去非常理所当然,就象蚊子今天喝了人血明天还要喝一样理所当然。


  就因为我在列车的餐厅里面吃了一顿饭,该美驴就把我打入腐败分子行列;她一边龇牙咧嘴地吃着我买单的肉,一边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哼哼!这是最后一顿!以后顿顿不让你吃饭!

  我差点喷她一脸啤酒。


  koko去过阿里,也就是说,我要在拉萨寻找新的伙伴走阿里。

  当我宣称自己走完阿里还打算去尼泊尔的时候,koko差点背过气去。

  koko决定一个人走川藏线到成都,当我建议她可以稍微南下,走走稻城的时候,她再一次目露凶光。——我说:稻城再不去就晚了,我去的时候没有车,亚丁没有一家商店,现在肯定开发了。

  最后的结果是:我要把借来的钱拨出一笔,给她走稻城。

  我们互相背过气了。


  兰州下车,十分钟后坐上去西宁的车。

  午夜抵达西宁。

2,2002,08,25 杨师傅游上海

  koko是个功略派,我是个功略盲。

  功略盲遇见功略派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因为万事都不用自己操心。


  koko搞定了车,确定了路线。然后找伴儿。

  那个家伙住在湟中宾馆,我猜想可能是个腐败分子。我问koko:如果这厮感觉不好咱们怎么办?

  koko斩钉截铁:“抹头就跑!”


  我们没有跑,小伙子非常白净(这注定要让经过30天新疆阳光洗礼的koko小姐郁闷一路了。),且帅,诚恳而爽朗,人很不错。且和koko投机的是,他也是个功略派!还没有进藏,就把那本《藏地牛皮书》快要翻烂了。——该帅固执地认为自己有着羌人的血统,羌人敬火,因此法号:羌炎。(这个名字略显绕口,一路上就免不了要遭到koko的肆意篡改,该帅浑不在意;如此一来,我们反而不好意思乱写了,只好用他的原名。)


  包了一辆富康车(真让人担心!),走青藏线八到十天行程,师傅姓杨。

  两个功略派没有去过塔尔寺,功略盲只好作陪。


  塔尔寺和我五年前看到的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在如意八塔广场一侧建立了一个刺眼的厕所;另外,很多汉族女孩子穿上藏装在广场上晃悠——她们都是导游。

  这一天翻山越岭,把阴晴风雨全都经历了一番。

  现在不是看青海湖的季节,只拍了两张照片,继续赶路。

  开夜车的时候,杨师傅开始讲自己的最重要的一次旅游,去上海。(后来我们才知道,该驾一到开夜车的时候就喜欢滔滔不绝。)

  这是一次同自助游选择方向完全相反的旅游,很有点“城里城外”的意思:

  “我开大车运货去的上海嘛,是我去过的最大的城市了。我在上海住的招待所呗,招待所的服务员看了我的身份证,问我:你们青海是什么地方?你们青海就是关押重刑犯的地方吧?”

  “在上海吃饭吃不惯。早上是稀饭呗,中午是米饭,菜都是甜甜的,没有盐,也没有辣椒呗。晚上还是米饭,吃不完的米饭第二天一煮,又是稀饭了呗。哎呀!那时候我想惨我们青海饭了!”(身为上海人的koko差点笑叉气。)

  “我想吧,上海是个那么好的大城市,就跑去火车站想留个影吧,那个杂毳(这个大概是青海人骂人的方言,我猜想可能是这两个字。)拍了三张,80块!我说,给你三十元,我不要照片了行不行?他说行,我就给了他三十块跑掉了。”


  “你们上海那个在地上跑的火车叫什么?”——koko插话:“地铁。”,我插话:“城市轻轨。”杨师傅继续:“反正没见过,就买票跑上去看看吧,也不知道坐到哪儿去,坐了又害怕回不来;就坐在凳子上看,看了好半天也没敢坐呗。”(koko笑倒:你可以上去坐一圈返回嘛!)

  “过来了一个老太婆,戴个红箍,指着我扔的烟头要罚款呗。我说我把烟头捡起来放进口袋里,把唾沫帮你擦干净,能不能不罚款?怎么说都不行,交了五块钱呗。”

  “从车站里出来,想到马路对面,没有横道线,我就想从栏杆上跨过去。刚跨过去就看见另外一个老太婆冲我跑过来,哎呀,你们上海的老太婆那么多啊!吓得我赶紧又翻回去,害怕再罚款呗。没想到老太婆说:小伙子,你坐不坐中巴?”

  “哎呀,到了大城市简直就不知道怎么整才好。给弄惨了。”

  杨师傅旅游的这段话让我总觉得有所思,却又没往深里想。

  杨师傅说完了是深夜两点,格尔木也到了。

             非一郎  2002,09,04于拉萨

Qinghai Travel Notes

 

By:Qinghai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4:26:33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