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bet Travel

西藏旅游信息

广州人眼中的西藏

  每一个走过西藏的人都有他最特别的感受,最动人的故事,这些感受和故事,也许是旁人所无法了解的,也许是大家都共有的。这里记述的,是一些平常的广州人在西藏的故事以及对西藏的感受……

  1、我的担心 文/拈花(摄影师)

  中国进西藏旅游的人,广州第一,北京第二,上海第三。

  这不奇怪,因为广州人一向得风气之先,总是走在潮流的前面。作为广州人,我是很觉得骄傲的。

  但我又担心。在印象中,似乎广州人只能作个带头人,真正取得成就的反而是在后而来但具有深厚底蕴的北京人和上海人。我担心敢于率先进出西藏的广州人,在研究西藏,发现西藏,挖掘西藏的方方面面,会不如紧跟其后的北京和上海。

  我的担心一点也不多余。好大一部分广州人进藏,是因为他们已遍游中国国内其它景点,游无可游而将目光投向拉萨。他们其实目的很简单,就是上拉萨玩。他们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到此一游而已。但西藏真的是玩玩而已?绝对不是。

  我在西藏遇见过一些北京人和上海人,他们固然也一样欣赏西藏瑰丽的景色,但他们也极其认真地考究西藏的历史、宗教、文化、地理,在街上碰见他们的时候,我可以一眼就分辨出来,他们的步伐是稳健的,他们的神态是稍显严谨的,显然,他们在思考西藏。

  而广州人则完全不同,他们的心目中只有自我。他们在布达拉宫叽叽喳喳品头论足,却完全不懂藏传佛教的渊源;他们也会对藏族朋友的淳朴视而不见,以在广州的那种世态来与藏族人打交道,一句话,他们根本就融不入西藏。

  这完全可以从一个最小的事实来证实:北京人和上海人在即便是在拍摄时,也是那种严谨的态度,不断地移动着寻求角度,慢慢地转动光圈和焦距,一脸的专注,完全不似广州人抓着高级的全自动相机,飞快地按着快门,左拍拍右拍拍,呼啦一下一筒菲林便谋杀了。

  每每想到此处,我便想大声地呼吁所有广州人:请善待西藏。

  当然,这也许是无事找事,也许是杞人忧天。

  2、我的西藏店铺 红狐(广告人)/文

  我即将在广州拥有一间小小的铺面,里面经营的全都是西藏的工艺品及与西藏有关的图书、音像等小玩意,店铺的名字也很好记,就叫做“回到拉萨”。

  我最是喜欢西藏的工艺品,我觉得真正出自西藏的手工饰品,与生俱来就隐涵着海拨最高处的独特气质,自有一种神韵流溢,而且工艺大巧若拙,几近返璞,无论是佩于身或挂于室均感典雅古朴,别具民族特色。

  所以回来广州后,我便有了开店铺的念头。我想让更多的广州人通过这些小玩意了解西藏。当然,一个小小的店铺不能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我也并不抱很大的期望,只是把它当作一个展厅,店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我亲自从西藏带到广州的,最起码,我能让没有去过西藏的广州人了解西藏的某一部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广州人在走过我的店铺时会产生到西藏去的冲动——就算这种冲动只是那么一刹那,我也会觉得很有成功感。

  3、西藏的孩子  谭颖(会计)/文

  有一首歌叫做“西藏的孩子”,我听过,在拉萨的街头听过。我本来想买一盘CD,但没买成,所以现在已记不住任何的歌词和旋律。

  但我忘不了我听这首歌的感觉,因为那感觉跟我想象中要表达的对西藏的孩子的感觉很一致。

  西藏的孩子其实已经跟他的长辈不太一样了,他们除了象他们的父辈一样率真外,我还能从他们大大的眼睛中察觉出他们的外向的态度及思维,以及多多少少的精灵和狡滑,请原谅,“狡滑”在我看来并非贬义词。

  我从拉萨去日喀则,在班车没开出的时候,向一位卖饼干的小女孩要了一包两元的饼干,我没有零钱,给了五元,但这小女孩也没有钱找。于是在开车前的十几分钟里,我看见她更积极更卖力地向其它车的人推销她的饼干,力图能够凑到钱找给我。但她没有成功,过了几分钟,我见她焦急之下小跑去了另一个地方,走出了我的视线范围。

  一直到车开动的时候,她还是没能回来。我的同伴说是不是这小女孩骗了钱去。我当即否定,并打赌,从日喀则回来拉萨后再到车站,如果碰见她一准会把钱找给我。当然,最终我是没有这样实验——我觉得用不着实验,我相信西藏的小孩。

  随着外来旅游者越来越多,我也怕有朝一日,在与外来人的接触中,这些西藏的小孩会不会也染上或这或那的毛病。但愿我的想法是错的。

  但事实上,在西藏我对两种小孩无可奈何。第一就是小乞丐,无论是在八廓街,还是扎什伦布寺,他们流着长长的鼻涕,又脏又黑,不给钱就一个劲地抱着你的大腿走上二三百米的,让你难受;另一种就是那种拿着玩具枪的小孩,对着你冷不防就来一枪,虽然是塑料子弹,但也让人隐隐生痛,转身回头,只见一群孩子哈哈大笑,却分不出是哪个干的好事,真让人骂不得、打不得,只好哭笑不得。

  4、高山反应 王顾左右(自由撰稿人)/文

  轻易得到的都不在意,越难得到的才是越珍贵的。

  我是这样评价西藏的。

  就说风景吧。西藏的山山水水真是令人赞叹,但是否真的就冠绝人间了呢?这倒未必,且不说桂林之秀,黄山之雄,就算是中国国内每一个省,甚至每一个市县,也有不少清奇之景,可与西藏一比。

  但何以在我梦里,在我的心里,时常牵挂的还是那西藏的云,那西藏的风?

  这就不能不提到高山反应了。入藏的人,不管他体质再强健,或多或少都会有高山反应,反应重的,甚至可以让你要死要活,反应轻的,也让你满脑子昏昏沉沉的难受死了。

  经此一搅,你便觉得进来西藏一次不容易,所以对那里的一切都备加珍惜,便觉得那里的水特别的美,那里的人特别的善。

  风景如此,青稞酒、酥油茶又何尝不是如此。

  5、拉萨乜都有  云轲(编辑)/文

  乜,广州方言,是“什么”的意思。有句话说得不错,广州有的拉萨都有,拉萨有的广州不一定有。虽然有些极端,但倒也不过分。

  你在拉萨逛上一圈就知道此话不假。名牌专卖店有吗?有!佐丹奴、耐克、班尼路,要什么有什么;电脑及网络产品有吗?也有!联想的牌子到处是,INTEL的标志随处见,要上网,速度一点也不比内地慢;还有一种东西是我在进藏之前绝没有想到的,这东西在广州的大街小巷到处有,没想到在拉萨的大街小巷也可经常看到,如果你非要问究竟是什么,我倒有些不好意思,告诉你吧,是“老军医”广告!呜呼,食色性也,概莫能外。

  拉萨的接受能力和包容力也令我吃惊。我在99年进藏的时候,那时新版的人民币刚面市不久,且盛传台湾版的假币连验钞机亦难于分辨,所以在广州,使用新版人民币屡屡会遭到拒收。恰好那次我从银行取出的几乎都是新版币,一开始没多想,到上了火车才想起,心里七上八下的,要是西藏人根本不接受这新币,那我可就惨了。

  谁想到在拉萨,竟没遇上任何阻力,新版币大受欢迎,甚至没有人细看真假,不象广州人一样用手摸,用光照,还半信半疑。拉萨人真好,最多是冲你开玩笑地说一句“假币?”,但也放心地收下了。

  我不由感叹,如果真有人存心不良,带一大沓台湾版假钞上拉萨,岂不是很易得逞?但感叹归感叹,我相信没有人会如此作贱的,一来国法不容,二来面对这样民风淳朴的西藏人,你忍心吗?

  6、未涉足者言  王科(大学生)/文

  我从未去过西藏,但,我是终将要去西藏的。我对西藏的感觉源于介绍西藏的图书以及对西藏着迷的大哥。

  以下的一些文字,是作为一个从未到过西藏的人凭着破碎的、不连贯的、甚至是不真实的影象,组合而成的。去过西藏的人看了或许会付之一晒,但,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西藏感受?

  在众多对西藏的介绍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对雪山的描述,最爱看的图片就是那连绵不断的雪山,最想知的就是那巍峨雪山的神秘。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至今我还没有见过真正的雪,更别说去触摸了。但我自小就喜欢雪,总是梦想着能在漫天飞雪中跳着蹦着,沐浴着雪的抚摸……

  雪山上覆盖着厚厚的雪,雪是白的。在我看来是代表着纯洁,能与当今社会的某些黑暗相抗衡。正是如此,我爱上了那雪山,那西藏的雪山。连绵不断的群山,山上终年不融的积雪,雪山间蕴藏着的神秘,都让我感到西藏雪山的与众不同。

  我渴望着去西藏,渴望着那充满清新气息的雪山。

  在我们都市人眼里,西藏是个圣洁、清静之地。不像这喧闹繁华的城市,让人感到压抑。可能正是如此,越来越多的都市人离开这烦躁的城市,迈进那圣地之门。

  西藏的山、西藏的水、西藏的人、西藏的情……所有所有的这些都给我们这群俗世之人于震撼之感。与我们现在生活的环境相比,那西藏就只能是圣洁之地了。这就是那些曾涉足西藏的归来人所能用言语描述的西藏,所能表达的眷恋之情。

  聆听着这生动的叙述,感受着这真挚的眷恋。不知不觉中,体内产生了一股想去西藏的冲动。随着日子的长久,这股冲动逐渐演变为了渴望——对那种圣洁的向往。

  也许这就是常说的西藏情结吧。

Tibet Tours Info

 

By:Tibet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3:04:2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