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肃旅游 敦煌旅游日记

敦煌小记



敦煌小记
记得是去年过年了,那时我辞了职正独自在甘南生活,正确的说是旅行,因为旅行即是生活在别处嘛,看看停停,没有时间和不相关人、事的约束,不时和路上同是独个行走的不同的人做着伴,一个,两个,四个,两个,一个,三个,一个。。。。。。呵有意思。我当时享受着这种分分合合,与最后的三个陌生同伴来到了敦煌。一个摄影家,一个业余摄影爱好者,一个摄影家的侄女:中国美院未来的艺术工作者,我,一个争当成天白日做梦的游手好闲者。
我们赶了夜车记得是年初十四早上6点多从兰州到的嘉峪关,计划是先到敦煌再折回来看嘉峪关的,所以到嘉峪关车站买了当天9点半去敦煌的长途车票,好象是四十多吧,因为不是快速,其实时间是差不多的。汽车站几乎都是当地人,没有什么象我们这样风尘仆仆的过客,到快开车是,来了两个看上去也是旅行的男女,心想着也许到了那里又会做伴了。车行在修建的很好的公路上,两边茫茫戈壁,偶见零星的土房和骆驼刺等沙漠植物,一开始我还饶有兴致的享受的双眼的肆无忌惮,时间一久就没了耐性,转而开始研究起通车那头排头坐的两人。男生在那不停的拍东拍西,偶尔和旁边的女生交头接耳,觉得那那的很好笑,怎么象没见过似的什么都要拍,要知道能记在你脑海里的才是你得到的,看他俩也不象是恋人,八卦点说实在没有夫妻像。男的还不停的回头看看车尾的行李,显的很谨慎。当时我们几个人的大包都堆在车尾,被他这么一看我也常常忍不住回头侦察,真是患了强迫症了。暂时把他俩列为可疑对象。路上睡睡醒醒,在下午3点多终于进入了敦煌。刚从汽车站出来,就碰上了当地的社火在街上排演,人们穿着先绿的褂子涂抹着浓彩敲锣打鼓好不热闹,跟着游街的队伍走了会儿,就到了一个新开的宾馆,名字记不得了,离汽车站不远。我被派出当出头鸟和服务员进行价格公关,没想她还做不了主,让我通过电话和老板远程议价,最后以标间80元成交,这是我那次旅程中最贵的房价,在拉卜楞的武装部招待所才15元,还有电热毯呢,没法,觉得自己太风尘了,需要好好洗洗所以决定找个好点的宾馆。可巧车上被我研究的那两个也前后脚跟了进来,所以便宜他们不费口舌的也享受了同等待遇,不过房间确实很新设施也很完善,关键能好好把自己清洁了。就此也就结识了他俩。说是广东人同事关系,呵呵,听他的口音我判定绝对不是广东那边的,我们的台湾同胞,是每错的了。我多八卦。
把东西放妥我们4人便和他俩一起包车(来回80元)去了鸣沙山月牙泉。买票时除了我没有任何可折价的证件,每个人都能掏出一两件,记者证,学生证,我即可决定回来一定找电杆上的小广告弄张学生证,好歹我也能混个学生脸嘛。没想到那两人居然还掏出了北大的研究生证,把我们那个中国美院的小姑娘给崇拜的呀,只差称兄道弟了,我冷眼一瞧,嘿,造的还挺象那么回事,骗的了小女生哪能骗的了我呀,嘿,省省吧。入了内,我们骑着骆驼到了山脚下,那两则步行从一侧山坡开始沙山顶走。我们几个偏要逞英雄,硬是花了1个半小时从直直的山角以手脚并用的气势爬了上去,一路上只看见把有碍攀顶的东西一样样的扔了下去,鞋子,衣服,最后那业余摄影爱好者干脆把摄影包和三脚架也豪迈的扔了,只留下胸前的那个相机,这让他登顶后好一阵后悔。终于伴着那业余爱好者的鼻血,我俩登上了山顶。上面的空气就是好啊,这是那先我们一步到山顶的“北大”冲我们说的,我报之嗤之以鼻。站在山顶,又一次感觉茫茫沙漠,好象曾经站在额济纳的黑城子上,一样的寂静,一样的无限,一样的落寞,总算有人还没把烟扔了,狠狠的抽了支,看着沙中自己的影象,似曾相识的场景,只是影子变成了一个。夕阳下的沙山狠狠的谋杀着业余摄影家的菲霖,叫嚣着后悔没把光角镜驮上来。月牙泉成了冰河,没有了近看的兴致,一行人拍完了胶卷,打道回俯。
晚饭是吃了两顿。当时饿的慌,在宾馆附近一条小巷子里找个了排挡,坐在破旧的帐篷里每人要了碗面,什么面已记不清了,只晓得由衷的美味,如果没有同伴的阻拦我兴许还会再上一碗。吃完便在小城了闲逛,发现敦煌的旅游经济已发展的很好,所有设施相当完善,也比较繁荣,是个戈壁中五脏具全的小桃院。走着走着就来到了第2顿晚饭的沙洲夜市,老实说我不喜欢那里,太规整,没有了生气,几乎各家都是烤羊肉串,烤馕,烤鱼等,挑了一家味道也不好,让我失望之极,心情大打折扣。没想到在沙洲夜市又碰见了那两“北大”,正躲在帐篷里津津有味的啃着烤鱼,直说味道好。没了兴致回宾馆的路上买了点垃圾食品就回房洗澡了。大约21点时有人按门铃,我是美女刚出浴,头发湿嗒塔的跑去开门,居然是男“北大”手提两瓶啤酒,脸红脖子粗的要把2瓶酒给我们,也好,出来这么久,除了在甘南喝了一次二锅头,还没机会再碰酒呢,欣然接受了,并说也给了我们另2个同伴,说好第2天再一道包车去莫高窟。关了门,和我那同屋的美院小姑娘准备好好享用,并且来了烟瘾。(这里得说明一下,我是小姑娘的帮凶,虽然她才20岁,可烟龄却在我之上,烟瘾绝对大过我,当然是绝对瞒着他的那位摄影家舅舅的,在拉卜楞招待所里我还救了她一回,当时她舅舅敲门进来,只见这已经抽了半支的红双喜以迅雷不及眼耳的速度转眼到了食指和中指之间,我拿着这支沾染着别人唾液的烟思索着该是放到我的嘴里呢还是继续保持不动直到烧到手指,最后在两双眼睛的关注下横了心亲密接触了一下小姑娘的可爱唾液)。回到刚才,开了酒,抽上了烟,原本想来个一醉方休,哪想那酒是果汁味的啤酒,甜腻的很,没有一点酒精的味道,简直难以下咽,怪不得那“北大”肯给了我们。看来这酒是没法喝了,就着怪怪的甜味,一觉睡到天亮。
第2天去了莫高窟,没想到我终于享受了一次学生价,那男“北大”的同事因为来过此地所以不来莫高窟,所以他很好心的就把那多的学生证给了我,还说我和照片上他同事长的象,天知道他什么眼神,我,和那个小女生,象!才怪!不过为了省一半的门票价,就忍耐一下拉,你说象就象吧,要知道门票已经涨到100元呢,简直抢钱。那天游人不多,零星的游人在一个导游的带领下参观了10个窟,壁画还是隐约能见到当初的美态,虽然部分氧化了,但是不得不惊叹那些西夏人的巧夺天工,尤其是那个涅盘的卧佛像,美哉!美哉!参观完等人的档,我们在工作人员办公室闲聊,对着墙上的地图,几个人描述着各自的旅游线路,我又一次问“北大”是哪儿的,这次他终于指着地图上东南方向的一个小岛,果然,我猜对了,我就说嘛,听他的口音就是那里的人,一个腔调,特别好认,为此我还严肃的数落了他一番,何必非说自己是广东人,虽说万事小心为好可也不至于那么防着内地同胞啊,你们港台那块的都这样,之前碰到的香港人也这样,真是小人之心。当然那张学生证也是伪造的了。呵,他也不和我辩解,任我滔滔不绝的教育,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说着,对我的旅行线路还产生的疑问。回去的车上也没了讲话的兴致,下了车,我和同伴准备去买回嘉峪关的汽车票,他们说也要走了,继续西行去吐鲁番,便各自留下了联系电话和E-MAIL。买完票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去汽车站旁的一家小店去吃拉面,全素但觉得好吃,分量又足,哎!让我至今回味啊,回来后对每个要去敦煌朋友都建议一定要尝尝当地的面食,不一定非是达记的驴肉面,其他的面一样令你大快朵颐。回宾馆结完帐又碰见那台湾哥们和他内地的同事,以为他们结了涨也准备走了,好心问他们什么时候的车,他同事刚想说被却他一拍肩,楞是把话缩了回去,我当时立即扭了头不愿搭理,他还走近解释说再留一晚,换一家宾馆再走。我佩服这人真是小心的可以,对于这类人我还是近而远之为好,免的别人以为我没按好心呢。
就此和那两人分别。继续我和同伴的旅程。
接下来是后话了,回家后通过E-MAIL,那台湾人发来了照片,我们偶尔发一些信件,随意聊聊,印象并不深刻。去年9月他还来上海公干了一次,作为主人,尽了一下地主之宜,只记得有天晚上在茂名南路的酒吧我喝的有点高,半夜出来是他扶着我帮我拎着包包和我的高跟鞋,我赤着脚和他一路从茂名路走回了徐家汇他住的建国宾馆,如果哪位记得在上海街头看到过类似情景那就是我,回到房他还帮我擦干净脏兮兮的臭脚丫子,安顿好我他才睡下,其实那天他也喝的有点多而且不舒服,那晚什么也没发生,当然并不是本人没有魅力,但我从此对他看法相对转好。甚至在那天在城隍庙带他玩时,因为下雨天裤子湿了很难受,他居然当众蹲下给我挽裤脚,期间掉了好多次,他都依然耐心的那么做,居然真的让我有那么一阵很感动。回台湾之后,我们的联系又多了一个方式,那就是电话连线,慢慢了解发觉这人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不管怎样,我能从他身上看到并学到一些东西,我曾经中坚决抵制的一些想法也渐渐有了改观,当然,我也在慢慢改变着他的想法,他也体会到一些他不曾触碰到的信息,总之,现在我们相互在进修呵呵,矛盾还是有的也不可避免,但是我们都在朝着同一目标努力,我们还打算一起合作出一番事业呢。
嘿,这就是我临时想到而写下来的,Daniel,你已经看到了吧,怎么样,情况属不属实啊。晚上电话时告知我啊:)

Gansu Sichuan Travel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0:18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