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肃旅游 敦煌旅游攻略

嘉峪关-敦煌-新疆东线旅行之流水攻略


嘉峪关-敦煌-新疆东线旅行之流水攻略

无厘头前言

西行的旅程遥远而短暂,但是从容。这是我们离家的第七日,国庆长假已经结束了。我一路上无时不刻不在酝酿着这篇笔记,但直到现在才提笔,手指的速度远远跟不上思维的速度。刚刚在吐鲁番的一家酒店里目睹了中国足球夙愿的实现,有些兴奋,于是又与老公出去闲逛了一圈,一座西部小城的秋日夜晚,闪烁的霓虹掩饰不住它的清冷。广场上躺着一些衣衫褴褛的汉子,他们或许还不知道胜利的消息,或许对这胜利无动于衷……

哦,扯远了。

已是乌鲁木齐时间晚上十点,北京时间凌晨一时,有些倦意了,明天还要出游。现在只好暂时记个流水帐,一是给自己将来写象样的游记留个提示,二来也权当攻略,给后来有意此行的朋友一些或许有用的建议。

流水攻略

征集旅伴:临行前半个月左右开始发帖,最后约定同游的共六人。发贴回应率比较高的是ctrip和sanfo,建议使用。

交通:从北京出发西北行有两趟车比较合适。
一是北京到鸟市的T69次,绕道西安,沿丝绸之路西行,全程48小时,到嘉峪关约需36小时,空调特快票价;
另一趟是分别以嘉峪关和兰州两地为终点,隔日发车的K43,经沙城、大同,北上呼和浩特,包头,折向西北经银川、武威、张掖至嘉峪关,全程约34小时,票价约是T69的一半。
当然也可以坐飞机,北京有直达敦煌的班机,但机型不是很好,且错过一路风景,甚为可惜。所以建议坐火车去,除夏天以外,坐K43应是最实惠的选择。如果夏天去,还是建议你坐有空调的T69。
车票一开始很吃紧,到临近假期的最后两天反而宽松起来。结果提前四天买到的只是硬座,提前3天买的是硬卧的中上铺,提前2天买的反而是最好的硬卧下铺。这也算是一点有用的经验:假前买票不宜提早太多。

风景流水帐:
10月1日上路,K43上午10:00从北京站出发,非常巧我们和另两名旅伴分头买票,竟在同一包厢,而不幸的另二位只好在硬座车厢暂作英雄蛰伏状。丰沙铁路途经永定河两岸燕山山脉,山坡上偶尔可见一些红叶,峡谷中流水蜿蜒清澈,若隐若现。列车在崇山峻岭间钻来绕去,一晃就穿过了六十几条隧道,到了盛产葡萄的沙城,收获季节独有的田园景致开始一祯祯迎面而来,而人已有几分倦意,已无心欣赏。半夜醒来,见车窗外跟随着一轮圆月,才猛然想起今天是中秋节,迷迷糊糊地跑到呼和浩特的站台上买了一些奶片和奶酥,一种很古怪的味道,不太好吃。第二天一早醒来,车已到了银川,看到丰美的草甸子,黄澄澄的稻田,好一派塞上江南景色。另两名驴友亦已与我们汇合,三军会师,不亦乐乎。一路谈笑,一路风景,消灭各种零食,不知不觉已进入万里戈壁,却为茫茫大漠带来了一场雨,天高地阔的景象不见踪影,真说不清是欣喜还是遗憾。
沿着连绵不断的祁连雪山,偶见绿洲、羊群,长城残垣……一切都令人怦然心动,雀跃不已。到达嘉峪关时,不觉又已是天黑,正是农历八月十六,据科学报道说,这是月亮最圆的一日,一轮皓月挂在天心,空气有些许清冷,心中却是热血沸腾——古老的嘉峪关啊!我们来了!

嘉峪关:
按《藏羚羊》(这是一套非常实用的旅游指南书)的指引,我们直接打车到了粮食局招待所,车费10元,司机是一位纯朴热情的小伙子,他等我们订好房间,又免费把我们带到一个繁华的夜市——富强市场,这里有不少小吃,与别的夜市比显得干净、有序。嘉峪关远远超乎我的想象,是一个整洁、漂亮,充满活力的小城,规划有序,环境优美的街道上,总是可看到相对比较精致的城市雕塑,只是雕塑的主题不太鲜明。因为过节,道路两旁和广场上的礼花灯都亮起来,和长安街上的不同,这些礼花灯有着各种造型,五彩缤纷,很能烘托出喜庆气氛。方方面面都看得出,这个城市的管理者是非常用心的。
正如书上所说,粮食局招待所便宜、干净、安全,服务态度也过得去,晚9:00至12:00供应热水,公共澡堂。虽洗浴不太方便,但相对21元/晚的标准间价钱,实在是非常非常非常实惠。
第二天一早,依然是包小伙子的车,车费90元。他给我们设计了一条很紧凑的行程,首先到长城第一墩——嘉峪关长城最西端烽燧遗址,路过嘉峪关关城时,正是日出时分,顺便下车照城楼全景。烽燧离市中心不远,很快就到了。这绝对是一幅令人无法忘却的震撼图景,依着圣洁的文殊雪山,烽燧峭立于悬崖之畔,古老的城垣从大北河的绝壁峡谷中伸展出来。我攀上烽火台,俯视峡谷河道,不禁浑身发颤,竟至于趴下求救。想当年金戈铁马,两军对垒时,将士若怯懦如我,该是何等狼狈。
天下第一墩无须门票,坚守了原汁原味的震撼。耗时约1.5小时,绝对要去!
第二站是悬壁长城,虽属现世仿造重修,但那芦苇土夯筑成的城墙也别有滋味。登上最高处的烽燧,可遥望苍苍戈壁。门票8元,算是比较合理。可以去。
当然嘉峪关关城是一定要去的,这里有一份难以名状的苍凉与威仪,流水帐中怕是说不清楚,暂时不说罢。

第二天中午离开嘉峪关,这座有着悠久历史依然充满活力的小城令我留恋不已。嘉峪关到敦煌汽车车费60元左右。汽车穿过枯黄的土地,历时5小时到达敦煌,途中看到骆驼队,不太典型的雅丹地貌,农场绿洲,黄沙旱土中的湖泊,虚幻的水景,还有架设电线受伤的人,司机和路人都非常友善,把他捎带到了一个城镇。我们路过一个物产丰饶的县——安西,据介绍,这里的锁阳城和榆林石窟很值得一游,由于坐长途汽车多有不便,我们没去。(如果可能,在嘉峪关租车去敦煌可能是更好的选择,这样就不必错过沿途风景。)这里的棉田倒是让我们大饱了眼福,正值吐絮时节,朵朵雪白的棉絮装点着绿洲,很美。

敦煌:
于黄昏时分到达敦煌,一个难以用三言两语说清的地方,我对它的迷恋恐怕会延续很长时间。但作为一个城市,它并不是我所喜欢的。一下车就有许多人尾随,司机或导游或宾馆拉客仔,当然往往他们是集这三种身份于一身的。我们依然按书上的指引,沿鸣山路寻找合适的旅舍。这里的宾馆招待所实在是多,价格大多不贵,但条件也大多不好。我们最后选择了鸣山路上的莫高宾馆,经反复谈价,标准间价格从150降到80元,独立卫生间,晚上9-12点定时供应热水。但此后三天的经验表明,这里并不理想,服务员太少,没人打扫卫生,用具无人更换,淋浴龙头很不好用。但由于旅途疲累,睡得还算踏实。
这里穿过两条小巷,就是沙洲夜市,里面有各种旅游纪念品,和五花八门的西部小吃,很是诱惑。其中最具敦煌特色的食物是驴肉黄面,市场内有一两家老字号,做的不错。另一种敦煌独有的饮料叫杏皮水,甜酸的味道,带点儿杏香,很是解渴,很是爽口。如果你肠胃功能还不错,就一定要去沙洲夜市一饱口福。吃正餐的话,鸣山路上也有几家不错的食肆,名字都和北京有点联系,一是“敦来顺”清真餐馆,大盘鸡和那个什么辣辣的大羊肉都很好吃,都是50元一份,分量很足,6-7个人绝对够吃;还有一家是稻香村,做的菜相对精致,80元一盘的雪山驼掌味道很好,由于驼掌一生久经磨难,据说营养价值也极高。(人真是残忍啊!)只是特别提醒吃惯了米饭炒菜猪肉的南方同胞,千万要有充分的肠胃准备和药物准备,本人向来引为自豪的健康肠胃,这一次居然闹了个上吐下泻痛不欲游胃口全无闻肉恶心。

游敦煌一般是安排两条路线的两日游,第一天去莫高窟和鸣沙山月牙泉,我们六个人包辆小面150元,后来听说我们价钱是给贵了,100-120应该没问题。在鸣沙山可以骑骆驼和滑沙,每人花费不会超过80。拍摄照片的时机和角度很有讲究,不过我不内行,还是你自己慢慢琢磨去吧。至于风景,在这样的流水帐中提显得太轻慢,暂且按下不表。一般司机还会推荐另外两个景点,白马塔和沙洲古城,鄙人以为可去可不去。

第二天主要是去阳关和玉门关,还是那辆小面,360元。去的路上又顺便瞧了一眼拍摄电影《敦煌》的影视城,里面有不少楹联值得细细品味,里面的店铺有楹联集子出售。城里养了一群漂亮的白凤大公鸡,却只有一只肥胖的老母鸡,大概是拍《新龙门客栈》时养起来的吧。

玉门关离敦煌约90公里,说到这里,顺便提一句,在茫茫大漠,里程的概念已非我们平时所理解,在经过这一段行程后,我现在印象中的100公里已经是一段很近的距离,相当于我以前印象中的10几公里吧。玉门关遗址只剩下广漠荒野中的一个方盘城,土夯结构,经历了漫长的风雨沧桑,墙面斑驳但依然雄壮。这里由于有了“春风不度玉门关”的诗句而给人无限回味与遐想的空间。从遗址周围的各种痕迹不难看出,这里应该曾经是一个相对适宜于生活的地方。关城旁边有一片低洼地,一片美丽的芦苇荡,尚留一泓清水,映着蓝天白云,依着古老的关隘,有种摄人心魂的美。几只水鸟盘踞着那一方静水,自在游弋;偶尔展开双翅,在芦苇从中低徊。只有它们,世世代代见证了这里的风云幻变。

原来这小得像一方镜子的水潭,竟然就是从前军队运粮船只停泊的哈拉湖。遥想当年,官府从繁盛的中原筹集了军粮,古舟车马,万里驿路,囤积嘉峪关,然后沿着蜿蜒的疏勒河道,大张旗鼓地将漕粮运送到这里。如今,古河道已变成白茫茫的盐碱沼泽,哈拉湖只剩下一池黄芦……不经意间,在离关城10来米处发现了一方古井,俯望井中,竟清晰地看见自己身影!不禁浮想联翩。或者曾有某天,一名远离故土的守城战士,挑着木桶,在这水井与关城的方寸间郁郁独行,抬头是深不可测的天幕,四望是漫漫无垠的黄沙,低头照见自己的远离故土的孤影,黯然怀念起爹娘妻小……时光是一把如此无情的剑,它斩断了一切,思念与哀愁,奋斗与拼杀,交情与快意,一切一切……然而它又留下了这些痕迹,在漫长的岁月里慢慢消磨,在日益淡漠的怀念中渐渐遗忘。

虽说“西出阳关无故人”,但阳关却是一个意想不到的世外桃源,真的,完全超乎想象。据说这里是敦煌市最富裕的乡镇。淙淙流水,啾啾鸟鸣,万亩葡萄园,乐溶溶的富裕人家……他会令你完全忘记你是置身于西疆大漠之中。你会误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远离都市的富庶的江南村落。这里盛产葡萄,非常甜美。你吃上一顿农家饭,就可以免费采摘葡萄。我们在一家名为潘葡萄的农园里落脚,饱食了一顿绝对新鲜的葡萄餐,还顺手牵羊在后园偷了两只梨,水汪汪的,和这里的葡萄一样甜。(千万别学我,这梨或许洒了农药,或许我不该在屋前那看起来很干净的溪流里洗梨。总之,这只梨也可能是我后来肚子痛的原因之一。)
“潘葡萄”主人是一位年轻的潘姓农民,是这里的劳动模范,屋里还挂着他和一些国家领导人的合影,相信不是电脑合成出来的吧。这个人看上去勤恳、踏实,也不乏生意人的精明。整个敦煌人给我的印象也是如此,既有西北人的朴实,也不乏旅游城市人的精明和商业化。

作为历史遗迹的阳关,却远没有作为示范农园的阳关那般风光,只剩下一方小土台,被称为阳关耳目的古烽燧遗址,被粗糙地用几条铁丝围了起来,插了块牌子“阳关”,这样它就成阳关了。据说这个景点承包给私人了,门票20元,我们只在周围看了看,选几个角度拍了照片就走,临走前,管理人员还来驱赶我们,甚是可笑。

附近的美景很快弥补了我们的失意。在来往阳关的必经之路上,有一道清澈的河湾。荒漠中的绝壁峡谷与江南式的芦苇清粼奇迹般地组合在一起,居然那么和谐!

阳关回程路过西千佛洞,西千佛洞在鸣沙山的另一面,洞窟凿在干涸的党河河谷一侧,我们没有去看石窟,却被河谷中的景致吸引。雄浑的峭壁之下,河谷愈显苍凉,河床中央层叠婉转的细沙和浑圆的鹅卵石诉说着水的往事。河床一侧有一片杨树林,一排排挺拔的钻天杨冲出峭壁,直指苍天,矮小的茂密的红柳在脚下烘托着他们的威仪。红的,黄的,绿的叶子层层点缀,好一派仲秋景致。站在河谷中,头顶一带蔚蓝的天空,脚踩着圆润的鹅卵石,面对玄妙的密林石窟,回望苍遒的峭壁……此情此景,心头顿生诸多感慨。

由于没有看佛窟,门票才1元而已。


哈密:
结束了两天的敦煌游,国庆假期也结束了,四名旅伴准备打道回府,而我们夫妇俩则继续西行,去往哈密。一路又是400多公里。沿途路过柳园,这火车意义上的敦煌竟然离敦煌那么那么遥远,足有两小时车程。下次您如果坐火车直接去敦煌,不可不考虑这个因素。汽车走过很远的不毛之地,几百公里不见草木,不见人烟,只见干燥得似乎一点火星就可以燃烧起来的戈壁与群山,我不断地喝水,可双唇还是毫不犹豫地开裂了,嘴唇周围长了一圈白皮,跟长了胡子似的,隐隐有些疼痛。这些山地原始而苍凉,看不出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甚至破坏的痕迹,让我联想起火星或者土星。我寻思着这里应是外星人接近地球最为合宜的区域之一。我甚至构想着楼兰古国的湮灭,或许掳走他们的外星人就是从这里登陆的。他们一定是被外星人掳走了,要不偌大个城池何以消失得如此迅速与彻底?

汽车在荒岩野岭似火骄阳中穿梭了很久,来到一个叫星星峡的地方,终于见了人烟,这里已是新疆地界。原来有着童话般名字的星星峡竟是扼中原与边疆之咽喉重镇!我看到这个名字时,关于外星人的想象已经达到了巅峰,设想着这是外星人建造的小镇,可那几间粗陋的房屋,“新疆第一饭店”的幌子,热情招呼客人的店主,使我不得不回到现实。

历时六个多小时,终于到达天山脚下这座历史悠久的小城——哈密。哈密给人的印象一如哈密瓜的滋味,充满欢乐与甜蜜。它给我的印象和嘉峪关一样好,新,干净,道路宽敞,打车方便,市民素质很好。我们先是准备住推荐的电力宾馆,这是哈密三家三星之一。但前往一看,大堂已辟为餐馆,生意倒是很火爆,而狭窄的前台迟迟看不到值班者。我们便只好在司机的指引下到马路对面的另一家三星——加格达宾馆,这家以哈密瓜品名命名的宾馆或许和我们有缘分。幸亏住了这里,这里的配置和服务都远远超过电力宾馆,还有就是可以负担的价格:普通标间158元,这一晚住的非常舒适。订好房间,又匆匆去了趟哈密王陵及艾斯尕尔清真寺,哈密王陵那伊斯兰与女真风格共存的建筑颇为独特,而艾斯尕尔则是全疆最大的清真寺之一。出来的时候买了两本书《百年故事哈密王》和《新疆民间歌谣哈密卷》,从哈密王的故事中了解到,原来在这陵墓中躺着的异族古人,还有那么多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读过这些故事,我才知道哈密属县巴里坤是天山北麓最为富庶的草原,是清王朝囤兵驻扎的重要兵站,对边疆的防卫和给养一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留下了不少被贬谪的知名人物的足迹和文墨,是很值得一去的,可惜意识到这一点时,我们已经在去往吐鲁番的火车上,只好留待下次了。

到哈密的主要目的是品尝正宗的哈密瓜,好在宾馆附近就有一个市场,有很多小吃和特产,可惜由于敦煌吃坏了肚子,见油恶心,几乎见不到可吃的东西。当然最有特色的是哈密瓜干,虽然看相不甚好,却特别甜。意外的是,由于季节不对,居然没有见到一处卖哈密瓜的摊位,只好买了几个新疆大枣充饥。悻悻然回到酒店,一切像是冥冥天意,在走进宾馆的一刹那,看见一位瓜农拉着一板车哈密瓜,不由喜出望外,竟至于尖叫起来!问单价,答是1块钱。注意这边说斤都是指公斤,或许是由于新疆的现代文明普及是一个直接的一步到位的过程,所以中国传统制的计量单位在这里不容易干扰人们习惯的改变。(我的臆测而已。)我们却都习惯了以市斤来理解,挑了两个大瓜,8斤,给了8元,瓜农稍作犹疑,收下了,还一个劲儿道谢。到了吐鲁番后我们买葡萄,回想起来,幡然醒悟,不过也不觉吃亏,也不觉挨宰,依然觉得幸运和便宜。迫不及待开膛去瓤,一口下去,哎呀呀,真是甜蜜!两个哈密瓜做了晚餐,顿觉通体舒泰。

写到这里,已是凌晨四点,新疆时间也是深夜2点了,天亮后还要去葡萄沟、火焰山和高昌古城,还是改天继续吧。

2001年10月7日晚或8日凌晨于吐鲁番

Gansu Sichuan Travel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1:45 TOP
上一页: 敦煌之旅
下一页:梦开始的地方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