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南旅游 甘南旅行日记

行走在甘南(三)——从夏河到郎木寺


行走在甘南(三)——从夏河到郎木寺

D42005-10-2 雨,雪,晴,阴 夏河 →桑科草原→尕海→郎木寺 (约180公里 包车, 长安之星)

早上7点半,昨晚定好的车已在等我们,收拾好行囊,向郎木寺出发。天依然是阴沉沉的,云层密布得如同舞台上厚实的大幕,一重又一重,弥漫在山颠,遮住了天空。但却掩盖不了一路风景的秀美和壮丽。

经过夹尕滩草原,湖水轻轻拍打着沙岸,时儿有水鸟一划而过,远处的雪山连绵起伏,湖边茂密的植物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

不知不觉,下起了雨,雨中还夹杂着雪花,路上更加泥泞了。前方的山,山脚下仍留着草地的绿色,自下而上,逐渐变成黄绿、土黄、深棕、直到顶部被一层薄雪覆盖的白色,退晕均匀、过渡自然,演绎着色彩丰富的另类雪山风情。

而草原上的溪流,在飘舞的雪中,变得寂寂无声了。

“长安之星”沿着曲折的山路向上,海拔不断升高,不知不觉中已爬上了先头还在我们视线前方、云雾环绕的雪山上。这里的雪渐渐厚起来,甚至连草甸也被笼罩在茫茫白色之下了。

路的两旁,延展到山脚下的草原遍布牛羊,白的是羊,黑的是牦牛,近近远远,星星点点,好似无意散落的一颗颗黑白宝石。也许是气温的寒冷,那些牛羊没在闲闲地漫步,而是一动不动站立着,愈发显得慵懒和散淡。这里的羊,头是深褐色的,中间还杂着点黑色,长着弯弯长长的角……。

牧人的帐篷点缀在一片莽原上,冉冉升起的炊烟给着静谧的景象增添了一丝灵动的气息。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大约是不愿被冰雪覆盖了它的姿彩,原上的草,不时在一片白色中展露着仍旧生机盎然的绿色。葱绿、浓绿、黄绿、棕绿,在白色背景的映村下,是这样鲜亮又富变化。

我们陶醉在这如画般的景色中,甚至顾不得气候的恶劣和路途的泥烂,不时停车游玩,即便哈气跺脚,也不愿意错失每一幅画面……,正是“细数落雪停车久,缓寻芳草得归迟。”

边玩边走,终于,雪停了,天光有些亮起来,大片大片的绿色草甸又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路旁不知名的一片小湖上倒映着灰蒙蒙的天空,有些厚重与凄凉;而在绿色中浮现的片片白色羊群又使人感到一份清新和活力。

到碌曲县附近,车开上了平坦的213国道。在河岸古柏苍松的浓荫下,三三两两的白墙红顶的民居,炊烟袅袅,河水悠悠。厚密的草,已脱去了纯绿的外套,奉献出一片成熟的味道。景明人和、气象万千,令人心旷神怡。

渐渐地,厚重的云层开始慢慢地散开,太阳不时从缝隙里探出头来,露一露她温暖的笑脸。原野上的房屋,牧群,湖泊,远处的雪山,泛出了光泽和生机。

尕海——在碌曲县境内海拔三千四百米的尕海草原上,空旷的天宇下静静地躺着一个碧波荡漾的湖泊,她就是尕海湖。尕海湖为甘南州第一大淡水湖,丰水季节湖面宽一万多亩,枯水季节为七千多亩,水最深处约五米。湖面呈椭圆形的尕海,在茫茫草原的围抱中,显得格外秀丽清纯。湖四周为优良的天然牧场,河流纵横,植被良好,有各种珍禽异鸟栖息于湖畔, 已成为中国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去年新疆之行的经验告诉我们,高原上的湖泊如果没有阳光的沐浴也会黯然神伤。自早上起,一路的阴云苦雨,风雪交加,内心总有些担忧。 可当中午抵达尕海时,我们终于迎来了灿烂无比的阳光!天公做美,实在感激大自然的眷顾!

欣喜若狂,欢呼雀跃,一行人下了车,奔跑着投向这片宁静土地的怀抱。艳阳之下,天空蓝得让人觉得象调色板上的纯原色,几乎要怀疑它的真实!深蓝色的湖水平静中泛着妩媚的粼光,倒映着白云,几乎将水天融合为一体。

熠熠暖阳,蓝蓝波光,席席微风,淡淡土香。一种广阔又大气的美,在幻化莫定的云彩下,细细品味,又能够感受到一份宁静致远的意韵。流连徘徊在湖畔,贪婪地享受难得的安详和惬意,久久不忍离去……

在这样的景色面前,只让自然支配自己的头脑,城市里的一切烦躁,在此被分散,被消解,被淹没,悄悄地融进这无声的图画里。置身于这样的静美与旷达,唯一的感觉是个体的渺小和轻微,渺小得如同水中的一颗沙粒,轻微得就象风中的一缕尘埃……

胡波的故事——

结识了一位异国帅哥,来自荷兰,在中国已呆了四年,曾在上海学过汉语。

昨晚在卓马旅社,他和其他四位外国青年住在我们隔壁。经过我们房间门口时主动与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次日是否愿意包车去郎木寺,每车350元,他们一行五人已包了一辆,希望路上有两辆车同行可以相互照应。我们当天打听的价格都是500~600元,听到这样的消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样我们与他初识了。

今天早上出发前吃早饭时又遇见他,这才有空相互介绍各自的姓名。轮到他时,这帅哥十分自豪又一本正经地说:“我有中文名字!姓胡,胡锦涛的胡,名波,是波涛的波!”初听之下我们几个还有点迟钝,稍后我反应过来,惊讶地叹曰:“嗨,原来你与胡锦涛是兄弟啊!”一语即出,满桌人笑翻,其中一位还口含牛奶,全部喷出!!!

今日从夏河到郎木寺的一路,几位外国游人一直和我们相伴,可惜其他人的中文都很蹩脚,胡波就忙前忙后,认真地照应他的同伴,很负责任。可怜的小伙子,前一日不幸丢了相机,我们替他照了一路的“到此一游”。我们给他在尕海的照片也电邮给他了。

哈哈,旅行中这样结识的朋友,令人印象深刻。分别之后,有些淡淡的想念,谁又能说“西出阳关无故人”呢?!

从尕海出来,车继续沿213国道前进,经过贡巴镇补充了点能量,终于在下午2点抵达郎木寺。费些周折,找妥旅馆,短暂的休息之后,我们先去参观郎木寺。

郎木寺——位于碌曲县城南90公里处的郎木寺乡,地处甘、青、川三省交界地带,为安多藏区名镇之一。郎木在藏语中有仙女的意思,因传说曾有仙女化为山上的一块岩石而得名。郎木寺为一 谷盆地,四周群山环抱 ,苍松翠柏和紫红色砂岩相映生辉,山光水色秀丽异常。

郎木寺又是黄河水系和长江水系的分水岭,发源于郎木寺院以西约10公里的白龙江穿流而过。郎木寺院依山而建,历今已二百余年,早年曾盛极一时,在卫藏、安多、康巴一带藏区也颇有盛名。现建筑面积约3500平方米,与四川境内的格尔底寺院一衣带水,隔江而望,法鼓之声相鸣,螺号之声相传。这里的格尔底寺就是四川那边的纳摩寺,也称格尔底纳摩寺 (以区别甘肃的郎木寺)。

这是一个很小的镇,短短的一条小街,因游人的纷至沓来而失去了往日的宁静,其中有不少金发碧眼的老外,很多饭馆商店的门口都贴着英文的招牌。

沿路走到小桥边,右拐就上了去郎木寺的山路。旁边院内被栓的高大壮硕藏獒不时啼吠,不知是对我们这些游人表示欢迎还是让主人提高警惕?路上常有牲畜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毫不避让游客,一副旁若无人、唯我独尊的态度。对呀,这里本来就是它们生活的家园!

碰见一位藏民母亲带着她的孩子,好可爱的孩子!圆圆的大脑袋上一小撮刘海,红色的晒斑映在脸颊,憨涩的微笑浮于嘴角,大眼睛里闪现的是一片澄净。这面孔,定格在相机的瞬间。

照好了相片,立刻拿相机给孩子瞧,让他感到有些神奇继而又兴趣甚浓。再放给他看其它的风景照片,单纯的开心立刻洋溢了他的全身,而这样的快乐又深深感染着我们每一个人!把随身带的一点小礼物送给他,那位母亲报以诚恳的谢意。

同我们分手后,孩子还一步三回头,给予我们阳光般的笑脸,让人心生怜爱。那恋恋不舍的天真目光,是一道无法释怀的美丽风景。

郎木寺的寺庙还是依山而建,不少混杂于藏民们的院落间,又看见了红色、黄色、黑色、白色的墙桓和窗棂,还有金光灿灿的屋顶。顺着长长的石阶和土坡,我们穿行在佛塔和庙堂中,慢慢体会此中意境。

相比拉卜楞寺的宏大,这里规模实在有些微不足道,除了大经堂,多数建筑并不奢华夺目。但不绝于耳的颂经声和不停脚步转经的藏民,时刻暗示了它的威严和尊贵。在这样的平实中,蕴涵着藏传佛教对物质的淡泊和漠然,对精神的推崇与尊重。宗教的力量于无形中都能深入人心。

走在寺院内,许多景象令人感到新鲜。墙根边劳作的小喇嘛,专心而勤勉。想与之聊聊,一开始表现得似乎有些矜持和疏离,但经不住我们热情唠叨,很快就乐意沟通了。

虽年纪尚小已投身佛门,仍掩饰不住发自心底的那一份纯真!洁白的牙齿,腼腆的笑容,没有世故,没有遮藏。对于他们,这是一个简单的世界。

登上位于寺院后方高处的山顶,纵览周围的景色,镇上各样房屋、寺庙蜿蜒曲折地散落在山谷间,红色的房顶分布在绿色之中,与四周的高山、草地、雪峰、小溪、树林……,相映成辉,呈现出迷离的异域情调。

眺望左前方,墨绿的山坡上耸立着一片暗红色的山岩,棱角分明,与柔缓的山脊形成强烈的对比,显得格外突兀!那是郎木寺的标志之一——红石崖。陡直的山壁,凝重的色彩,粗犷的形态,极富视觉冲击力…….

下山途中又遇见了另一个小喇嘛,旁边虽有严师看管,但乘老者一不注意,就露出了活泼、好动的本性。与我们交谈玩耍,很是开心。为了得到给他拍好的照片,特地逃避老者的视线,躲到门角悄悄留联系地址。看起来,长期清规戒律的单调生活,还没有磨灭他对外面世界的好奇与向往。

走在山路上,不时看见高原的小花,静静地开在崖缝间,毫不吝啬她们短暂而绚烂的生命,孤傲却又不失娇艳。任凭着风吹雪打,昂然展示着明丽的色彩和不屈的姿态。

吃过晚饭,踏着落日后剩余的一点微光,再度来到寺院内观看辩经。所谓的辩经,粗略地说,就是研究佛法的人,每人的领悟和理解不同,感受各异,所以要来交流讨论,相互辩答佛法经书中的高深教义。

赶到大经堂时,喇嘛们还在集中诵经。不一会,诵经结束,众人立刻四散在大厅内,或两人一组,或三五成群,一人坐在地上,另一人站立,立者提问坐者答。

只见立者手持佛珠,口中念念有词,同时挥动双臂并且向前跨一大步,急速伸双臂到地上那位的胸前,响亮地拍着巴掌跺着脚,再退回。然后,又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动作;而坐着的那位,沉着冷静,从容应答,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有时辩到激烈之处,几人抱作一团,手舞足蹈,情绪激昂,好似一场妙趣横生的“搏杀”。真比我们那些“大专辩论会”上的“唇枪舌剑”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虽然我们听不懂这陌生的语言,无法了解辩论的内容,但还是饶有兴趣地看了许久。

那些生动的表情,夸张的动作,响彻在厅堂内此起彼伏的声音,和幽暗的灯光中沸沸扬扬的喧闹氛围,真是照片所难以表达的!

看完辩经,回到旅馆。走廊上坐满了游人,好不热闹。今天住的是12人的大间,上下铺。自大学毕业,已多年未睡过上铺了,竟想不到在这里又体验一回!

屋里另拨人是从川北那边过来的,同是行走在路上的游者,彼此就少了客套寒暄,人们之间的对话直截了当,大家很快熟悉起来。交流路上的情况,旅游心得经验,互相欣赏各自拍的照片,哈哈,很有些意外收获!虽休息时避免不了一些嘈杂和干扰,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旅途中的随遇而安,也是一件坦然平常的事啊!

爬上有些摇晃的上铺,困顿之中坚持在小本上记下今日的众多见闻和点滴感慨!夜已深,窗外是奔腾的白龙江,流水轰隆,频率之密,音响之高,真是声声彻耳!今晚,要枕着波涛入眠了。

小贴士:

1. 从夏河去郎木寺没有直达车,可以先坐班车到合作(夏河到合作半小时一班车,约72公里,车票9元,目前在修路,很难走,约两小时),再转合作去郎木寺的车(约3小时)。但合作去郎木寺的车最迟是中午12点的,所以要赶早。

如果从兰州想直接去郎木寺,可坐兰州开往迭部的车,(每天一班,早上约8点发车),在郎木寺路口下车。这路口离镇上只有3~4公里了,可拦过路的顺风车到镇上。但在兰州要问清楚发往迭部的车若因修路改从岷县走,就不路过郎木寺了!

2. 包车的线路和班车不太一样。司机离开夏河是从204省道走(路烂,要翻一座不高的山,行程短些,且路过桑科草原。桑科草原在网上被众多“驴友”所诟病,都说过于商业化了,这主要指民风不纯,骑马等活动价格没准数。

我们没参加这些活动,但感觉风景地貌还是与甘加草原有所不同,值得一看。而且包车经过尕海时,司机可以拐进深处停留让大家玩个够,(如果坐在班车上就只能看看了),事实证明这条线路是个正确的选择。所以建议若从夏河去郎木寺,最好包车,虽然价钱要贵些。

我们的包车司机,马真全(回族)和他的车。为人诚恳,熟悉道路状况,了解沿途哪些地方风景好,让我们拍个够! 可惜我忘记电话了。

3. 在少数民族地区旅行,和孩子们交流,最好先备些小礼物,如糖果或彩笔、橡皮等小文具,这样会轻松快速拉近和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是我每次这样做,内心也有点惶恐,我是否把所谓文明社会的“交易法则”强加于他们,诱之以利,蛀蚀了他们原本纯洁的心灵?

4. 朗木寺门票:15元,两天内有效。若是晚间去,可让门口的卖票喇嘛写成第二天的日期,这样可用三天了。辩经时间一般为8点、11点半和19点,值得看啊!

5. 许多攻略上提到著名的“达老餐厅”和“丽莎餐厅”。两个店在镇的中部,“达老餐厅”在二楼,店堂稍大点,简洁的藏式装潢,氛围不错,人很多的。但它的所谓西餐做出来还是偏中餐味道噢,个人感觉一般般!至于丽莎,老外去的多,个人以为较“媚洋”,仗着名气大,对国人爱搭不理,的确是“前堂已变成后厨了”。本有心去照顾这家生意,看到这样子,罢了!

6. 郎木寺镇最好的宾馆应是郎木寺宾馆了,有标间(120元)和热水。另外,“萨娜”和“秀峰”的口碑也不错。只是黄金周期间,到达时上述旅馆都已满员了。

我们入住在“旅朋”的12人间(只剩这间,每床30元),在 “驴友”间很有名气的。卫生条件较好,虽然是公共卫生间和浴室。旅馆布置很有些特色,充满了人文色彩,有些温馨浪漫的情调。方便游者交流,可以上网和刻盘(每张25元) 。一楼入口拐弯处有告示栏,贴满了留言和信息。若你只是单人行动,想找人合伙包车游玩,在这里留下联络方式就OK了!

“旅朋”的老板是“八斤”,和他的朋友“蝎子”一起,很用心地在经营这家旅馆,把每位客人当作朋友。想了解什么景点信息或包车之类,尽管向他们咨询。这街上还有他们开的一间“旅朋”酒吧。


(旅棚-门口、走廊)

Gansu Sichuan Travel Pictures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3:25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