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南旅游 甘南旅行日记

自驾车游甘南(含过路费、油费)


同行者:我和老公,以及Tony和Jonathan。第一天还有辆赛弗和我们一起起程。

交代一下车的情况,车是切诺基BJ7250,加高过,轮胎换成31的了,带了一个备胎和副油箱,另外老公也带了空滤及一些配件,当然还有修理工具。由于长期动手,基本上我们家的小切发生故障,我老公都能找出原因,在不需要太多工具时也能自己动手修。


D19月30日 上海--徐州--郑州--西安--宝鸡

第一天我们走的全是高速公路,从上海的A12到沿江高速,走了一段京沪后就开始连徐高速,接着就是连霍高速,一路开到西安。在路上,同行的赛弗有个轮胎漏气,在修车处,我见识到了简易补胎(可能是偶孤陋寡闻),就像用棉布塞住漏了的米袋一样让人不放心。

Tony是西安人,可5年没回去的他和我们一样对西安陌生,所以兜了一圈才找到回民街,吃了听说不算正宗的羊肉夹馍。出城时,Tony打了个的在前面带路,我们跟着,后面的赛弗跟丢了,他们决定住在西安。我们开始了单车的旅途。到达宝鸡已是凌晨2:30,随便找了家旅馆住下,反正都有睡袋,所以我们对住的地方都不怎么在意。傍晚开始,天一直下着雨,听说河南等地连续下了7、8天的雨,这也使我们今后的行程充满了变数。

D210月1日 宝鸡--凤县--徽县--天水--甘谷--武山--陇西

原计划从宝鸡出发,两个小时左右到达天水后今天到达夏河的,可连续的降雨冲刷着附近的山体,我们要走的310国道塌方了。询问过路况后,确认在310国道甘肃路段大面积塌方,不可能通过,而312国道也不可能通过后,我们决定改道316国道去天水。

兜了一圈已12:30了,我们出发去凤县,在凤县转到往天水的316,凤县到两党县及徽县的路都不怎么好走,连绵的山路开得心惊肉跳。到一个叫江洛的地方看到了收费站,我从没想过我看到收费站会那么开心,因为当时我知道,收费站就意味着后面的路会很好,果然,从江洛开始,路变得平整、好开。21:30到达了天水,这原本两小时的路,绕了我们一整天时间。在路边,我们随便找了家小饭馆,叫了鼎鼎大名的大盘鸡和羊羔肉,羊羔肉真好吃,直到现在还在后悔当时只叫了半斤。大盘鸡也很好吃,加了当地的面片一样好吃……

问过后面的路况,我们决定继续赶路。后面的路确实还行,只在武山县附近翻了座山,到达陇西又是快2点了,天又开始下雨……

D310月2日 陇西--渭源县--临洮县--康家崖--广河县--临夏市--夏河县

中午从陇西出发,吃了驴肉夹馍。一路开到渭源县、临洮县,路都不错,从康家崖转到省道上,由于在修路,经常是一边通行,由于一辆小面抢道还刮到了我们的前保险杠、左前轮眉和左后视镜,还好都没什么问题,几乎看不出痕迹,可小面自己的后尾灯却飞了,可能理亏,他也没理论,我们也怕麻烦,继续赶路。从康家崖开始,白帽子渐渐多起来,省道经过一个又一个的村子,让我们看到了村中的婚礼。到达临夏市,又在修路,整条路上的车都堵住了,还好偶们的小切底盘高,这时发挥了作用,跟着当地的拖拉机,偶们就从半条路上穿过了堵住的车阵。没有进城,我们直奔夏河。

刚出临夏,路很好,我还在怀疑网上说的修路在哪时,立马就让我见识到修路的恐怖。临夏到合作整条线修路,可我真不知道这里的路是怎么修的,大概是把临夏到合作的老路整个先挖开,再慢慢修吧!满路坑坑洼洼的,加上连续多天的雨水,使原本就难走的路更是寸步难行。满地的泥浆加不知深浅的水坑,让我们这些高底盘的越野车都小心翼翼,可还是碰了几次底,真是佩服那些轿车,不知道他们怎么过来的。

一路高高低低,偶终于晕车了!!!咬着牙到了王格尔塘,弯进了前往夏河的路,终于不用走烂路了,开心死了。到达夏河,天已经黑了,这里的游客真是多,偶的晕车还没好。

D410月3日 夏河县--桑科草原--阿木去乎--碌曲县--尕海--郎木寺

上午,我和Tony及Jonathan去了拉卜愣寺,老公去弄车了,他去年来过,告诉我门票是20元,可今年一看已经40元了……

在拉卜愣寺,我们走马观花,估计只看了个大概,寺庙给我的印象不深,反倒是那的商业气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寺门外,长长的转经桶,寺里来来往往的喇嘛及游客,怎么都让我感觉不到寺庙的庄严。

中午,我们坐在路边二楼的回族餐馆里吃着午饭,晒着太阳,很是惬意。老公谈论着刚刚遇上的上海同胞,两辆大切已经坏了,我正庆幸着我们的小切给我们争气,就发现在楼下晒着太阳的小切漏了好多防冻液。老公赶紧查原因、修理,换下水管。老公修车时,我在边上的饭店里见识了一场藏族婚礼,司仪高亮绵长的说着我听不懂的藏文,估计都是祝福的话。

修好车已下午2点了,由于怕了“修路”,我们另外选了从桑科草原的路,顺便还能看看桑科大草原。快到桑科时,被拦住交了每人5元的门票,老公说,去年是没有的;开进没多远,发现了路边好多的房子,老公说,去年没那么多;又开进一点,车被要求停到边上的停车场,不准再往前开了,老公说,去年没有这停车场,车可以一直开到草原深处;而现在,要想去草原深处,必须向藏民租马……

带着深深的遗憾,我们调转了车头,我不知道游客为这里带来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

从桑科到阿木去乎的路虽然不是柏油路,但比起正在修的路要好很多了,顺路还能欣赏山中牧场的美景,成群的牛羊就在路边。到阿木去乎就转上平整的国道了。16:00多,我们到了尕海,看着静静的尕海在夕阳下闪着光。周围都好安静,只有风声轻轻吹过耳边。

离开尕海,我们遇上了冰雹,还看到了彩虹。冰雹一路追着我们,替我们的小切洗了回澡。路却一直不错,一到郎木寺,又在下雨,满街都是游客,住的地方都没有,跟着潺潺的溪水,我们来到了郎木寺门票厅边的仁青宾馆,意外碰到了老公去年来时认识的喇嘛达吉。Tony和Jonathan打算住到喇嘛的僧舍去了。放下行囊,走到街道上就开始血拼,不管价钱到底是不是好,起码这里的商人给人的感觉不错。

D510月4日 郎木寺--花湖--红原县

早上8点,在小桥边和达吉喇嘛回合,他带我们参观郎木寺。路边看到了天葬前存放尸体用的毯子及喇嘛们超度亡魂用的法器,达吉告诉我们,今天早上将有天葬,我告诉达吉,昨天选择请他带我们参观寺院而不是去天葬台,是因为我害怕那种场面。达吉告诉我:天葬对于藏民与火葬、土葬对于我们汉族来说,是一样的。汉族对于天葬中把尸体切块让秃鹫来吃掉,觉得很血腥,很残忍,但藏民觉得这样做,是帮助亲人更快地去天国,也能发挥皮囊最后的作用。相类似的,藏民觉得汉族的火葬和土葬是更残忍的,那是看着亲人的尸体慢慢被烧毁和慢慢变得腐烂,在他们眼里,这样才是对亲人的残忍。被达吉这么一说,我似乎对天葬有了新的认识,它不再是我印象中的血腥了。但我还是决定不去天葬台,如果有藏民游客参观着汉族亲人尸体慢慢被烧掉和慢慢变腐烂的过程,并带着相机照相时,我想我们也会抢下相机砸掉的。我不想去打扰藏民对亲人最后的追思,不想把那种场面当成旅游的一景。

达吉继续带着我们参观郎木寺,并且告诉我们郎木寺的历史及喇嘛们的学习,原来,喇嘛们也有级别,都需要不断学习,不断考试,不断辩经。5级开始可以自己出资在山上建房子,7级开始可以带徒弟,达吉已经7级了。喇嘛们每三年一级考试,每级考试有三次机会,三次通不过就会被分配到别的学院学习,在别的学院一样也是需要考试,考不过也会被再分配到别的地方学习,直到最后分配为打杂、清扫。

我们到的10月正好是寺院喇嘛们放假,大部分喇嘛都回家或出外打工,把今后一年的生活费赚好,年老体弱的喇嘛们,回不了家,就被安排在寺院里做些超度、念经、祈福的事。这些天旅游的收入将是这些喇嘛们一年的生活费。

我问起在拉卜愣寺外看到好多喇嘛在饭店吃饭什么的,是不是因为大家都放假,达吉说,那一定不是拉卜愣寺内的喇嘛,因为拉卜愣寺和郎木寺一样都是格鲁派,是戒律很严厉的派系,每天很早起床学习,很晚才能上床睡觉,平时不准出寺,只有周末才允许出寺,但17:00前必须回寺。听了一翻讲解,我终于明白上次看到照片上喇嘛拉着女孩的手逛大街,并不表示所有的喇嘛都可以结婚了。

达吉回门票厅后,来过一次的老公带我去看了仙女洞,告诉了我那美丽的传说,也带我看了白龙江的源头,僻静的峡谷里虽没能看到藏马鸡,但宁静的峡谷让我觉得并不遗憾。

中午在路边小饭店吃了饭,下午1点多从郎木寺出发,要不是时间紧,我真想在郎木多住几天,这里虽没有宏伟的院落,也没有迷人的风景,可我就是很喜欢郎木寺,讲不出道理。

郎木寺出来,路不好,一路到若尔盖都在修路,新路已经平整好了,没有铺柏油,可是比老路好开,我们沿着新路开着,后面来了两个骑摩托的藏民,告诉我们新路后面不通了,要从下面的老路走,我们跟着他们开到下面的老路,看见另外有几个藏民在问两辆和我们走同样的路的轿车收钱,据说是刚刚我们走的路是他们开的…… 担心走错路也不愿意付那钱,我们回头问了边上的修路队,队员告诉我们,确实得走老路,也确实别去走藏民指的路,再往回开,遇上藏民,知道挨宰了,乖乖地付了50大元,那个郁闷哦!这之后,路还是一样的烂,来往的车也都堵着,只能慢慢过,但不再有人走下面的“便道”,因为边上一直有藏民等着你走呢!听说那里走的话不是50元能打发了。

我们很艰难地往前开着,老公后来告诉我,他当时很担心我们的陷车或熄火,他当时都挂一档在爬坡。好不容易到了花湖,可惜季节不对,花湖边上没有花。入口不远,一样开始收门票了,也一样不准你把车开进去,只能租马骑进去,既然花湖没花,我们也就不进去了,Tony一个人进去骑马了。我们三个在外面拍拍照等他。这里很多川A、川B的车来这里玩,草原上就有了很多垃圾,附近的小学生来做课外活动,把草地上的垃圾拣起来。我拿着带来的一包糖,分给那些做环保的小学生,也算是一种鼓励吧!万没想到,一包糖分完,还是有学生问我要,我回到车上,还有趴在车窗往里看的,也有开口问我要巧克力的,我真的很失望……

不幸被我言中,Tony真的是到了里面被要求加钱,拖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天都暗下来了,在只容一车进或出的水泥路上,遇上一辆渝A车牌的车,怎么都不肯退,我们只得越野出去了。之后在路上,还遇上一辆鄂A AV458 牌照的车在很宽的路面上硬是在我们车前走S路线,扬起了好多灰,我到现在也没想清楚,它们为什么那么做,是在炫耀车技?还是在炫耀他的车屁股特别好看?请看到这车牌的您有机会一定得帮我问问。大家都是车友,有必要那么欺负单车吗?

过若尔盖县两公里,开始了柏油路,一直到红原。路上,我们穿越了若尔盖,看到了夕阳洒在草原上,也第一次见到了火烧云。

D610月5日 红原县--黑水县-- 茂县--汶川县--都江堰

3500米的红原上到处是游客,上午发现我们的小切发脾气了,下水管还在漏水,紧固件也坏了,又没配件,只能加水充当冷却剂了。出了红原县城,还是美丽的草原风光,路上不时有供游客停留、骑马、游玩的地方。在壤口县,我们开始翻山,顶峰时,GPS显示是3850米,但看到垭口的碑上显示的是4100米,这里有好多游客在留影纪念。到了中壤口,我们转而向黑水县走,又开始翻山了,一直看在GPS,看着海拔慢慢升高,一直到达4300米,可能是心理作用,我开始头痛了,下次一定不看GPS。下山后,在山谷中发现了一股不知名的水流,我们稍作停留,享受了一下山谷中的宁静和安详。接下来的路,小水流一直跟着我们,我们看着它慢慢变成小河,变成激流。

到达黑水县已经下午2:00,路都是柏油路,比起前几天的路,我们已经很满意了,上了国道,路就更好了,一路到汶川已经是18:00,我们吃了当地的冷锅鱼,很新鲜。19:00我们直奔都江堰了。天全黑了,山路上,老公紧跟一辆油罐车一路飞奔,它一定是空车,嘿嘿。满以为很快能到都江堰,却在离城很近的地方堵住了,直到晚上21:30我们才来到了城区。找到地方后,放下包就奔去吃小龙虾了,老公没骗我,真的和上海的不一样,很鲜、很嫩,可惜很贵、很辣。

D710月6日 都江堰--成都

都江堰到成都高速公路20元,到成都市区后,放下了Tony 和Jonathan,约定了8号早上在下车的地方集合一起返回上海。

老公和我找到了在成都的朋友,吃完听闻已久的丸子汤,就去修车了,晚上在住的锦江之星边上的大饭店里,朋友请客又腐败了一顿,成都菜的好吃和价格的便宜一样让我吃惊和羡慕。晚上接到Tony的短信,告诉我们成都的女孩留住了他的脚步,他将不和我们一起回上海了……

D810月7日 成都

中午和成都的朋友接着吃,这回是有名的火锅,吃得我心满意足后,跑去武侯祠边上的藏饰品街血拼,又到边上的锦街逛,锦街上很多民族的小店,也有很多小吃,偶接着吃。在小吃街上,意外遇上Jonathan,跟他再一次确认了,第二天他将和我们一起回上海,我们将绕去约定地点接他。

晚上的节目还是吃,这回是烧烤……

D910月8日 成都--绵阳--汉中--良田--兰州--潼关--郑州

凌晨,我们绕到约定地点,等了半个小时也没等到Jonathan,打电话给他,关机了。我们不再等,起程回上海了。

成都的朋友告诉我们9月29日,秦岭由于多天下雨大面积塌方,不知道现在是否已通车,我们决定边走边问路况,不通就只能改走凤县、宝鸡了。好在,汉中的公路收费员告诉我们10月5日已修复通车了,只是由于在假期中,路面上的碎石还没都清理完。老公已经几次走这段路,秦岭北坡零星的碎石并不影响通过,可一到南坡,大面积的塌方虽然已经被清理,但路边护栏及崖下湖中的大石块,都告诉我们这里曾经是多么恐怖,我深刻体会到人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经过一堆碎石时,看到前面山体还有大石块在下滑,真担心再次的塌方把我们堵在山中,心惊胆战地过了那堆碎石,不知道后面的车是否还能安全通过。老公说,我们比平时多花了2小时出了秦岭,一出秦岭,就一马平川了。

为了郑州的涮羊肉,我们赶到郑州住下了。

D1010月9日 郑州--许昌--周口市--商水县--新蔡--潢川--六安--合肥--南京--上海

中午吃了老公高度评价过的齐茂斋的涮羊肉,我们决定走国道去合肥上高速,国道上可以看到沿途的民风,比一路高速有趣多了。

河南境内,经常有村民在路的两边晒玉米和黄豆,往往占了一半路,车只能在当中两跟车道前行,由于一个失误,我们错走了一条小路,原本应该宽阔的路面上铺满让过往车辆碾压的晒干了的植物,好象是通过碾压就能把里面的黄豆剥离出来;另一边是用尖尖的石块围住不让车压的玉米粒,时不时还有人在晒棉花,车比在山上还难开。这条42公里的小路,花了我们2个小时才通过,满眼的丰收景象却让我很不舒服,因为这大晒场原本是条公路。

六安到合肥的路虽不是高速公路,可造得就跟高速公路一样有隔离栏,只是当中的隔离栏比较低矮。合肥开始就是高速公路了。

* 最后想说几句:我们的甘南之旅结束了,虽然多天的雨水打乱了我们的行程,但是我并不后悔这一路,只是心疼老公一个人开车的辛苦。以上只是我现在还有印象的景、物、人,路上还有些什么,就等以后慢慢回忆吧。

另外,我也对同去的两个同伴表示失望,老公安慰我,回程时分摊到每个人的价格与他们买张火车票的价格是差不多的,但火车比汽车舒服多了,也比较准时。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希望下次的同伴能不要太自私了,也希望大家别碰上这样的同伴。

* 注:9月30日10月6日的过路费、油费和其他(公共)是4个人分摊的,其他都是我们自己出的,包括所有修车的费用,都没分摊。

Gansu Sichuan Travel Pictures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3:37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