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南旅行游记

甘南--快乐随时发生2


带着阿里的温暖,黑夜里走回了达仓郎木宾馆。郎木寺的夜是宁静的,连路灯也没有,偶尔的犬吠和从窗户透出的灯火,除此外,世界空无一物,但我却觉得它是丰富的,起码有人性的温暖和神灵的护佑。

第二天六点我和龙儿准时起了床,推开窗,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昨夜绵绵的雨水已洗去郎木的浮尘也荡涤了我们的心灵。我想,有一颗纯净的心灵,无论到哪都会是满足。

今天的计划是甘肃境内的达仓郎木寺,我们过白龙江沿山而上,踏过湿滑的草地,爬上山腰便来到了一处转经廊。此刻已经有藏民陆续来转经了,他们虔诚的认为这样的轮回可以保佑他们来生幸福的生活。我一向认为,没有了信仰是人生中最可怕的几件事之一,有时它会是我们在逆境下的动力,所以我相信,藏民是幸福的,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教义,相信这种信仰的保佑。

快到寺门时,喇嘛和善的让我们去买票,10元/人,年兄去买了四张票,用票可以进入大殿喇嘛们会免费做向导。

在这里我特别想呼吁一下各位,到郎木寺来一定记得买门票!我们后来和寺里的喇嘛聊天时才知道,寺里的僧人是没有经济来源的,他们除了布施的信徒香火钱和家人资助外最大的收入就是门票了,而郎木寺毕竟地处偏僻,每年的门票收入仅有不到10万,他们除了用这些钱对付日常的开销,还会拿出相当一部分支援当地的小学和佛学院,国家和当地政府对其的拔款却廖廖无几。我希望那些从千里之外坐飞机,火车或自驾的朋友,能够正常的买票入内,就算是对这座小镇的一点贡献,要知道你的这些小钱,很有可能用在条件艰苦的小学校,也可能会成全一位喇嘛一周的伙食。如果您逃票成瘾,建议去逃故宫,黄山,张家界的门票,那些拿着国家资源疯狂敛财的经营者最是无耻,如果你能成功逃掉它们的票,我代表广大兄弟们叫您一声“无极.英雄”!!

达仓郎木寺庙宇比较分散,处在山坡的不同位置,我们看了几座殿堂,便被告之今天有天葬,喇嘛让我们赶快去,别错过这个机会。

原本我心里对能见到天葬是有期盼的,但是很多事可遇不可求,所以此次的郎木之行,我一直没把天葬当做一个选项,没想到,竟然遇见了,真的让我们喜出望外。

去天葬台的路还挺长,我们一路小跑往山上去,远远的就看到了拖拉机从山下缓慢的爬着,“有戏”,直觉告诉我,这个就是全部的希望。

天葬台在山顶一处平缓的地带,我们到达时已经站满了花花绿绿的旅行者,足有一百多人,还听见一MM打电话激动的说今天真的能看到天葬,就像中了乐透大奖。

天葬的人抵达后点燃了松枝,然后对着天空呼喊,不一会几十支秃鹫和老鹰从遥远的雪山和云端翩然而来,场景十分壮观。

(中间过程略)只是觉得看天葬一定要报着平常心态,不要兴奋过度,也别振振有词,更别用长焦镜头偷拍,尊重藏民的习俗,也尊重自己的人格。

天葬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最后走近时,几乎只剩骨架了,有点凄惨。

下山后,肚子又叫了,其他人坚决反对丽萨,去了达老咖啡馆。

点了几个菜一结帐90元,大呼贵了,唯一可取之处是它的装璜颇有西藏的感觉。

下午我和龙儿去了四川境内的纳摩寺(也叫格尔底寺),门票15元,这个寺院比达仓郎木寺要大些,寺里的活佛在藏区颇有名气,但由于政治原因人在印度,喇嘛告诉我活佛和达.赖是好朋友,长年在印度和尼泊尔。至今,在僧人的眼里宗教的最高领导依然是那位流亡在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老者。

和喇嘛坐在草地上攀谈了一下午,从政治到生活,从国家到小家,从环境到人文几乎无所不包,我发现他们的人生与我们完全不同,在他们心里佛依然大无边,所有的东西都应该在佛的指引下按宗教的意旨进行,他们晚上没有电视,也没有基本的娱乐,他说太阳下山后,回到家里的他们除了自己做饭就是对佛经认真的领悟和理解,寺里云云众僧中有很多人一辈子也不能领悟这里的真谛,但那并不重要,只要你用心的在佛法的指引下向前走,就是莫大的成就了。

不觉中,太阳已经骑在山脊,黄昏的余辉将整个格尔底寺笼罩在金黄之中,山下转经的老人已经陆续的上山,点滴的生活中,他们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轮回来填满,手中的转经轮承受了太多的希望和企盼,却依然快乐的旋转。在西藏我就被这份沉沉甸甸信仰的力量所感动,在郎木寺我又一次感到这份信仰的力量,我坚信这是人间最大的动力。

告别了那位喇嘛,再次走向寺院,因为明天有关于佛经的考试,下午6点半几乎所有的年轻僧人聚在寺庙周遭开始咏经,其间还有铁棒喇嘛的监督,但看得出里有确实有些人是东郭先生,我们用DV拍摄的时候竟然有人对镜头做鬼脸。因为上午在达仓郎木寺看到了辩经,所以我们没有等到最后时刻。我和龙儿开始在民居里穿行,遇到了流着鼻涕的小孩,在河边嬉闹的学生和聚在一起聊天的喇嘛,他们大多主动要求我们照像,并留了地址,希望我们把照片能寄来,面对这些简单的要求我们没有拒绝,如果没有旅行者给他们寄像片,我肯定这其中很多人不知何时才能有一张属于自己的照片。

年兄和LP又往里去了峡谷,看了仙女洞,学生物出身的LP对这里的植被很感兴趣,真是学以致用呀。

晚餐在郎木寺餐厅解决的,我们点了大盘鸡—新疆的绝色美食,可是这里做的实在不敢恭维,好在我们心情都不错,并没有影响我们快乐的状态。

由于明天一早就起程往夏河了,今晚是郎木寺的最后一晚,流恋着阿里的温暖,夜里我们最后一次去了阿里餐厅,阿里依然热情的把我们引入他的卧室,让我们上炕,当我们表示这次只是来告别,不吃东西了,他依然没有丝毫减退他的热情,女儿,雪梅,哈里特,舍里富都热情的招待了我们,我把随身带的所谓最好的一份电子日历和计算器送给了舍里富,希望他能在若尔盖好好学习,把握住自己的命运,更祝愿善良的阿里一家人能尽可能的保持这份本色,成为我们心里永远的温暖。

回到仁青宾馆,晚餐时邻桌的北京学生几乎玩了一通宵的杀人,那笑声都能震动雪山的神灵,要是在平时我可能早出去要求他们收敛,别影响他人的休息,可是今天我突然变的特别大度,我想在这样一个让人放松的小镇,无论如何欢乐都是合理的。不觉中竟也朦胧的睡去。梦里梦见了女友生气的样子,生活呀总是不能十全十美。

Gansu Sichuan Travel Pictures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4:14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