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南旅游 甘南自助游攻略

特别记录---甘南川北行


正在工作的某一天,突然觉得很乏味,很枯燥,才想起好久没有出去玩了,正巧有朋友相约到川北甘南,便欣然应约。

一十七天的旅程,留下许多欢乐,许多体验。当然,还有就是回来后却发现在同事间已盛传自己休婚假的谣言,居然还有不少人相信!?

这么多的经历,如果不把它记下来似乎有点……那就让我向你一一道来。留心看吧!


第一集 特别篇
一. 牟尼沟的风餐露宿——难得的“享受”

牟尼沟,是我们此次行程的第一个目的地,按照原定计划我们联系了顺江马队,一行十个人十匹马浩浩荡荡向二道海进发。

我的坐骑年纪也算轻,大概12岁,但非常有个性。别人在吆喝时,它也跟着瞎起哄,一阵乱跑;在平地上晃晃悠悠走着走着,没来由地它又突然跑个几十米,可把我颠簸地够呛也吓的够呛。更有趣的是,它会听英文,我说了句“GO”,它就真的跑了起来,把我给乐的。

到了营地,马儿当众撒起尿来,我们顿时傻眼了,这可是晚上睡觉的地方啊!那马尿也不是闹着玩的,量多,味浓!就像滔滔黄河水,还是泛滥的那种。

想不到更糟的事在后头,原本还算晴朗的天居然下起雨来。密密的雨夹着冷冷的风,把我们的兴致浇灭了大半。其实,雨中的二道海也别有一番风情,朦朦胧胧,似雾似烟。

我们的晚餐是马茶、马铃薯、面片和卷心菜,但我看到的却是一碗糊状物体,粘粘的,稠稠的。不知是太冷还是太饿的缘故,这热热的糊糊吃起来也还可以。好不容易解决掉一碗,热情的马夫及时伸来一个大勺,叭唧一声,又是一碗。结果一顿饭下来,满肚子的面粉和淀粉——撑饱了。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用的筷子是用细树枝现做的,又干净又方便。

雨一直在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们围着火堆在聊天,在唱歌。央求藏民马夫教我们藏族民歌,可学来学去还是唱了上句忘了下句,咿咿呀呀的只引来哄堂大笑。作为回报,藏民马夫也要求我们唱歌,谁知我们唱的全都是Byond、谭咏麟等老一辈的歌,看来我们已经是上一代的故事了。跳跃的火光照亮了每个人的脸庞,我忽然觉得这场面好温暖。

要睡觉了,我们躲进帐篷一看,整整齐齐四个被窝。“哗!”欢呼一声钻进去后才发现不对劲,枕头是马鞍,硬邦邦,凹凹凸凸;帐篷两边被雨淋透了,一碰全是水,挨不得;帐篷顶有小洞,会滴水;地面是倾斜的,得控制身体避免向下滑。天啊!漫漫长夜如何度过?大家心里一阵哀叹。半夜醒来,身体早因长期保持同一姿势而疼痛难忍,颈部和腰部尤甚,却欣然发现四周很光,满心以为天亮了,一看表,刚过12点!何时才能熬到天亮?我想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盼望过黑夜快点过去,光明快点到来。

睡睡醒醒,醒醒睡睡,每一个转身,每一个姿势的改变都异常艰难。终于盼到另一个帐篷有所动静,我们的马夫起来了!“我们要起来!”大家在被窝里喊,“外面冷的很,再睡会吧。”马夫善意的劝道。可我们实在受不了,真个是腰酸背痛,而且晚上潮气很重,头发、被子全是湿的。逃似的冲出帐篷,尽情地伸一个懒腰,大大地呼一口气,哗!舒服!

雨早就停了,帐篷外的水珠结成了冰,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像一颗颗的珍珠,散发着诱人的光芒。树上的叶子有的黄了,有的红了,有的还是绿的,种种颜色混在一起,煞是好看,昨晚的折腾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



三. 索克藏寺借宿——提心吊胆

为了能看到黄河边上的日出和日落,我们决定在唐克“九曲黄河第一弯”住上一晚。

黄河边有一帐篷宾馆可住宿,但工作人员态度极其恶劣,不肯降价,我们一气之下决定到不远处的索克藏寺看看能否借宿一晚。幸运的是,寺里真的有为游客准备的床位,价格也合理,20元/位。

吃过晚饭后,在阿卡(藏语,和尚的意思)的带路下,我们到了某位和尚的家里。房间的设备极简单,一盏昏暗的灯,墙壁上贴满了照片,有草原,有黄河,有雪山,更多的是阿卡们的照片,远远看去是红红的一片。墙边的柜子上敬奉着一些佛像,还有就是一些活佛的照片。房屋中间摆放着北方特有的一种炉子,既用来烧水也用来取暖,烧的是马粪和牛粪。在众多的照片中,我们惊奇地发现当中居然有某些港台明星的影子,桌子上还有刘德华、王菲的磁带。现代与传统的冲突,但也告诉我们,流行真的是无处不在!还有,刘德华、王菲是真的很红!

同行的男孩在另一个房间,没有灯,很黑。我们打开手电才惊觉那里应该是一个小佛堂,柜子里摆满了金色的佛像,大概有十多座,墙壁四周贴满了大幅的活佛照片。在手电微弱亮光的照射下,充满了神秘感。大家都觉得睡在这好像有点对佛祖不敬。

躺在床上,忽然想起临睡前有人将一大堆的牛屎干倒进炉子里,在这密不透风的房间,难保不会一氧化碳中毒。可睡下了,谁也不愿起来,只在那思前想后的。过了一会有几个和尚进来,用手电照了照我们,并问“够暖吗?要不要被子?”感觉像是在探监。他们走后,我们又想起新的问题来,门没有锁,半夜会有人进来吗?要是有,怎么办?还有就是,因为是住在和尚的屋子,睡在应该是和尚睡的床上,总觉得有点……

整个晚上就这么想来想去,辗转反侧,还要竖起耳朵听动静,紧张,累坏了。还好,一晚相安无事。只不过,这又是一个难以成眠的夜晚。



四. 参观天葬台——心理挑战

在计划行程中,得知甘肃这边的郎木寺有安多地区最大的天葬台,也把它列为必须去的地方。

到了郎木寺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去了天葬台。

那天早上的天气出奇地差,雾气很重。清晨的小山村被一片白茫茫所笼罩,整条白龙江像一大锅沸水,不断冒着白烟。我们走在小路上,50米开外一片模糊,四处静悄悄,真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按照前一天和尚的指点,我们沿着山路向上走,可是前路茫茫,往后一看,走过的路早被雾气所淹没。山风冷飕飕地毫无忌惮地四处乱钻,天上偶尔传来几声凄厉的乌鸦叫,划破宁静,大家不由自主地靠在了一起。

终于看见前方山坡上飘着的经幡了,那里用经幡围起一圈,略显破旧的经幡在风中飘荡着,飘荡着,感觉很凄惨。我们以为经幡围着的地方就是天葬台,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着走着,发现路旁多了许多东西,有衣服,有鞋子,有印着经文的纸片,零星的散在四周。再往前走,东西越来越多,一把斧头赫然出现眼前,接着是一把剪刀,还有胶手套。大家小心翼翼地继续走,前面出现了一块平地,有许多石头堆在上面,其中还有烧焦的痕迹,几把斧头在石堆中,我低头看,脚旁有一双带血的胶手套。“啊!”同伴一声大叫,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是两副成人的胸骨骨架,大家眼睛四处一搜,原来在石堆附近散落着不少白骨,还有连着肉的指骨——这里才是天葬台。

我们站在那里,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四周的雾还没散去,由于潮湿,一种腐烂的味道弥漫开来,大家不敢久留,怀着敬畏的心情下山了。



五. 酥油味洗澡水——全身香喷喷

藏民们喜欢酥油,但对于我们来讲,它的味道未免太浓太重。我们坚持每天洗澡,除了洗去一身的尘土和疲惫外,还有就是那股味道,没想到那次会坏在洗澡水上。

从唐克坐面的颠簸了近五个小时到了郎木寺,当晚我们准备好好洗个热水澡,美美睡上一觉。拧开花洒,发现流出的热水怎么略带黄色,以为这是水质问题,当时也没为意。洗完澡出来,同伴却皱着眉说:“你们怎么还这么大股酥油味呀。”我们不信,相互嗅了嗅,哗!什么洗发水、沐浴液、洗面奶,通通掩盖不了那一股浓浓的酥油味。我们的毛巾更惨,不但有味道,还有颜色,全黄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天和店主聊天,提到了这个问题,店主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们个中因由。原来,我们用的热水是把井水加热后泵到一个大铁桶后再慢慢流出,而那个蓄水用的大铁桶曾经装过酥油,就算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仍然洗不掉那股味道,所以洗澡水变成了酥油水。

从郎木寺离开,我们身上的味道已和藏民无异,只是浓淡的问题,用自己的话来讲,我们已经是三朵美丽的酥油花了!




Gansu Sichuan Travel Pictures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4:41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