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南旅游 甘南自助游攻略

西行掠影(二)——雨中拉卜楞


4、漫漫转经路(9-12)
为了能赶上拉卜楞寺的早课,我们一早六点摸黑起了床,等到走出旅店时,才发现夏河的藏民们早已经提前苏醒了。

饭店的门正对着拉卜楞寺,越过层层重叠的僧舍院,远远可以看到拉卜楞寺佛殿的金顶。
来自不同方向的藏民陆陆续续地向桥外走去,年迈的老人、壮年的汉子、年轻的妇女、背着孩子的母亲……一色黝黑的肌肤,一统肃静的神情。

还来不及有任何的猜想,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感召着,跟随在前行的人群后面。
穿过桥,绕过黄土院墙,一眼望到长长的转经廊,终于顿悟:这就是藏民每天生活的前奏。
高高的红色木制经筒整齐排列,固定在木轴上,经筒外绘满六字真言、祥云和花鸟的图案,循着狭长的廊道望过去,是一路转动不停的经筒和步伐匆匆的背影。不禁让人肃然起敬。

再度被感召着,加入转经的行列,听着经筒转动的声响和前后哼唱不止的唱经声,心里也不由得开始默念起六字真言来。

刚转过几道经廊,忽然看到背靠拉卜椤寺的山峦被清晨的阳光渲出一片暖红色的光彩,那阳光只投到了山峦的顶尖处,与山下的阴暗面形成了冷暖的对比。
我禁不住有些眩目,想要静静地等待那阳光上升的动态美景。然而,在我还来不及用相机去捕捉的时候,阳光又瞬间消失了。

接下来的转经途中,天色逐渐转阴,并且开始不间断地落下小雨来。看着阴霾的天空和渐渐变得湿润的泥土,我们郁闷不己,唯有一边拔动轻筒,一边暗暗祈求上天赐给我们一片晴朗……

转过一道又一道的转经廊,绕过一所又一所的转经堂,竟发现不知不觉间已转到了拉卜楞寺的后方,才意识到整个转经的过程都在围绕着这一大片的寺院建筑。

转经的队伍越来越多,除了我们两个游客以外,其余的都是藏民,年老的大都身披藏袍,也有一些年轻的身着汉族装扮,不时可以看到一步一叩五体投地的膜拜者,他们用自己的身体丈量着大地,反反复复,将石板铺就的转经道磨得光滑无比。
我并不懂得神或者佛的语言,但我却分明感受到了佛所传达的无处不在而又博大宽广的精神力量。
是的,这一刻,我相信,佛的信息就在我们身边,和我们一路前行。

雨依旧下个不停,站在拉卜楞寺佛殿的院墙外,仰视着红色与白色相间的墙垣,宽大的覆有经幡盖的窗洞、以及寺顶四角耸立的鎏金宝瓶,整体建筑的色彩凝重而又鲜明,充满着庄严巍峨的气势。

只是阴雨的天气让佛殿的颜色失去光彩,也让金顶的光辉变得暗淡,这种光景下显然拍不出好的照片,但我们还是忍不住狂拍了一通,一边想象着金顶在阳光灿烂中的灼灼生辉,一边叹惜不已。

一位藏族小伙从我们身边路过,对我们咧嘴笑笑,说着藏语并向我们竖起大拇指,然后向前方指一指,示意我们继续前进。虽然听不懂藏语,但从他的手势中,可以感觉得到这是对我们一路坚持转经的称许与鼓励。

的确,这一段转经的过程对于从未体验过的人来说,是需要足够体力的,当我们转完整个寺院的外围时,竟然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右手臂因为长时间的抬举和推动经筒,早已经酸痛不己。
而这只不过是虔诚的藏民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漫漫转经路中一段极为平凡的路程而己。

5、雨中拉卜楞

围寺院转完一周的藏民陆续散去,我们接着绕到寺院的正门外,时间尚早,大门旁的售票处还没有开放,几乎看不到前来参观的游客,于是我们可以自由地进入寺院,在其中穿行、拍照。

拉卜楞寺的整体色彩都是以白、红、黑、黄为主,颜色搭配大胆鲜明,很适合来写生,仅凭小小的相机和一双眼睛是无法真正领略到那些形式与色彩之间微妙的关系。

正在殿堂外穿行,突然远远听到一片哼唱声,偶尔还传来几声低沉的角号声,循声而去,声音是从一座寺院院墙内传出来的,院门半掩,从门外向里探过去,是一群喇嘛正在殿堂前的广场上做法事。
犹豫了一会儿,我们还是决定推门进去看看,如果不允许观看再退出来好了。

院子的门正对着殿堂的侧面,殿堂前站着几个主持喇嘛,广场比殿堂低好几层台阶,一排喇嘛手持法器站在广场上,口中齐声哼唱着经文,轮流跳着一种类似原始图腾的舞蹈动作,一旁几个手持长号的喇嘛,不时以号声伴奏。

看着那红色的僧袍在严肃的表情下旋转、跳跃、起舞,如同融合了蒙藏舞蹈文化的宗教仪式。我们虽然并不懂他们在唱些什么,更不明白这些动作演绎的是什么,却被深深地吸引住了。

幸而对于我们的闯入,他们并不太介意,似乎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打断他们的仪式。于是我们静静站在院角的花丛边观看了好久才离开。

围着僧舍、寺院来回转了好几周,仍舍不得离开,偶尔在敞开的僧舍、狭长的小道上看到几个身着僧袍的喇嘛、僧尼,端起相机想征求他们的同意拍几张照片,但都被摇手拒绝了,心有不甘,无奈中只好抓拍了几张离去的红色背影。

正在反复流连之际,看见一群旅行团的朋友从大门口进来,由一名喇嘛引领着向一座殿堂走去。
看来寺院已经正式对游客开放了,购了门票的游客可以跟随着寺里的喇嘛一路导游讲解。
我们自然不能放过这一机会,明知到最后会查票,还是混入游客中,一同去参观了拉卜楞寺的六大学院之一——医学院,大殿内部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没想到却是研习、传播、实践藏医学的重要基地,

在寺院僧人的讲解中,我们对拉卜楞寺以及这个医学院有了大致的了解。
拉卜楞寺创建于始建于清康熙四十八年,是西藏佛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之一。(其它寺院分别为西藏的甘州寺、哲丰寺、色拉寺、扎什伦布寺和青海的塔尔寺)
拉卜楞寺在规模上仅次于布达拉宫,目前一共拥有六个扎仓(学院)、48座佛殿和500多所僧舍院,不但是一个宗教中心,也是一所高等学府和古籍博物院。

而我们现在参观的医学院已经有三百年的历史,与汉族的学院类似,医学院的学僧,从孩童时入寺,同样需要经过初级到高级班的学习,结业后可以担任本寺诸活佛的保健医生,或者继续深造,考取“曼仁巴”学位,也就相当于研究士的学位。另外,医学院里还设有门诊部、制药室,已经成为一个很完善的学术机构。

继续跟随队伍去参观了医学院旁的文殊佛殿,在离开殿堂的时候守殿的喇嘛开始剪票了。等我们补完票,参观的队伍已经转不见了,也不知进了哪一间殿堂。正在郁闷中,第二队参观的队伍也进来了,于是继续跟随他们再度参观了医学院。

接下去我们又参观了酥油花展、文物陈列馆和几个大的佛堂。
酥油花,是将酥油融化之后再制作出来的彩色雕塑,相传当年文成公主与吐蕃赞普松赞干布联姻时,当地佛教徒为表示尊敬,就在公主从长安出发时带去的一尊佛像前用酥油塑造了一束酥油花供奉,后来在西藏就成为习俗。
我们看到的酥油花展,几乎都是以佛像为主体,大大小小的佛像位于神龛中,神龛周围点缀着树木花草、飞禽鸟兽,形象逼真,色彩鲜艳,很象民间的彩塑艺术。

在文物陈列馆里,展示的是大量金、银、玉和珊瑚制作的工艺品,此外还有一些宗教使用的法器、法轮和乐器。

最后参观的闻思学院是全寺规模最大的学院,也叫大经堂,是全寺佛法活动的主要殿堂。粗壮的大圆柱将喇嘛诵经的场地包围起来。据说这里可以同时容纳三千多僧侣读诵经文。

6、草原的假象

从拉卜楞寺出来,早已饥肠漉漉,可是刚看到一家藏族工艺店,就忍不住先去逛了一圈,商里出售的大都是宗教法器、首饰古董和藏药,其它的东西不说,光花花绿绿的藏饰就让我们眼花缭乱了,很快淘到几样喜欢的宝贝。

吃完中饭,我们继续逛到人民东街,这条街连接着拉卜楞寺和商业区、居民区,街上随处可见披着僧袍的喇嘛和转着摩尼轮的藏民,我们身在其中,倒象是异类。
我们两个就象淘宝贝的,一家接一家的逛店,手忙脚乱地淘了好大一堆东东,有留给自己的、有送给朋友的,简直有扫荡回去贩卖的架势了。

不觉中细雨渐停,把我们原本放弃草原之行的念头又燃起来了。于是坐上开往桑科草原的中巴。
路边是连片的绿色田野,夹着紫色的野花,偶尔有民宅、帐篷点缀其间,景色开阔许多。只是天公不作美,又开始落起小雨来,远山被一层白雾围绕,逐渐有些分辨不清了。

司机听我们说要骑马,把我们放在一片马场的附近,下车后却发现这片骑马的场地已经被人工的围合成几片不同的牧场,商业化的帐篷使草原的原有的广阔与自然失去了意义,举起镜头,竟捕捉不到一片开阔、纯净的视野,不能不让人失望。

令人气恼的是,马场的藏民们居然抬高马价,原本10元/小时上涨到21元/小时,正在和马场的藏民理论中,雨哗地就下大了,马肯定是没法再骑了,匆忙逃进一个商亭里避了会儿雨,仍不见雨小,只好顶着雨跑回车站,拦车返回夏河。
老天仿佛在和我们开玩笑似的,刚到达夏河,天竟然又转晴了,但我们已失去骑马的兴致。

继续以发亮的眼睛沿街扫荡,心里一直惦着喜欢的藏刀……
逛到天黑,终于相中了一套骨制藏刀,磨得发光的骨制鞘身,刀鞘的的两端和刀柄的上端分别包有不同花纹的藏银贴片,心下欢喜极了,买下了相同花纹的短刀和短剑。CAT也收罗了最后的一把骨制短剑……
买到心满意足才觉得腹内空空,突然馋起了羊肉串,向店主打听,店主建议我们推荐去街尾的桥头尝尝。

尽管晚上的气温很冷,桥头的几家大排裆里吃客还是不少,各种烧烤、砂锅的热气、烟味串成了一片。
羊肉串的味道只是一般,不过烤的土豆和豆干还不错。最美味的是一种羊肉砂锅,煲得熟烂的羊肉汤里添加了香菇、木耳、粉丝、白萝卜、豆腐,百味俱全,简直是鲜口极了!!
很贪心地想再把所有排裆的小吃都扫荡一遍,可惜肚子已被撑圆了,只能用眼睛去扫荡了!
回旅馆时已经很晚,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位年老的外国女游客,向我们友好的打着招呼。我和CAT的英语都不好,只能用简短的口语交流,原来是位从英国来的游客,今天刚刚入住进来的。看着这位游客虽然年老却有活力行走四方,我们不禁钦佩不已。

7、碌曲的车上(9-13)

一路上草原辽阔,牛羊成群,耳边回荡着一曲曲高亢的草原藏歌。
伴随着那一首首宽广的音乐旋律和透彻嘹亮的嗓音,我突然产生了回归自然的冲动。没想到那些平素听来毫无激情的歌曲,会在此时此刻如此强烈的震彻我的心扉!
于是闭上眼睛,任由自己被放逐到一种自由、澎湃的情绪中……

途中经过雪山的时候,我们都激动起来,好美的雪山!在蓝天的边缘处勾画着一片连绵的雪色,只是距离得太遥远了,就象天边一道海市蜃楼的幻影。即使用相机拍下来也可能根本分辨不出来。不过CAT还是不想放过机会,把数码伸出窗外狂拍一气。

我们后座是一位年迈的喇嘛,戴一幅深茶色的水晶眼镜,对我们的手中的数码十分感兴趣。每次我们拍完照凑在一起欣赏时,他总会从后座中间探过头来观看,口中还念叨着我们听不懂的藏语。
后来,只要发现雪山和牛羊成群的草原,他就会敲敲窗,微笑着示意我们拍下来。虽然没有语言的交流,已在无形中化解了我们在拉卜楞寺对于喇嘛的敬畏。

当我们举着相机向他示意留影时,他先有点意外,一旁跟车的藏民和跟车的赶忙怂恿:“就照一个,没关系的”。他也就微笑着同意了,很认真的整整衣襟,拿好念珠坐得很端正。正午的阳光从窗外斜射过来,在他脸上、绛红色的僧袍上形成了鲜明的轮廓……
想不到第一张喇嘛的影像不是以寺院为背景,而是在高速行驶的中巴车上。

车子到达碌曲的车站,我们再换上从碌曲开往郎木寺的班车。
这一趟车上几乎都是藏民,整个车厢里都是一股浓浓的羊膻味。

等待发车的间隙,我们站在车下晒着太阳,阳光出奇的好,院子旁边的一家农舍两旁开满了美丽的波斯菊,粉色、渐粉、紫红的花朵就象笑脸一般迎着阳光开得灿烂无比。
就在我们对着波斯菊狂拍的时候,车上一位藏民小伙向我们挥动着双手然后伸出双指,摆着POSE示意我们给他拍照留影,黑红的脸上不断变换着表情神态,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Gansu Sichuan Travel Pictures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4:48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