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南旅游 甘南自助游攻略

甘南手记-2002年国庆


发表此文,希望对您的出行有帮助。


陕西--郎木寺-兰州


2002年9月29日 (——宝鸡)
我们下午2点多到宝鸡下车,在车站买了张最新的市区旅游图,得知景点都在宝鸡县内,市区基本无甚景点,车站工作人员告知坐6路车可到炎帝陵,从车站小走拐个弯便到6路车文化宫站。站旁有家新开的无星级的宾馆,标价为168元,但可以对折并含早,普通标间为60元,实地考察一番,最终入住60元的房间,实付50元。开完房赶紧洗个澡,并把身上的衣服换洗完,挂在一树枝状的衣架上,临出时把房内冷气打开。
从宾馆出来坐上一辆6路小巴,一路走走停停好不耐烦,穿过主城区,街边无高楼大厦,建筑风格乏味,车过渭河大桥,渭河宽阔的河床裸露,靠北一边已建成了绿草如茵的市民公园,手笔很大,但灰白的桥梁梁基坐落其间破坏了绿色的统一性,略显不伦不类。车过大桥,见到赫赫有名的长岭公司,一溜建筑却是多年未见粉刷或翻新过,显得毫无生机。车到终点站下,售票员告诉沿山往上走,不用买票的。两人往上走,约10分钟,见有一门,上前一看是“炎帝行宫”此时,走出来一个人,口中道:门票2元,上面还有的,心想:“炎帝陵真是便宜”,十分爽快掏钱进入。几间破房实在无甚价值,多为后人乱拼强凑的。于是,再往上走,走了好一段,还不见有什么东西,正遇一对小青年,便上前问,上面还有什么吗:答曰:炎帝陵还在上面呢,才走了一段路呢。只得踏着沉重的脚步往上再爬,终于道了山顶,有一小亭可瞭望宝鸡的市容。灰灰的一片,小亭往前走,便到了炎帝陵,有一汽车停车场,门口用中英文注明票价10元,从门口的景点示意图上看出,进入后还是一阵阶梯,两旁为各朝帝王的雕像,终点是一个土墓,连连说罢了罢了,便打道回府了。

2002年9月30日(宝鸡—陇西—岷县)
清早起来在宝鸡街头吃了些稀饭,来到车站旁,照几张相,也算来过一遭吧。进站坐8:37分开兰州T113火车。上车好空,虽票是无座,但一人也能占三五张位。列车在陡峭的山中穿过,山连山,隧道不断。感叹铁道开凿的艰辛,11:40分停靠天水站,站内喷绘的有关当地旅游的灯葙广告很多,使人不禁想暂停一番,但计划就是无形的命令,今天的目的是陇西,从陇西中转去黄河,任务还是很艰巨哪。
列车晚点到达了陇西站,出站便到售票窗口询问回程5日的票,告知只买无座票,得先到楼上去要票号,再到窗口来买才能对号,心想还是去天水转车吧。那地方可能不错的。出站就看到对面有汽车站,进去一问岷县3点有一班,叫我直接上车买票吧。一张16.2元,于是上车坐定,不时车便开出,一会儿开到了陇西县城的车站,一问旁人才知,火车站上车的地方叫文峰镇,还不是陇西县城,现在的才是。街边看到好多招商广告,什么“千年药乡,现代药都”还有众多中药材收购交易市场。
从陇西到岷县地图上显示的公里数约为130公里,但沿途所经过的均为翻山越岭的山路,透过车窗,满山的梯田,大小形状不一,所种的植物草木颜色也是各不相同,煞是好看。
车过一个小镇,马路变成柏油马路,一条湍急的河流和马路并行着,当地人告诉我们,这条河流就是西游记中所指的通天河,因它源自象天一样很高的地方,故称它为通天河,但现在人称它为洮河,赫赫有名的洮砚就产于此。
岷县,也称岷州,就坐落在洮河的河谷地带,一下车子,我们就冷得快站不住了。高原地区,冷热的温差这才是我们南方人真正体验到,此时心想赶紧找一家旅馆去加衣添裤,从车站走过一个街区,十字路口便看到了一家外表崭新的“岷州大酒店”。顾不得办手续,先奔入房内加了棉毛裤和上衣,才到总台check in ,随之上县城街头吃了点东西。此时,切肤的感到街头温度大概相当于江南的十二月下旬,去车站打听了次日往甘南州的车次,上午有三趟,行程5个小时,因考虑到次日能赶到合作后再赶上南下的车次去某一景点的可能性,我们决定坐次日早7点的第一趟班车,不得不错过县城的早集,以致于无缘与当地盛产的中草药和洮砚。





2002年10月1日(岷县—合作—碌曲)
天麻麻亮,我们便退房来到车站,岷县街头寒气逼人,但想到即刻便将驱车前往令人神往的甘南藏区,心中还是兴奋不己。
坐上开往合作的中巴车,车内稀稀拉拉数人,却有三个披着绛红色袈裟的喇嘛。因天气寒冷,他们把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红红的脸。
车开出岷县,一路还在宽阔洮河河谷中行进。路旁小镇上,村民用自行车和背篓或拖拉机装载着许多像树根状的药材,在马路两旁摆摊设点,等待着交易,我猜想着可能是当归吧。
临近八点,我开始看到山顶上阳光泻下,大片大片的洁白云朵在晨雾霞光中升腾散开,云雾散去后,湛蓝湛蓝的天空霎时跃入眼帘,那种蓝色让人感到诡秘显而又奇异,浓郁而又鲜亮。山因高低形状的各异,使得阳光照耀的阴暗不同,导致的景致如诗画的美妙。草地、白云、蓝天,我所心之驰往的终于真切的感受到了。空气的纯洁已超过我的视觉,其透明是可以触摸得到的。
车过卓尼,便进入甘南藏区了。路旁有汉藏文书写的村名石碑,村中不时有白白的细细的圆柱形喇嘛塔,五色的经幡高高的飘扬,衣着鲜艳的藏族妇女如同花儿一般绽放在田野中……,第一次能和神秘的藏族宗教文化离那么近,我的视线目不暇接身旁掠过的一切,它们都让我莫名的激动。
5个小时略过,车到了甘南州首府合作市。“合作”两字为藏语音译,本义为“羚羊出没的地方”,故合作被称为“羚城”。
我们下车便奔车站售票处,被告知百公里之外的车次当日已全部发完,我一时蒙了,不知所措中到了一家清真面馆吃了碗面皮,仍不死心又折回车站再做详细咨询。车站工作人员略显厌烦,倒是旁边一小伙一五一十向我们介绍线路和景点的走向等等,最终我们决定先南下80公里外的碌曲再做打算。
车子在213国道上行驶,路况极差,每每有会车或超车时,激起的尘土是满天飞舞,遮天蔽日。当地人习惯了这种扬尘,或用头巾遮掩,或毫不在意的在扬尘中大声说话。
车开了近三个小时,才到碌曲县城。只是这个小县城,实在小得有些可怜。想找家旅馆洗洗尘土,从南到北的招待所均无洗澡设施,末了就来到县政府招待所住下,屋后山坡被阳光照得黄黄的暖暖的,直想上去打几个滚儿。
走到大街上,碰到一男二女三个年轻人,正要包车去郎木寺,本想和他们同行,但未能退房,只得留在碌曲,叫了辆电动小三轮送我们去西仓寺转转。
天色已渐近黄昏,沿途有溪水潺潺,余晖下连绵的群山,犹如小憩的少女温柔平和,我内心真是不忍三摩托车的“突突”之声,生怕惊动这群山草地的静谧。西仓寺就在马路边,远远就看到广场上矗立的经幡,寺内大门洞开,却无一个喇嘛,有两个藏民佝偻着身体,手拨佛珠,围着庙宇不停的在绕圈,虔诚而又麻木……周围村落内倒不时有喇嘛出入。我们走过一间土屋墙角,见一年长的喇嘛面容和善,我微微欠身点头示意,喇嘛也冲我一笑,欲言又止的样子,站在墙角,目送我们回到马路上。



2002年10月2日(碌曲—郎木寺—玛曲)
碌曲的早晨街头十分清冷,好不容易看到有个油条小摊,买了两根油条,转头看到一辆黄色的中巴车,车前挡风玻璃上写着碌曲——郎木寺,急忙招呼上车,一看昨天遇到的一伙人也在,前面还坐了两个大鼻子老外,相互间像是遇到故人一样,上车便招呼说笑开了。他们三个是通过网络网来的旅伴,男的来自北京,一个女的是重庆人,另一个来自上海,两个老外是兰州大学的留学生,瑞士人,中文也说得不错。一路上,在欢声笑语中来到郎木寺。原以为郎木寺应该是个繁华的街镇,因为在老外的旅游杂志上也有大谈特谈,郎木寺宾馆藏族主人英文是如何好啊,LISA咖啡店的巴西咖啡是如何地道啊等等。俨然以为是个很国际化的小镇。真正的情况却是郎木寺宾馆很小,房间内也是显得很脏,因正好中午,有住店的客人房间还未退,显得局促狭小,十分凌乱。唯一感到不同寻常的是楼道墙壁上有各色明信片状的帖子,用各种语言书写的,有写自己感受的,也有到此一游的涂鸦等等。这样的住宿条件令我们同行者极为失望,经过联络他们又去了另一家旅馆名曰:仁青宾馆。这是一幢很新的三四层小楼,正对的是鼎鼎有名的郎木寺,进出的客人应接不暇,都操着各式方言及各国语言。住宿条件还不错。
郎木寺小镇被一条白龙江一分为二,寺院也有南北各一座,北寺为甘肃所辖,规模较小,南寺也称格底尔寺,位于四川阿坝州若尔盖县境内,规模较大,建于明永乐年,现有700余名僧人,是川西北高原著名的大藏传佛教寺院之一,相距不远处,有嘉陵江源头(在甘肃省境内被称为白龙江)。我们兴致盎然的前往,山间林木葱茏,花草缤纷,有着同其他山地所截然不同的景象,据导游说,溯着山间细流要到七八公里处才能找到源头的根本。因时间有限,略略观赏便折身返回镇上,途中还惊奇的发现镇中还有一回民村,还建有气派的清真寺院,感慨一个小镇能如此兼容并蓄,在不同习俗文化的冲击中各自保存自我。
在车上就听当地人介绍郎木寺的天葬仪式,藏人死后由村里乡亲把他送到天葬台,经过一番煞有其事的仪式后,由专职的刀手对死者进行分割,骨头及衣物烧掉,肉由天上的鹰来叼食。据说这样死者的灵魂才能进入天堂。我们怀着恐惧、好奇的心理想前往看看,但问过当地人才知道,天葬台离镇上还有15元钱的路程,并不是前往就能看到的,一来因人口稀少,二来对外族人观看会有一定的抵触。由此,我们放弃前往,改由下午赶往玛曲。
在郎木寺结识了一位兰州姑娘小马,她独自一人出来游玩。刚巧也想去玛曲,午后便同行了。到玛曲没有直达车,必须到尕海路口下车招手开往玛曲的班车。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万一尕海口下午没有往玛曲的车,便搭其他车或叫摩托车,从尕海路口到县城有53公里,在这个地广人稀的高原,算是很近的了。下车后问过路边小店,回答下午四点左右会有从合作到玛曲的车途经。我们庆幸我们的选择,和新朋友一路上有说有笑,沿着玛曲的公路前进,尕海在不远处的必经之路上,这里栖息着许多鸟类,是个十分天然的生态区,说它是海可能是因为高原地带本身离海远的原因吧,故把湖泊也称之为海。
在临近尕海时,开来了合作至尕海的班车,一看表三点四十五分,我们拦车上去,座位已是满员,三人只能坐在引擎盖上,我朝前,两个女的两边,坐定下来,便闻到司机嘴中酒味冲天。一路上,司机不时和我们搭话,很兴奋的样子,问这问那。
车到玛曲临近5点,只是天气有些阴沉,途中有些山中还下着小雨,听司机说玛曲建设不错,说是境内有金矿的缘故。果然,车站一条路上发现有几家金器加工店,马路上有很多职业的旅游三轮车,黄色的敞篷上还印有一些旅游宣传口号,一个很典型的旅游小城。
九曲黄河第一湾,离玛曲县城约三公里,西来自青海的黄河沿川甘省界曲折北上至玛曲境内,又猛然西去复回青海,而形成了黄海第一湾。
我们叫了辆拖拉机前去,一路上简直遭罪,石子路崎岖颠簸,五脏六腑都差点吐出来了,同行的小马,从小就生长在黄河边,她想象高原中的黄河应是劈山开道、急流奔泄,要不是桥头“玛曲黄河桥”的汉藏文标示,谁会相信,这条普通之极的河流正我们伟大民族的母亲河呢。我想九曲黄河第一湾在群山中蜿蜒反复的壮阔,或许只有天上翱翔的鹰才能真正领略到,而我们肉眼所能及的充其量千百米之遥吧。而在这原始自然状态下,平缓柔和正是我们母亲河真正的母性所在,奔腾咆哮应是对人类对自然无节制破坏的一种怒斥吧。
我站在高岗,目光向东南望去,一马平川,便是川西北高原辽阔的若尔盖草原,黄河巧妙分割出隶属川甘的两片大牧场,牧草之肥美孕育了赫赫有名的优良马种——河曲马。看着不远处一群群牛羊正欢乐的吃着牧草,牧羊人骑在马背上挥动着手上链子来回驰骋好不得意。极目处远山已是黛色一片,茫茫的草地上万涓细流如同是铺上了无数条白色哈达,煞是好看。自然呈现给了我们如此造化万千的景致,真正的天人合一,难怪这些牧民会以草牧场为家,乐不思蜀。只是这个季节来,萋萋秋草,四望如一,秋日斜阳中山水草物尽显苍凉,不禁使人感到季节之更迭,草木之枯荣。倘若在七、八月份来,蓝天碧草,云淡风轻,那才真是美轮美奂哪。在网页上看到过有朋友去阿万仓看细流、旱瀬 ,景色十分宜人,很是向往,只是因为时间的原因不得不抱撼而回。我想,有遗憾才会有追求嘛,眷念可能会促成下一次得成行呢。
当日回到玛曲县已近七点,晚来风急,行人匆匆,我们也在暮色中急切找寻一家可以洗洗尘土的旅馆,有一个穿西装的汉人不时上前搭讪,问我们是否回合作,正巧有辆桑塔纳要回合作,可以搭个顺车。我们一番商量之后,终于以90元的价格包车回合作。
车以飞快的速度在山中盘旋上下,山下雨点霹雳,司机说,山上正下雪呢,果然,车到山顶之时,雨已悄然停了,雪片映着冰雹哗哗落下,高原的雪真是气派!转眼间山坡已皑皑一片,银装素裹,我脑中闪过“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诗句。甘南的冬天应该会是这个样子的。
车驶出玛曲不久,因连日奔波的疲劳和海拔近四千米的高度引发了我女朋友的高原反映,她开始呕吐,一路上不停的,由此也感染了同行的小马,她也开始呕吐,两人彼此彼伏,我显得手无足措,人类和自然的抗争多么弱小无力。
一路颠簸临近晚上十一点,车才回到合作,三人已经是筋疲力尽,在车站旁招待所住下,已顾不得发臭的房间、污秽的床褥了。




2002年10月3日(玛曲—拉卜楞寺—兰州)
兰州的小马决定当日就从合作坐车回兰州,我们决定先赶到夏河拉卜楞寺后下午再赶到兰州,晚上在兰州会合,共赏金城夜景。
步出招待所,马路上就有人上前询问去哪里,我们没有做答,径直来到一家清真面馆坐定。小马要了碗拉面,我要了碗泡馍,而这里的泡馍和西安的大相径庭,馍变成了个花卷,外加一碗羊骨头面汤,胡乱吃了几口,终被那些拉客分别拉上开兰州和夏河的车子。
车出城外,高达巍峨的米拉日巴佛阁在晨曦辉映下金碧辉煌,十分气派,车离开213国道进入夏河公路后,沿途在开山修路,灰尘满天,看出当地政府发展旅游的决心所在。车到夏河已是上午十点,下车后即去买回兰州的票,告知下午仅2点一趟但票已售罄,仅剩中午12点一趟加班车略有余票,慌忙掏钱购买,走出车站,叫了辆残的前去拉卜楞寺。沿途商铺林立,银行众多,不时有老外在街上闲逛,居然还看到踩着单车的老外,足见其声名远播,拉卜楞寺是中国藏传佛教最大寺院之一,其规模仅次于布达拉宫,是甘南州最大的寺院,也是甘肃省佛学院所在,寺内设有六大学院、修研各宗派佛学,寺内还珍藏有自清初以来各种珍贵文物。寺外有个广场,广场上停有来自各地的旅游车,游客也是车水马龙进出不停。喇嘛们穿着绛色的袍子,带着高高的镶有一条黄色绒边的帽子,穿梭其间,不时有小喇嘛边走边嬉戏,和普通孩子别无两样。游人满20名就可免费由一名喇嘛讲解,看着寺内喇嘛操着流利的英语为老外讲解,把这么古老神秘的东西用现代的国际语言来诠释,心中有点挺怪异的感觉。寺内大殿,壁上画满色彩艳丽的各种佛像,酥油灯长亮不灭,地上整齐的放满织锦般鲜艳的蒲团,一列一列,达上千之多,要是上千人集体在此诵经念佛,气势一定十分壮观。走出大殿,来到喇嘛的生活区,迎面走来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喇嘛,好奇的看着我手中的水壶,比划着,我告诉他是水壶,但他还是满脸疑惑,我打开水壶盖,他一把抢去,低着头仔细摸了又摸,这才交还给我,红扑扑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末了,他做了摁快门的手势,示意给他照张相,我打开镜头,他双手叉腰,摆了个pose来迎接闪光。这一刻,对于城市文明的向往的表情已经跃上胶片。离开拉卜楞寺,我们来到街上,两旁都是藏饰工艺品店,摆满了成千上万种各类饰品,均为手工制作,工艺十分精美,价格也比较便宜,很值得买一些送送朋友。
回兰州的路况很好,300公里路程,原想四个多小时会到,不巧遇上炸山,石头堵路,到六点才到兰州,在西关什字和小马会面后,一同来到黄河第一桥――中山桥留影纪念。夜色阑珊,南北岸风光带十分漂亮,绿树丛荫,丝毫看不出这曾是一个世界闻名的重污染城市。晚饭安排在兰州有名的明月楼,三人还特意要了瓶黄河啤酒,这是出行以来最惬意的晚餐。晚上住到虹云宾馆,有卫生间带洗澡,很是享受。


2002年10月4日(兰州—天水)
小马特意带我们去吃全国闻名的正宗的兰州拉面,我女朋友平时不吃面,我第一次看到她完全的吃完了一碗面,味道实在不错,只是少加一点辣哟。
中午坐了兰州开天水的金龙大巴,车饰豪华座位宽敞,一路是高等级公路,不巧车入秦安路段离合器片被烧坏,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才上了一辆长途卧铺车,到天水北道区已近六点。


2002年10月5日(天水—无锡)
晚上就睡在同学家,5日早晨起床,她父母己准备好了早餐,有当地特色的“刮刮”,口感相似于凉皮之类的东西,但很辣,南方人显然不习惯,吃完饭,一家人一起去东郊的麦积山,离北道区有30公里之远,闻名遐尔的四大石窟之一,国家级文保单位 ,麦积山石窟座落于此,此地青山绿水,在秦岭山脉以南,雨水充沛,绝无贫瘠感;麦积山,因山如麦穗堆积状而名,有大小洞窟近200个,自北周,公元300余年起开凿,经历宋元明清各朝代增补修缮,洞窟内壁画几乎殆然,石窟也是毁坏严重,虽然石窟都已经上了铁栅,但自然地风化,湿蚀还是免不了使之坏损,这是人类的遗产,不应单纯的作为谋取商业利益的方式,55元一张的高价门票,看到的是铁栅的小门内大批大批的残垣断臂,真是令人痛心哪。
下午坐T116回无锡。

Gansu Sichuan Travel Pictures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4:58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