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南旅游 甘南自助游攻略

2004年5月川西北甘南单车游记(五)


四、朗木寺、拉不楞寺、桑科草原之旅
5月14日 夜间又下了一夜的大雪,住在温暖的旅舍里我毫无察觉,早晨起来周边一片白茫,融化了的雪水沿着屋檐滴滴答答地往下滴落,已经升起很高的太阳放射着耀眼的光芒,温暖着游子的心房。由于地图的失误,以为今天只有80公里路程,所以等到出发时已经是9:30分了。从若尔盖到朗木寺要穿过松潘湿地,沿途由于修路及雪后初融的关系泥泞异常,一路骑行只能打到最省力的登山档,在泥地中歪歪扭扭的前进。除了大型越野车和工程车外,早晨几乎碰不到其他车辆,摩托车在道路上根本不能前进(当然可以从草地中穿越)。若尔盖大草原确实美丽非凡,一望无际的翠绿原野向远处的雪山蔓延,大地上点缀着成群的牦牛和羊群,中间散在着点点牧包,有黑有白,彪悍的牧人悠闲的骑着大马,在宽广的草原上信马由缰,腰边的藏刀显示着力量与自信,草原藏民确实具有男子汉的气魄。我全身被溅起的泥浆涂满,在烈日的照射下很快就干痂变硬,整个人就象个兵马俑,中午太阳变地热辣起来,可是道路依然泥泞,不敢脱雨具,于是冲锋衣、雨裤、登山鞋组成了一个桑拿浴室,全身已经湿透,外面却干结得像个兵马俑。路很难走,早晨有不少得爬坡,到下午13:30才走了40公里,当我从前面司机口中探得到朗木寺还有50公里时我着急了,担心今天到不了目的地,于是不管3721拼命加速,由于专心于加速,也就顾不上手腕的震伤与行李被震散架的可能了,不知不觉到了二郎山脚下(当地人管这山叫二郎山),到了大草地的边缘。一路上遭遇2次藏赘的追咬,刚开始非常紧张,但这样的路面又加上爬山,无论如何都是逃不掉的,只好硬着头皮当它不存在似的不紧不慢的骑行,一边骑,一边心里咬牙切齿地想只要你咬我一口我立即把你地狗头砍下来。追咬的藏赘一般跟着你狂叫一通,在你脚边蹭来蹭去,间或咬咬你的行李,象挑徇又象是欺负你,但一般不真咬人,跟随几十米后就兴趣索然地自行回去了,当然如果有几条狗结伴地话它们的兴致更要高一点,欺负你的程度更要深点,跟随的路程也要更长一点,这一点我看和人很象。狗之所以不咬我,可能是放出来的狗多数是和人具有交流的天分,天性善良的那种,要咬人的那种酷狗多数还被栓在木桩上。于是我得出规律,遇到藏赘千万不要慌张,不必逃,但也不能去吓唬它,只要不理它,该干嘛还干嘛,一般不会有事的。路上我先后7次被藏狗追咬,都这样安全的渡过了。话说回来,在二郎山脚下天空飘来一朵乌云,然后就是雷声大作,噼噼啪啪下去黄豆粒大小的冰雹来,一边是艳阳高照,一边是雷声、冰雹呼啸,高原的天气就是这么变化多端。我不理它,乌云一会儿就飘到远处去了,继续是烈日当空,开始爬山,从草原到山口的路程较短,主要是因为海拔高的关系,下山路就较长了,而且路面又窄又不平,看来川朗公路上这座二郎山是一个最大的瓶颈,好在好像目前正在修建一座隧道,打通后从甘肃方向入川就方便了好多。到红星已经是下午19:30分了,还有13公里到朗木寺,一咬牙继续前进,终于在天黑之前看到了朗木寺的灯光,戴着满身的泥浆和疲惫投入得合仓朗木的怀抱,夜间与一意大利人同住一间,由于很脏并且已经很晚,两人聊了两句,分头就睡,一夜无话,全日骑行93公里。
5月15日 以前只是在网上知道一些朗木寺的资料,但说实话我在决定走这条路线之前对朗木寺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到底朗木寺是圆是方,是寺庙还是地方,有何典故,有何特点我一无所知,也正是这点,在我独自摸索朗木寺的过程中,让我惊讶于它的超凡脱俗与美丽,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生活展现在我眼前时,我被征服了,我想朗木寺之所以赢得外国驴友的青睐也正在于这种超越凡俗的生活状态,但随着他的知名度的发展,道路条件的改善,旅客的增多,这种生活很快就会消失,便利、舒适的现代文明对于当地百姓来说是天堂,但对于从天堂来的客人来说,却会找不到那遗失已久的家园。我不知该如何评价种情形,让贫穷的人民牺牲自我去赢得富人的快乐肯定是不对的,但原始的精神家园的消失对于人类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呢。怀着一个对未知世界的好奇,我一大早就溜出了宾馆,在晨曦中沿着大路毫无目的地前行。街道两旁店铺都还没有开门,吃早饭要等一会儿了,向东一直走到一座小桥旁,看见远处一只黑猪在小溪中悠闲地啃食,旁边是溪流冲击下飞快转动地水车,按照以往地经验估计是水力转经桶,阳光洒在河面上,远处山坡上庄严的耸立着一片雄伟的寺院建筑,袅袅的炊烟从家家户户的烟囱中飘出,混合着寺院飘出的燃烧松枝的香味,充满了单纯、圣洁的生活气息。我信马由缰地沿着小河前行,看见左手边有三三两两的藏民从一小山上下来,然后走到山脚下一排转经桶长廊,逐个推动经桶,引起了我的好奇,想知道山上到底是什么。于是步行上山,发现原来山上有好几座古老的寺院以及一片被封起的松林,虔诚的藏民或五体投地或不知疲倦地沿着寺院转经,我惊讶于藏民对于宗教地虔信,于是跟随其中三名老者观察他们仪式的经过,跟着他们一路进入山脚下一座宏伟的寺院,方才知道原来我到了四川方面的格尔底寺,今天无辩经,喇嘛们显得很悠闲,各忙各的,一派生机盎然的寺院之晨景象。路遇看门僧人,惊讶于我如何进入寺院,我才知道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之中躲过了寺院售票点,对于10几元的寺院门票我不会吝啬的,立即掏钱补票。出了大门,到大街上去寻觅早餐,吃了一路的面条和牛羊肉,我非常想吃点稀饭,可是找遍整个镇子都没有找到。于是走进lisa的餐馆,老板娘不在,大胡子和一伙计在,大胡子还算客气,给我泡上三泡台,我要了苹果派及咖啡,与大胡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顺便给他们墙上的花花草草留了个影。lisa突然冲了进来,用我听不懂的话把伙计和大胡子一顿教训,不知和我有没有关系,反正也听不懂,不管她,她不理我我还不认识她呢。大胡子作的苹果派味道不错,焦黄的表皮下包了一大堆苹果片,好大一个包包,呵呵。吃完早饭到宾馆休息,老外已经走了,休息半个小时后继续游玩甘肃方面的赛赤寺。寺院坐落在一座较高的山坡上,面南背山依山势盖起一大片气势雄伟的寺院,看上去要比格尔底寺气势大多了,但奇怪的是无论是僧人还是香客感觉上都比不上格尔底寺,原因何在?寺院无人买票,我想掏钱还不成,一直走到山上最高的寺院遇见三名僧人,找年纪较大的一名正在喂狗的僧人聊天,知道了一些朗木寺的情况。僧人汉名叫俄行玖美,是寺院的司机,对于我只身骑车游玩颇为惊讶,告诉我曾有两名老外一直骑车到达我现在的位置,告诉他该处海拔3100米左右,我用GPS验证了一下发现差不多。于是给他们留影纪念,许诺以后一定把在照片寄来。稍息后僧人告诉我去天葬台的捷径就在我背后的山上,于是一气爬山翻越几座小山包后找到了天葬台。天葬台空无一人,经幡在山风吹动下猎猎作响,附近有许多碎骨头,但未找到骷髅,估计这是珍贵的东西,不会随意丢弃。一个人站在天葬台的中央,让众多的小旗帜包围着我,看秃鹰在天空盘旋,就算我一个学医的心中也有些悸动,想象一个年老的藏民在辛勤、虔信了一生之后倒在这天葬台上,任大锤把自己粉碎,任苍鹰叼走自己一生的血肉,我毫无残酷的感觉,只有沧桑感在心中激荡,是啊,人从自然而来,又终归回到自然,无论那种形式的安葬方式,都只是能量与物质的另一种转换形势罢了,只要你能长存于世人心中,那你就是永恒的。看完天葬台,我又到格尔底寺深处的老虎洞、仙女洞去看了一下,出来后时间还早,躲到咖啡馆中独自喝了2小时的茶,发了2小时呆,等到临近黄昏才慢慢踱回旅馆,结束了一天的游玩。
5月16日 在此之前的文字是我当时在回家的火车上写出来的,记忆深刻,以后的文字都是要凭回忆写出来了,难免会遗漏及粗疏,但总归是要写的,只能硬着头皮写下去。早晨从朗木寺出发,沿着合朗公路前行,合朗公路虽然也是破破烂烂的,但由于已经修了很长时间了,要比四川方面的路好了很多,有部分路段甚至已经扑上了柏油路面,但灰尘暴大,我戴了口罩,全身蒙起,仍然能感到嘴中的沙砾感,呼出的空气都是黄色的,把口罩染成了土黄色。在出朗木寺的岔口,碰到交警巡查,碌曲的交警很不错,一位头目模样的警察非常想帮我,让我把行李放在他的警车上,骑到碌曲后到县局去找他,我怕事情到时反倒麻烦,谢绝了他的好意,从朗木寺到碌曲有几个小坡,坡度不大,路程也不长,比较容易骑行,公路大部分是较平坦的石子路面,部分已经铺上沥青,速度加快了很多,中午经过尕海,一片高原小湖泊,远远的留了个影,也没有到近处去看看。甘南的草原感觉不如若尔盖草原有气势,大多比较小,有一个一个的小丘格开,也没有雪山,对于看过大草原的我缺乏吸引力,加上灰尘漫天,我就只顾低头骑车了,这里有个教训我觉得应该提一下:在新铺的柏油路面千万不要轻易骑行,否则车轮带起的沥青够你忙的,所以在融化的、新铺的路面上骑行一定要注意是否有沥青飞溅。宁愿骑泥路,不要骑油路。快到碌曲时碰到比利时车友迎面过来,停下来相互聊了几句,恰好有个穿得破破烂烂的藏民对我们很好奇,凑上来,老外一看我们就了乐了,非要给我和藏民留影,可能他觉得我们中国人之间外形上的对比差异是一个很好的摄影素材,也就满足了他,告诉他如果去四川的话还是最好走红原的路,告辞后很快就到了碌曲,碌曲大街很干净,但不热闹,找了个旅馆住下,找了个川菜馆吃了顿米饭。全日骑行90公里。
5月17日 从碌曲出发后依然是昨天一样漫天黄土的石子路面,前面比较好骑,到离开合作还有40公里左右时路面变得坑坑洼洼的,加上有爬山,开始难走起来,路边的甘肃民居和四川的风格迥然不同,多是用黄土夯成的墙壁,一堆一堆集合居住,形成一个一个村落。居民和路人都要比四川方面明显增多,在过了啊木去呼5公里左右我被一个藏族小伙拦住,我以为又是一个对我好奇的藏民,于是友善的下车跟他打招呼,小伙围住我上下打量,然后跑过来主动帮我打开腰包拉链,我连忙制止了他,客气地对他说这个不能动,结果他立刻翻脸了,要我拿出钱来,我一听乐坏了,终于碰到打劫的了,开心啊,我停下自行车,从驮包里掏出了藏刀,准备拔刀一干,想不到那个孬种看到我拔刀就软了,连看我的勇气都没有了,讪讪的说不出话来,我也不再理他,骑车走了。翻过一座小山后来到合作,仅仅下午4点,走了80多公里,合作之后就是柏油路面了,我看时间还早,估算着到夏河70公里左右,到天黑至少还有3小时,接下来的路好走而且下坡,可以一试,于是抖擞精神继续前进,从合作出来要爬一个大约2公里的山坡,然后就是一路下坡了,合作海拔3000米左右,连续35公里下坡后海拔降低700米,说明坡度不陡峭,沿途都是黄杨树,看惯了草原,又看到大山和绿树村庄,感觉真的很好,一路飞奔,状态越来越好,感觉有无穷的力量,经过前几天的磨练,我感觉我的力量、耐力、毅力都有所增强。后半段35公里到夏河的路程又是从底海拔向高海拔爬升,又爬回3000米的海拔,但道路很好,沿途村庄很多,景色宜人,放了学的孩子们唧唧喳喳,路边的小土屋里飘出阵阵柴火香味,一路充满了人情味,感觉就像回到了家乡,有一种踏实感和安全感。就算是上坡,我一路也保持在20公里以上的速度,所以到天黑前已经赶到夏河,夏河要比碌曲、朗木寺繁华很多,就是若尔盖也无法和他相比,到了这里我的联通手机终于有了信号,可以和家人用手机保持联系了。全天骑行达150公里,其中70公里只花了3小时多一点。其余80公里反倒要花将近8小时。
5月18日 早晨一大早起身就去拉不楞寺,想看看拉不楞寺早晨的景象,夏河镇西首就是拉不楞寺,两者已经连成一片,早晨的拉不楞寺香客众多,象上海以前菜市场一样大家排着队围绕着拉不楞寺的围墙一圈一圈的走着,称为转经,有本地人,也有远程来到的信徒,远方来客有的就住在经廊旁边,每天的功课就是转经,每一圈至少要有3公里,一圈下来连我这样走长途的人都感到有点累,他们这样成年累月不知疲倦的走着,就算没有感动佛主这种锻炼就够他们延长20年寿命了。我买了票跟着一个团队进入寺院,有小喇嘛陪同讲解,对于我这个佛教盲来说参观就是走马观花,外行看个热闹,留了一些影,没有真正感受到其中的真味,还是颇遗憾的,但让我花时间修学佛学似乎兴趣不大,至少在近期可能性不大。参观完拉不楞寺,到旁边的甘肃佛学院去看了一下,本来对于佛学院的生活很感兴趣,想看看这些学员是如何学习生活的,但门卫不让入内,只好罢手。出来后到夏河早饭连同中饭一顿解决了,骑车到桑科草原去看看。从夏河到桑科草原也就15公里左右,骑车半小时左右就到了,桑科草原让我很失望,草原很小,到处是度假村,这个季节游客又不多,我连骑马的兴致都没有了,看了一眼,就原路返回了。在夏河找到了网吧,一下午泡到网吧里上网下棋去了。

Gansu Sichuan Travel Pictures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5:07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