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旅游 - Gansu Travel

甘南旅游 甘南旅游攻略

天堂中的甘南——九寨沟、黄龙——四姑娘山


2002年暑假旅游日记
7月10日
现在是在北京去兰州的火车上,天现在还没有黑,周围的人都在进行着自己无聊的事。离开哈尔滨已经有26个小时了,毕业对自己来说没有任何的兴奋。只是想快点回家,但是又舍不得这段旅程。不知道寝室的兄弟们怎么样了,没有离别,但是想到和一公寓分别,心里也不是很好受,也许生活就是这样,漂泊才是一种安静的方式。想着曹启东也许再见面就是不知何年何月了,怎么说呢,从第一次到哈尔滨,到这次一起毕业离开哈工大我们都是在一起的,也算是很有缘了。其实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被骗了一碗很贵的米线,要价8元,太贵了!还有就是去看背包,1350,承受不起呀!看了赚钱也是一种任务,如果要让心中的许多梦想都能够实现的话!
明天就在火车上渡过了,希望旅途能够愉快!
7月11日
现在终于可以静下来回想一天来得点点滴滴了。在火车上遇到时利民和娜娜是一件比较快乐的事情,至少这样在24个小的旅途中国的比较的愉快。时利民和我都是来自哈尔滨,他是哈理工大学的,也是毕业生,但是他是研究生。娜娜是一个俄罗斯人,一个人跑到兰州去找他的中国老公,真可谓是“千里寻夫”呀!一路上我们三个人聊得比较地多,对于未来时利民和我有许多共同的想法,那就是男孩子应该干一番事业才行,而对于人与人的关系,娜娜则和我许多共同的语言。国籍并不是一条界线,只要双方都相爱相知,世界上的人都可以友好的在一起。
今天到兰州比较的晚,找好旅馆以后到八点多了,没有时间出去在逛逛兰州,好像比我两年前来的时候好多了,但是还是有待发展吧!在吃饭的时候给谭发了几条短消息,她都非常有礼貌的给我回了,也许自己真正喜欢她的也就因为她的各种情况的分明。她还要在工大学习一年,至少我还有一年的机会。只要自己不放弃,我想会有机会出现的。一个人在外面流浪,懂得照顾自己,的确是这样的。
好了,今天就睡了吧!不知道梦中会不会见到她!希望会吧!
7月12日
现在已经是晚上11:12了,旁边的Credic应该已经睡着了。说实话,一天的旅程也真够累的。从早上六点起床,到现在,马不停蹄的从兰州到刘家峡、炳灵寺、莲花码头、临夏市,走的路也不少了,今天因该叫做老外日吧!从早上在汽车站帮助一对外国人将出租车价格,到遇到斯洛文尼亚的一对留学生,再到现在的法国人Credic,我真的应该好好复习复习英语了,好多单词都忘的一干二净了!
对于这些外国人的勇气的确是佩服。不懂几个中国字,听不懂几句汉语,就拿着一本LP走中国,胆子也真够大的。遇到他们是比较快乐的一件事,这样一个人的旅行也不会怎么寂寞了。但是早上在汽车站看到的有些中国人的举止,我认为真的应该提高一下才符合中国一个泱泱大国的身份。
好了,谈谈今天的几个景点的感受吧!
刘家峡,一个很大的水库。很遗憾,由于搭上了私车,而且没有回大坝,学习电力系统的我没有看到水电厂的厂房。花50元钱坐船好像的确有点不值得,但是黄河水由绿变到黄的过程也让我很难忘。
炳灵寺,那些洞窟对我的吸引力的确不大,可能还没有Credic喜欢吧!但是那里可以拍照,的确也是其他洞窟景点所不曾有的。
莲花码头,在炳灵寺和大坝之间的一个游泳场码头,如果从这里出发到临夏市,无论从时间,还是费用上都比回到永靖坐车更好。而且在那里可以游泳,想想自己是在黄河中游泳,真的是爽极了!
临夏市,比想象中的更繁华,手抓羊肉真的是好吃,市里的人也不错,晚上的也是比较的好,水果极其的便宜。
7月13日
今天很累,从早上六点到现在还没有合过眼睛,甘南的自然风景比临夏的好。今天最让我快乐的就是遇到了扫把嘉措、金迈嘉措,还有那群踢足球的小和尚,以及烤羊肉的苟利明。年轻人的心都是一样的,无论是哪个民族、哪种信仰,你都可以找到同样的踪影。扫把的聪明让我很是吃惊,以后他应该是一个很有发展的喇嘛。太累了,今天到此为止,睡觉吧!
7月14日
现在一个人坐在合作的汽车站中等下午到玛曲的车。从早上Credic6:00离开,旅程又开始了一个人的世界。在去和扫把、金迈告别的时候,又碰到了在刘家下遇到的斯洛文尼亚的那对留学生。他们是昨天下午到夏河的,由于他们住的是老外偏爱的卓玛旅馆,所以我们昨天没有碰见。但天下的确不大,或者说我么的确有缘,才能够再次相遇吧!
怎么说呢?其实现在最应该说的是扫把嘉措吧!一个只学了一年英语的和尚,因为他说要成为喇嘛至少要15年才行,他才当了10年的和尚,显然时间上还不够,但从和他谈话中可以看出,他是非常聪明的一个小伙子。能够只学了一年英语就能够独自成为寺庙中现在唯一的英语导游,而且口语流利,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非常容易。昨天晚上他和金迈在路上碰到我和Credic应该是一种缘分,因为很多里有可能是我们擦肩而过,但是最后我们还是碰到了。在旅馆里,我们四个人聊得非常开心,因为都是年青人的缘故,大家都非常真诚。最有意思的是,金迈是汉语导游,扫把是英语导游,我们四个人说话的时候,Credic说英语的时候,如果我听不懂而扫把听懂了,他就会用藏语先告诉金迈,金迈再用汉语告诉我。或者是我告诉金迈,金迈告诉扫把,最后再到Credic哪里。又从Credic到我,金迈,扫把。
从和金迈、扫把的交谈中,借用Credic的一句话,扫把是一个非常现代的和尚,对外面世界的了解程度超乎我们的想象。昨天晚上也正是他与金迈上网回来的途中碰到了我们。我昨天告诉了他们《色戒》这部电影,应该说是对他们很有影响的,因为故事中的主角就是一个喇嘛。金迈告诉我,在他18岁出家之前,他还曾经想过男女之间的事情,但是自从他成为和尚以后,就在没有想过此类事情了。因为他一旦出现此种念头的预兆时,他就会念经来克服。而扫把更是直言不讳,虽然他出家10年了,但是也知道这些事情,正是因为他是出家人,所以他才会想办法去克服它。逃避不是办法,只能有勇气正面其面对和抵挡住诱惑才行。
今天早上在等金迈回来时,扫把告诉我它真正的想法并不是昨天说的研究哲学,而是想认认真真学习英语,将来成为一名老师。我很高兴他能告诉我这些,我也真心的祝愿他能够梦想成真。我告诉他,如果有什么可以帮助他的,尽管告诉我就行了,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的。
上午10点左右吧,金迈终于回来了,他说他带了一个50对人的旅游团进行讲解,的确够累的。不像扫把那样每天就上、下午各讲解一次。他昨天也说过,出家的目的也是为了能够成为佛家中的“博士”,但至今没有考入大佛堂,也就是没有考入我们常说的大学。希望他继续努力吧!相信他也会有很美好的明天!有梦想就会有明天,不论各种国籍、各种肤色、各种民族的年轻人都是一样的。真的,所有的年轻人!
现在9:00多了,在合作的甘南旅馆中无聊极了。看电视成了自己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外面的天终于黑了,但是合作的夜生活远不如临夏那么繁华,出来的人也不多。就是小摊也是回族人开的,看来藏族对于夜晚不是特别喜欢。
说实话,当下午听说从兰州来的到玛曲的车不能多搭我一个走的时候,我真想骂人,虽然我不是在乎看看合作的风情,但是感觉有种被人强留下来的一样,心里难受极了。当时真想马上搭车回到夏河去找扫把和金迈,和他们住在一起,认识一下真正的和尚生活,但是最后还是没有下决心,很遗憾呀!
既来之,则安之吧!好好睡觉,明天早期来去玛曲吧,如果郎木寺更好,就去那里吧!但是现在有些想念扫把和金迈,因为和他们聊天比较的快乐,而在这里看电视,的确是浪费,不爽呀!
7月15日
早上6:00起床,同屋的乔大哥也要赶到夏河去继续作他的建材推销工作,祝他工作顺利吧!
从合作到玛曲的沿途风景很不错,绿色的油菜花、青稞,黑色的牦牛,白色的绵羊,再加上蓝天、白云,让人看了精神大振。但由于坐的是长途客车,没法叫司机停下来拍照,那么这些美好的景色也只能是留在自己的记忆中了。
中午12:30-到达玛曲,没有乔大哥说得那么繁华,在玛曲西侧的大街川菜馆要了一份青椒肉丝和两碗米饭,让自己饱餐了一吨,连续好几天都没有尝过米饭的滋味了,感觉只是好。
吃过中饭,叫了一辆三轮车来到了黄河首曲大桥。其实说实话,当司机告诉我眼前那一座普通的石桥就是我坐了5个小时汽车要看的东西的时候,真得有点失望。正如“藏羚羊”上说得那样,到达首曲的心理意义的确是比旅游价值更大。远处的草原也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美,一个人走在大桥上,看到桥下滚滚流过的黄河水,又想起自己99年在丽江看到长江第一弯的情景,感觉黄河这里的气势小多了。
很有意思,在大桥上碰到了四个在桥上连摩托车的藏族小孩,他们要到我给他们拍照,看到他们天真的样子,我愉快地答应了。每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换上了自己的藏袍摆姿势,和他们一聊天才知道他们是从碌曲尕海乡来的,都是在念高一,难怪感觉比我以前遇到的藏族小孩更有礼貌。我本来听说他们是从尕海来的,正想去他们那里看看,但他们的摩托车坐不下更多的人或者他们也没有想请我过去,也就罢了。他们很在乎自己的照片,一次一次的叮嘱我要将照片给他们寄过去,也要了我的电话,看来想不寄都不行了。比较好玩的是,我也穿他们的藏袍了,不知道照出来的效果如何。晚上在玛曲大街又见到了他们,这么看来他们没有给我说实话是回家了。不过无所谓了,遇到他们,至少没有让我感到这次玛曲之行是很无聊的。
玛曲草原不错,但是一个人爬来爬去没有什么意思,而且苍蝇比较多,我想如果自己带帐蓬在那里住一夜的话可能很不错。但自己什么装备也没有,所以也就放弃了。
总的给我感觉,玛曲还是比较现代,在西侧大街还修了一个休闲广场,看起来很不错,黄河大桥那边,在修到四川阿坝的公路。我想修好以后,这里的经济将更为发达,希望西部大开发带来经济、文化的繁荣,但我不希望他们的传统因此丢掉了。如果是丢掉了,那会是一种悲哀。明天希望能在尕海拦到到郎木寺的车吧!保佑我吧!
7月16日
可以安安静静的坐下来写些什么了,今天应该是这次旅游以来过的最开心的一天,什么事都比较的顺利,早上从玛曲到尕海,坐上了昨天将我从合作拉到玛曲的司机的车,所以没有费什么周折。
6:30出发,8:00种到了尕海等车,虽然尕海周围的景色的确漂亮,但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喇嘛还是引起了我的主意,因为我们同样在尕海下车,我猜想他是会去郎木寺,因为从尕海以南,我就只知道还有一个郎木寺,而没有想到过其它的寺庙。从没有想到,他就是我后面所要交的好朋友扎西江措,大约9:00多,来了一辆绿色的北京吉普,开始我还没有怎么注意到,后来在一位藏族老大爷的提醒下,我才发现开车的是一名喇嘛,他应该是来接和我一起在尕海下车的那个喇嘛的,我可以搭车呀!我去问他们是否经过郎木寺,他们说不会,我有些失望,也就准备作罢了。但懂汉语的这位藏族老大爷又帮我说了几句话,最终告诉我可以坐他们的车,但他们要在前面的贡巴道班吃饭,而且只把我送到去郎木寺的岔路桥头。我当然很高兴了,因为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去迭部或郎木寺的车经过,早就有些不耐烦了,先走一段再说吧!
将背包放到已经装满了酥油的车里,我们四个人挤着出发了,我旁边是一个年轻的喇嘛,开车的喇嘛好像也不是很大。他们一上车就用藏语交谈,我这次真的是听天书了。一会儿,其中汉语较好的扎西江措转过头来问我说,他们吃饭会浪费我的时间,我介意吗?本来就是顺路搭车,我还能说什么呢!我赶紧回答说让他们不要管我。但过贡巴道班的时候,车并没有停下来,扎西江措告诉我,他们想节约我的时间,我赶紧说了谢谢!接着他们又拿出食物让我吃,看着油腻腻的大饼,我开始不想吃,但后来盛情难却,我吃了一点。然后将自己买的桃子拿出来还礼,可能使我的这个不经意的小动作,给了他们比较好的印象,在到了桥头的时候车又没有停下来,他们告诉我要将我送到郎木寺去,我除了感谢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快到郎木寺的时候,司机汞觉金巴停车照相,我当然也很高兴,因为在甘南州主动请我给他们照相的不是第一个了。大家开心的拍了几张,我将他们的地址留了下来,以便将照片寄过去,他们也很高兴。
到了郎木寺以后,再次出乎我的意料,金巴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吃饭,我除了接受还能说什么呢!饭后,他们又带我去白龙江洗澡,开始说洗澡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温泉,后来才知道就是白龙江源头,而且他们就是将上半身擦一擦,我也就洗了洗头而已。但他们的热情让我太意外了。他们的真诚也让我感到十分的高兴,金巴邀请我明天去他们那里做客,我当然愉快地接受了。
送走金巴以后,我独自一个人在格尔底寺闲逛,的确像书中说的那样,这里十分的恬静,而且每个人都十分的友好,主动让我拍照的也很多,当然照片一定要寄回来的。而且在宗喀巴的寺庙里,索丹江措让我拍照。他是一个汉语说得很好的喇嘛,在晚上的时候,我们谈对郎木寺的看法。我当然是希望它保持原样,这样恬静、安详。但对于他来说,寺庙出名发展却是更为重要的一件事。但商业的发展会对这里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我现在不敢去想象,也不愿意去想象。我宁愿现在这样美好的世外桃源般的景色永远留在我的心间。
同屋的是一个日本男孩,还有一个法国女人,这是这次旅行遇到的第二个法国人了,不知道会怎样。
7月18日
(中午)
现在是在若尔盖,等着司机吃完饭下午到松潘去,和陈秋漪也再次联系上了,知道她要明天才能到松潘,真得想现在回到郎木寺去,但是有了上次去玛曲的经历,这次的感觉也就没有上次那样强烈了。
早上贡觉金巴给我来做早饭的时候,再送给我哈达,我真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可能也只有在以后的日子里自己努力工作,赚钱买车给自己当老板才会再有机会去看他们。
昨天晚上吃了饭都已是11:00多了,想到今天还有早起赶路,也就没写些什么。但昨天也是两天过得比较开心的一天,虽然中间有些小小的不愉快,但怎么也冲不淡一天的快乐。
昨天早上还是依旧早早的起床,去郎木寺参观,昨天的游人不是很多,但还是继续了我和喇嘛们的缘分。本来我已经参观了大经堂,但当时我从侧门再次误入大经堂的时候,碰到了一个非常帅的小喇嘛,格桑加错。他也是在那里等他的师傅,虽然他的汉语不好,我也不懂藏语,但没有聊几句,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他让我在寺前等他,等他将师傅送走以后再来带我去看看他们家。虽然他后来一会儿就回来了,但由于他师傅叫他快些回去,到他家去没有多久,他又走了。但我们约好下午一点再见面。
下午一点我背包去找格桑加错,遇到了一个非常热情的藏族初二的学生,他的汉语不错,而且很热情的想带我去参观,还主动要带我去看看天葬台,无奈我已和格桑约好了。见到格桑,他依旧很忙,他将他堂哥介绍我认识,叫克知扎华。他们陪我玩了一会儿,而且送了我据后来贡觉金巴说的要最好的朋友才能送的黄色的绸带。他们也请我在他们那里住下,可是和贡觉金巴他们约好,我谢谢了他们。说争取以后有机会在去看他们,并把电话号码也留了下来。
在去热当坝的时候,被宰了,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心情却也是不爽,想想以后自己一定要多注意了。
到了热当坝,再次见到若屋、金巴,我真的好高兴。他们给我喝了奶茶,参观了寺庙,晚上还在扎西江措家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这是这次出来旅游吃得最愉快的一顿了!用再好的言语,我都无法表达对他们的感谢!
在晚上吃饭前,和其他康沙寺的小喇嘛们也在一起聊了一会儿,他们也是热情好客。但多学汉语,使他们一项很重要任务了。
马上要开车了,希望一路平安!
(晚上)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地说错了什么,或者说让她误会了什么,她没有给我回短消息,烦!
心里乱哄哄的,想到明天陈秋漪会和我汇合,也挺高兴的。一个人漂泊的日子虽然辛苦,但也挺快乐的。想起刚才在松潘的清真古寺中看到那些人那么五体投地的拜真主,没有信仰的我真得很难理解他们的想法。难道佛祖和真主真的有如此大的力量吗!我不抵制他们,但我也不会去宣扬他们,因为他们对我没有好处。
不知道还该说什么好!算了,不写了!
7月19日
早上睡得很晚才起床,在街上闲逛,无聊上了一会儿网,还比较的便宜,3元/小时。
下午陈秋漪终于来了,但感觉没有像她没有来之前那样兴奋。总之是过得比较的平淡,修正的目的达到了。
希望明天的旅行会愉快吧!
7月20日
现在坐在松潘黄龙外的草地上,外面是我们的向导马大爷和马大哥在精心的准备着我们的晚饭“松潘面片”,可能都快好了。四周的白云和绿林还有小溪,香喷喷的味道指向鼻子里灌。真的是回到了自然的怀抱中。
早上8:30分,我们准时从松潘城出发。和我们开始想得不一样,没有那么多老外与我们同行,今天到黄龙骑马旅行的就只有陈秋漪和我,还有就是我们的向导马大爷和马大哥,
三匹马儿和一头骡子按着顺序慢慢地向前行进。
从松潘到黄龙我们驻地的景色说实话不是特别的好,应该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丽,但是白云、绿山的相间也不错。
刚才把面片吃了,不错。我吃了四碗,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太爽了,天越来越黑了。希望明天我们能玩好!
7月21日
昨天晚上的雨不小,第一次在那么大的雨中在帐篷中度过,还是有些担心,但是马大爷他们的经验比较的丰富,在睡得地铺下面垫了厚厚的草。所以一点也不潮湿,我昨晚睡得不错。
今天看到黄龙,感觉还是比较的有特点,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的美丽。可能主要的原因就是前段时间一直干旱,黄龙景区中的很多池子都干了,所以没有看到它最美的一面。我和陈秋漪早上起程很早,在太阳还在天空的时候进入了黄龙,本来以为可以逃票,但7:00还是稍微晚了一点,如果再早起一点,肯定就可以免掉了那80元的一张奇贵的学生票了。
在中午的时候,我一个人爬上了黄龙五彩池以后的山坡,主要都是一些大的石块,所以爬起来并不是很困难。但担心陈秋漪在下面等得太久了,我没有敢再往上爬,但我相信可以到达雪峰的下面。
在中午快回来的时候,我们碰到了福建东南台的一个主持旅游节目的主持人,比较得漂亮,她家是黑龙江鸡西的。所以和我这个在哈尔滨上大学的学生聊得还比较的投机。
我们的营地又来了一家人,和昨天的是一起的,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这么多人,希望晚上那个主持人回来玩,那样我会更高兴的。
7月22日
今天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早上起来的特别早,是被“快了小路”马队的女翻译吵醒的。由于今天的“2002年黄龙旅游文化节”的开幕式,也是黄龙庙会的开始,所以阿坝州许多的人都携家带口的向黄龙赶来。本来马大爷以及其他的人都劝我和陈秋漪留下来看看的。但我们开虑到一个是人多,再一个是时间和费用的原因,好言拒绝了。可能浪费了一个机会,但至少现在我感觉不是太后悔。
应该来谈谈三天来一直与我们朝夕相处的马大爷和马大哥了。说句实话,当我们第一眼看到马大爷的时候,还有点不是很相信他,因为一个干瘦的老头和我们一起同行,感觉好像有点不是很放心,但后面的经历告诉我们,我们的判断错了。
马大爷今年63了,马大哥也30有3了。他们俩都是赶马的好手,而且对人十分的客气友善,对于自己所肩负的指责更是尽心尽力。骑多达5个小时的马爬山路对我和陈秋漪都不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到了营地以后,他们生火,搭帐篷分工明确,干活麻利,做的饭菜也十分的可口。我想如果没有他们,我们这三天的野外生活是会比较的凄惨的。他们的野外生存的各种技巧是值得我们好好回味和学习的。
下午回到松潘县,由于很多人都去黄龙看文化节的开幕式,所以整个城里的人不是特别的多。洗了个澡,感觉十分舒服,在“有根旅馆”,我们房间旁边有几个也来旅游的人,但是很吵,好像不是太舒服!
睡吧!明天还要去九寨沟,希望一切都好吧!
7月23日
现在是在九寨沟中则查洼沟的“宝镜楼”中,说实话好像是做贼一样。因为现在九寨沟管理局从这段时间开始,已经不允许游客在沟里住宿了。但我们下午才到九寨沟,如果不住在沟里,在沟外住宿一个是价格难以让我们承受,再就是重新进沟的话还需要另交40元的二次进沟门票,也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算。
说实话,下午有了九寨沟的则查洼沟以后,长海和五彩池给我留下的印象不是非常的深刻,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丽、雄壮,而且老是坐在旅游的观光车里,真的没有什么看的,感觉坐车的时间比观光的时间还多。
九寨沟现在给我印象最深的好像是免水冲洗的环保厕所了吧!在这么一个世界级的自然公园中,保护环境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做的事情。但感觉起来似乎黄龙更干净一点!
天天看风景,现在好像都有点麻木了,不想说什么了!
7月24日
今天晚上第四次到了“有根旅馆”过夜,住的床也是头一次来的那张床,只是旁边多了一个人,是南京来的老师端木。现在我们的队伍扩大到了五个人,除了陈秋漪和我,还有端木的老婆,以及厦门大学的杨晓岚。我们是在从九寨沟包车回松潘的车上认识的。虽然相处的时间不畅,但彼此的关系还不错。
昨天晚上当了一夜的“贼”以后,我们早上7点多才起床,去诺日朗中心站坐车的时候,依然比较顺利地坐上了沟中的环保车,没有司机查票,可能在沟里向我和陈秋漪那样没有买车票的游客并不是很多。
按照比较传统的路线,我们先后游览了原始森林、箭竹海、五花海等景点,总的说来,给我的印象不是特别的让人难忘,可能是看的照片太多的缘故,自己有些麻木,感觉目的就是留影而已。
中午回到宝镜楼,吃饭的时候碰到了罗德的哥哥,泽仁亚,和他聊到索朗登培的时候,果然他认识,因为他们都是西北民族学院藏语系的大二的学生。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世界真得不大,居然我可以遇到他们同学两个人,由于谈到感情的缘故,泽仁亚比较的有感触,和我谈得十分的投机,短短的几十分钟,感觉十分得愉快。
和罗德,泽仁亚以及他家的”宝镜楼”告别以后,我们游了树正沟瀑布,还是老样子,走路、拍照,我感觉不尽兴,倒是想起了一路来遇到的那些朋友,似乎这更让我难忘。
明天要去都江堰,而端木他们要去黄龙,最有意思的是他们包的车,居然是马队中遇到的骑摩托的人,他是有根旅馆老板张有根的外孙,这个松潘看来是被他们垄断了,开玩笑了!
好了,睡了吧!但旁边房间的藏族女孩子好像又说不完的话,太吵了!
7月25日
今天大部分的时间是在汽车上渡过的,早上7:30开车,一直到下午4:30才到都江堰。主要是道路太窄,再就是师傅中午在茂县吃饭花掉一个多小时,还有就是在快要到都江堰时,堵车堵了半个多小时,哎,惨呀!而且天气越来越热了!
本来按照计划车14:00到以后,我会去参观了使用了两千年的世界文化遗产都江堰的,但是由于车晚点的缘故,只好作罢!
买好车票,在旅馆中把背包放下以后,我和陈秋漪坐车去了当地人说得比较繁华的南桥。等我们到哪里才知道,其实就是离堆公园。从新南桥上看从宝瓶口分来的岷江水,那汹涌的江水让我不得不佩服两千年前古人的智慧,居然今天它还在为人类造福。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我觉得是当之无愧。
今天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都江堰的各个邮局关得太早,连自动提款机也不好使!还不如松潘方便,不爽!
早点睡了,明天5:00就得起床!
7月26日
说实话,现在是拖着生病的身体在这里坚持写日记,我出去旅游过这么多次,感到今天身体是最难受的,并且刚刚吃了一点炒饭都吐了。肚子感到特别的不舒服,整个人都是无精打采的,可能是感冒了。
我们的运气不好,今天从都江堰一出发,车就不顺,最后下午1:30才到日隆。住进多吉山庄以后,我们由于嫌出租车太贵,坚持走7公里到双桥沟,但中途还是大车了,价格我们可以接受:5元/人。
双桥沟现在在学习九寨沟的管理模式,也是不允许外面的车辆进沟。但是可能才开始没有多长时间,其实做得并不是很好,车太少、人也少,连司机都成了解说员。
双桥沟的风景现在似乎很难让我兴奋,因为风景是死的。看了九寨沟和黄龙后,只感觉它里面雪山还稍微有点吸引力。可是在红衫林的时候,和当地的小贩以及后来在车上与导游和司机拉歌才最开心。
好了,没有什么其它的东西了,好困!睡了。
7月27日
今天一天可以分成两个完全不同的两个阶段,上午由于陈秋漪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我们在多吉山庄猛睡。休息得比较的好,而下午由于端木他们的到来,我们徒步去爬了三锅庄,体力消耗挺多。
三锅庄是看双桥沟全景以及五色山最好的地方,但是道路还是比较的崎岖,从双碉村的岔路口开始就有当地人要我们骑马或者找一个向导带我们上去,但我们坚持自己上去,路不好走,很快陈秋漪就不行了,可能是昨天的病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平时身体挺好的他今天走路老是叫着不行了,最后还是连拉带拽才把她拉上山顶。山顶的风光不错,各种雪山都可以一览无余,特别有几只老鹰在天空中盘旋更增加了这里的生气。
今天我们的队伍中又来了一个广东的小伙子,张强,中山大学99级法学学生,为人不错,明天会和我们去长坪沟。
今天给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以对人的尺度的问题,开始有很多当得人要给我们做导游,我们都拒绝了,最后一个10岁小孩由于说主动愿意带我们上山,而且可以免费,我们接纳了他,但是最后我们还是很高兴得给了他向导费。这就是人的一个心理的特点,如果是主动,自己愿意,如果是被动,大家都不愿意。这其实是经营上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问题。什么样的一个尺度才使消费者最满意的临界线,给我感觉就是你要让他感到他是主动,他永远处在领导的位置,那么他才会把钱掏出来。
好了,不写了,明天4:30起床去长坪沟,不知道会怎么样。
7月28日
说实话,今天过得挺累的,昨天才爬了4220米的三锅庄,今天又徒步走了单程约15公里的长坪沟,而且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可能是里面的鲜牦牛奶,现在肚子一直都是很舒服,拉了好几次,这是旅游这么多次来最不爽的一次了,但想到明天就可以回家了,心里也挺痛快!
怎么说呢!这次暑假的行程就这么要结束了,不知是高兴还是悲伤才好,因为到后来心里已经没有那种旅游的冲动了,反而是更想休息的一种状态。
长坪沟的风景除了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幺姑娘以外,其余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无止境的走。
其实还想说些什么,回家再慢慢整理吧!
7月31日
今天已经是回到家的第三天了,对于这次旅行的最后结尾的记述是不应该再推下去了。
怎么说呢,现在的心里很平静,对于那些自然风光,说实话,脑袋中留下的记忆不如前两次那么的深刻,倒是那些对我十分好的朋友让我时时想起。
20天的旅途说长也长,说短也短,这也许是在自己成为老板之前的最后一个长假了吧!总的说来还不错,似乎一切都在自己的计划中进行。但是正如刘浪所说的那样,如果全部都按照计划行事,那么就失去了旅行的乐趣,可能有这其中的原因吧!
在旅行中,给我最大的一个深刻就是:无论哪个民族、哪个国度、哪个地方、哪种皮肤、何种信仰的年轻人其实内心都是一样的,他们都对未来充满了向往。但每个实现起来都不是那么的简单。对于自己,我虽然不是那种理想十分狂妄的人,但对于明天我也有自己的想法,对于有目标的人,有朝气的年轻人,我都很喜欢。我喜欢有自己独立思想,会面对各种逆境的年轻人,我都遇到了。我真得很欣赏他们,也十分愿意和我们成为朋友。而对于自己,自己只有在未来的日子中更加的努力学习、生活,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才会对明天,对未来充满希望。我相信自己能够做到,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我一定会坚持下去!!!!!!

Gansu Sichuan Travel Pictures

 

By:Gansu Travel Date&Time: 2006-04-04 05:45:35 TOP

风景图片

  • 西藏图片
  • 西藏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尼泊尔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青海图片
  • 甘南图片
  • 图片
  • 敦煌图片
  • 敦煌图片

赞助商链接

联系我们

西藏旅游咨询预订服务
CITS中国国际旅行社-西藏旅游网为您提供专业特色的西藏旅游服务!
服务电话:0086-891-6880088
服务传真:0086-891-6976611
电子邮件:8848tibet@gmail.com
FEEDS 订阅